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第二天,余沫朔就派人通知黄极:你们的叛徒找到了。

    黄极一笑,便带着罗言等人去抓人。

    跟在他身边的人,主要是罗言、阿兰、老王他们。

    至于其他人,包罗瑟提、亚姆都被派去其他城市了。

    毫无疑问,派出去的都是铁憨憨,聪明人本来也没几个,都被黄极留在身边了。

    “有一伙外国人占据了这家化肥厂,控制了里面所有的工人。”

    “我们的狙击手已经确定,里面确实有个金发白人。”

    “不过他们有人质,我希望……”

    余沫朔坐在一辆防弹车里说着,却见阿兰突然自顾自下车了。

    “诶?不要轻举妄动,我知道你们厉害,但人质的安全也必须保障……”余沫朔连忙道。

    黄极坐在车上淡定道:“没事的,他只是找狙击点,你继续说。”

    他默默坐着,头却朝向窗外,凝视着远处的一片小树林。

    余沫朔没注意,继续介绍着情况。

    这时黄极的通讯器响起阿兰的声音道:“不是布兰度,里面一共七人,挟持了三十名人质。”

    “他们没有枪械,但有人身上长出骨刀……”

    黄极嗯了一声说道:“用麻醉弹,迅速解决,不要让他们伤害到人质。”

    “好的。”阿兰说完就没声了。

    十秒后,余沫朔手下的狙击手说道:“七名目标全部被解决。”

    余沫朔一愣,果断下令道:“进去救人。”

    霎时间一群干警闯入,很快控制了现场。

    随后阿兰也不知道从哪走了出来,又坐回车内,闭目养神。

    “怎么称呼?”余沫朔惊异道。

    “阿兰。”

    “厉害啊,七名目标瞬间解决!”余沫朔发自内心赞叹道。

    黄极笑道:“他现在有超级动态视觉,以及超发达的画面处理系统,能捕捉两百分之一秒内闪过眼前的物体写了什么字。”

    余沫朔一怔,这还是人?

    阿兰的反应神经本就强大,以前还是凡人时就有动态视觉,现在得到强化,大脑处理画面帧数的能力大为提升,一个物体以0.005秒闪烁一次的频率刷新,他都能数出刷新了多少次。

    余沫朔几次欲言又止,想问问这种基因药物卖吗……但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在他想来,这必不可能卖的,如今他手头上没有一点筹码,倒不如等调查出这帮人的真实目的再说。

    “……还真没有布兰度啊,这些是他的手下?”余沫朔看了看被抓的七人,的确没有那所谓的叛徒。

    “布兰度只是利用他们当炮灰,散布出来就为了混淆视听,分散你们的精力。”黄极笑道。

    原来布兰度在华国境内,举步维艰,尤其是,他还带了大量人质。

    除了罗言的老婆柔伊,恶龙的兄弟萨雅……

    他还带上了当初在圣塔菲,神秘研究员缔造的百名升腾者。

    毫无疑问,裹挟这么多人偷渡,不被发现才怪了。

    可反过来,他也正是利用这些人当炮灰,牵扯国安人员的注意力。

    反正藏不住,不如故意暴露出去,混淆视听。

    所以每到一处,布兰度便会遗弃一两名升腾者,告诉他们:“跑吧!竭尽全力地跑吧!下次见面,我一定会处决你们。所以不要被我抓到……”

    这些人,可都是有超能力的,他们四散而出,化整为零,又语言不通,对当地极不熟悉,对华国人极不信任,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如同百余名超能力犯罪者,潜藏于江浙一带。

    仅仅杭州一地,就有十几名升腾者,因为留下了太多难以解释的痕迹,所以余沫朔才说‘布兰度极可能就在杭州’。

    殊不知,他这是被误导了。

    “竟然拿这么多超能力者当炮灰……我们一个也没有啊。”余沫朔心里感慨。

    余沫朔问道:“这些是你们的人吧?”

    黄极迟疑了一下说道:“是,所以这些人抓到之后,还请把他们也都交给我们处理。”

    余沫朔说道:“那如果情势危急,不得不击毙呢?”

    “事急从权没有关系,他们自己找死,你们击毙就击毙吧。不过我相信,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可以劝降的,如果不能劝降,那就肯定是布兰度的人了。”黄极说道。

    余沫朔心里一动,说道:“好!”

    国安的效率很快,又过了两日,他们陆续查到了数十名升腾者。

    起初他们还守规矩,每次都通知黄极等人,让他们亲自出面解决。

    后来发现这些升腾者除了有超能力以外,其实个个行事如普通人一样,并没有受过任何专业训练。

    而且确实可以劝降,所以到后来,他干脆让国安偷偷抓了几个,没有报给光明会的人。

    “抓了几个了?”余沫朔问道。

    “七个了。应该没有问题,到时候就说有几个怎么也找不到便是了,反正这是在我们国家的地盘,我们说找不到,他们又能如何?”古峰说道。

    余沫朔点头道:“这样一来,我们说不定也能研究出所谓的升腾药剂。”

    古峰说道:“科研的事我不懂,但是那些升腾者,被我问出了很多情报。”

    “哦?这些人不可能知道什么重要情报的,他们只是炮灰,我现在只想知道黄极的真实目的。”余沫朔说道。

    古峰认真道:“不不不,组长你听我说,他们可不只是炮灰那么简单,这些人原本都是被拐卖的人体试验品!”

    “这……嗯,这倒也不足为奇,光明会是什么样的东西,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既然他们是试验品的话,那正好可以为我们所争取。”余沫朔冷静道。

    古峰嘴角微翘道:“还没完呢,我们在他们身上,发现了一个奇特的标志。”

    “问过之后,我才知道光明会如今出了大事!”

    很快,他就把问到的情报说了出来。

    原来这些人都是光明会圣塔菲生命科学中心的小白鼠,去年十二月出了一伙叛军,攻陷了圣塔菲,其中有个神秘博士把基地里储存的一批药物,都用在了他们身上,美其名曰:你们会因此改变命运。

    这些人以为,自己有超能力后,就不会再当小白鼠了,可以加入光明会,从此有钱有势。

    结果倒好,他们更被猜忌了,因为布兰度不信任他们,认为这些人已经被一个重瞳派系所收服。任他们如何表忠心,都还是把他们当做小白鼠一样对待,关押起来,随时可能处决。

    而在今年三月底,突然一帮布兰度的手下,闯入监牢,把他们带走了,裹挟到了华国。

    “这个布兰度,乃是光明会高层,权倾一时!不断地在查一伙盘根错节,势大根深的叛军。如今落到带着少许死忠,裹挟一帮认知逃到我们华国……反而被光明会定为叛军,这意味着什么?”古峰说着。

    余沫朔瞬间反应过来道:“这意味着叛军赢了,胜利者把失败者视为新的叛徒。”

    只能这么认为了,否则不可能逃到华国来,只有光明会整体变天,导致全球都无容身之地,布兰度才会选择华国。

    古峰笑道:“就是这样,其实布兰度才是光明会大忠臣,可惜重瞳派系掌了权!已经成功颠覆了光明会高层!所以布兰度才成了叛徒,而被追杀至此。”

    余沫朔摸着下巴道:“也就是说黄极这帮人,是叛变上位的。可这又能说明什么?人家内部权力更替,变来变去,不还是光明会吗?”

    古峰说道:“组长,你知道攻陷圣塔菲的那名神秘博士,布兰度眼里的重瞳派系元老,是谁吗?”

    余沫朔猜测道:“黄极?”

    “不,是罗言!”古峰说道。

    “咦?”余沫朔陷入深思。

    罗言不正是此次带队的负责人吗?而且还是副手。

    他给黄极当副手,这意味着重瞳派系中,黄极地位更高,不是一把手,也至少是数一数二的元老。

    “这么说,新光明会为了抓一个布兰度,一把手和二把手全出动了?”余沫朔惊愕。

    古峰说道:“就算不是老大老二,也至少是若干掌剑之一吧?两名掌剑带着一群顶级高手亲自来我们的国土上,抓一个叛徒。这事合理吗?”

    余沫朔知道,这肯定不合理。

    都制霸光明会了,一个布兰度只是癣疥之疾,发布高额悬赏,再派几个得力手下,也就搞定了。

    古峰继续说道:“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醉翁之意不在酒,黄极罗言是要和扰动者见面,抓叛徒不过是个幌子。”

    “第二种可能,则是布兰度还有反攻的可能,那种可能让重瞳派系虽然上了位,掌了权,却依旧极其忌惮!逼得他们不得不全力解决此人。”

    余沫朔眼睛一眯道:“还记得吗?黄极之前在‘小灰人是否对烛龙有想法’这个问题上,撒了谎。”

    “黄极说没想法……嘿,我当时就在想,小灰人想要烛龙,又有什么好隐瞒的。”

    古峰笑道:“说没想法是撒谎,但真相也未必是有想法……还可能是……他不知道。”

    余沫朔眼睛一亮道:“对,他们是叛军,造反上位,光夺了权没用,还必须得到外星人的支持。”

    “布兰度叛逃是在三月底,距离现在才几天,也就是说重瞳夺权不过数日,他们很可能根本不知道小灰人的态度,甚至是没法和小灰人联系。”

    “所以他们才一定要去见扰动者,其实他们是想获得另一派外星人的帮助。”

    余沫朔松了一口气,如果只是谈谈,那就好说了。

    怎料古峰严肃道:“绝不可能!”

    “嗯?”余沫朔一惊。

    古峰认真道:“组长,不要太乐观了。扰动者干一票就跑,黄极等人想获得他的支持,很没道理。”

    “我更倾向于布兰度拿走了光明会联络外星人的工具,他们怕布兰度说动小灰人,为正统翻盘。”

    “至于为何一定要去找扰动者,依旧是个迷。”

    余沫朔沉重道:“唉,老陈那边怎么样了?”

    老陈就是那寸头男子,乃是国安的得力干将。

    古峰说道:“老陈已经找出了最薄弱的那个人,他叫林立,其他哨兵憨归憨,口风很紧。”

    “唯独这个林立,据说是个新人,而且因为是华人,交流起来更顺畅,老陈还没用更厉害的招数,稍微用了点话术,就套到了他的真实身份!”

    余沫朔大喜道:“哦?”

    古峰说道:“他会说泰州方言,而且被老陈套出来他在复旦读过书。我们一查,发现一个毕业的学生跟他长得有七成相似,名字就叫林立。”

    “不仅如此,那个学生林立去年跟父母说去工作,可实际上我们在国内查不到他有任何的工作记录和住宿记录。”

    “所以林立是偷偷出了国,在光明会混了一年,成了如今的肌肉男,相貌也改变了……这是完全说得通的。”

    余沫朔说道:“他真的那么单纯吗?”

    古峰说道:“我们问了他以前的同学,深入了解了一番,说他以前就很容易被骗,常被人忽悠,特别容易相信别人,是个思想很单纯的人,这个我们查了很多实例,可谓从小到大都这样,做不得假。”

    “当然,不是傻子,只是有些蠢直。他唯一的优点,就是应试能力强。”

    余沫朔乐坏了,暴露了真实身份,他们就可以查出其从小到大的记录,或者走访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老师,而了解这个人。

    都说他容易被骗,那就肯定是真的。

    余沫朔笑道:“好好好!天助我也!就拿他当突破口!”

    他感觉在己方的努力下,真相正在向他层层剥开。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