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脉,全长约2500公里。

    是华国西部山系主干,西窄东宽,其中位于青海境界的山口,奇峰耸立,山脊悠长,呈扇形展开,犹如一座门户。

    黄极带领众人登临山口,眺望莽莽群山千峰万壑,雪峰丘陵连绵起伏,天上云雾变幻莫测。

    “注意看,这里有冰河。”黄极指着下方。

    众人看着突兀嶙峋的冰丘和变幻莫测的冰锥,以及终年不化的高原冻土层。

    冰丘有的高几米,有的高十几米,冰丘下面是永不枯竭的涓涓潜流。一旦冰层揭开,地下水便会喷涌而出,形成喷泉。

    而冰锥有的高一二米,有的高七八米。这种冰锥不断生长,不断爆裂。爆裂时,有的喷浆高达二三十米,并发出巨大的响声。

    昆仑山口的大片高原冻土层虽终年不化,但冻土层表面的草甸上却生长着青青的牧草。如果是盛夏季节,草丛就会盛开着各种鲜艳夺目的野花,是一片冻土草原。

    黄极突然说道:“这条冰河,就是寒暑之水,而昆仑山口东西两侧,正是玉虚峰和玉仙峰。”

    “玉虚峰位于山口东侧,终年银装素裹,云雾缭绕,还有六月雪奇观。山壁宽广雄浑布满冰锥,犹如幕帘垂下。”

    “玉仙峰位于山口西侧,冰丘林立,冰层下方水系连绵,常有喷泉暴突而起,升起腾腾白烟。”

    黄极介绍完,而众人读过山海经的,此刻也能举一反三了。

    余沫朔感慨道:“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负子,有水曰寒暑之水。水西有湿山,水东有幕山。”

    想找到不周山,相关研究者都是从这条描述入手。

    “原来只剩湿山、幕山,而没有不周山了,难怪还有人找到国外去……”古峰说道。

    寒暑之水,湿山幕山,以此来佐证不周山的位置,最后却总有人找到约旦河去,说约旦河西岸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气候温润潮湿,堪称“湿山”。而约旦河东面是典型的沙漠气候,干旱少雨堪称“漠山”。如此约旦河寒暑交替,可称寒暑之水。那么南边千里外的东非大裂谷就是不周山了……

    这实在是扯淡,其猜想前提,就直接跑去‘定义’了,这段记载中的幕山,是通假字,幕通为漠,然后联系上下文,意会成了干旱,牵强到了极点。

    前面有寒暑对应,不代表后面的幕字就是漠的意思。寒暑是水本身同时兼顾两种属性,跟山没有关系。

    根据《黄帝内经素问》定义:“寒、暑、燥、湿、风、火,天之阴阳也。”

    所以若非要说古人名字编得刻意对称,那也不该是漠字,而该写个燥字对应前面的湿。

    然而没有,幕山就是幕山。山脊峰线平广,岩壁冰锥垂柱,看似幕帘,就这么简单而已。

    古人用词,十分严谨,描述也非常直观。

    黄极说道:“寒暑之水便是冰河下的潜流。西山经的笔者是伯益,时代更晚,笔锋更冷静。他对不周山的描述,没有用寒暑之水这样的意会词,说得更清楚:‘不周之山……河水所潜也,其原浑浑泡泡’。讲得就是这里的冰河潜流与冻土草原。”

    “不周负子和昆仑之丘这样的神异之地,都是因为绝地天通,本体没了,所以后人永远也找不到了。”

    余沫朔点头道:“你别说了……我相信这就是不周山原址了……”

    他拿出地图,开始比对,如果这里是不周山遗址,那么往西北八百四十里就该是钟山!

    余沫朔比对了一下,再往西北过去四百多公里,大多数是无名之山。

    他不在乎古今里程的误差,因为一片山区本来就占地范围极大,所以哪怕误差一百公里都无所谓。

    可是‘西北’二字,就太含糊了。那个方向的山太多了,哪一座才是?

    黄极笑道:“昆仑山脉,山头无数,不可能每一个峰头都记录。所谓钟山,应该是‘英诺马哈山’。”

    “因为钟山往西南九百里就是昆仑丘的位置,你看英诺马哈往西南九百里是哪?”

    余沫朔一比照,惊呼道:“那棱格勒峡谷!”

    黄极说道:“没错,昆仑东段山地两侧有一连串闭塞湖盆,其中那棱格勒峡谷,又称昆仑死亡谷,磁场异常,常有雷暴,周围多井状山地。”

    昆仑山脉的群峰,往往不是尖头,而是山脊宽广,层次排列浩浩荡荡,犹如一颗颗拉链锯齿一般。

    很多山脊虬结在一块,俯瞰如一个个臼齿,海拔虽然高,但很多山形看起来就像是盆地。

    黄极此刻指的峡谷附近有一片无名山区,就是一个个小盆地围着一个大盆地,其中的大盆地是一座火山。

    他侃侃而谈道:“我说了,昆仑之丘是一座巨大的人造建筑,早已飞走了。所以我们要找的不是高峰,而恰恰是低凹的火山地形。”

    “昔日昆仑之丘,就好像一座金属巨山,上宽下窄地倒插在一处庞大的峡谷盆地上,连山带丘,整体像是一座冠军奖杯,或者菱钻般的灯塔。”

    众人点头,既然认为昆仑丘是座人造巨物,那么若要找它,就不该找山,而是要找凹陷的‘插槽’。

    余沫朔拍手道:“那就对了!如果那棱格勒峡谷及其附近的高海拔盆地一带,真的是昆仑丘原址,而我们现在的位置则是不周山原址的话。”

    “那么双重比较,我们就可以直接锁定,钟山在英诺马哈山一带了。”

    “我们现在就去钟山,看看能不能探测到烛龙。”

    黄极微笑道:“不去昆仑丘遗址看看嘛?”

    余沫朔沉吟道:“时间上怕是来不及了,我们主要是找钟山烛龙,去昆仑丘干什么?”

    黄极眼睛放光道:“你也说了,扰动者极可能拥有超强防御,我即便有翼神号,也不一定能偷袭杀死他。”

    “那毕竟是传说中的万山之宗,龙脉之祖昆仑丘的遗址啊,虽然昆仑丘已经不复存在,但保不齐有散碎遗物留下。”

    见他一副期待的样子,余沫朔不禁哑然失笑。

    如果昆仑丘遗址有神器残留,那么不周山遗址也该有才对,哪怕是石器也好啊。

    然而他们在这,除了冰川荒山,什么也没发现。

    累死累活爬上来,仅仅只是考察了一下现场,确认这里极可能就是昔日不周山所在罢了。

    若非黄极口才绝佳,说的他无从反驳,光凭这里啥也没发现,余沫朔都不愿意相信这里是什么不周山遗址。

    余沫朔笑道:“算了吧,昆仑丘遗址有好东西,你自己都不信,此刻你又要去,无非是碰碰运气而已。我看还是赶紧去钟山,明天就是地震了,我们现在若是去昆仑丘地带,准备根本就不充沛啊。”

    “那边的地形你在地图上也看到了,臼齿般的高山,一个个如巨岩耸立,绝壁陡峭,几乎就没路可以爬。”

    “去那里的话,我们还要准备登山装备,慢慢往上走,时间上真来不及。”

    他之所以说黄极自己都不信那里有好东西,在于之前在杭州时,黄极也说过去西北看看有没有神器遗留,当时鉴定结果是撒谎。

    如今黄极推算出钟山、不周山、昆仑丘等地,的确是厉害,可既然前面已经推导过绝地天通是颛顼把所有外星物品销毁,那么现在相信这些遗址还有遗留就很扯淡了。

    若有闲工夫,做足准备去探索一下也无所谓,可现在时间不充裕,余沫朔完全没有兴趣去考古……

    在他看来,无非跟眼下探索不周山遗址一样,就是过去看一看山势走向,然后黄极又秀出一大堆说法,证明那里曾经有昆仑丘而已。

    “算了吧算了吧,找烛龙重要啊!”余沫朔说道。

    然而黄极却笑道:“对你们而言,爬那片高山很艰难,需要众多的准备工作,慢慢找路往上走,甚至还很危险。”

    “但对我们而言,这就无所谓了。我们可以凭借强健的体魄,加上简单的工具,两三个小时内就爬个来回。”

    “更何况我融合翼神号,顷刻间就能飞上去……”

    余沫朔一愣,心说还真是。

    莽莽昆仑,若要深入探索耗时耗力,但他这是根据正常人来判断的。

    可眼前这群人,不是正常人!

    “好吧,既然你非要去看看,古峰,你陪他们去一趟,可以不用上山,在山下等待他们就行了。”余沫朔说道。

    古峰领命,跟着黄极下山,安排好飞机,先送黄极等人去那棱格勒的牧场。

    “瑟提、亚姆、索米你们就不用跟着我了,要不了那么多人,就是去看看。”黄极很快就把大部队留下来了,只带了罗言、林立、阿兰、亚当斯等少数精英。

    “你们可得早去早回,我带人在钟山等你们。”余沫朔笑道。

    一架大型武装直升机,载着寥寥数人以及翼神号,沿着昆仑山脉边缘一路向西。

    仅仅两个小时,他们就来到了一片大牧场。

    那棱格勒牧场,主养马匹,但也有成群的牛羊。

    这里地形辽阔,直升机随便找个地方就降落了。

    古峰连打几个电话,跟当地的主官接洽,租下了山下常备的信报室。

    “这里常有登山客来冒险攀登,前不久就有个老汉去爬山了……总之山下倒是有专业的无线电台、搜救部队,补给点之类的。”

    “不过条件恶劣,搜救部队往往是收尸部队,我觉得干脆就华极你一个人开着翼神号上去看看就行了……”

    黄极摇头道:“翼神号能量不多了,得用在刀刃上。古峰,你就留在山下等我们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古峰点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行吧,你们要爬的那片,我问了,属于无人去过的地区,那里山势险峻,乃是纯粹的陡峭岩壁,根本无路可走。当地人称之为井山,因为边缘竖直如井壁,中间凹陷如井口。”

    “类似的井山,共有八座,中间甚至是一座火山,常人根本爬不了。但你们……应该可以。”

    听完古峰打探的情况,林立眉头一挑,心里不禁激动。

    他可知道,黄极当初说来昆仑丘,不是要找那座山本身,而是要找的其附近的‘昆仑九井’!

    昆仑之虚,方圆八百里,高万仞……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

    现在那个地方已经没有昆仑之城本体了,但和不周山不同的是,昆仑之城附近,有很多附属建筑。

    比如西王母住过的玉山,大羿攀爬过的冈岩。

    现在不用黄极解读,林立自己就能推测出来,所谓的冈岩,其实就是那些井山。

    因为井山从外表来看,和‘冈’字很像,就像是一颗颗后槽牙状的巨岩。

    “从侧面看,这种巨山,就是冈岩!八个方位都有,合称八隅之岩。”

    “但是如果俯瞰去看,八隅之岩各个中央凹陷,如同井口一般……”

    “这段记载写的是昆仑之‘虚’,也就是说昆仑城飞走了,已经不在了,只剩下这些真正的山岩,如此中央原本当做插槽的盆地也露出来了。”

    “八隅之岩环绕的是一座死火山,那中央盆地也像一口井,算上它一起,都平面地去看,便可合称‘九井’。”

    林立能想到,在场的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得到。

    都到了现场了,这地势比照实在是再清晰不过了。

    万没想到,昆仑虚是一片无名山区,只有当地人给专门取了名字叫井山,而在卫星地图上,根本没有任何名字标注。

    方圆八百里,唯有‘那棱格勒峡谷’,因为是死亡谷,所以才勉强出名。

    传说中的昆仑圣地,时过境迁,已然是无名丘墟,莽莽群山中的一处犄角旮旯。

    若只在书本上搜寻有名有姓的山,怕是永远也别想找到它。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