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度自诩一定逃出生天,因为越往后,华极一伙能堵到他的可能就越低,而他可选择的路就越多。

    当他们走到一处新的小镇时,布兰度面临着两条岔路。

    一条路最近,但是地形开阔,若有敌人他们很容易被发现,一旦被发现就很难甩脱敌人。

    另一条路会绕很远,好处是压根没有路,纯粹是山林野路,距离国道、乡道都远之又远,地形复杂。

    “两条路都是通往江边的,刚才亚当斯的存在,已经说明除了太仓和沙溪古镇……华极即便连去往江边的路,他都考虑到了。”布兰度叹道。

    “大哥,走哪条?”白兰迪问道。

    布兰度毫不犹豫道:“当然是远路!”

    白兰迪说道:“这条路如此隐蔽,我觉得恰恰就会有埋伏啊,你看刚才树林里,就有亚当斯守着。华极说不定料到你生性多疑,会舍近求远……”

    布兰度钻着他脑袋道:“动动你的脑子!”

    “为什么我们前面频繁遭遇埋伏?最开始的狙击手,后来的恶龙,随后的老头以及秘密路线出口处的格兰妮,再加上罗言以及亚当斯。连续六次算准我的行踪,为什么?”

    白兰迪说道:“华极这人太恐怖了……”

    “笨蛋!”布兰度气道:“当然是他在所有可能埋伏的地方,都安插了人手!我们败就败在人没他多!而且不知怎的,华极手下一个个实力高强,不亚于我……”

    白兰迪恍然道:“你是说他用穷举法?”

    布兰度说道:“不然还能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人虽然多,却还没有多到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所以我们每一次遭遇埋伏,都是只有一两个敌人。”

    “明白吗?你说的那些正逻辑、反逻辑,在我看来都没意义。我直接就假定两条路都有人!”

    “我们要选的,就是对我们最有利的路,而不是在这瞎猜,乱赌他哪条路没人!”

    白兰迪点头道:“所以这条远路对我们最有利,地形复杂,又黑灯瞎火,我们自己走都可能一脚不知道踩到哪个坑里去了。”

    “一两人,是别想守住这么大一片野山的。只要我们运气不是太差,就算埋伏了人,很可能我们都偷摸溜过去了,埋伏者都还没发现我们!”

    布兰度笑道:“没错,就算被发现了,我们也比较好甩脱他们。”

    于是乎,三人舍近求远,在小山间东拐西绕,攀爬纵跃。

    他们小心谨慎,经常停下来观察四周动静,或者无故绕路,随机打乱自己的前进方向。

    很快把自己弄得饥肠辘辘,狼狈不堪。

    不过总算,他们是安然穿过了这片小山。

    “哈哈哈哈!”布兰度大喜。

    白兰迪连忙道:“大哥你别笑了,刚才你的笑声引来了亚当斯,现在别又把敌人给招来。”

    布兰度歪嘴笑道:“我笑华极终究猜不透我的心思,刚才山林里,鬼影重重,我们以假定有人的态度,绕开了所有可能埋伏人的地方。”

    “但其实,那都不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危险的是这山间出口!”

    “如果是我,我会在必经的出口处埋伏一队人马。在我们以为逃出生天时,突然袭击我们!”

    白兰迪哦了一声,点点头。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一片低矮草丛中,响起了一句咒语。

    “欧透·咋瓦莫惊多!”

    “呃?”布兰度愕然,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但他反应极快,瞬间踹飞白兰迪,同时借助反震之力,想要躲闪骤然出现的电浆炮。

    可是这电浆炮可不是之前遭遇亚当斯时的那道斩击,仓促之间,哪有这么容易躲开?

    恐怖的蓝白等离子洪流,贯穿而过,仅仅是边缘擦到一下,肋下肌肉就被瞬间蒸发,缺了巴掌大的一片。

    他那一身破衣烂衫,腾得一下就烧着了。

    “大哥快跑!”白兰迪拔出光剑直扑草丛。

    他深知对付黑魔杖,一定要近距离强攻,若是始终保持远距离,那基本上就是被动挨打的份。

    “哈塞!”然而刚冲上去,就有一道黑影跳出来,熟练地发出冲击波。

    白兰迪被震飞,但同时也看清了对方。

    原来之前草丛里趴着的,正是阿姆。

    “阿姆!你敢伤他,我就把这傻子杀了!”布兰度吼道。

    此刻他受了重伤,把燃烧的衣服一脱,果露的半身呈现出巨大的缺口,右侧腰肋如焦炭一般,还混杂着浓血。

    布兰度以傻黄极为威胁,怎料阿姆理都不理他,反而直接变身了。

    看到那对犄角和气柱,布兰度心生绝望。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

    “大哥!走走走走走!”白兰迪狂吼着,拼了命地往阿姆面前冲,逼得阿姆只能使用出膛速度最快的冲击波。

    布兰度见威胁没用,干脆把傻黄极用力一扔,砸向远处。

    阿姆眉头一皱,终究还是弃了白兰迪,去接傻子。

    “嘁,果然就是华极的弟弟,差点被唬过去了。”布兰度惊喜,同时抬起黑魔杖,念动欧透·咋瓦莫惊多。

    蓝白色的电浆炮,想要把阿姆和傻黄极一块解决。

    不过他终究还是低估了阿姆,变身之后,他的实力只比罗言差一点,也是S7。

    只见阿姆接住傻黄极后,身体爆出一团气浪,竟然凌空又向上蹿了一截,如冲天炮般往上飞了两米。

    “草!打不了,我们往回跑!”布兰度喊道。

    三人又仓皇地逃窜回山里,眼下还往江边跑,只是自寻死路,平地上他们绝不可能逃得脱。

    反倒是借助复杂地形,或许还有希望。

    此刻三人伤势都不轻,布兰度就不提了,芙然本来就精疲力尽,皮肉伤无数,而白兰迪刚才被连续冲击波震击,五脏六腑都快移位了,其脸色惨白,似乎有某个脏器破损了。

    “咳咳咳……噗!”跑着跑着,白兰迪呕出血来。

    布兰度紧紧地抱着他,一边跑一边神情恍惚。

    过了一会儿,芙然喘气道:“他追上来了!”

    布兰度神色绝望,听了这话,猛然调转方向,朝着他之前考察过的一片沼泽地跑去。

    南方水泽众多,这片小山涧中,竟有一处泥沼。

    布兰度带着两人,纵身跳进了沼泽,下半身浸入,并快速地在身上到处涂抹泥沼。

    弄好伪装色后,他上半身迅速弯下腰,同时也把另外两人的脸按下去,上身扑在沼泽上。

    如此,仅从表面上看,沼泽坑坑洼洼,根本不像有人的样子。

    阿姆背着曹晶,追到这里,一脚踩下去,发现是沼泽,立刻垫步跃起,整个人跨过了几米见方的沼泽,继续向前追击。

    临走前,回头看了眼沼泽,神色感慨。

    十几秒钟后,布兰度哗啦一下抬头,乌漆嘛黑,满是淤泥的脸庞露出狂喜,咧出一口大白牙。

    他连忙把另外两人拉起来,芙然疯狂咳嗽,抹着脸上的淤泥。

    布兰度将两人用力拔出,扔到岸上,但是力是相互作用的,他自己却更加深陷,小半个脑袋都下去了,只剩下两只手还在外面。

    “拉着我!”芙然焦急道。

    她死死拽着布兰度的手,拼命地拉扯,可是她力量太小,根本拉不出布兰度。

    白兰迪挣扎着爬过来,直接抽出一把匕首,用力深扎入土里,伸手握住了布兰度另一只手。

    他没有拉,而是把自己固定在原地,当做一个支撑点。

    布兰度借助二人为重心,自己用力,一点点浮出来,很快爬上了岸。

    “竟然真的可以……”布兰度呢喃着,抱起布兰迪返回山口。

    他之前发现这片沼泽时,就想过利用它逃避敌人。

    不过这方法太碰运气,指望敌人路过沼泽不起疑心检查一下,根本就是在赌命。

    布兰度之前神色绝望,就是因为他了解阿姆,知道阿姆非常精明,这一招几乎不可能骗得过他。

    可除了这招,他真没辙了,刚才他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试试看。

    却没想到,竟然真的骗过了阿姆。

    “我菜了,他急了!”

    布兰度惊喜地跑着,之前他都快放弃了,此刻又突然萌生巨大希望。

    “天不亡我!”

    “如今阿姆追过去,那原来的山间出口,就没有埋伏了!”

    “我们在他这撕了个缺口,前方一片坦途!”

    真是绝处逢生,本来无路可逃,必死无疑的局,一招活埋自己,竟然柳暗花明了!

    布兰度抱着白兰迪,不停地嘀咕道:“兄弟,坚持住!”

    “前方不会再有埋伏了,你这伤没事的,抗住啊!”

    白兰迪脸色惨白地点点头。

    三人来到山间出口,布兰度一马当先,深吸一口气新鲜空气。

    “吸……嘶!咳咳咳……咳呃啊……啊?咳咳啊啊?”

    他一口气都没吸完,黑暗中,月光下,一名高大的人影如阎罗般从草丛里站了起来。

    布兰度吓得差点被自己的一口气呛死,看清对方面目后,更是头皮发麻!

    “瓦力!”

    平坦的草地中,原来从一开始就趴着两个人。

    之前阿姆出场,瓦力则还

    “布兰度,你的死期到了!”瓦力冷喝一声,也没有用武器,上来就是一拳。

    布兰度强压伤势,一手搂住白兰迪,另一只手全力格挡。

    “嘭!”布兰度连连退后,惊骇地看着瓦力。

    这家伙,S5了!

    瓦力实力本就不差,与他在伯仲之间,如今得了未知强化,每一拳下来都势大力沉,布兰度即便挡住也如同被汽车撞击一般。

    再加上布兰度本就受伤,如此交手不过数招,就被震得连连吐血。

    “他只有一个人,我们分开跑!”布兰度喊着。

    芙然愣了一下:“啊?”

    分开跑有什么用?瓦力肯定不会追她这个弱者。

    布兰度口中唾沫横飞还混着血喊道:“我们无论谁活下来,都要去藏约柜的地方守着!告诉帝斯,光明会人人可诛!”

    芙然瞪大眼睛,这是把自己要做的事,托付给她了吗?

    不过就算分开跑,瓦力也必然追杀布兰度,之后剩她一个弱者,还不是随便追杀?

    所以要活,就必须要让布兰度活下去。

    芙然从来没有过梦想,从十岁关到二十五岁,她从来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以至于都不知道该如何活着了。

    如果她反正是要死的,那她更希望布兰度能活着去做他想做的事。

    芙然没有跑,反而咬牙扑了上去。

    她攻得就是下盘,如滚地鼠般蹿到瓦力脚下,瓦力随便一个走位磕着她,都可能把她爆头。

    但她不怕,已心存死志,倾尽起全身的力量,双掌前的空气都在发出凄厉的震颤声!

    “嗡嗡嗡嗡!啪嚓!”芙然抱住瓦力双腿,瞬间震碎了瓦力的腿骨!

    小腿和膝盖上,肉都烂掉了,血肉模糊,膝盖骨碎渣溅射!

    “呃啊!”瓦力没想到一个弱女子,竟然有这么强的破坏力!

    芙然吼道:“去做你想做的事!布兰度!”

    嘶吼的同时,一掌顺着大腿往上一撑,趁着瓦力双腿报废,重心不稳,发不了力的一瞬。

    “噗嗤!”芙然绝狠地一掌,印在了瓦力两腿中间,顿时那里如塞进榨汁机一般,血沫横飞!

    “噗噗噗嗤嗤嗤!”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