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这呢?现在岛上乱成一锅粥,都等你主持大局呢!”

    罗言被格兰妮搀扶着走过来,看到黄极、亚当斯几人在这其乐融融。

    他说道:“你看看那边,现在手底下的人,直接把你当成神了。”

    黄极笑道:“什么神不神的?你身旁的女人不捅我一刀就不错了……”

    话音未落,格兰妮已经一脸决绝,拔出刀来,势如雷霆般捅进了黄极的后颈。

    “噗嗤!”

    这一刀,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罗言就在旁边,见状大惊,一头撞在格兰妮的身上,奋力按住她的手。

    可是罗言现在跟个普通人一样,哪里撞得动这名S2的女哨兵?

    格兰妮震开罗言,全身用力将刀往上捅,想要从黄极的后颈,直接扎入脑中!

    不过其他人,哪里还会让她这么干?

    瓦力如狂风般冲来,一拳就轰飞了格兰妮。

    他气疯了,黄极对瓦力可谓是恩重如山,如今好不容易赢了,竟然还有人行刺黄极?

    瓦力和他兄弟,本来都死了,硬是被黄极活死人肉白骨,可以说这条命都是黄极给呀。

    “你这叛徒!受死!”瓦力愤怒地拔剑就要砍死格兰妮,张口就骂格兰妮是叛徒。

    格兰妮毫无畏惧,她动刀之前就有觉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本就是一心求死的。

    “哼!一群叛逆,也敢说我是叛徒?要杀就杀吧!”格兰妮闭眼道。

    “叮!”这一剑斩下,却被黄极拦住。

    他屈指一弹,就把瓦力的剑给震断了。

    “你这都不死?你要干什么?”格兰妮睁开眼,看到黄极救下自己,不禁问道。

    此刻黄极脖子上的伤,都好的七七八八了。

    “你为何求死?”黄极问道。

    格兰妮蹙眉道:“我本就是菲斯的人,菲斯大人对我恩重如山,如今他败亡,我也不活了。”

    黄极不语,瓦力说道:“都这个时候了,还死忠菲斯,他刚才可是六亲不认,谁都要杀啊!”

    格兰妮低头不语。

    瓦力一招手说道:“正好,还有个人要处理。”

    只见独眼鹰,提着基德走到面前。

    基德浑身是伤,被扔到地上,看到瓦力提着剑,连忙求饶道:“别杀我!我投降了啊!我早就投降了!”

    “你当我白痴啊!菲斯之前变成小灰人模样的时候,你还在杀我们的人!”瓦力怒道。

    基德也不跟他说,只是冲着黄极说道:“华极大人,我知道菲斯很多事,我还有用……”

    黄极打断道:“没有人比我更懂菲斯。”

    基德一怔,连忙又道:“重瞳派系执掌光明会,正当用人之际,我是S4涅槃者,实力肯定跟你没法比,但我的用处绝对不下于瓦力啊。”

    黄极没理他,只是冲着格兰妮道:“你看他都降了,你还求死干嘛呢?”

    基德抢答道:“她是菲斯大力提拔的,也是我安插在你……在我们重瞳派系里的人,主要目的是传递情报和查长生药……我没让她行刺你啊!”

    “这样,我交个投名状,结果了她如何?”

    黄极瞥了基德一样道:“她不降,你就得死。”

    基德一愣,连忙冲着格兰妮道:“你还傻愣着干嘛!你不知道重瞳派系,乃是受到主的青睐,肃清光明会污秽的啊?没看到翼神号都认其为主?”

    “我现在命令你,投降重瞳正统!”

    格兰妮厌烦地看着基德,说道:“我们要建立上下齐心,内外清明,长治久安,踌躇满志的新时代,就是和你这样的人吗?”

    基德一滞,咧嘴道:“你不会真相信菲斯跟你说的话吧?”

    格兰妮说道:“我只相信菲斯大人,会不考虑任何背景,任何性别的提拔他人,也只有他建立的光明会,能让我感觉到自由。”

    “华极,你的确很强,但我不相信你们这群为了一己私利,而掀起大乱,暴力夺取统治的人。”

    黄极笑道:“你说的不是菲斯吗?为了一己私利,要杀死所有人。”

    格兰妮闭眼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了。”

    黄极说道:“你不就是怕我们建立的光明会,还是老样子吗?甚至比以前更加任人唯亲,阶级森严……”

    “你不是重瞳派系的,觉得活下来也是受排挤,不如骄傲地死去。”

    基德在一旁补充说道:“华极大人,是这样的,她有个喜欢的人,但是太弱了,只是个S2。之前那群叛逆掌剑们,打算让她和波波这样的S4结婚,乃是菲斯那个狗贼制止了,让她可以自由选定伴侣。我想她担心的,应该是这个。”

    格兰妮怒道:“闭嘴!菲斯对你那么好,你还骂他?”

    基德也怒道:“他刚才可是要杀我们!骂他怎么了!”

    格兰妮无话可说,她也不知道最后菲斯是怎么昏头了,那不像平日里的菲斯大人,如同入魔了一般。

    黄极微笑道:“基德,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基德一愣,连忙把菲斯的计划一五一十的说了,然后还往前倒腾,几乎把这三年来菲斯做的所有事都交代了一遍。

    黄极说道:“还有吗?”

    基德眼皮一跳,摇头道:“没有……”

    黄极叹道:“菲斯让你等帝斯下凡后,把自然扰动者的事告诉他,帝斯若知晓此事,必然震怒,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何不提?”

    基德大惊道:“你怎么知道!”

    “你这墙头草竟然还在摇摆!你瞒着这事,是不是打算让帝斯来对付我们,自己立下天大功劳?妈的,干掉他吧!”瓦力怒道。

    黄极摆摆手,跟瓦力说道:“这个人交给你处理了,我不过问了。”

    “好嘞!”瓦力招呼独眼鹰一起,直接把基德拖走了。

    不久后,两人身上染血的回来。

    就听到格兰妮和黄极还在聊。

    “谈恋爱这事掌剑也管?这不闲的蛋疼吗?话说,格兰妮,你可不能死……”黄极说着。

    格兰妮困惑道:“我为何不能死?”

    随后脸色剧变道:“你难道要……哼!你若要我从你,不如杀了我!”

    黄极白了一眼,指了指一旁道:“喏……”

    这时一帮人走了过来,正是诺奇拉、郊狼等人。

    郊狼看到格兰妮,大吃一惊,连忙冲过来喊道:“格兰妮!你没死?”

    格兰妮也吓了一跳道:“你怎么在这?”

    “我是跟华极……”郊狼楞了一下,看向华极,脸色变了又变道:“怎么回事?”

    黄极平静道:“当初我骗你的。”

    “草!”郊狼懵了。

    黄极紧接着就说道:“我说死她一次,她捅了我一刀,算扯平了吧?好吗?”

    他脖子上的伤口还没好呢,从伤势看,这的确是极狠的一刀。

    郊狼笑道:“真是……真是被你骗得好惨啊。”

    “惨吗?”黄极笑道。

    “算了,没事没事……”郊狼摇摇头,虽然被骗,但跟着黄极做事却是心甘情愿的。

    此刻回想起来,他跟着黄极做了好大的事啊!直接征服了光明会!

    蓦然回首,当初黄极骗他,反而事情小的都不值一提了。如今格兰妮没死,又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郊狼越想越乐,简直是个惊喜。

    “什么情况?郊狼你早就加入重瞳派系了?”格兰妮惊道。

    他们两个本是天各一方,却没想到各自加入了对立阵营,如今大战结束,胜负已分才相见,对彼此来说都是一个大惊喜。

    黄极说道:“格兰妮,你所担心的事,根本不存在。如果你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人,你就不会想这么多了……”

    格兰妮更懵,说道:“你们到底什么人?不就是重瞳派系的人吗?你们暴力夺权,你自然是会长,而重瞳派系的元老强者自然是新时代掌剑,你们又有长生药,自此以往,权力永不更替!”

    黄极看向左右道:“会长?我不当啊,你们谁当?”

    罗言等人大惊:“什么?你不当会长?”

    “肯定不当啊,我干嘛要当会长?给帝斯当狗?”黄极认真道。

    众人嘴角抽搐,他不当会长,那谁当啊?

    罗言见众人看着他,连忙摆手道:“我不当!你们谁爱当谁当,我现在废人一个,只想好好过日子,搞搞发明。”

    “这……”众人懵逼,这俩大佬不当,剩下的人谁也不服谁啊,要不就没有会长,都是掌剑?

    见他们推让,格兰妮都懵了,如今掌剑们都死了,群龙无首,这俩最大统帅,最大功臣,竟然不想当会长?

    她看向郊狼,发现他在偷笑,连忙问他。

    郊狼揽着她附耳上去,说了几句。

    格兰妮大惊,郊狼说道:“走,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谈。”

    两人离去,格兰妮临走前,还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黄极,久久回不过神,心里暗惊:什么?他竟然是弥赛亚的领袖?光明会竟然被弥赛亚神不知鬼不觉地挑翻了?不对,现在是……昆仑墟!这人挑翻的可不止一个组织!

    见他们离去,阿姆说道:“兄弟,这会长我想来想去,还是只能你来做啊。你要不想管,找人帮你管啊。”

    黄极笑道:“既然都找人帮我管了,那干脆名分也让出去算了……”

    “来来来!诸位!会长之位,就在这,谁想当,就说出来!谁第一个说出来,谁就是会长!”

    此言一出,小弟们一片哗然,好家伙,光明会长啊!这么白菜价了吗?

    不少人意识到,这会长谁当上去,最后还是得听华极、罗言这帮人的。这俩人俨然凌驾于光明会的议会席!

    只见场中,瓦力不吭声,他只听黄极的!

    独眼鹰乃是最后关头,被黄极拉了一把,一起干菲斯,属于萌新中的萌新,自然不敢说话。

    罗言没兴趣,不吭一声。

    阿姆倒是有兴趣,可还没等他张口,诺奇拉突然一咬牙说道:“我想当!”

    众人面色古怪地看着他,这是个什么人物?弱得可怜,他也真敢说!

    怎料黄极当场拍板道:“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光明会长!”

    “什么?”众人目瞪口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