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没事吧?”林立见小灰人奥玛佐走掉,便来到黄极身边,见他背后的烂肉竟然已经好得七七八八,才放下心来。

    第一次面见小灰人,黄极就敢动手,这胆子也是没谁了。

    奥玛佐一上来,就因为不耐烦而震死两人,再加上他那恐怖的实力和气场,以及背后所站势力的威慑加成。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就没谁敢龇一下牙。

    真正见面,才知道人类的心智是有多脆弱。纵然是他们这群打定主意要反抗外星人的昆仑一伙,刚才也几乎崩溃,生不起一丁点反抗心思。

    “我没事,倒是你们没事吧?”黄极反问道。

    他一回头,就见恶龙背靠着墙壁,滑坐下去,最后干脆一屁股瘫在地上。

    恶龙眼眶湿润,肌肉紧绷。

    “咦呜……”恶龙正在压抑地抽泣。

    “你哭什么……”老王从没见过这么伤心的恶龙。

    恶龙捂着自己的头,陷入痛苦回忆道:“我在他面前连动都动不了……帝斯当初真的只是在玩我们。”

    在座的,只有恶龙曾经直面过小灰人,他甚至还跟对方打过一次。

    虽然对方强的让人绝望,可在目睹好兄弟摩尔死后,恶龙的心中依旧有希望,因为他能还手。

    这给了他一种‘我们人足够多’,或者‘我只要继续变强下去’,终有一天可以杀死帝斯的错觉。

    然而今天,直面了不喜欢花里胡哨的奥玛佐,他才终于意识到,当初帝斯是怎样约束着自己,来和他们战斗的。

    压抑自身气场,可以将绝大多数信息素内敛。绝大多数S4也能做到,这其中的佼佼者是罗言,他平时看起来就和普通青年一样,戴了副眼镜更显斯文。

    一直以来,帝斯也是这么做的,如此才能让脆弱的人类,可以冲他挥拳。

    两者的差距,根本不是强弱的问题,而是跨了一个生命层次。

    “……我站在他的面前,就像一只爬虫,脑海里全都是不可与之为敌的念头……我刚才真的怕了……”

    “对不起……呜……”

    恶龙内心十分痛苦,语气极度压抑。

    林立看不过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恶龙哭泣,连忙安抚道:“你不用对不起,我们刚才都怕了……下次,下次我们肯定可以面对他。”

    恶龙嚎啕大哭道:“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呜啊……林立!林立啊!我刚才想放弃了啊,他冲到我面前第一秒钟,我就想放弃反抗他们了。”

    “为了报仇,我没有一天不在想着杀死帝斯,这种想法支撑着我再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我本以为我永远都不会放弃……”

    “但是没想到,我一秒钟不到就放弃了……我甚至在退后的那一刻,给自己想好了无数的理由。什么为了全人类,其实从来就没有过。”

    “我竟然在想,我们走到现在,已经够了,我在想我们成为光明会的实际主宰,至少自己可以活下去了,已经够了……我在想,我们应该停止做梦,面对现实……”

    听着恶龙痛苦叙述,众人神色戚戚。

    黄极平静道:“那你为什么哭呢?”

    恶龙绝望道:“因为我发现,连自己想报仇的信念,都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重要……原来我只会说说而已……”

    黄极摇头道:“不是的,你哭,不是因为你害怕的想放弃了,而是因为你不甘心。”

    “如果你真的甘心放弃,你不会哭,更不会说出来。”

    此话一出,满堂死寂。

    在场林立、阿兰、老王、楚少君、索菲亚等人,尽皆悚然!

    刚才直面奥玛佐的畏惧感,所有人都有,他们也都和恶龙一样,惶恐地退后,意识到自己的幼稚。

    在那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息面前,他们也同样想了无数的理由放弃,疯狂地自我说服。

    可是最终,他们没有和恶龙一样伤心,痛苦。

    而是在奥玛佐走开,一切恢复正常后,感觉到安心,平静。

    恶龙是他们之中,毫无疑问的铁汉子,在弥赛亚最困难的时候从光明会叛逃过去,这背后所拥有的觉悟,胜过现场每一个人。

    但他此刻,却在无力地哭泣,像个懦夫一样,难道是因为他中看不中用,还没有老王等普通人意志坚定吗?

    不,恰恰相反。

    其他人也怕,而怕了却不说,什么都不说!不动声色,才是最恐怖的。

    只有不再把小灰人当做敌人,他们才能获得这种内心的安宁。

    林立此刻回想起来,简直细思恐极,暗想自己难道没有对放弃理想而感觉到痛苦和懊恼吗?还是在一瞬间,就成功欺骗了自己?人类的坚持就这么不堪一击?

    众人冷汗都下来了,黄极一语道破,讽喻之妙,在于诛心。

    诛得他们无地自容!

    原来直面大恐怖的一瞬间他们就妥协了,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他们征服了光明会,可谓应有尽有,还要和外星人死磕,为什么呢?凭什么呢?图什么呢?

    小灰人的恐怖,顷刻间深入人心,平日里自诩命都不要的弥赛亚旧人们,秒变键盘侠。

    不敢挥拳,是生理上的压制,但放弃了都不敢说,就是真的怂了。

    相比起来,恶龙才是真的有种。

    他内心有多想战胜外星人,此刻就有多懊恼刚才自己的畏惧,多痛恨自己的懦弱。

    知道痛苦,才是真的在乎。

    恶龙就是太在乎了,他真的好想好想杀死帝斯,几乎就纯靠给兄弟报仇的这股念头支撑着他,所以才在刚才大脑本能放弃,把梦想弃如敝履之后,崩溃大哭,怀疑人生。

    如果一个人被逼的放弃掉他真正的梦想,他一定会哭的。

    原来,他们这群人,真正敢把挽救全人类的理想扛在肩上的,只有一个黄极。

    敢把杀死帝斯视为己任,真的愿意和外星人火拼豁出去的,也只有一个恶龙。

    其余诸人,并非真的,有这个梦想。

    一见小灰人,竟全部现行。

    “征服光明会这巨大胜利的背后,亦是昆仑墟最大的危机。有多少人,其实已经完成了人生追求?”黄极说道。

    不少人都黯然承认,他们其实满足了。

    跟光明会干,他们敢,但是站在了光明会的位置,抬头去看,却突然感觉:要不还是算了?完全没戏啊。与其失败了惹来灭顶之灾,不如还是‘沿袭前朝’,就冲那666个名额,还能给人类留点火种。

    这样的念头,在征服光明会后,在很多人心里,也不由得冒出来了。

    黄极说道:“接下里的战略目标,就是帝斯。帝斯必须死,我对此有一连串的计划,来弥补我们与敌人之间的差距。害怕之人,不如无知,现在可以站出来选择退出了。”

    眼见没人吱声,黄极又道:“不必觉得羞耻,现在退出的,我会安排在光明会的高层职务上,拥有那666人的名额,未来昆仑墟若失败,你们还有希望。”

    说白了,光明会现在是昆仑墟的附属组织,心里那口气泄了的人,就留在光明会,变成昆仑墟外围人员,保底拥有外星人赐予的生存名额。

    而不要这种生存名额,愿意为了全人类所有人争取生存机会的人,才能留在昆仑墟,迎接未来的挑战。

    他在精简人员。接下来的行动,黄极必须如臂使指。

    谁还有救,谁心里还有口气,谁一时糊涂,谁已经被磨光信念,黄极都知道。

    此刻他要借着奥玛佐的威能,把他们都点出来。

    几秒钟后,有人陆陆续续站出来,他们面色羞愧,心中却又有一股释然。好像背负的沉重之物,终于被卸下来了,而感受到轻松。

    不多时,昔日的弥赛亚一伙儿,只剩下了恶龙、林立、阿兰、老王和楚少君以及索菲亚、川治、巴布洛索。

    就连恶龙的死忠,跟着恶龙数次出生入死的特种兵赛文,都默默地退出了。

    “巴布洛索,不必勉强。”黄极见没人再动,直接点名道。

    巴布洛索挣扎片刻,最终朝众人深鞠一躬,黯然退场。

    “你干什么?你全家都被卖到外星,这仇你不报了?”索菲亚惊声道。

    巴布洛索低头道:“我以前是这么以为的,现在才查清,其实他们都死在光明会的手上了,是两名研究员干的,我已经亲手报了仇了……”

    “对不起!”

    类似他的情况很多,人的勇气,有的时候说没……也就没了。入主光明会,很多人报了仇后,那股子心气就没了。

    索菲亚怅然,一场大胜之后,昆仑墟没有壮大,反而只剩下寥寥数人了。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牺牲、叛逃、退出,她见证太多,这条路就这么难走吗?

    “你们还有谁要走?老王,你也报了仇,你也留下吧……”索菲亚黯然道。

    老王叹道:“我儿子若在,我肯定拉着他退出,但终究人死不能复生。虽说报了仇,但现在我孑然一身,又何必去抢其他人的名额?光明会这所谓的666名额,往好点说,那是火种。我一个糟老头子,当什么火种?我老王的火种,早就被熄灭了……”

    “你们就是我的亲人,我哪也不去,小凡想开飞船,我得替他实现了。”

    他真的很爱他的儿子,是他儿子要当英雄,进了弥赛亚,他才跟着进入。

    结果儿子死了,他反倒成了此刻,留在最后的人。

    正如他所说,他孑然一身,已经没有亲人了,大家就是他的亲人。

    “小华,你要杀帝斯,好得很。我知道自己肯定是派不上用场了,但你要说我是个懦夫,我就不服了。”老王沉声道。

    黄极微笑道:“不服就好。”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