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度眼前发黑,泡在冰冷的江水中,神情恍惚。

    看着从光芒中,黄极伸出来的这只手,他第一次产生了跟随一个人的冲动。

    生理与心理上的压力与折磨,他几乎要崩溃了,此时黄极的邀请,就像是一道光芒照进了他黑暗的内心。

    而更让他心态爆炸的是,白兰迪眼神迷离地伸出了手。

    黄极将白兰迪拉出了水,摸了一下他说道:“脾脏破裂、胃出血,失血过多外加脊柱错位……难为你撑这么久了,还行,死不了。”

    布兰度嘴唇微动,最终只能丧气地承认,他跑不了了。

    无论是实力不成正比,还是白兰迪的伤势,都让他不可能再逃了。

    黄极的医术在圣清岛上就展现过了,如今恐怕只有他,能把白兰迪救回来了。

    白兰迪需要治疗。

    “他只是一个弱小的跟班,你肯定会饶了他吧?”布兰度问道。

    “当然,你也上来吧,你要一直泡在水里吗?”黄极再次伸出了手。

    “我还能动!”布兰度没有握手,反而脚下一蹬,破水而出,手撑在船沿跳上了甲板。

    哗啦一阵水声,布兰度上了黄极的船。

    黄极把白兰迪放在沙发上,尽心治疗。

    布兰度想跟上去看,只见周围数名强者上前一步,肌肉绷起,对他虎视眈眈。

    他扫视一眼,这里一个个都是原弥赛亚成员,其中连楚少君和川治,看肌肉轮廓和气息,似乎都成了S4,让布兰度心里一阵绝望。

    布兰度真的要到极限了,身受重伤的他,泄了一口气,顿时感觉手脚发麻。

    眼看黄极真的很认真地在治疗白兰迪,他干脆也不妄动,就地一屁股坐在甲板上,背靠着栏杆。

    “你打算怎么弄死我?”布兰度问道。

    黄极平静道:“和芙然一样。”

    布兰度嘴唇一颤,顿觉得心口有点痛。

    他没想到人生的最后,会有一名女人,支撑着他的道路,并付出至死。

    那个女人,的确是非常的‘愚蠢’,因为一点所谓的信任和恩惠,就掏心掏肺。

    殊不知,布兰度一开始,也并没有真的信任她,告诉她的逃跑路线,以及藏匿约柜的地点,其实也是假的。

    只不过他演得很好,这个女人当真了。

    “真是个笨蛋。”布兰度闭上眼睛。

    光明会的事,本不关芙然的事。其从小就被光明会掠走当小白鼠,受尽折磨,心智本就不健全。

    自己一点小恩小惠,一些所谓的信任与托付,就把她给收服了。人人皆图利益,唯有她只图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做想做的事。

    为了自己坚信的道路,布兰度孤独至极。

    此刻放眼光明会,全降了,最后竟然是一个被当做小白鼠的女人,陪她一直到死。真可谓莫大的讽刺。

    “嗤……呵呵呵……”布兰度低着头,手捂着脸又哭又笑。

    就在这时,余沫朔走上前来,焦急问道:“黄极呢?就是被你抓走的傻子,他怎么样了?”

    不得不说,他问的时机很不好。

    布兰度正沉浸在对芙然的痛惜以及回忆中,听了这话,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恨意。

    “那个傻子?我早杀了!我把他碎尸万段,脑浆子都踩了出来!”

    芙然的死,让他感觉到痛苦。

    所以他也想看看,黄极痛苦懊恼的模样!

    那个傻子是黄极的弟弟,虽然被阿姆救走了,可是船上的人竟然问出来这个问题,就说明消息还没传过来,黄极肯定还不知道。

    如此,自己说把那个傻弟弟给虐杀了,黄极肯定也会像自己一样痛苦。

    “嗯?”

    然而布兰度看到,黄极没有半点意外,依旧在认真地治疗。

    “华极!你拿自己的亲人当诱饵,就该想到这一天的!”布兰度继续狞笑道。

    黄极平静道:“我不会拿亲人当诱饵。”

    布兰度一愣,这时候他发现,余沫朔反而很痛苦。

    余沫朔咬牙切齿地怒道:“混蛋!他只是个无辜者!华极随便找了一个跟他有点像的人当做诱饵,你是白痴吗!这也相信?”

    “什么!”布兰度愕然。

    他意识到,的确,这个可能性更大一些!

    其实在发现自己深陷重围,中了埋伏时,他就想到这个人恐怕根本不是华极的亲戚。

    但是一路上,他多次发现那个傻子可以牵制到华极的人,又让他坚定了原来的想法。

    “所以……只是个路人……华极只是故作姿态,利用一个路人,就让我傻乎乎地自己跳进他的十面埋伏之中?”

    “我真的是白痴啊……”布兰度心态更加崩溃了。

    他简直是一败涂地,被华极耍得团团转。

    余沫朔从凶手口中得知傻黄极已死,也是颓丧地坐在椅子上。

    事已至此,也是无奈了,如今危险至极的布兰度已经落网,而人死不能复生,他只能接受黄极的提议,因为这是皆大欢喜的。

    这时,黄极已经处理好了白兰迪的伤势,站了起来。

    布兰度连忙问道:“他怎么样?”

    黄极洗了一下手说道:“没事,破损的器官都修复了,让他好好睡一觉。”

    布兰度暗自庆幸,黄极之前答应了饶过白兰迪。

    现在看来是真的,不是做样子。

    “华极这个人,让人琢磨不透,我和白兰迪一败涂地,杀了就是,可是他偏不,似乎是当医生上·瘾。”

    “对了,他看到我们没有带约柜,知道我们把约柜藏起来了,所以还是想收服我们,平稳解决这件事情,怕我们宁死也不说出约柜下落。”

    想到这,布兰度意识到,他还有筹码!

    不得不说,这个人太执拗,认定的道路,不死不回头。

    换做别人,早就心服口服,感激不尽了,他却还想着绝地翻盘!

    只见黄极坐回椅子上,剥了个橘子吃,又随手给布兰度扔去一个:“吃个橘子吧。”

    布兰度接过橘子,有些无语,心说不是让自己上船,能临死前吃口热乎的嘛?给个橘子就打发了?

    “说吧,你到底要怎样?我现在也反抗不了你,莫非你打算跟我一起坐着吃吃喝喝聊聊天,然后体面地送我上路?”布兰度剥着橘子问道。

    黄极笑道:“你想活吗?”

    “废话!谁不想活!”布兰度嗤笑道,随后一口包了整颗橘子,嘴巴鼓囊着咀嚼。

    他就是因为太想活着,所以就是不上重瞳这条贼船,打定主意抱着外星人大腿。

    黄极说道:“那行啊,想活命,就听我的。”

    布兰度沉默后果断说道:“好,我听你的。”

    黄极点点头,给他扔了个医疗包,说道:“那你下去休息吧,明天跟我一块去趟大西北。”

    “呃……”布兰度都听懵了,怎么的,这就完了?这就信了?

    “怎么回事?我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竟然信了?啊这这……难道他不逼问我约柜的下落吗?”

    布兰度一头雾水,是的,他只是姑且诈降。

    芙然都为了自己选的路,而死掉了,他已经回不了头了。

    更重要的是他始终坚信,对抗外星人死路一条,自己选的路没错。

    “华极此人擅长诛心,他认定已经攻破我的心理防线,想通过这种饶恕以及信任来降服我……”

    “很抱歉,我没有芙然那么单纯。我认定的道路,便会坚持到底。”

    布兰度见黄极跟他玩这一套,心里不断幻想芙然的死状,坚定自己的信念,绝不动摇。

    在他想来,黄极饶他一命,反而又给他机会了!

    “我能翻盘!我还有机会!华极,你在作死!”

    布兰度心里反复嘀咕着,就在这时江上有人喊话。

    “大哥!我们回来了!”阿姆、独眼鹰等人划了条小船靠近。

    “瓦力伤得太惨了,快救救他!”

    他们说着,扛着下半身残废的瓦力上了船。

    布兰度带着恨意盯着瓦力,却瞥见了他们来时的小船上还有个人,那是……芙然!

    “呃……嗯?”

    布兰度惊骇地站起来,凭栏喊道:“芙然!你没死!”

    芙然一脸懵逼,看到布兰度也没事,惊喜挥手道:“哥!我没事!”

    布兰度见她傻妞的样子,又哭又笑,心里开心极了,都快蹦起来了。

    可随后,他悚然一惊,食指狠戳在自己太阳穴上,眼眶疯狂分泌孢子,竟然硬生生将眼泪吸了回去!

    他一边钻动手指,就见到两条泪痕,如倒带般呲哩一下返回眼眶。

    布兰度真是冷静到不行,瞬间分析到:芙然能活,一定是华极有言在先!

    否则就凭芙然对瓦力的伤害,瓦力不打死她才怪呢。

    只有华极的命令,能让瓦力放过芙然。

    布兰度连忙询问芙然,果然,芙然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他把拳头放下了,要带我来见华极……”

    “为什么?为什么不杀芙然?”布兰度忍不住冲着黄极问道。

    黄极处理着瓦力的伤势,笑道:“我连你都愿意留着,为何一定要杀一个光明会昔日秩序下的受害者?我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这场行动中有任何人死掉。”

    听了这话,布兰度真有点服了,他服了黄极的器量,也服了黄极的自信和智慧。

    可黄极下一句话,还是让他知道,两人终究不是一条路。

    “你难道就这么喜欢杀人吗?不如跟我一块杀外星人吧。”黄极笑道。

    布兰度一滞,竟无法反驳。

    同时惊骇黄极的打算,他竟然要杀帝斯!

    果然,重瞳上位没有好事!他之前就料到这群人一定会做更过分的事,膨胀!忘乎所以,野心勃勃!最终把所有人拖入无可挽回的深渊,所以他绝不跟从,抵抗到现在。

    本来他见芙然没死,黄极又救了白兰迪,对自己屡屡宽恕。

    布兰度还想着干脆真心投降算了,他把约柜取回,陪着黄极出谋划策,欺骗帝斯,那么勾结天龙人的事还可以掩盖,把帝斯照顾开心了,那么造反的事也可以揭过。

    然而,黄极想杀帝斯!真是好一手作死。这就没办法了,路不同。

    布兰度太懂华极这种人了,他想救全人类。

    杀帝斯,谁不想杀?战胜外星人,谁不想干?可人是活在现实里的,光想顶个屁用。他就是不信黄极能杀帝斯。

    他是个很现实的人,越了解外星文明,布兰度就越知道外星人是不可战胜的,人类是有极限的。

    不过布兰度沉寂两秒,突然笑道:“华极!我不杀人了。”

    “你说得对,我们都是地球同胞,理应团结,要杀也是杀外星人。我跟你干了!”

    黄极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嗯,说得真好,我还有事,你先休息吧。”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