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度趁势逃离现场,借助黑夜的掩护,他流窜到一处县城,在往前走就是沙溪古镇。

    连番的遭遇战,让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此刻身边只剩下昏迷的柔伊。

    他回顾之前格兰妮的偷袭:“为何那条线的出口会有人埋伏?”

    “没道理啊,难道华极可以接收到我最新型的孢子信号?”

    布兰度不愿意去怀疑芙然背叛自己,这个女人也没有机会背叛,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与白兰迪互相定位的孢子信号,也被华极等人检测到了。

    “还好这小镇我早就踩了点,大多数民宅都是空的……”

    “而且那边还有个面粉厂,我可以从仓库的通风管道爬进去。”

    “我现在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如果还能找到我,那就肯定是孢子信号暴露了。”

    只见布兰度随手就把体内发送信号的孢子排出去,将其扔到了小镇门口。

    之后扭身,找到那处面粉厂的仓库,翻进去躲在窗户后,偷摸看着自己孢子的位置。

    他一边等,一边看电子地图,白兰迪的红点也在不断靠近。

    突然,他看到格兰妮开着一辆车,追到了小镇门口。

    那个高大的女人,一手扶着郊狼,一手钳制着芙然,正在四处观望。

    “呵呵,果然,他们能定位我的孢子,当初纽约一战,叛军把我的孢子藏进候鸟群,那也是华极的手笔吧?”

    布兰度意识到,定位孢子绝对不能再用了,至少不能用在自己身上,所以他必须和白兰迪汇合了。

    “先在这藏着……嗯?”

    布兰度思索着,突然脑后一道劲风袭来。

    他浑身汗毛炸起,直觉死亡临近,连头都不敢回,瞬间向前一扑。

    与此同时,他做了个动作,保住了自己一命,那就是提着手中的柔伊,向后一挡!

    霎时间死亡边缘的大恐怖消失了,而布兰度也被一股气浪轰飞,撞在了仓库外的水泥广场上。

    “好险!差点死了!”

    布兰度惊骇欲绝,刚才那一下若非他灵机一动,反应巨快,恐怕后脑已经被人开了瓢!

    “是谁!”布兰度回身惊问。

    只见仓库里,他原先待着的地方,赫然是罗言站在那里。

    “布兰度,把柔伊放了,我饶你一命。”罗言平静道。

    布兰度都懵了,罗言怎么会在仓库里?刚才罗言是从他身后偷袭的,这意味着他进来之前,罗言就在仓库里等他了。

    开什么玩笑?他都把定位孢子扔到小镇门口了,罗言怎么会提前在仓库里等他?

    “你为何知道我会进这座仓库?他娘的怎么到处都是埋伏?”布兰度咬牙道。

    罗言深吸一口气道:“华极从一开始,就布下了天罗地网。一旦格兰妮没有拦住你,那么这座小县城就是你逃跑的必经之路,而我早已在这等你了。”

    布兰度心中一惊,果然是华极谋划的,竟然提前推演出了自己的逃跑路线?

    “哼,我永远都是同时规划好几种逃跑路线的,纵然被猜到一两条又如何?”

    “得亏刚才偷袭的是罗言,他太在乎柔伊,所以我拿柔伊当盾牌,他简直处处受掣肘。”

    布兰度心中庆幸,虽然罗言强得离谱,但他还有生机。

    “嘭!”只见罗言下一秒,头上噗嗤一下,一对犄角染着血就暴了出来。

    罗言深吸的那一大口气,就再也没吐过了,倒是腾腾的蒸汽从两侧的琵琶骨喷涌而出。

    布兰度感受到极强烈的压力扑面而来,他感觉罗言比圣清岛时更强!

    “你又变强了?”布兰度瞪大眼睛。

    罗言声带振动道:“我常态就是S5,变身之后S7,你跑不掉的。”

    布兰度嘴角抽搐,为什么重瞳的人一个个都变强了?他们打了什么药?

    现在难办了,手上虽然有柔伊可以保护自己暂时不死,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他只要甩不掉罗言,就永远逃不掉,到时候华极的人全部到场,将自己团团包围,总会有办法秒杀自己,而救走柔伊的。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布兰度,把柔伊放了,我放你走。”罗言说道。

    布兰度凝重道:“你真会放了我?”

    罗言认真道:“我说到做到,救回柔伊,你的事我就不管了,毕竟我们曾经是伙伴。”

    他说的伙伴,是指大家曾经都是重瞳的造反伙伴。

    而布兰度还以为,罗言是念及大家以前都在光明会长大的旧情。

    “让我再想想……”布兰度嘴上说着,同时偷看白兰迪的位置。

    可是,格兰妮与郊狼,明显先到一步。

    他们见到这边的动静,狂奔两百米围了上来。

    三人呈现三角包围圈,布兰度站在中央已经无路可逃。

    “我知道,你不抓我,华极也会抓我,我放了柔伊,依旧逃不出此地……”布兰度说道。

    罗言道:“华极我管不着,我只能保证,你能过我这一关。”

    布兰度脸色冷酷道:“真是好会做生意啊。华极就在附近吧?我从你这逃走,下一关就会撞上他堵我。”

    “他在哪?太仓,还是沙溪古镇?”

    罗言笑道:“这两个位置都不在……布兰度,他的位置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帮不了你那么多,你要放人,我就放你,等他来了,你就真走不掉了。”

    “好!罗言,我信你一次,但是我还要她!”布兰度说罢,一指芙然。

    芙然很虚弱地被捏在格兰妮手中,罗言看了一眼笑道:“你确定还要多带个累赘?”

    布兰度大声道:“她可不是累赘!把她扔给我,我就放人!”

    “行!”罗言说罢一挥手,格兰妮就把人放了。

    芙然来到身边,布兰度拉着她,瞥了一眼天边,只见白兰迪已经到了,正在从不远处滑翔过来。

    其在半空中,无声无息,一袭黑衣借助黑暗的苍穹,完全融入在背景色中,一般人还真看不到。

    他已经别无选择了,白兰迪手上还有个傻黄极,他们带着这么多人,根本不可能逃得掉,白兰迪会飘都飘不起来的。

    不要芙然还好,他和白兰迪一人带一个,还能跑。但是加上芙然,就等于二带三。

    所以必须放弃柔伊或者傻黄极中的一个,这两人一个可以牵制罗言,一个可以牵制华极,布兰度本来都不想放的。

    一旦最后真的逃不掉,他拼死杀了这俩人,让罗言、华极这俩重瞳的魁首痛苦终生,那也赚了。

    可是芙然救了他,布兰度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带上这个女人,继而放弃一名人质。

    “那你把人接住吧!”

    说罢,布兰度突然将柔伊向远处一抛!

    罗言见状,瞬间放弃布兰度,偏过身如闪电一般跨越四十余米,伸手抱住柔伊。

    与此同时,布兰度也高高跃起,白兰迪完美赶到,两人凌空抱在一起,布兰度从腰间拔出铁伞,喷出尾焰,两人顿时如火箭般飞走。

    白兰迪是从魔都林立的大楼间,滑翔出来的,中途若高度不够,就踩着大楼墙壁,往上攀,再从楼顶跳下。

    当白兰迪飘到小镇门口时,就看到布兰度与罗言对峙,立刻前来帮忙。

    两人配合默契无间,急速逃离。

    布兰度扔开柔伊的行为,就是让罗言去接,继而浪费时间。不过罗言本就不打算食言,淡淡微笑,看着布兰度离去。

    至于格兰妮,象征性追了几下,发现追不上这火箭,干脆也懒得追了。

    就这样,布兰度逃出生天。

    他飞出两公里,直到燃料耗尽,落入一片农田中。

    “逃出来了!我们甩掉了罗言!”白兰迪兴奋道。

    布兰度也很激动,说道:“罗言不会再追我们了,刚才他就没追,这么说他会信守诺言了。”

    “什么诺言?”白兰迪问道。

    布兰度将刚才的事一说,白兰迪点头道:“明白了,这样的话,华极肯定还带着一批人,拦在我们前面。”

    “哈哈,刚才罗言已经不小心暴露了华极的位置!”布兰度笑道。

    “哦?”白兰迪惊道。

    布兰度说道:“刚才我故意问罗言,华极在哪,是太仓还是沙溪古镇。我本意是拿柔伊当筹码,让罗言透露点情报。”

    白兰迪摇头道:“他肯定不会说的。”

    布兰度笑道:“但是他笑了,而且说这两个地方都不是,随后才说他不知道……”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他一定是知道华极位置的。”

    白兰迪点头道:“的确有点矛盾,所以他其实是关心则乱,嘴快不小心说了实话,然后再说不知道来找补……”

    “嘿嘿,这么说那两个地方都没有埋伏?”

    布兰度拿手指钻白兰迪的脑袋,说道:“动动你的脑子,真实情况一定是反过来的!”

    “为什么?”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解释道:“我不是说了吗?他笑了。首先你觉得罗言这么聪明的人,会因为嘴快而暴露华极的位置吗?”

    “就算他关心则乱,那么不小心说实话后,他应该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继而嘴角往回收一下……”

    “然而事实上却是,他的笑容没有丝毫收敛,非常自然地说完那句话。这意味着他内心是知道,这句自相矛盾的话,不会影响华极的计划,不会真的暴露华极的位置。”

    “也就是说,那绝对不是一句实话。”

    “总之,不管有没有埋伏,我们不走这两条路就是了!”

    白兰迪皱眉道:“太仓和沙溪古镇,我们都准备了交通工具,那里的小路我们也都打探好了。”

    布兰度坚决道:“不走!那两条路绝对不能走。”

    “去江边!我宁愿钻自来水厂的污水管道,潜入江里逃跑。”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