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九日,升腾者都抓的差不多了。

    尤其是得知他们也是一群曾经被光明会摧残的可怜人后,国安果断将其藏匿了一批。

    都是些很老实,即便拥有超能力,也不敢乱来,见到自己被找到后,哭喊求饶的人。

    至于那些如饿狼出闸,怀揣着曾经被光明会折磨的恨意,发泄给平民百姓的升腾者,基本都被击毙了。

    总共一百人,国安暗藏了三十人,击毙了四十余人,只剩下二十几个中规中矩的,交给了黄极。

    仅仅还有一个,没有找到。

    余沫朔暗藏这些升腾者,自然是打秋风,想从光明会身上挖掘点好处出来。

    如今都送往科学院当志愿者了,平日里玩游戏、打麻将,抽烟喝酒烫头都行,只要配合检查身体和提供样本。

    余沫朔想着,说不定就能从这些升腾者的基因样本里,研究出有用的生命科学成果。

    至于光明会这帮壮汉,毫无所觉。

    每天都沉迷训练,不可自拔,偶尔出手帮忙抓人而已,国安说去哪就去哪,实在是省心得过分了。

    越这么省心,余沫朔越觉得不安,他们去大西北,肯定是干一票大的!

    余沫朔催促老陈赶紧打开突破口,可是林立、瑟提等人经常在一起对打,打完就吃,吃完就睡,睡醒了继续打。

    身体素质,每日剧增!

    老陈说一起出去喝一杯等建议,都被他们婉拒了。

    “我去一趟吧,实在不行,我干脆就直接问话,把几种可能性问一遍,我通过微表情,也能判断出真相是哪一种。”古峰说道。

    余沫朔还在犹豫,这种问法,跟拷问也没区别了,他不想得罪光明会。

    “布兰度还有多久能找到?他没有身份,还是外国人,藏的就这么深吗?”余沫朔问道。

    古峰苦涩摇头道:“按理来说他藏不住的,其实有几次都发现蛛丝马迹了,但顺藤摸瓜过去时,都晚了一步,早已人去楼空。”

    “这么棘手?他难道知道我们国安同志的行踪?”余沫朔说道。

    古峰眼睛一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两人正聊着,黄极突然来了。

    余沫朔笑道:“黄极!有什么事吗?布兰度就快抓到了,你再等等消息。”

    黄极摇头道:“你们这样是找不到的,我怀疑你们的人,已经被布兰度下了孢子。”

    “嗯?”余沫朔错愕。

    布兰度的能力等相关情报,黄极早就告诉他了。

    此刻听黄极一说,余沫朔也不禁琢磨这种可能。

    每一次发现蛛丝马迹,都只是找到升腾者,按理来说,找到布兰度和找到其他吸引注意力的升腾者,概率是一样的。

    可是他们现在都把一百名升腾者全抓完了,也没有看到布兰度,这就奇了怪了。

    国安人员被下了孢子,的确是一种可能,如此布兰度能随时知道抓他人的位置,继而避开。

    “但怎么可能呢?他下孢子,必须靠近我们的人吧?他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做到的呢?”余沫朔说道。

    黄极耸耸肩道:“升腾者,是他的诱饵。他其实暗中跟着几名升腾者,就等着你们去抓。”

    “比如我们第一次去那个化肥厂的时候,他有可能就在附近的树林里藏着,暗中窥视。”

    “他知道了哪些人,是你们的人。就有的是办法偷偷下孢子,继而定位你们。”

    “如此多来几次,你们人的位置,他全都知道,又怎么可能找得到他呢?”

    余沫朔点头道:“的确很有可能,多谢指点,还是你们厉害啊。”

    黄极笑道:“不要这么说,你们只是没有经验,对他的超能力理解不深,防不胜防很正常。”

    “我来呢,除了这事,主要还想请你们帮一个忙。”

    他说的同时揉了揉脖子,古峰见状眼睛一眯。

    余沫朔抬手道:“请说。”

    黄极右手指着右边空气,眼睛却看着左边的余沫朔,说道:“我想,你们已经查到那个叫黄极的傻子吧?其实他是我的替身,你们不要以为我在骗你们,他跟我有七成像,其实就是按照我以前的样子整的容。”

    黄极一张口,就是满嘴真话!

    然而在古峰眼中,却是通篇谎言。还替身?真能编。找个跟自己有点像的傻子,冒用其名,不就是因为傻子无法自证身份吗?

    那个‘傻黄极’,没有任何DNA记录,严格来说,却是没有办法证明他就是黄极。

    而眼前的光明会黄极,明显就是提前查到了这样一个人,继而冒名顶替。

    不过两人没有点破,想看看他玩什么花招。

    只见黄极双手伸出食指,在身前挥拉着说道:“光明会没有人比我更坦诚了。”

    “我告诉你们我的身份,坦诚相对,就是因为我在光明会已经出人头地了,但是这没有办法跟我爷爷解释,我不想要他知道这些。”

    “所以我希望国家能帮忙,让我以正常的身份回家,由你们出面,说我其实不是傻子,而是一种特殊的原因压制了大脑,导致愚钝。科学院有新型治疗药物,可以尝试治疗。”

    “之后我和替身换回来,就说治好了,至于为何相貌大变,以及身强体壮,也是药物的作用。最后你们再给我随便安排一些机密的公职,我爷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余沫朔嘴角抽搐,暗想:这说的尼玛什么玩意儿!信你个鬼!

    “嗯……你这个……”余沫朔在想黄极的目的。

    黄极继续说道:“光明会从来没在华国发展吧?算了,不说这个了,就当是我个人与你们的合作,我可以拿出光明会的基因强化药剂作为回报。”

    “什么!”余沫朔瞪大眼睛,这东西真愿意拿出来?

    黄极说道:“作为诚意,我可以先给你们一份。”

    说罢,他直接掏出了一瓶完美人类药剂。

    当然,他们不知道,还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炽诚1号。

    余沫朔二话不说,直接接过,连客气都不带客气的。

    随后微笑道:“大家都是朋友,这个忙我们一定帮!”

    黄极点头道:“那就这么说了,你们安排,我先告辞了。”

    他走之后,余沫朔激动地抚摸着手上的药剂。

    这肯定是真的,料想光明会也不可能拿假的糊弄。毕竟他们的科学家也不是吃素的,造不出来还验不出来吗?

    “我想尽办法琢磨怎么跟谈这种交易,没想到他主动提出来了!太好了!”余沫朔兴奋地都快淌口水了。

    古峰冷静道:“组长,不要被利益冲昏了头脑,他在撒谎啊!你真相信他为了这点事,就拿出他们光明会独有的基因药剂吗?”

    余沫朔连忙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说道:“不管他是不是撒谎,我都不能拒绝,先把药拿到手再说!”

    古峰说道:“他一定是撒谎,还记得他说请求帮忙时,在摸脖子吗?这就是准备撒谎的动作。”

    “还有,他之后说话时,手指的方向与眼睛看的方向不一致,则是脑子在快速地编瞎话,而导致的肢体矛盾。”

    “当然,这些都是常见的特征,学过的人都知道。可是他最后双手拉手风琴般的动作,就绝对是在乱说了。这是我自己总结出的微表情之一,属于我一个人知道而没地方学的技巧。”

    古峰作为被国安系统吸纳的顶尖人才,肯定有自己的绝活儿。

    有些教科书里没记录的诀窍,他也总结了很多,外人必不可知,洞悉他人的真实心理,可谓一用一个准。

    余沫朔见古峰说的笃定,点头道:“我当然相信你的判断,他瞎话说的头头是道,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可仔细想想,太违和了!”

    “他说他是黄极,那智力障碍怎么好的?只能是光明会治好的。可他是弄出替身,出了国以后才加入的光明会,这能是傻子做得到的事?”

    “唯一的可能,就是光明会的人在华国先治好了他,然后帮他弄了替身,接出国。但这也不合理,因为光明会为何要千里迢迢跑来看中一名傻子?”

    古峰点头道:“这就是故意冒名顶替,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甚至不惜拿出一瓶药剂,而让我们无法拒绝……”

    余沫朔叹了口气道:“拿了好处,终究得按照他说的做,到时候我们自然会明白……”

    “你这两天就留在我身边,我还需要你。老陈那里就让他自己想办法吧,我们现在跟黄极有药物上的合作,你强行跟林立套话,得罪他就不好了。”

    “是!”古峰说道。

    两人忙碌安排,药物送去帝都,同时又调来一批国安人员,之前抓升腾者完全没出勤过的那种。

    这些人身上肯定没有孢子,让他们去找布兰度,看看效果。

    殊不知,另一边,黄极回到自己的房间,屏蔽了窃听器,直接掏出了一部手机。

    “嘟……”黄极轻车熟路地拨打了一个号码。

    杭州城内的一间地下室,白兰迪正在操作电脑,布兰度则冲着地图规划路线。

    突然他身上的手机响起!

    布兰度一愣,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只有他联络的一个地头蛇,他顺手就接了。

    “嘿,你想好没有?”布兰度用还不错的汉语说道。

    怎料对面的人却点出了他的名字:“过得如何?布兰度。”

    布兰度看了一下号码,不认识。他眉头一蹙,总感觉这声音好熟悉。

    “你是谁?”布兰度凝重道。

    对方笑道:“我是华极啊。”

    “发克!”布兰度直接把手机砸碎,一脚下去踩成了粉末。

    白兰迪错愕回头道:“怎么了?”

    布兰度惊道:“快!别查了!快撤!我们暴露了!”

    “什么!怎么会!”白兰迪不解,他们一切都无比地小心,怎么会暴露呢?

    布兰度钻着他的太阳穴,把他从电脑前顶下来吼道:“动动你的脑子!”

    “肯定是那帮地头蛇,只有他们知道这个号码!”

    “本地的帮派实在是太没有原则了,收了钱还背叛我!”

    “赶紧把人带上,杂物都不要拿了,先离开杭州!”

    两人连忙通知迪格,带上被打了超重剂量麻醉剂的萨雅以及绑缚的柔伊,以及他们唯一留下来没有放出去的一名印第安裔升腾者。

    那名印第安裔女子名叫芙然,她的超能力是高频振荡肌肉,手掌有一层厚实的肌肉,可以把铁都给震裂!

    布兰度留下她,是因为她是女的。带着柔伊一个女人很麻烦,有些东西他一个大男人去买,很容易被关注到,所以他需要留个不那么显眼的女人帮他买东西。

    一开始是威胁,后来发现芙然很老实,而且他已经知道,当初圣塔菲留下了的升腾者,确实只是重瞳派系留下来混淆视听的,他们除了从小白鼠变为升腾者以外,跟重瞳没有任何瓜葛。

    布兰度太缺人手了,有心把芙然收为麾下,此刻他的团队,只有四人:布兰度、白兰迪、迪格与芙然。

    此刻被黄极一惊吓,布兰度还道自己已经暴露,连忙带着两名人质迅速出逃。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