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腾者虽然体格往往不如炽诚哨兵,但超能力者这东西,实际战斗力不好说。

    芙然虽然只有B级体魄,但这双肉掌,却是可搓钢碎石,把铁杵磨成渣!骨骼肌肉更是可如豆腐般被震碎。

    基因强化人们,虽然强大,但终究是肉体凡胎。

    在布兰度眼中,瓦力是太过小觑芙然了,猝不及防下,被芙然偷袭废了双腿,下身血流如注。

    重伤到这种地步,尽管不危及性命,甚至以瓦力的血性,他用大腿骨撑地,还能大战三百回合。

    但想追击布兰度,那就是痴人说梦了。

    布兰度一心想跑,瓦力绝对没辙。

    “干得好!芙然!”布兰度大喜。

    可并没有高兴多久,就见瓦力一巴掌,直把芙然拍飞数米,草地上拖出一溜的血迹!

    “跑!”芙然还没死,但也差不多了,虚弱地喊着。

    瓦力舍弃布兰度,连滚带爬地追击芙然,显然是被这个女人下的狠手,给气疯了。

    这个时机,绝对是布兰度逃跑的大好时机!

    可是他这一跑,芙然也是必死无疑!

    要战吗?换做以前的脾气,他绝对是趁他病要他命,拼死与瓦力一战。

    可现在,他自己也是强弩之末,被电浆炮刮到的伤口已经发脓冒泡了。

    怀里的白兰迪,昏昏沉沉,脸色惨白,已经内出血很久了……

    继续打下去,绝对还是个败字,因为瓦力,连变身都还没用呢!

    芙然拿命换来的机会,他必须珍惜,绝不可逞一时意气而浪费。

    “老子一定要活着!”布兰度只犹豫了一秒钟,就抱着白兰迪跑了。

    “哈哈哈……你们抓不到我!你们永远别想抓到我!”

    布兰度狂笑着跑着。

    可跑着跑着,他伸出手指猛钻自己的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回过头看了一眼芙然,却见芙然还没有死,竟然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相反的方向狂奔,继续为他争取时间。

    瓦力以手代替腿脚,还不太习惯,第一时间没能抓住芙然。

    深黑半夜的,两拨人背向而行,各奔东西,渐行渐远,最后布兰度已经完全看不到另一边的情况了。

    他默默把头转回来,全力奔逃,不发一声。

    另一头,芙然她早就精疲力尽了,但此刻还是从体内迸发出惊人的力量,让她跑得飞快。

    黄极当初为她梳理药效,成就升腾者,其实并没有消化完全部的药效,毕竟时间仓促。

    这世上没有哪一种药,能瞬间改变细胞强度,让人一下子强化一两倍的。

    不存在的!即便是黄极调配的完美人类药剂,也需要三周的特训来磨炼人体,而且用的还是黄极新创的内经第六重动作。

    凡事都有个过程,亚当斯是升腾者,之前就有S1的力量。

    同样是升腾者,芙然的身体素质却只有B级,这不是因为她的天赋问题,而是她压根就没有锻炼过。

    今日连番经历生死,几次绝命逃跑,芙然正在不断地跨越自己的极限,身体素质如当初岛上阿姆临场不断变强一样,层层递进。

    此刻一咬牙,芙然竟然达到了A级,百米跑进了九秒!

    但这,也只是多拖延了几秒钟而已。

    瓦力一个变身,身体喷出气流,瞬间猛蹿突进,还是把她扑倒,一掌按在草地上。

    “咔嚓!”芙然的肋骨直接断了。

    “该死的女人!”瓦力愤怒地扬起拳头,显然要把她脑袋砸碎。

    芙然趴在地上,闭目等死。

    ……

    “咳咳咳……”

    布兰度抱着白兰迪,浑身又是淤泥,又是鲜血的。

    他步伐踉跄地走到了一家自来水厂,心里犹豫再三,没敢进去。

    如果里面再有埋伏,他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其实之前说什么从污水管道逃离,不过是戏言,直接从这继续往北,他就能跳长江了。

    可现在,他却非得进去,因为两人伤得太重,他必须给白兰迪处理伤势,不然接下来在长江里他们还得游一两个小时,不处理伤势,就泡那么久的话,白兰迪恐怕会死。

    自来水厂里有医疗器具与药物,此刻是救命的东西。

    想到这,布兰度毅然抱着兄弟,闯入了自来水厂。

    “不要有埋伏……不要有埋伏……不要有埋伏……”布兰度心里碎碎念着。

    一进去,他心里就松了口气。

    “有人!太好了!”

    布兰度见里面有工人值班,反而欣喜,在于见到工人,能说明这里反而没有埋伏。

    若是这么大个厂子,连个值班的人都没有,那反而说明,华极在此部署了人马,从而把无关人员疏散了。

    “这是怎么回事?”一名保安连忙跑了出来。

    布兰度用汉语道:“有没有急救箱?”

    “有有有……”保安连忙拿出了药箱。

    布兰度强打精神,全力给白兰迪处理伤势。

    别看他是战士,但医术也是学了的,涅槃者个个都多才多艺,不仅是普通的急救,即便是做手术,也是可以的。

    “诶?是俩老外啊?汉语说的挺好啊。这是咋了?”保安问道。

    布兰度说了句:“我在国道上开车,和兄弟吃着零食唱着歌,黑灯瞎火的突然就被打劫了!我是逃难到这的……”

    “哎呦,我帮你们报警吧。”保安说着,拿起电话。

    布兰度嗯嗯两声,没有阻拦。

    等他报完警后,问道:“那边就是长江吧……有没有船啊?”

    “有啊,江边停了好多小木舢板呢,怎么你要渡江?”保安问道。

    布兰度点头道:“是啊……诶?外面好像有动静!”

    保安往外张望,看了半天也没人,回过头来,却发现布兰度不见了。

    他当然是跑了,此刻狂奔到江边,一看果然有很多小木船,就这么搁浅在岸上。

    连忙挑了一条船,把白兰迪安放进去,拖着就要送进江里。

    这时候一股江风袭来,吹动江边飞沙走石,半空中有呼啸音,如有人呼号。

    布兰度打了个冷颤,浑身肌肉紧绷。

    “这里不会有埋伏吧?”布兰度左右张望,紧张地自语。

    见没有动静,松了口气,自嘲道:“不过是一股风而已,哪有什么人!我已经这般风声鹤唳了吗……”

    他话音刚落,旁边另外一条船,咕噜一下坐起来一人!

    布兰度吓得一扭头,咔嚓一下,差点没把脖子闪断了。

    “你是布兰度?”那人问道。

    “我不是!”布兰度惊声尖叫,这句否认都变音了。

    “哈哈!布兰度,华极让我在江边,等你多时了!”那人兴奋地吼道。

    布兰度一看,竟然是独眼鹰!

    打不了!真打不了!独眼鹰以前就比他强,是个战斗疯子,俗称武痴,公认的光明会第四。

    前面那么多昔日的弱者,他都打不赢了,更何况独眼鹰?自己现在伤的这么重,人家不用变身,他也不是对手啊。

    “咻!”布兰度抱起白兰迪,搏命狂奔!

    他心态都快崩了!怎么哪哪都有敌人啊!

    布兰度一边跑,一边拿手指钻自己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动动脑子!动动脑子!布兰度!不要放弃!”

    他自己骂自己,冷静之下,没有下江,反而突然往回跑!

    若当着追兵的面下水,那是找死。

    此刻他只能故技重施,跑回了自来水厂。

    “别跑啊!布兰度,我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独眼鹰追着喊道。

    也得亏是他了!武痴一个,不喜欢占别人便宜。

    所以他出场时,没有偷袭。不然换做任何一个S4,甚至S3,刚才若偷袭布兰度,他布兰度也死定了。

    这让布兰度暗自庆幸:竟然是他!那我还有生机!

    “独眼鹰,你别追我,我伤的这么重,你有屁的公平决斗!”布兰度骂着,越跑越快。

    “你别无选择,布兰度,我不用左手,再让你三招不还手。”独眼鹰说道。

    布兰度喊道:“二十招!”

    “草,你当我白痴啊!让你二十招?那我不死了吗?就三招!”独眼鹰喊道。

    “好,那你站着别动!欧透·咋瓦莫惊多!”布兰度突然回身念咒。

    独眼鹰立刻闪身躲开。

    然而布兰度根本没放炮,趁机拉开距离,如此反复三次,两人拉开了一百多米。

    可是独眼鹰掏出一块铁弹,奔跑之余突然一扔,呼啸着正好砸在布兰度的背心。

    “噗!”布兰度忍不住吐了口血,但还是速度不减,强行维持速度。

    “我要下水!我一定要下水!下了水我就能跑掉了!”

    布兰度身子发颤,心跳都不齐了,但最终还是全力跑到了自来水厂。

    他在门口跟保安说:“大哥!那杀人狂来了,救我一命,让我躲躲,你不要给他开门,就说我往那边跑了!”

    “什么?好好好,快进来!”保安打开小门放他进去。

    布兰度抱着白兰迪,就往自来水厂深处跑。

    独眼鹰追赶上来,没见到人,问道:“你看到有人往这跑了吗?老头,说话!”

    “呃……啊?你说抱着个人,往那边跑了的老外?”保安说道。

    独眼鹰听了,也不多问,继续追击。

    布兰度也不知道,保安能不能忽悠走追兵,独眼鹰心思耿直,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这就是他之前,与保安好言好语,没有乱来的原因。布兰度看出这保安热心肠,所以给自己留了条退路!

    此刻果然派上了用场,有前面的铺垫,保安第一时间就选择帮助他。

    “我就知道,江边会有人守着,这个方向已经有瓦力和阿姆了,再多一个独眼鹰兜底……呵呵,好手段啊华极。”

    “可惜这几个人,实力有余,脑子不足。”

    “有脑子的,大多死在了圣清岛……”

    布兰度嘴上嘲笑华极,却突然呕出一口血。

    他强行以全速奔跑,伤势是越跑越重,再强的身体,也经不住连番的摧残。

    布兰度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从伤口跳出去了。

    他对自来水厂,轻车熟路,早就踩过点了。

    趁着保安还没回过味来,他迅速找到了排水管道,直接撬开闸门锁,抱着昏迷的白兰迪纵身一跃。

    “哈哈哈!我一定能活下去!”

    布兰度被奔腾的污水席卷而去,在管道里激流猛进,翻腾浸泡。

    他倒是还好,可白兰迪恐怕会呛死。

    只见他趁着浮出水面的一刹那,狂吸一口气,随后低头包住了白兰迪的嘴,为其渡气。

    同时手掌按压其胸部,辅助呼吸。

    兄弟俩就这样抱着滚腾在排水管道中,被一路倾泻,冲进了长江。

    “下水!我们下水了!”

    “白兰迪,你醒醒,我们跑了!”

    布兰度搂着白兰迪,如鱼得水,在湍急的江流里肆意徜徉。

    如果说白兰迪擅长翱翔,那么他布兰度,就是条‘深海怒鲨’,曾在大海上的暴风雨中,连块木板都没有,只凭着水性,与大自然斗争。

    所以给自己安排的诸多退路中,从水路入长江,逆流而上,最终逃离追击的这一条路……是他内心最想选的一条逃跑路线!

    如今龙游大海,尽管重伤,但他照样可以带着一个人,逆流逃生!

    “哗啦!哗啦!”布兰度不顾沉重的伤势,背着白兰迪咬牙游泳。

    遇到船他就潜水,越过去后再浮出水面,如此反复,强忍着无数鱼群咬他的伤口烂肉。

    “坚持住!兄弟,一个小时!给我一小时,我能游出……”

    “诶?这什么?”

    布兰度又遇到一艘船,他潜入船底越了过去,刚上浮却发现一层钢网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回头一看,他完全被一张早已布置好的巨网所包围。

    “我被人当鱼给网住了?”布兰度看着船上的人拿手电筒照他,因为是迎着光,他看不清面目。

    但是那人一张口,他就认出了对方。

    “你可真顽强啊,布兰度。”黄极说道。

    连过九关,如今龙腾大海,布兰度本以为能跑了,却没想到,黄极就坐镇于此,还有这第十次埋伏。

    “终究,还是死。”布兰度心态彻底爆炸,眼神恍惚,本来就强弩之末,靠着一口气坚持到底的他,顿然觉得眼前发黑,五脏六腑阵阵空虚,有些脏器已经开始衰竭。

    此刻随便谁来给他一下,他也得死了。

    值此绝望之际,在那黑夜中手电筒俯照的光亮后,一只手从甲板上伸下来。

    “累不累啊?出水吃口热乎的吧。”

    “来,握着我的手,我拉你上船。”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