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布兰度安顿在船舱里,阿姆凑到黄极身边,轻声道:“兄弟,你真信他啊?”

    “我感觉他就是捡好听的说,先跟在我们身边保命,最后保不齐会反水,我觉得还是杀了省事!”

    黄极微笑道:“人人都想图省事,所以就容易放弃、排斥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人或事。但往往麻烦之后,必有惊喜。”

    “布兰度这个人,意志坚韧,百折不挠。他认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他选择的道路,会贯彻践行到底。”

    “这种人可以被打倒,但他不会服输。如果他跟我们是同路人,他会是最坚韧顽强的反抗军斗士。”

    阿姆摇头道:“可他终究不是同路人,他选错了道路,那这种坚强,就反而是我们的敌人。”

    黄极搂着阿姆的肩膀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但其实我们能征服光明会,他居功至伟。”

    “阿姆,你不用考虑这些,相信我就好。”

    “嗯。”阿姆点点头道:“我相信你,但咱们真就现在杀帝斯?”

    黄极笑道:“怎么?你怕?”

    “有点……”阿姆也讪讪一笑。

    黄极说道:“那就杀扰动者吧,不然知道我们勾结扰动者,你以为帝斯会放过我们?”

    “自然扰动者?那个外星人根本不把小灰人放在眼里,我感觉会更强啊。”阿姆皱眉道。

    黄极微笑道:“杀扰动者,我有百分百的自信,我要让你们知道,外星人并非不可战胜的。”

    阿姆一滞,不知道黄极到底有何妙策,但确实,小灰人与扰动者,他们必须站一个队。

    帝斯的恐怖深入人心,黄极提出杀貌似孤零零的扰动者,已然是心理上最能接受的一个目标了。

    众人很快返航,回到余沫朔给他们安排的住处。

    此次抓捕布兰度行动,就此结束。

    没有人员伤亡,布兰度也臣服于黄极,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各地的哨兵们接到通知,顿时懈怠。

    老陈找准机会,提出庆祝一下,大家一起喝喝酒。

    林立想着反正人都抓到了,便同意了。

    酒桌上,老陈带着队员,豁出命来,陪着一帮‘超人’狂喝。

    可喝着喝着,每人五斤高度酒下去了,几名哨兵屁事没有,反倒自己人一个个晕乎乎,话都说不利索了。

    老陈心里就暗道:完了。

    “这可咋办?他们酒精分解的太快了!”趁着去拿酒的功夫,有个国安人员忧虑地说道。

    老陈一边抓紧时间让隔壁房间早已准备好的医务人员给自己洗胃,一边嘱托道:“作弊,拿我们特制的那个酒壶倒酒,他们喝酒,我们喝酒味的水!”

    “啊这……能行吗?被发现可就完了。”下属说道。

    老陈咬牙道:“就这么干,拼了!余组长那里催的急,现在那帮人已经抓到叛徒,按照约定,接下来就去大西北了。”

    “我们必须赶紧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

    下属说道:“是!”

    于是乎,他们开始耍赖作弊,自己喝水,然后给林立等人倒高度酒。

    还别说,都是群铁憨憨,硬是没发现,喝着喝着,也有点上头,频频夸赞老陈等人酒量惊人。

    老陈也得圆啊,当即吹牛道:“那可不!我喝酒无敌,这辈子,我还没有被人喝倒过!压根不知道醉字怎么写。”

    旁边的下属也帮腔道:“嗝……对啊,我们老大天赋异禀,千杯不醉。”

    接下来就是一通吹牛,聊着聊着,老陈把话题往光明会上引。

    先说点光明会制度、底蕴上的事,见他们不排斥,甚至还搭腔,也跟着聊这个话题,老陈喜不自禁,冲着林立就展开他的话术。

    三个小时下去,他们都开始抱着唱歌了。

    几名国安人员频繁上厕所,毕竟喝水也都要喝吐了。前前后后,每个人至少喝了五十斤!

    这简直就不是人能喝的酒量,大象也得醉了啊。

    但好在,邵兵们也晕晕乎乎,没有多想,场面气氛热烈,根本没人去计较这么半天下来,到底喝了多少。

    专门有人不喝酒,负责撤瓶子,以及给特制酒壶里偷偷续水。

    如此针对之下,哨兵们也是吃不消了,五六十斤白酒下肚,十几趟厕所走下来,有些哨兵已经上头说胡话了。

    其中,就有林立。

    老陈一见机会来了,连忙故作无意地问道:“哎呀,话说你们都得去吗?要不留几个江南玩吧,江南好啊……”

    “那不行……我大哥原计划就是让我们分批跟你们混,也不管我们找不找得到叛徒,反正地震前,我们都得去西北……”林立大嘴巴说道。

    老陈一激灵,心说果然抓叛徒不重要,重要的是西北外星人的事。

    他趁热打铁问道:“哦呦,这样啊,那行。去西北你们就跟我走,接下来路上保证你们吃得开心,玩的开心好吧……唉,不过到了那里就不一样了。其实你们要去做的事我知道,外星人的事没小事啊。到时候大西北定然是危险至极啊,你们几个怕是不行了。”

    他说的是汉语,用了点绕弯子加心理暗示的说法,还有意会的成分,现场除了林立,其他几个哨兵都没听懂。

    老陈这是专门针对林立说的,他趁着林立醉了,故意说‘我知道你们要做的事’,还说大西北会危险至极。

    其实说的都是废话,或者说,假定光明会没好事,大西北会陷入到危险之中。

    他直接把这个当陈述句说了,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如果真对应上了实际情况,那么就会让人情不自禁顺着一块的心思往下说。

    如果没有,林立反驳:危险?没什么危险啊。

    那也是个情报,可以分析。

    总之套问情报,不能直接傻乎乎地问,而是最好用陈述句,等别人反驳。

    或者故意抬杠,跟别人持不同意见,哪怕争执起来都行,让对方自己想办法说出点东西来,驳倒自己。

    若是冷静的对象,见他张嘴就胡说,没头没尾的,大概率不会中招。

    但现在林立都醉了,情绪顶上来,想法是不同的。

    “废话!老陈啊,杀外星人怎么可能没危险……嗝!我们这趟,我跟你说,就是冲着大家要死一起死的心态去的!反正是死,不如拼了!”林立似乎很悲愤,说完又自觉灌了自己半瓶酒!

    “卧槽……”老陈人傻了。

    啥玩意儿?杀外星人?这是要疯啊!

    而且还是在他们国家杀外星人,这说得轻巧,别说有没有这实力,就算杀了,那也是遗祸无穷!

    让外星人死在地球上,这还得了?

    不仅关乎一国安危,全世界的人类恐怕都会被连累!

    老陈接下来又套问几句,林立直接把光明会现在的处境说了。

    什么重瞳造反上位,就是为了给人类争一线生机,他们严格来说不是光明会,而是一个征服了光明会的新组织。

    目标,就是打破未来世界末日的命运。

    当得知2012、2045都要灭世灾劫后,老陈懵逼了,只觉得头皮发麻。

    上头现在对于外星文明的态度,就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既然人家不想暴露,那咱们也装傻。闷头发展自己的,其他大国航天事业陷入缓慢阶段,但他们国家却全力发展航天,拼了命地想跟人家有平等对话的权力。

    时间,人类缺的就是时间。然而没想到,外星人之所以爱答不理的,原来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时间!

    啥也不用干,人类会被大自然所消灭。

    而光明会被从内部推翻了,更新换代,上来个重瞳组织。

    这个组织觉得小灰人迟早会吃干抹净,过河拆桥,所以打算自己争出一线生机。

    趁着上厕所的机会,老陈连忙将情报发给余沫朔。

    余沫朔得知之后,也是惊呆了。

    “草!竟然是这样!我说华极这帮人,为何这么想去西北见扰动者,对我们处处让步。”

    “我还以为他们是对我们国家有所图谋,原来是图谋那自然扰动者!”

    “好大的胆子,真是好大的胆子!他们要杀外星人?这不疯了吗?”

    “难怪啊!上次说什么这回大西北见面,是最后的机会了。可不嘛!人家拿了烛龙之后就走了,以后再也不会来地球。合着华极这人,是奔着要人家命去的!”

    余沫朔在房间里急躁地来回走动,嘴巴不停地说。

    旁边的古峰也听了情报,深感事情的棘手。

    “可是那世界末日……”古峰说道。

    余沫朔道:“那也不行啊,可以谈嘛!那个扰动者,我们可以想办法跟他谈。”

    “杀了他?这不是扯淡吗?别到时候给他全灭咯!”

    “不行,我要和华极摊牌!”

    他直接让人,调集众多人马,把整栋楼团团包围,自己则直接闯进了华极的房间。

    “华极!你这家伙,这么大的事也瞒着我们?怎么的?你打算先把生米煮成熟饭?杀了扰动者再说,若是杀不了,那反正你们都死了,哪管洪水滔天,直接留下烂摊子给我们,是吗?”

    余沫朔进来,劈头盖脸地说道。

    黄极长叹一声:“看来你们都知道了,消息真是灵通啊。”

    余沫朔怒道:“少废话,我们必须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你若不愿,可以杀了我,但这栋楼将被夷为平地!”

    黄极说道:“其实在动手之前,我一定会告诉你的,我只是想先去西北,再跟你们摊牌。现在既然你们提前都知道了,那就直接摊开来谈好了。”

    “你果然要杀扰动者,你不觉得很可笑吗?你了解他吗?”余沫朔说道。

    黄极也不装了,直接坐直身体,散发出傲然的气魄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自然扰动者!”

    古峰也在场,他见黄极的气势完全变了,说这话时舍我其谁,充斥无穷自信。

    他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句话,是绝对的实话!

    余沫朔为黄极气势所慑,愣了楞神,随后说道:“那也不能在我们的土地上攻击他,你知道这有什么后果吗?”

    黄极说道:“我说过,他就是个盗墓贼,星际冒险者。此次来地球挖宝,根本没有其他外星知情者。他若死在这里,那也就是死在古墓里的一副无名骸骨罢了!”

    “我想你也知道了,他为了感激我的一些情报,传授过我语言和知识。”

    “但是,他太小瞧人类了!掌握了他的语言,在与他接触和交流的过程中,我逐渐掌握了星际级别的思维模式。他这个人,就是个单身独行者!”

    他说这话,斩金截铁。

    有以前撒谎的对照,古峰可以完全确定,黄极此刻是真正的在开诚布公,不再有丝毫顾虑地说实话。

    “他现在的状态,的确在敞开天窗说亮话,不过不排除他本身也被骗了,理解的是自以为是的错误情报。”古峰低声对余沫朔说道。

    余沫朔哼了一声,说道:“好,既然你开诚布公,那我也跟你摊牌!要打,绝不可以在这里打,你们现在就给我滚回米国。”

    黄极平静道:“这是唯一的机会,他走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如果,未来光明会所谓的主,抛弃了我们。那么,烛龙就是我们唯一的生存希望!在2045的伽马射线暴之下,唯有烛龙,可以庇护一方!”

    余沫朔沉吟,以烛龙对抗世界末日?眼前的华极一伙,真的是一个要跟外星人对抗到底,改变人类命运的组织?

    “这……也是可以谈的……会有其他办法的。”余沫朔有些没底气的说道。

    黄极摇头道:“你以为扰动者会跟你们谈吗?他要的东西,你以为会留给人类?你拿什么换?就算有得换,他凭什么不都拿走?”

    “他要找的东西就是我们神话中的烛龙,这个情报还是我告诉他的,我当时就问过他:烛龙传说身长千里,你要如何取走?”

    “你猜他怎么说?”

    余沫朔眉头一皱,这就是他最关心的问题,没想到黄极知道答案!

    “他怎么说的?”

    黄极凝重道:“烛龙本身不是航天器,是不能飞上太空的,所以他会操控地壳运动,撕开陆地,直接抓着烛龙离开。”

    “就好像盗墓贼,炸开墓穴,拿了东西就跑一样。你应该明白,长达千里的深邃大裂谷,制造它需要多恐怖的地壳运动。”

    “届时,对于生活在大地上的我们人类而言,就是移星易宿,龙蛇起陆!”

    “整个亚洲的生态系统,都会被改变!”

    余沫朔瞠目结舌,一旁的古峰也愤怒地攥拳。

    两人皆为黄极所说的而感到绝望。黄极现在绝对是在开诚布公,打开天窗说亮话。

    不用古峰提醒,余沫朔也看得明白,他以前撒谎的感觉,和现在发自肺腑,源自内心的语气,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种雄浑厚重的气势,结合他所说的恐怖事实,给人一种极大的心理冲击。

    他所说的结果,似乎已经被注定了。

    “不!”余沫朔咬牙切齿道:“这种事,绝不可以发生!”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