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度带着芙然已经跑出了数百米,并且钻进了一条铺设地下电缆的通道中。

    这也是他早就考察好的一条退路,布兰度的逃跑方式多得很,绝不会只有一条。

    他此刻就趴在电缆上疯狂攀爬,并且知道,这通道直达魔都郊外。

    “快点!但不要出声!”布兰度催促着,他头前带路,拖着一个柔伊,还爬得飞快。

    芙然在他身后,手脚都磨破了,也只是勉强跟上。

    也不知道爬了多远,大概过了二十分钟。

    芙然终于坚持不住,喊了一声布兰度。

    布兰度纠结了一下,还是停了下来。

    他拿出电子地图看着,只见代表白兰迪的红点还在,布兰度松了口气的同时,又看到了迪格的红点也在。

    宿主若死掉,体内的孢子也会死掉的,孢子还活着,说明迪格的身体还能正常运转。

    “他竟然没死……果然是降了啊?”布兰度嘀咕道。

    芙然说道:“那我们继续爬下去也没有意义了,迪格投降,一定会告诉他们地下电缆这条路的。说不定等我们好不容易爬到目的地,一出来就有埋伏。”

    布兰度低声冷笑道:“哈,不可能再有埋伏的。你以为我为什么果断放弃迪格?”

    “我早知他心志不坚,又岂会告诉他真正的退路?地下电缆通道的路线,是我和白兰迪规划的。而我告诉迪格的线路,则是假的,出口也是天差地别。”

    芙然惊道:“你早就打算放弃他了?”

    布兰度平静道:“我给了他很多机会了,不是我放弃他,而是他先放弃了我们,放弃了真正的光明!”

    “在有这种隐患的情况下,我故意告诉他错误的逃跑路线,如此他就算投降了,正好也是给敌人提供假情报,反而更能帮助我们逃离此地。”

    芙然吞了口唾沫,心说布兰度这人,逃跑一道上,倒是造诣极深。

    在打算今晚行动之前,布兰度与白兰迪二人,率先准备了好几种逃跑方式。

    眼下这种,也只是其中之一。

    “你告诉我的,是真实路线?”芙然忍不住问道。

    布兰度脸不红心不喘道:“当然,我们现在爬的路线,和我之前跟你说的,难道不是一模一样吗?”

    芙然知道,的确是一模一样,见布兰度如此信任自己,不禁有些感动。

    她是个很容易感动的女人,尤其是在光明会受摧残那么多年,突然摆脱了奴隶身份,且有人信任她,让她感受到了价值。

    布兰度继续道:“芙然,你和白兰迪是我现在仅有能信任的人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你,请你相信我,我所走的路,尽管坎坷,但绝对是正确的。”

    “我们将开创新的时代,纵然人类灭绝了,我们亦能存活下去。”

    芙然笑道:“真好,我没有理想、抱负这种东西,我十岁就被抓进光明会了。你是第一个,跟我谈梦想的人。”

    布兰度一怔,低声道:“这不是什么梦想,谁会把这种东西,当做梦想……”

    “我只是在说一条,唯一能选择的路。”

    “反正我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你相信我能帮你,我就相信你是对的。”芙然咧嘴笑道。

    布兰度对此沉默不语。

    芙然不知道,布兰度为此准备了好多条地下电缆的‘正确逃跑路线’。

    如果迪格叛变,而芙然在,那他就走芙然知道的2号线,然后说1号线是假的。

    反过来,如果是芙然叛变,而迪格还跟在身旁,他就会走迪格知道的1号线,然后说2号线是假的,自己早知道芙然会叛变……

    倘若两者都投降敌人了,那么布兰度就会走只有自己与白兰迪知道的……3号线。

    他与白兰迪,相互之间都可以用孢子确认彼此位置,白兰迪只要看到代表迪格的红点没和布兰度在一起,那么就意味着迪格叛变了。

    总之白兰迪虽然与其分散,但也绝对不会走错路,最终可以汇合。

    “休息的如何了?不要停太久,继续爬!”布兰度过了几分钟后问道。

    芙然重重点头道:“放心吧,我会跟上的!”

    布兰度微笑道:“坚持住,再有四十分钟,就到出口了,我们到那与白兰迪汇合。”

    他加油鼓劲着,扶携这名除掉能力,其身体素质只有B级的女子,拼命地爬行。

    四十分钟很快过去,算算位置已经到了魔都郊外。

    前前后后,两人爬了一个小时。

    布兰度倒没事,但芙然已经气喘吁吁,手脚血肉模糊了。

    “到了!这个位置大概在一座植物园外面,这个时间点,根本就连鬼影子都不会有。”

    “上去之后,我背你!”

    布兰度说着,直接掀开了覆盖电缆通道的沉重石板,跳了上去,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然而,他刚出来,微笑都只来得及露出一瞬,表情就僵硬住了。

    之前眼前一片高高的草丛中,一男一女已经等候多时了,此刻突然跳了出来,左右夹击他!

    男子提着两把巨大银色手炮,右臂强壮到了极点,犹如水桶粗的石柱!

    女子身穿鳞甲战衣,手持一把雷火剑,猩红的剑刃散发高温,在夜空中斩出一片残影。

    “怎么可能!”布兰度惊呼。

    他刚刚还拍胸脯保证出口一定没人,结果一出来,就被埋伏,表情别提有多惊骇了。

    “噌!”好在布兰度反应极快,危机意识也够。

    突遇袭击,还是瞬间拔出了光剑,向前横斩,砍断了雷火剑的同时,又错步一滑躲开了恐怖的手炮子弹。

    “叮!”

    “轰!”

    这一炮,直接把布兰度背后的一棵树轰没了。

    而布兰度虽然滑步躲开,但还是被擦到了一点,左肋及腰部都少了大块的肉,此刻血糊糊的。

    “布兰度!你终于来了!你的首级我格兰妮要了!”格兰妮兴奋地吼道,手提着断剑照样冲上来砍。

    两米五的高大女子啊,她其实比布兰度还高,手长脚长,即便是断剑,依旧耍得密不透风,连斩之下,频频压制布兰度。

    “发克!怎么这么多S4巅峰强者?”布兰度无语了。

    一交手,他就知道格兰妮的实力,已经和自己不相上下。

    他布兰度可是第二梯队的强者,格兰妮之前才S2而已,怎么半个月过去,变强这么多?

    “轰轰轰!”光一个格兰妮,就很难对付了,更何况还有一个郊狼,在半空中打黑枪!

    郊狼的实力虽然没有格兰妮强,但也有S4了,此刻武器也已更新换代,换上了威力更大的新银牙。

    两把大炮端在手上,直接双持。

    除此之外,他的近战也不弱,郊狼的天赋异禀,右臂比左臂强壮一倍!

    虽然身体素质是S4,但实际上单论右臂的话,那是一条有S5力量的手臂!

    连续几枪轰得布兰度狼狈不堪,身上大大小小的伤无数,冷不丁的,还会突然从天而降,抡起银牙就往布兰度身上砸。

    力量石破天惊,布兰度擦个边都会骨折!

    “哈塞!”眼看着布兰度就要不行了,他突然摸出了黑魔杖。

    圣清岛一战,他自己的黑魔杖是没带的,如今逃往,他自然去取了,随身携带。

    此刻见打不赢,立刻发出一团冲击波,震飞了郊狼与格兰妮。

    “欧透·咋瓦……”

    布兰度想趁势用电浆炮秒了他们,怎料两人配合默契,被震飞的同时,郊狼把粗壮的右臂砸在格兰妮屁股上。

    这一砸,格兰妮的倒飞之势为之一滞,同时心有灵犀,借助反震之力,把双腿一缩,刚好踩在郊狼的手臂上。

    “嘭!”她用力一蹬,把郊狼踹飞出十几米远,但自己也如炮弹般轰向布兰度。

    手中断刃在月光下,斩出一道流影。

    布兰度不敢吃这一击,又来不及闪开,只能临时把电浆炮,又改成发招最快的冲击波。

    “轰!”格兰妮被震开。

    布兰度却并不乐观,他知道今天栽了,这两人配合默契,身体素质也不差。偏偏还一个远程一个近战,相辅相成,自己只能勉强苟活,稍有不慎,就要丢掉性命!

    可就在这时,芙然瞬间从地沟里跳了出来,正好扑到郊狼的身后。

    郊狼正处于被格兰妮踹得倒飞途中呢,背后突然被印上两掌,猝不及防。

    “嗡嗡嗡!”芙然力量虽弱,但超能力却非常不错。

    一双肉掌,可以把钢铁都震酥了,更何况血肉之躯?

    芙然一掌印在郊狼后心,一掌拍在他后脑勺上。

    嗡嗡一下,郊狼顿觉大脑如一团浆糊,极度的眩晕恶心,眼耳口鼻渗出血来,当场就重度脑震荡。

    后心更是皮开肉绽,骨头都震断了两根,其中一根是脊柱!

    “快跑布兰度,你一定要成功啊!”芙然高喊道。

    “郊狼!”格兰妮见郊狼被重伤,顾不上布兰度,立刻跑回去。

    布兰度盯着芙然,眼皮一颤,这个女人给他创造了绝佳的逃跑时机。

    机会转瞬即逝,他一咬牙,也只能扭头就跑!

    他头也不回地狂奔着,与此同时,格兰妮搂住重伤的郊狼,愤怒的一刀砍向芙然。

    芙然没有任何闪躲的余地,她本就体力耗尽,刚才的偷袭已经是极限,别说是格兰妮,就算来个B级战士,也能轻易杀死她。

    然而关键时刻,跑远的布兰度却吼了一声:“如果你杀了芙然,我现在就杀掉柔伊!”

    “啪!”郊狼头昏脑涨地伸手拦住了格兰妮。

    “别忘了华极的嘱托,拿她换柔伊。”

    格兰妮收起刀,也没有去追布兰度,扶着郊狼道:“你怎么样?要不要我现在带你去找华极?”

    郊狼七窍流血地笑道:“用不着,把医疗包给我就行了……”

    格兰妮拿出一颗肉球,随后说道:“她只是个普通的升腾者,能换到柔伊这个布兰度唯一的保护符?”

    郊狼说道:“可以的,只要同时再答应放走布兰度就行了。你要学会相信华极,格兰妮。”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