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其实并没有多大的理想。

    老老实实一个米国华人警探,退休了跑去拯救世界,背负着他并没有想背负的所谓崇高理想。说他为了全人类,那肯定不可能。

    可说他是个懦夫,他也不服气,儿子还在,他会退,儿子都死在这条路上了,他永远不会退了。

    不管有用没用,这条命他算是放在这了,他得和儿子死在同一条路上。

    楚少君也神色坚定道:“我这条命是小凡给的,我也不退。”

    “老大,你教我的外星人编程语言,我已经学会了。我觉得你不要都用战士的思维来衡量我们,你要我和小灰人战斗,我是不敢,他就算来杀我,我可能也是老老实实地等死。”

    “但我们都走到今天了,你们要杀帝斯,那就杀啊。说好赶走外星人,那就绝不后悔。我也绝对会尽一份力。”

    “你让我退,我是不服的,我也是有尊严的!我不要当狗,我不要那666个名额。”

    黄极微笑道:“不要就不要吧。”

    川治也说道:“还有我!我妹妹被卖到外星,我死也得死在找她的路上……可能,她还活着呢,在等我呢……”

    他的妹妹被光明会拐卖了,他跟光明会死磕,不为别的,就为了找回妹妹。

    当初听说被卖给外星的人,都是送去吃掉的,川治听完恨得无以复加,差点和刚投靠的阿兰打起来。

    换成巴布洛索等成熟的人,带着这股恨找光明会报仇,那股气也就尽了。

    可是川治不是,他要找外星人报仇,他甚至还想接回妹妹。

    哪怕阿兰都告诉他了,必死无疑,可他没见到,那就还有一丁点希望。说不定他妹妹还没死呢?万一还在外星球受苦呢?他一定不能在这个时候‘算了’。

    万一呢?万一呢!这世上很多人,就执念在这三个字上了。

    人总要有点希望,支撑着自己。他要坚持下去,不是因为有梦想,而是因为幻想……他可以怕,但不能退。

    怕只是撕碎了梦想,但退,就连幻想都没了。

    “我知道我没用,但请别赶我走……无论如何,请务必带上我。”川治用力深鞠一躬。

    黄极微笑道:“我答应你。”

    随后他又看向剩下的人,索菲亚抿嘴道:“你不用看我,我就是为了赶走外星人,而被送去刻苦学习的。我从小就在弥赛亚,大家都是我的亲人。多少年来,都是他们在外面拼命,而出钱供我去读书。就是想要培养弥赛亚自己的科学家,梦想着去追赶外星人的科技。”

    “没想到最困难的时候他们都没退,如今反而都走了……我不怪他们,但我必须留下,我是大家培养出来的,我是咱们自己的科学家。”

    “虽然我们征服了光明会,可以利用他们研发飞船和武器,追赶外星人的脚步,但那些科学家,没有自己人看着能行吗?”

    “你们放心,我还不放心呢。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要输,也得被外星人正面碾压得输掉才行。”

    “我读书的时候你们在拼命,现在我是科学家了,我必须留下来。”

    索菲亚一介女流,还只是个科学家。

    直面奥玛佐的那一刻,她都吓得面无人色了,心中不由得升起与这伙外星人为敌的畏惧,只觉得世间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了。

    但她能成为科学家,是当初本来就自身难保的弥赛亚,拼了命培养出来的。黄极让他们退,索菲亚做不到。

    她知道,黄极诛心之语,是在故意劝退他们,因为接下来与帝斯的周旋,必然出不得一点差错。

    如此,索菲亚觉得她更不能退了。她是大家伙培养的唯一的科学家,想要利用光明会的人力物力搞科研,必须要有绝对信任的自己人去管。

    她若是退了,科研这一片,昆仑墟就只剩下海里希了。而海里希是光明会叛逃的,虽然专业实力比她更强,可索菲亚也有股独属于自己的傲气。

    那就是不管哪路科学家,不管以后是不是有更多的人才被黄极运营过来,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心投靠……

    昆仑墟在科研领域,打从一开始,刨除作为领袖的黄极,就只有一个绝对的自己人,那便是她索菲亚。

    她也怕外星人,甚至觉得最后输定了。

    但她更怕眼前这些放着光明会无穷的财富不去享,决心坚定己念,继续跟外星人死磕的亲人们,最终无人可用,输得充满遗憾。

    “我知道你没阻止诺奇拉叫停飞船研究,是想把飞船研发转到更暗处,交给我吧。你别想赶我走,要死一块死。”索菲亚露出赖上你们的笑容道。

    黄极微笑道:“好的,就交给你了。”

    蓦然回首,留下来的人里,只剩下林立和阿兰还没有说话了。

    索菲亚看向两人,一个是最早跟黄极的,一个曾是敌人,转而投靠的。

    林立留下很正常,阿兰也留下,她就有些惊讶了。

    “阿兰,你不退出吗?你只要不背叛我们,那666个名额有你一个,以后我们失败了,你们活着还有希望。这也属于我们的退路之一。”索菲亚说道。

    阿兰双手环抱,背靠着墙说道:“女人,你真是废话一堆,我不留下来,难道是强者不学,学弱者吗?”

    “林立不走,我就不走。华墟敢打,我就敢打。”

    他倒是简单,兄弟只认可林立,老大只认可黄极。

    被劝退的那群人,在他眼里都是弱鸡,他不跟着自己认可的人,难道还人云亦云,去学弱者的判断吗?

    昆仑墟那狂妄到极点的梦想简直是‘妄想’,杀帝斯,闯星际,驱天神,争独立,到底能不能成功,他心里是没谱的。

    实力、技术……简直处处不如人,甚至是天壤云泥之别。昆仑墟的理想,黄极的主张,更像是一大碗鸡汤。

    他很惜命,他就是因为绝不想死,才跟随了黄极一伙儿。

    作为从小被折磨,几乎没有得到世间爱的阿兰,指望他有多崇高的理想是不现实的。

    可偏偏事实证明了,他的选择没错,黄极这个人,惊才绝艳,简直是他所能想象的最强领袖。

    而且,黄极还救了自己的命,不然自己现在已经快死了。

    所以阿兰的想法很简单,一条路无论看起来有多么坎坷和绝望,只要这条路上,林立与黄极都在,那么他就也在。

    “林立,你怎么说?你说干,我就陪你。”阿兰平静道。

    这下众人的目光,都在林立身上了。

    然而林立开口,却是让他们一惊。

    “对不起,大哥,我刚才也吓得想放弃了,感觉对抗外星人,真的很不现实……”

    众人惊讶,他们看得出林立很颓丧。

    黄极倒是很淡定道:“那你要退出吗?”

    林立摇头笑道:“当然不了,我理智推断的事,经常被你打脸。我觉得这事不可能,但我就是相信你能做到。”

    “我这人很笨,以前经常被人骗,我相信的人,我就一直信。不撞死在南墙上,便永不回头。”

    “颛顼绝地天通,也是不现实的事啊,可他就是成功了。”

    “挖掘出祝融之墟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老大你一定是现行的帝君,应运而生的圣人。如那四千多年前的黄帝和颛顼一样。”

    “我不敢面对外星人,但我知道大哥一定不怕。我没有办法,但我知道大哥一定有办法。”

    “你告诉我能杀死帝斯,我就敢向他挥拳,不为别的,就冲你没骗过我。”

    黄极的自信,是林立所见最深刻的。而偏偏,林立是喜欢坚定付出自己信任的那种人。

    在场这些人中,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到底不惧任何绝望的理由,却都不是林立这种绝对的信任。

    相信是一种力量,只要足够的相信,眼前即便是岩浆火海,黄极说‘你跳下去不会死’,林立也会跳。

    黄极自从学会撒谎后,就经常骗人,可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骗过林立,第一次见面,就告诉了他自己叫黄极。

    事后更是还带他一块去安顿自己爷爷,林立说黄极从来没有骗过自己,确实是真的。

    之后黄极一次次的展露他的谋略与独特的思维方式,一次次地创造奇迹。

    林立无数次地选择相信黄极,无数次地证明黄极的正确。

    魔鬼训练那回,黄极几乎把他折磨死,但林立始终相信自己最终一定是屁事没有。

    他亲眼见证黄极从一穷二白,到征服光明会,简直是在世圣君。

    外星人的无解绝望,就摆在眼前,但林立连自己都不信,也要信黄极。

    刚才面对奥玛佐,所有人都怕了,唯独黄极如一根顶梁柱般,撑在那里。

    别人没看出其中的门道,林立看出来了,黄极这是守住了人类尊严的底线。

    并且在刚硬与柔和之间,寻求了一个平衡点,既不多一步,也不少一步,既不卑,也不亢。

    心气这东西,重重削弱,最后就消磨殆尽了,譬如菲斯。

    将为兵之胆,帅为兵之魂。黄极能守住,那么其他人哪怕都怂了,低下的头还能抬起来。

    此刻一番冲击,虽然少了很多人,但剩下的人彼此互诉心意,已然是昆仑墟中,彼此永远依靠,再大的绝望也打不垮的自己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