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登山客悠悠醒来,直觉通体安泰,他好像就是睡了一觉,从温暖被窝中起来一般。

    不过当一股冷风吹到脸上后,他立刻一个激灵坐直!

    “前辈!”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黄极。

    此时他们已经置身于井山盆地的中心位置,在这里黄极搭了个帐篷。

    登山客细察自身,想起来自己好像是休克过去了,眼下怎么会跟没事人似的。

    “你身体已经无碍了,既然已经登顶,拿着我的备用设备下山去吧。”黄极说道。

    “前辈,是你救得我?在这山上,也没个输液什么的……”登山客挠头道。

    黄极平静道:“你这点小毛病,不算什么。”

    “这还不算什么?”登山客挠头。

    黄极笑道:“我是一名医生。”

    “哦……”登山客寻思自己这是小毛病吗?但这事实胜于雄辩,他也不是医生,便没有多想。

    他笑道:“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多谢前辈救命……你算是救了我好几回了!本来我早就该死了,命好,撞见你留下的钩槽,就是质量有点差……”

    “不必叫我前辈,你发现的前人攀登遗留物,也不是我的。”黄极说着,拿出了一块钩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去抠下来的。

    “不是你的?”登山客一愣,他这才注意到摘了护目镜后,黄极比他想象的要年轻的多,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

    登山客心中暗叹,还是年轻人厉害啊。

    就算那些钩槽不是他的,这人至少也是独自攀登到这顶峰的牛人。

    这井山是真难爬,他上一半时就意识到,自己这是来作死了,这根本就不是人能爬的。

    越往上情况越复杂,那峭壁如削到后面直接就是九十度,甚至大于九十度。

    可他的性格不允许他退,本就抱着必死的心态坚持下去的,没想到数次峰回路转,硬生生活着登顶了。

    “那你也救了我两回了啊,兄弟不多说了,老汉我这条命算是你给的了,一会儿你要是下山,我先下,给你兜着探路。”登山客笑道,下山比上山难,最先下去的人,是有危险性的。

    黄极笑道:“不必了,我呢,登上来是有别的事,撞见你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也算是缘分。”

    “我给你两条路,第一条,你现在就下山,放心,你这人有些本事,我的装备给你,你必能安然下山。”

    “第二条呢,你就待在这帐篷里休息,哪也不要去,也不要往外看,等我做完事回来,再带你下山。”

    登山客哈哈笑道:“你这是瞧不我呀!兄弟,你能有什么事?是不是要我帮忙?行!你就直说,我这人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吧?老汉我姓安,叫路伴。父母希望我人生一世,但求心安,一路有人作伴。哈哈,可惜事与愿违啊。”

    “珠峰我二十多岁时就上了,西北的各大名峰我全都登过顶,搭档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有的死了,有的成家立业,就我还在找地方搏命呢。四十岁了,人称西北老汉。”

    “没办法,我太爱登山了,小时候登泰山就把我兴奋的不行,那真是一览众山小,古人诚不欺我。至此之后,我就迷上了登顶的乐趣。二老去得早,不然得整天提心吊胆的。”

    “不瞒你说,我就打算死在登山的路上,却没想到,这偏僻的奇峰,竟也有同行者。你年纪轻轻,就攀这种山,我佩服你。”

    黄极微微笑道:“这井山奇峰,虽然海拔不高,但陡峭如削骨,的确不是常人能攀登的。此山气候诡谲,风大,雾浓,山下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什么风景,你恐怕要失望了。”

    安路伴笑道:“这你可就错了,我登山只想着爬上去,并不指望得到山里的什么东西。”

    黄极神秘一笑道:“是啊,你是纯粹的登山客……可我恰恰相反。”

    安路伴纳闷,没懂黄极这恰恰相反是什么意思,怎么滴?这荒山除了冰雪就是石头,又能有什么东西,值得拼了性命也要爬上来?

    “怎么样,你下山吗?”黄极问道。

    “啥意思啊?怎么还非要我下去呢?你是有啥麻烦吗?你说啊,我帮你啊。”安路伴说道。

    黄极说道:“我给你的路,也是为你好。你若不走,看了我要做的事,便回不了头了。”

    安路伴吓了一跳,这话说的,好像要跟人造反一样。

    很像电影里那种见了人家要做的大事,就要被灭口一样。

    “我算是听出来了,你在这山上,要做的事非同小可,而且不宜为外人所知,你不想把我拖下水,所以希望我赶紧下山,或者待在帐篷里不要出来,对吧?”安路伴说道。

    黄极点点头。

    安路伴说道:“怎么滴?你要杀人啊?”

    黄极笑道:“比那更严重。”

    “哎呦!”安路伴懵了。

    他咋舌道:“比杀人还严重,不得了,我就是一老实巴交的人,你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还真不能掺和。你虽然救了我的命,可我也不能帮你杀人啊,是吧……”

    “我得赶紧下山,不然撞见你的好事,而我到时候若是不愿意跟着你干,你得把我灭口,对吧?”

    黄极点头道:“是的。”

    安路伴一拍手道:“你确实是为了我好,但是……我拒绝!”

    黄极并不意外,剥了个橘子走出帐篷,呼吸着外面稀薄的空气,问道:“为什么?”

    安路伴笑道:“没办法,我这个人从小就倔。你救了我两条命,我非还不可。你今天这忙,我帮定了,不然我走不了。你哪怕是做杀头的买卖,让我得见死了心也好。”

    “反正你做的事,我能帮就帮,我要是真不愿做,那行,你把我灭口,我绝不还手。就当我还你一条命,再欠你一条命!”

    黄极乐道:“你的账算得挺清楚的啊。”

    安路伴潇洒道:“老汉我啥都怕,就是不怕死。我不管你想干嘛,我要是真帮不了,你就弄死我!算了,也不脏你手,我就从这跳下去,诶,我自己灭我自己的口,我还没亲没故,我这种登山客,死山上很正常,包你放心,好吧。”

    说罢他一个后仰,笑道:“反正你让我这么糊里糊涂的走了,老汉我做不到。”

    “随便你,反正你出了这个帐篷,就不能反悔了。”黄极吃了橘子说道。

    安路伴笑着站起来,就往帐篷外钻,嘴里说道:“你就说吧,到底啥事。”

    结果刚出来,就听到黄极喊道:“可以动手了,把冰面凿开!”

    他还以为跟自己说话,笑道:“不就是凿冰面吗?你还真闲的,跑这来刨地?怎么?山里真有宝藏啊?行!我帮你砸,真有宝藏,我一个子儿不要好吧!”

    说罢他正好就见帐篷门口有鹤嘴锄,当即拎起来,说道:“说吧,凿哪!”

    “你后面。”黄极一指帐篷背面。

    安路伴提着锄头回过身一敲,顿时吓了一跳:“哎呀卧槽,哪来这么些人?”

    原来这山顶不知何时又多了十四个人!一个个是彪形大汉,虎背熊腰,有国人也有老外。

    在黄极一声令下,正聚在盆地中央卖力气地砸开冰面呢。

    一个个力量奇大,一凿子下去,冰块混合着石头崩裂飞溅,旁边有人被溅射到,冲锋衣都戳破了!

    “这……这都是你的人?哥几个什么来头啊?”安路伴问道。

    “先干活儿,边干边说。”黄极说道。

    安路伴点点头,也凑上去帮忙。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几个都不是凡人,乒铃乓啷的,一个个把锄头使得跟挖掘机似的,不一会儿就挖出个坑。

    他见这几人如此大力,只得躲到一旁,帮忙把碎冰扒拉开。

    随着他一边做,一边也从黄极那问清楚了他们要做的事。

    的确是挖宝藏,而他脚下这座井山,就是昆仑九井之一!

    九井的中央盆地的最低处,便有通入冈岩内部的大门。

    他们要得到里面的上古遗物,然后拿去杀外星人。

    “不是……真就挖宝藏呗?”安路伴有点蒙圈,他自动无视了所谓杀外星人的说辞,他没笑出来就不错了。

    “我寻思你们想干嘛呢……就凭古书记载,你们就不辞辛劳,拼上性命爬到这里来挖?我怎么感觉你们是不是……”

    安路伴很想说这几人脑子是不是缺根弦?

    太搞笑了,本来他看这么一帮彪形大汉,神色严肃之余还带着警惕,力量奇大,还有老外在其中,一个个看起来气势不凡,就像是纵横战场的铁血战士。

    独眼的独眼,刀疤的刀疤,有些人眼神睥睨,牙齿如鲨鱼锯齿。有些人气度桀骜,一头金发在狂风中肆意飞扬。

    再加上黄极之前说得严重,安路伴还担忧这帮人穷凶极恶,如同电影里的神秘黑衣人集团,打算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对此都脑补了无数邪恶可能。

    合着……就这?

    这不铁憨憨吗?看两本古书,就跑来昆仑凿山。

    在场面相冷酷铁血的一帮人,瞬间在安路伴眼中,人设崩塌。

    “哈哈哈,我当你们想干嘛呢,竟然是……找神器……噗……”安路伴要求自己必须忍住不能笑出声来。

    黄极依旧一本正经地说道:“昆仑九井,内有乾坤,山海经有云: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

    “死物为电所驱即为神,器之有电,如物之有灵,人之有神。百神即是百兵、百器。”

    到这里,他又得给安路伴解释何为神。

    精气神的‘神’,才是这个称呼最早的内涵。

    上古之人把给死物注入电就能动的这个现象,联想出一个新的名称,以电之象形,再结合‘自我行动’这种意会,冠名以‘神’。

    后发散指代神魄意志般的含义,黄帝将其引入医学领域。

    可绝地天通之后,一代代后人因为见不到上古所谓的‘百神’,继而不明其意,盲目给这个字加上了神明含义。

    这种误导迭代累加下,神仙含义大行其道,最后其最古最真之意,反而沦落为小众释义。

    实际上后人理解的超然物外,威能无匹,掌控万象的存在,古人也不是没给他们造字,造了,那就是‘仙’字。

    但从造字内涵来看,仙依旧是人,所以自古以来,华夏的核心文化里,压根就没有现代人所理解的,神威造化、阴阳莫测般的神明的容身之地……如果有,那也得是人。

    求神而非祭祖这种非主流的文化之所以后来兴盛起来……乃是从楚文化融入进来的……他们之所以会诞生宗教形式的神明文化,也是因为被中原主流排斥,从当地土著那里学来的……

    纯粹的华夏核心文化中,重要的东西只有三个……天地人。这已经很谦虚了,天地人三元既对立又统一,实在是容不下任何一个神明。

    哪怕真冒出个神明,神威如狱,那也超不出这个三才关系。若有人格,那就归到人里面去,若没有人格,就归到天里面去。

    这是易经中最基本的哲学逻辑,易经里的诸多内涵,就是华夏文化的源代码。

    “所以光凭‘始作易’这一个功劳,伏羲氏就可以跻身圣王行列,哪怕他只做了这一件事,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全能。”黄极最后说道。

    安路伴憋着笑,没有反驳他,只道:“伏羲氏只做了这一件事?”

    黄极笑道:“你真以为上古圣王,什么事都包揽了?他创造了易,用三才逻辑为根基,以此三爻,画八卦阐述世间万物。他是华夏第一个总结奠定文化的人,他创造了一整个逻辑系统,用来描述世界。是华夏的哲学逻辑始祖,可以认为是文化始祖。只此一事,就要耗尽他一生的心血。”

    “倒是因为画八卦,所以顺带手创造了字符,贾湖遗址已经挖掘出了它当年刻下的字,以及他制作的骨笛。至于婚姻制度和渔网、陶埙、琴瑟,只不过是他同时期的其他人发明的,因为他是伏羲氏族的王,所以都归结到伏羲氏的名头下。”

    “黄帝作为一个发明大王也是如此,冠名到他头上的发明最多,传说他发明了衣冠、车船、阵法、乐谱,以及各种数不胜数的工具、乐器……甚至还改进了房屋和文字,他忙不忙啊?”

    “房屋的改进和各种工具,包括指南车和鼓,都是他手下大臣‘常先’发明的。衣冠的改进是他老婆嫘祖设计的,阵法、乐谱都是风后创造的。系统性的文字那是仓颉创造的,这个你肯定知道。至于舟船……”

    “山海经里写得清清楚楚,‘帝俊生禺号,禺号生淫梁,淫梁生番禺,是始为舟’。”

    “同样的情况还有……‘帝俊生晏龙,晏龙始为琴瑟’。这个琴瑟后来冠名到伏羲头上去了。”

    “乃至,‘少暤生般,般是始为弓矢’。这些都是东夷人,只不过黄帝征服了东夷,并且采用文化融合方式,所以那个时代出现的发明,全都归结到他头上去了。”

    安路伴愕然道:“就合着黄帝除了打仗,啥也没干呗?把战败方祖先的发明弄到自己头上……也是,他是一名帝王。你跟我说‘般’发明了弓箭,般我哪认识?无名小卒,听都没听过,同时期的产物归结到当时的帝王身上,倒也正常。”

    黄极说道:“是的,他必须这么做,为了文化统一。”

    安路伴问道:“那照你这么说,他其实没有任何发明呗。”

    黄极笑道:“不,还是有的。真正由黄帝亲手发明的,唯有对人体的研究,也就是发明了医术,这是他的本职。”

    “他是一名医生。”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