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日,余沫朔带着人陪同黄极的主队,来到了魔都。

    连夜送走的药剂,已经被验证,技术含量非常高,且含有独特的大分子,那是表世界人类从未组合过的新型物质。

    在俘获的升腾者体内,也发现了那种大分子,经过测试,的确可以改良人类基因。

    如此,黄极提出的那点小忙,管它是真是假,暗藏什么目的,都得帮他实现了。

    这天下午,郑轩如往日一样,来接‘黄极’。

    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一年来照顾的是曹晶。

    不过郑轩觉得‘黄极’的智商比以前更低了,说话经常疯疯癫癫,答非所问。

    要知道当初之所以帮忙让黄极出来上学,就是因为黄极不是傻到无法生活那种,而且在机械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

    可没想到,上了学之后,‘黄极’根本没展现出天赋来,反而融合不进集体,在班上总被人欺负。

    好在这所学校,从校长到老师,都对‘黄极’很好,非常照顾。

    有一次‘黄极’被人惹急了,把人家按在地上踩,踩得都骨折了,谁拦都不好使,谁拦就打谁。

    最后也不知道谁亮了他爷爷的照片,这才平息。

    对于这事,本来郑轩还怕‘黄极’读不了书了。没想到学校却没有开除他,反而展现了惊人的包容,连校董都亲自出面,极力地周旋此事,最后还查出‘黄极’以前经常被这几个人欺负的事,将其摊出来保护‘黄极’。

    这让郑轩很感动,后来经常请那个仗义帮忙的校董喝茶、吃饭,一开始是感谢,后来发现很聊的开。一年下来,两人反而成了要好的朋友。

    那个校董,叫张俊伟,是个年轻的投资家,手上总有很多钱,不过就是眼光不怎么样,据说投资了一些亏钱的买卖,尤其是在一个哔哩什么的网站,投入了不少钱,跟个无底洞一样,一点回头钱都看不到。

    “俊伟!你又在啊,晚上去喝一杯啊?”郑轩来接人,看到门口张俊伟站在那,似乎在等谁,便上前打招呼。

    怎料张俊伟见到他,立刻说道:“你来得正好,赶紧跟我进去。”

    郑轩被他拉着,见他脸色古怪,不禁心里一咯噔。

    “怎么了?黄极出什么事了?”郑轩连忙问道。

    张俊伟说道:“你放心,没出事,就是来了俩科学家,说是发现黄极是一种极其稀有的脑细胞异常,并不是普通的智力障碍。”

    郑轩眨巴眼道:“啊?什么科学家,骗子吧?他们是不是卖药?”

    张俊伟说道:“是想让黄极尝试治疗,但不是骗子,人家是科学院的,还有国安人员保护,身份都没问题。”

    郑轩点点头,跟着张俊伟来到了校董办公室,只见这里面有好几个人。

    为首的叫余沫朔,旁边还有个叫云戈的科学家。

    郑轩检查了一下证件,又上网查了,发现没问题。

    随后了解情况后,大为惊喜。原来黄极不是大脑发育慢,反而早就发育健全了,甚至按理来说比常人更聪明,可因为一种独特的基因疾病,导致脑细胞异常活动,没有正常运作,所以才像个傻子。

    这种病症非常罕见,以前不知道,很容易被误诊为智障。现在医学院发现了一例后,决定攻克这项疾病,但只有孤例是不行的。

    所以眼前这名叫云戈的科学家,以此为课题,到处找类似的病患。

    找了好久,排查了很多智障患者后,终于又找到了一例,正是‘黄极’。

    “这种病患,如果适应生活环境,偶尔会展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甚至智商会波动性地恢复一些。可如果生活环境骤变,他不能像常人一样适应,那么智商可能还会往下降。”

    “这就绝对不是普通的智力障碍了,而是一种疾病导致的智商波动……”

    云戈侃侃而谈,其实都是瞎掰。

    但是郑轩却信了,拍手道:“哎呀我就说黄极没那么傻的!怎么来读书之后,反而不如以前了,原来是这样!”

    云戈无语,这么轻易就信了嘛……也是,他们是公职人员,有公信力,而郑轩得知这种病可以治,当然开心,当然愿意接受这个‘真相’。

    “教授,黄极有的治吗?”郑轩欣喜道。

    云戈点头道:“我已经成功治愈一例,但这毕竟是孤例,这种罕见的病情,每个人情况不同,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就算治好了,也极有可能是暂时的,有波动。”

    “不过放心,如果他的监护人同意,我会全力治疗,并且我可以保证,不会对身体有伤害或留下后遗症,最差的结果也即是没有效果,保持原样。”

    说完,他看了一眼余沫朔。

    余沫朔微微点头,这番说辞,是他们商量好的。

    虽然答应黄极这个要求,但话不能说死,毕竟他们认为黄极肯定在冒名顶替。

    等更多的药拿到手,等大西北的事平了,黄极不可能真给人家爷爷当孙子吧?还是会离开华国的,到时候他们还得把‘傻黄极’还回去。

    如此可以说,智商又波动了,治疗方案只有短暂效果,但不稳定什么的。

    “好啊,好啊,不过我不是他的监护人,这事我还得问过他爷爷才行。”郑轩说道。

    “行,那你们考虑考虑,这是我电话。”余沫朔笑道。

    说完他们就走了,他给黄极的忙,也就帮到这了,若是那个爷爷不同意,那也没办法,反正有一瓶药已经到手了。

    他们走后,郑轩很高兴,张俊伟却感觉这事很不对。

    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这哪是黄极,这是曹晶啊,什么基因疾病,这不是扯犊子吗?

    不过人家的身份没做假,真的是官面上的人物,所以以前出身不干净的张俊伟,从头到尾不敢发表意见。

    郑轩接了曹晶下楼,张俊伟跟着一块送余沫朔等人。

    “诶,好好好!余组长,云教授再见!”张俊伟一边招呼着,一般暗自在想着要不要劝阻此事,毕竟这是黄极的替身啊,就这么被弄走了?这事黄极知道吗?

    张俊伟正犹豫着,出了校门却见林立站在马路对面,面带笑容上了人家余沫朔的车,临走还瞥了他一眼。

    “嗯?哦……”张俊伟看到林立,他明白了,黄极回来了!这事是他们安排的。

    “厉害!让余沫朔和那云戈教授这么帮忙,是怎么做到的?”

    张俊伟想不通,但他也懒得想。

    目视着余沫朔、林立等人的车走后,他直接力劝郑轩赶紧联系黄极爷爷,说明此事。

    郑轩笑道:“我回去先跟我老婆商量一下,然后再让她打给黄极爷爷。”

    两人寒暄两句,各自散了,郑轩带着曹晶回了家。

    殊不知暗中,他早已被一名印第安裔女子盯上了。

    这女子正是芙然,她和布兰度等人,费劲千辛万苦都潜入了魔都地界。

    根据布兰度的孢子定位,他们跟着余沫朔和一些国安人员,也来到了那所学校附近。

    见他们在学校里,就很奇怪,所以躲在暗中的布兰度,就让芙然靠近探查。

    他们之中,只有芙然最不起眼,而且她是个印第安裔,看起来比较像华人,穿着运动服,戴着墨镜,走在街上毫无违和感。

    芙然跟上郑轩,在他和曹晶身上都植入了孢子。

    随后她走到小巷里,东拐西绕,找到一处门桥洞。

    只见布兰度和白兰迪还有迪格三人,浑身污浊,穿着破烂,头发都被污垢染成了黑色。

    他们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推着垃圾车,正在清洁桥底下被人乱认的垃圾。

    一般来说,这种垃圾是由志愿者或者清洁工去捡的,他们把自己弄得这么脏乱,反而看起来很违和。

    不过魔都的路人都很忙,根本没人多看他们一眼,更不会去多想。

    “芙然,那帮人什么情况?”布兰度一副很看重她的样子,问道。

    芙然倒是个很老实的人,她很怕布兰度,所以做事很认真。

    只见她把自己看到的事,都说了。

    “一群人找到一个傻子?而且那傻子和华极很像?林立也在马路对面守着?”布兰度大惊,这事太不可思议了。

    黄极所用‘光明会华极’这个身份时,相貌与本尊很接近,与以前的自己大约有七成相似。

    前几天抓第一波升腾者时,黄极坐在车上,是现场唯一一个知道布兰度等人,就躲在远处的一处树林里的人。

    他当时看向了小树林一眼,那时候芙然就见了黄极一次,此刻再见曹晶,立刻发现眼熟。而且是不是个傻子,一眼也能看出来。

    “莫非是华极的弟弟?可是我查过华极的资料,他没有弟弟啊……”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冷笑道:“那是假的资料!华极是佛罗培养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失败者,被富豪们弄去玩死亡游戏的赛马,那只是他加入光明会的幌子而已。”

    “所以,这个人其实很神秘,除了佛罗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以外,没人知道他从哪来的。如今佛罗死了,更是成迷!”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还有个弟弟,在魔都读书,是个傻子。”

    “原来他是个华国人,如此他在国外几乎没有任何档案记录,佛罗发现其才华和天赋,将其收服,暗自培养,犹如一张白纸,可以肆意地编写他的档案,当初的我们,根本不可能看得破佛罗伪造的身份。”

    白兰迪问道:“这群人突然找到华极的弟弟干什么?”

    布兰度指着自己的电子地图上的孢子信号道:“那个傻子跟着一个男人住在这,现在人家里应该都有电脑,你能不能入侵进去?”

    白兰迪挠挠头道:“我没装备啊。”

    “这平板不行吗?”布兰度说道。

    “行是行,可这样我的实力发挥不出一成。这人既然是华极的弟弟,说不定有人在暗中保护和盯梢……”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笑道:“尝试一下,若是有人在暗中保护,那这相貌相似就绝不是巧合了,定然是华极极亲的人!”

    “我们来魔都,行踪隐藏不了多久,如今华极摆脱了佛罗的控制,成了重瞳老大,好不容易回国一趟,马上就迫不急待地找自己的亲人,嘿嘿……他露出破绽了呀!”

    “人都有兄弟感情,直教人生死与共。”

    “你被我逮到小尾巴了,华极!”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