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五日,杭州萧山机场。

    华国应急管理局的余沫朔组长,正在闭目养神,等候一架航班降落。

    航班上,就是所谓的光明会人员。

    这个组织余沫朔当然知道,在他看来可谓是大名鼎鼎,基本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利益集团。

    根据已经掌握的情报,这个组织拥有国家级战略打击能力,不可小觑。

    传说私人武装也很厉害,但这一点余沫朔倒不是很担心,此次与光明会接洽,双方已经谈好了,光明会最多只能派一百人,并且不可以携带任何热武器。

    如此一来,就算是来一百头大象,又能闹出多大的乱子呢?

    这个组织虽然厉害,但因为从来不在华国内发展,所以双方从来没有进行类似这次的会面。

    此次会面的起因,源于外星人要找一个上古遗迹。

    找就找吧,竟然要制造地动。而且至少有七级,那这不是小灾难了。

    好在,光明会提前一个多月就告诉了他们,这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

    他们迅速推动应急预案演练,统筹应急物资储备并已经建立好统一的调度。不过这还不够,既然能提前一个多月知道这场灾难,那么他们能做的事就太多了,比如提前就做好避难点,以及物资发放点,乃至提前入驻大量武警官兵,并提前三十分钟就让地震局发放预警,然后强制撤离民众到空旷地带。

    至于为何能提前三十分钟?就直接解释成设备故障……检测失误……但机缘巧合,真就躲过一劫。

    事发地点地处偏僻,这点舆论还是很好控制的。

    “但愿光明会给的时间,的确是精准的吧。”余沫朔暗想着。

    换成别人给这个消息,国内直接当做谣言处理,但却是光明会给的,而且信誓旦旦地说是外星人刻意制造的,那这可信度就很高了。尤其是已经有海地、智利这两次先例的情况下,让人不得不相信啊。

    基于这次地震预告的帮助,这才让上面决定这次和光明会合作抓捕叛徒,同时也共同处理‘自然扰动者’的事务。

    外星人的事,没有小事,而且无比的棘手。

    全球的大国,基本都知道外星人早就光临地球了,只不过大家都配合外星人装糊涂。

    一方面是公开影响太大,且没有好处。另一方面则是外星人自己都不想公开,一个个偷偷摸摸的,表示不愿意影响地球。

    外星文明整体有秩序,但架不住个体胡作非为,这次竟然直接制造地震,只为了找一件东西。

    如此高高在上的冷漠,真叫人火大。

    “唉,可技不如人,有什么办法……外星人还提前说出来就不错了,真要默不作声的弄,我们还以为是自然灾害呢……唉……”

    余沫朔闭目沉思着,突然有人走到他身旁说道:“余组长,那帮人到了。”

    “嗯!”余沫朔睁开眼站起来,整理了一下仪容道:“古峰啊,别看我们跟光明会合作,但这帮人不是善茬,我们得警醒着点……”

    “你帮我好好看看,他们一定还藏有别的目的,不可能只是抓个叛徒的。”

    古峰是一名心理学家,三十五岁了,原本是警察系统外聘的心理医生,后来无意间接触到了外星人的事,再加上很有能力,便被吸收进了国安系统。

    此次与光明会的合作,是国安与应急管理局共同牵头。

    国安管所谓光明会叛徒的事,而他余沫朔,则负责与地震有关的所有事。

    两者共同成立了一个外事应急处置组,他余沫朔是组长,因为至少明面上,地震的事最重要。

    而且地震事关外星人,倘若外星人在西北又脑袋一抽搞多点幺蛾子,他还得负责统一调度所有应急方案。

    所以他这个组长,权力大得很,责任也重得很。

    直接从国安系统里抽调了很多人手,应付此次与光明会人员的接洽。

    两人走出休息室,来到机场迎接客人。

    可当他看到一个个彪形大汉鱼贯而出,走到自己面前时,呼吸都慢了半拍。

    一方面为气势所慑,另一方面实在是这帮人看起来太不像人了!

    一百号人,平均身高两米二!

    最矮的也有一米八,还是个女的,至于另一名女性,身高两米五,简直吓死人。

    “我滴个亲乖乖,人均姚明?”他们小组中有人吞了口唾沫。

    余沫朔也是眼皮子直跳:还共同处理外星人的问题……我看你们就是外星人吧?

    更恐怖是他们不光高,还很强壮,有人胳膊比他们中的一些瘦子的腰都粗,并且肌肉轮廓很奇怪。

    倒是古峰很冷静道:“余组长不要怕,他们是人类,根据可靠情报,光明会掌握了人类基因改造技术,这些肯定都是新人类。”

    余沫朔没有回话,因为已经有人走到他面前了。

    而且还是两名华人,一个笑容温润,只有一米九,穿着淡黄色的休闲运动服,也没有什么压迫性的气势。

    另一个虽然有两米高,但气质斯斯文文的,还戴副眼镜。

    “欢迎!我是负责和诸位接洽的余沫朔,不知道各位怎么称呼?”余沫朔也是个很和蔼的人,他们三个站一块,如果忽略后面一大帮跟绿巨人似的壮汉,完全就像是老朋友久别重逢。

    “不用客气,都是同胞。我叫黄极,就是国人。他是罗言,米籍华人。这次归国,我们两个全权负责。”黄极也很热情地自我介绍。

    罗言看了眼黄极,补充道:“他是正的,我是副手。”

    黄极笑道:“没什么正副手的,罗言资历比我老多了。”

    余沫朔笑着,邀请他们去准备好的指挥部,大家坐着说。

    一百号人,上了余沫朔指派的车里,开往郊区。

    瑟提、亚姆等人,从没来过华国,也基本没接触过华国的文化。而杭州又是风景名胜之地,一路上见到一些装修得古色古香的饭店,他们都咋咋呼呼地惊叹。

    殊不知,每辆车的司机,都是国安系统培训的。

    那些司机认认真真的开车,同时还不断暗中观察这伙哨兵,听着后面各种咋咋呼呼,他们心里犯嘀咕:是不是搞错了?光明会的人怎么都憨憨的?

    在他们想象中,光明会此次派来的人,哪怕不是谈吐不凡,精明睿智的特工型人物。也该是不动声色,性情冷酷的军人风范。

    怎么来了一群这么高调的傻大黑粗?

    外表貌似一群憨憨的肌肉大汉,实际上……也真是一群憨憨的肌肉大汉?

    把这么一伙人,送到了郊外的一栋楼院中,余沫朔让人先招待他们,自己则进了一间办公室。

    古峰很快也进来,把司机们的观察结果报告给他。

    余沫朔笑道:“挺出乎意料的,本以为是很难应付的一帮人,却没想到光明会专门让两名华人带队,而且没有想象中那么来者不善。”

    古峰摇头道:“组长,不要掉以轻心,那个人说他叫黄极,还说自己是国人。”

    “他说这话时,我读了一下微表情,发现他在撒谎。”

    “所以来时的路上,我让人去查了一下,发现国内没有叫黄极的失踪人口。我又通过人脸识别,对比了一下相貌,倒是发现了一个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

    余沫朔挑眉道:“哦?那人是不是出国留学了?光明会现在什么人都收的,有些人出国留学,但只要在国外被相中,一样会被吸收进他们的组织。之后经过基因改造,所以相貌也发生了变化。”

    古峰坚定摆手道:“不不不!那个黄极从小就是个愚鲁型智力障碍儿童,今年才十七岁,就在魔都上学,绝不可能是他。”

    “所以这个自称黄极的人,开场白第一句话就撒谎了,他说自己是国人,无非是跟您拉近乎。”

    余沫朔点头说道:“嗯,那肯定就不是了。”

    “不过人家用假名,倒也无可厚非。但他非要说自己是国人,什么意思呢?这很好拆穿的,莫非就只是纯粹拉近乎?”

    古峰思索道:“看破不说破,他套上这层皮,肯定会那它做文章,我们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了。”

    余沫朔笑道:“不错,一会儿我跟他洽谈正事时,你就在旁边看着,他哪句话撒谎了,哪句话是实话,你暗中给我指出来。”

    “好!没问题。”古峰自信道。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