黄极将菲斯的尸体保存在翼神号中,然后让菲斯的脑袋休眠,就这么盘着人头,走向亚当斯。

    只见这边,林立、阿兰,都陪着亚当斯。

    亚当斯神情恍惚,已然伤痛欲绝。

    所有人都在欢呼,唯独他一点也不开心。

    “怎么了?亚当斯。”黄极拍了拍他的肩膀。

    亚当斯闭着眼睛,沉默良久说道:“战争结束了,昆仑墟掌控了光明会,我也该走了。”

    “走?去哪?你明面上,当为光明会掌剑。”黄极说道。

    亚当斯厌烦道:“我就不想当什么掌剑!”

    “维罗妮卡死了,是我们活活把她算计死的,我知道她罪有应得,可她对我真的很好。”

    “你们谁都可以负她,唯独我不可以。”

    林立、阿兰、恶龙眉头紧锁,出大问题了。

    亚当斯真心爱上维罗妮卡了,这个从一开始只是打算利用一番的女人。

    当初他还不愿意去跟维罗妮卡谈恋爱,甚至言辞凿凿,最后摊牌要让这女人尝一尝被爱人背叛的滋味,最后令其绝望的死掉。

    可想法很好,但往往事与愿违。对于胜利,他一点也不开心,甚至感觉很痛苦。

    “掌剑我不当了,抱歉,接下来的路,我不能陪你们走了。我打算找个地方,继续当我的牙医。”亚当斯叹道。

    恶龙大惊,连忙拉住他道:“你干嘛啊,我们都征服光明会了,你要隐居?”

    “这才只是个开始,后面路还长呢。”

    亚当斯甩开恶龙的手说道:“我从一开始,就不想加入任何组织,是你们非要我加入……”

    “我真的不想干下去了。我知道你们志向远大,但我真的做不下去了。”

    林立说道:“做不下去就不做了,你走什么?你是不是在怪大哥?”

    “当初他问你,等推翻光明会,维罗妮卡没用了,最后是让她一辈子跟着你,还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都可以。”

    “而让这个女人最后去死,这是你自己选的啊。今天凌晨大哥还问了你,你也答应了!”

    很明显,亚当斯因为把维罗妮卡活活骗到死,耿耿于怀,心结解不开。

    如果说维罗妮卡算报应,但他亚当斯却也做了同样的事。

    最后关头他已经收手了,反悔了,可却没想到阿罗纳还是狠辣地杀死了维罗妮卡。

    亚当斯心灰意冷,悔之晚矣,如今直接就想散伙了。

    “是,是我选的,我没有怪你们,我只是怪我自己,我不想干了不行吗?”亚当斯现在很压抑烦躁。

    看他真走,阿兰双手环抱胸前,淡漠道:“没想到,为了个女人,连兄弟都做不成了。”

    “我说了我没有怪你们,我从一开始就不想掺和你们的事,如今你们终于赢了光明会,我也该功成身退了。”亚当斯道。

    这下众人彻底没话说了,亚当斯的确,是被大家强行卷进来的。

    他在最困难的时候加入进来,没想到最后赢了,他却要走了。

    黄极终于开口道:“亚当斯,你真的后悔了吗?”

    亚当斯终于绷不住情绪,吼道:“是!我就是后悔了!我不想让她死!不行吗?”

    “可是后悔有用吗?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失去的就是失去了!错过的就无法挽回了!”

    说着,他情绪激动地走开。

    然而才走出十几米远,黄极又叫住了他:“等一下!亚当斯!”

    “还要干什么?你们还有那么多事要做呢,不用管我,真的,不用管我,我什么都不要……”亚当斯说着。

    黄极却说道:“维罗妮卡你也不要了吗?”

    “不要!”亚当斯说着甩袖离去,随后又懵逼回头道:“你说啥?”

    黄极笑道:“这个世界上虽然没有后悔药……但是有医生。”

    说罢,他直接大力掀开金字塔废墟。

    一块又一块巨石被他推走,众人错愕,随后连忙上去帮忙。

    亚当斯也冲了上去,齐心协力之下,他们挖到了被埋在最下面的维罗妮卡。

    她半边身体压在一块巨石下,五脏六腑全是肉泥,几乎就是死了。

    可是在她的头上,却有一团外丹田,正鼓动着维持她的大脑不死。

    “什……什么时候……”亚当斯大惊,这不是黄极临时弄的,而是早就在她头上了。

    黄极说道:“还记得金字塔倒塌后,菲斯落到你面前,而我落到废墟上……当时,我站了很久吗?”

    亚当斯回想起来,的确有这么回事。

    黄极本来在一直暴打菲斯,结果当时站在那不动,没有乘胜追击,导致菲斯腾出空来,夺走了自己的黑魔杖。

    菲斯双持黑魔杖,对此黄极也没有阻拦,还站在那跟发呆一样。

    导致被两道电浆炮同时轰击,耗尽了贤者之石最后的能量。

    当时菲斯还很得意,以为胜券在握了,却是谁也没想到,黄极乃是在往石缝里投放可控癌细胞,在维罗妮卡即将死掉的前一刻,将其拉了回来。

    “金字塔这么大的建筑坍塌,尤其是每一块巨石都很大,底下其实是有很多空隙的。”

    “维罗妮卡虽然被压住,却大难不死,还有一口气。”

    “我当时站在废墟上,就是在找她,发现她还有的救后,就续了她一命。因为我料到,你恐怕会……后悔。”

    黄极说着,众人都惊呆了,这特么也太细心了。

    但是黄极和菲斯激战,战况那么激烈,他竟然还有心思管这个事,考虑亚当斯的心态?

    金字塔塌下来的第一时间,他就正好落下了,这才得以给维罗妮卡续住一命。

    此刻亚当斯呆呆地看着黄极,感动、激动得都不行了。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但是有黄极!

    圣清岛一战,那么多事,那么多状况,全都依赖黄极运筹帷幄。

    他竟然还有闲工夫,顾及亚当斯的心思,在维罗妮卡的事上,生死两端都想到了。

    亚当斯选的让她死,那就让她死。但现在亚当斯又后悔,想要她活,本没有后悔药,结果黄极翻掌之间,真就让她活了!

    “你……兄弟!你、你也太牛逼了!”亚当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林立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了!听着亚当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大哥就是我们的后悔药。”

    亚当斯双眼通红,泪流满面,众人看他哭鼻子,都哈哈大笑。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