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的战斗干净利落,丝毫没有第一次与外星战斗兵器作战的生涩与畏惧。

    “太厉害了!我感觉你一个人就能杀帝斯了!”恶龙惊呼道。

    黄极默默摇头,漫天飞羽重归背后。

    他伸出一根指爪,指尖冒出一团电光,轻点还悬浮于空的八颗光球。

    不多时那些个光球就如同失了支撑一般,瞬间黯淡坠落。

    “梆梆梆!”八颗金属球砸在地上,滚落到一处。

    黄极声色空灵道:“带上这些浮游炮,随我入井。”

    众人连忙爬起来,捡起金属球,布兰度也抢先捡了一颗,把玩观察着,却看不出名堂来。

    林立说道:“开明兽九首,说的就是这些浮游炮吧?”

    “这……飞出来的头,也算?脖子呢?”罗言说道。

    林立被黄极耳濡目染,从容道:“谁说九首,一定都得有脖子?昆仑城还在的时候,开明兽是镇守在附近的那条峡谷中的,那里终年昏暗。”

    “昏暗之中,别说一颗人面脑袋怒目电视,两条肩膀上扛着八颗浮游炮大放光芒。就算是九盏探照灯照射你,也会被认为是九首。”

    “若非能看清开明兽的身体,古人恐怕要称它有十目了。”

    他们说着,已经跟随黄极来到井口。

    因为开明兽的控制系统被破坏,那自动打开的闸门,又瞬间自动关闭了。

    不过没关系,黄极已夺取锋锐无挡的标枪在手,当即一戳,就如切豆腐般划开了闸门。

    在这种拆解分子的切割神器面前,不管合金是什么材质,分子间又是如何排列,都没有任何意义。

    这乃是划破一个时代的技术,直接让所有还停留在如何配方、怎么组合之类的这种低端工艺层面的材质,统统黯然失色。

    “呼!”

    黄极扛着开明兽,当先降落,接下来的竖直通道,就没有任何机关或者武器了,毕竟这原本就只是个电梯管道而已。

    当他落到底,眼前豁然开朗。

    脚下是一片合金大圆盘,应该是连接以前支撑架的,此刻黄极等人站着的地方,应该就是以前天龙人坐电梯下来后的地方。

    整个大厅四四方方,连个灯都没有,黄极身体绽放柔和的金光,很快充斥室内。

    这光线并不刺眼,但又把整个房间照得通亮。

    “好多壁画。”众人新奇的看着四周。

    墙壁凹凸有致,浮现着精巧玲珑、曲线流畅的诸多像素风,且流动的影像,呈现的乃是一片星图。

    有点类似无数细小的LED灯组成的图画,但使用的却是某种砂砾,这砂砾有的时候呈现红色,有的时候呈现金色,有的时候蓝色,有的时候又白色……

    它不仅仅有单色调,还有不同波长混合的所有色度。因为不断变化,所以整幅影像是流动如动画般的。

    这些似乎都是同一种砂砾,却能表达人类可见光范围内的所有色度,恐怕还包含了人类可见光之外的颜色。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有部分地方失真。失真的地方,主要是颜色不对劲,呈现透明,与画作整体违和,如同那里的颜色被扣掉了一样。

    罗言冷静道:“这些违和的透明之处,恐怕是我们无法分辨它散发出的光波。”

    亚当斯摸着下巴道:“如果不是这些失真感,我都看不出背后是由砂砾组成的,这就是外星人的显示屏吗?分辨率有点低啊,是故意这种像素风?”

    黄极说道:“这些是‘五色石’,做成砂砾,最小也只能这么小了。”

    “墙壁上的这些砂砾,是被人当做像素块,一颗一颗手动拼接在一起的,因为五色石本身,会有规律地闪烁,所以算好每一粒五色石砂砾的节奏,最后拼在一起就能让它们形成一幅动画。”

    林立吐槽道:“这也太麻烦了。拥有这么高的科技,却还要手动拼接像素块,还要去算砂砾的闪烁节奏,是不是能刚好形成自己想要的画面。同样的效果,用数控的小灯泡都能搞定……”

    黄极好笑道:“用程序控制,也能叫艺术吗?”

    “啊……原来是艺术啊,那没事了。”林立挠头道。

    他们环视大厅,周围墙壁至少镶嵌了千万颗砂砾。

    布兰度嘀咕道:“如果是一颗一颗粘上去的,这得花多少时间?”

    “四十年。”黄极答道。

    “诶?你怎么知道?”布兰度错愕。

    黄极一打响指,从翼神金身中掉落出许多古卷,正是少昊之书。

    他说道:“昆仑有铜柱焉,员周如削,柱下有屋,壁方百丈……这说的就是这里。昆仑直通井山底的宽阔电梯,以及电梯出来后所在的四方大厅,壁方百丈,说的是这里面积约有一百‘平方丈’。”

    “这后面,还粗略介绍了,这副耗时四十载,被人‘素手摘星织就的锦绣星辰图’,以及如何打开此图,进入建立在‘炎火之山’底下的‘中央之井’。”

    黄极如是说着,其他人倒还好说,他们都知道少昊之书的存在,来之前黄极也都跟他们聊过。

    但是布兰度和白兰迪就完全不知道了,普通人安路伴,更是全程梦游。

    布兰度摸索着上面的字,说道:“这书哪来的?”

    黄极说道:“这本书,乃是少昊一族,也就是初代光明会被赶出华夏文化圈,放逐到西方的路途中所记录的文字。”

    “他们一路向西,到过不周山,也来过昆仑九井。最后断断续续,去了天山一代。”

    “起初他们很不服气,觉得‘颛顼你击败我们有何意义?只要主还在,我们就是不灭的。你也终究不敢杀绝我们,而只是驱逐我们。’”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们到达天山一代定居了很长时间,就是在卧薪尝胆,想等中原有变,再杀回去。”

    “结果,他们等来了绝地天通。所有的外星人都撤走了,所有的违规建筑都被拆除,那一刻,他们心中支柱,被颛顼彻底击溃。原来颛顼不是不敢杀他们,而是根本没把他们当做敌人,其心中有着更大的宏图!不解决外星人,光解决同胞,没有意义罢了。”

    “初代光明会,就这么被吓服了。他们不知道颛顼怎么做到绝地天通的,惊恐之下向西迁徙,到了古埃及,之后开始狂吹颛顼。”

    “少昊之书大部分的记载,都是在讲初代光明会怎么编写高阳氏的伟大,并将其神化成主的孩子,太阳之子之类的。”

    众人听了,唏嘘不已。

    他们看不懂古卷上的鸟文,可光听黄极描述,也能体会到当年初代光明会是何等的信仰崩塌。

    颛顼可谓是釜底抽薪,不光灭了少昊国,还要诛心。

    没有神了,于是人类学会了造神。

    以绝地天通为己任,灭了一辈子神的颛顼,恐怕也没想到,他自己被敌人塑造成了神。

    “不对啊,少昊是鸟人势力那边的,天龙人这头怎么会买他的账?让他知道这里面的事?”布兰度问道。

    黄极说道:“昆仑丘的确是天龙人的城市,但它也是一座开放性的城市。”

    “那座城市以昆仑为名,也就是以地球为名。乃是地球唯一的都市,可谓‘帝之下都’,各种外星人都来过。”

    “至于地球人,只要有本事能爬进昆仑都,那也是来者不拒。”

    林立接口道:“就如同大羿。”

    黄极继续说道:“少昊是半人半神,知道很多事。所以途径昆仑九井时,在‘旅行日记’里描写了九井内部的情况。”

    “想开启这星辰图背后的大门,人类是绝不可能的,必须要有权限才可以。”

    罗言懵道:“那咱们怎么办?又得砸开?”

    黄极摇头道:“不必,这个权限,开明兽就有。一般来说需要开明兽帮忙开门的……”

    话音刚落,黄极直接用手中的标枪,划破了开明兽的后背,把手伸进去也不知道做了什么。

    不多时,墙壁的一角突然展开了。

    它展开的非常精巧,没有毁坏上面的艺术品。而是两面墙壁浮空而起,错位挪开,腾出背后的一处通道。

    错位之余,它那两片墙壁相当于叠加到画作的其他部位上了,影像重叠,这不仅没有让画看不清,反而变得更加清晰,并且画的内容也变了,犹如放大了星图中的某个星系一般,呈现出那个星系上的某颗行星。

    不,那看起来根本不像是颗行星,而是个行星般巨大的‘犄角天龙人’,其保持尾立的姿态,云雾缭绕,威风凛凛,漂浮在太空中,整个星系的恒星与若干行星,都围绕着它公转。

    其既不是生物,也不是金属建筑,而是纯粹由岩石土壤构成的。

    甚至大部分‘鳞片’上还有海洋……最下方的尾巴尖儿被冰川覆盖,头顶的犄角也被冰川覆盖,体表还生长着各种奇异的植物,大气层影影绰绰,云雾缭绕,更添仙意。

    宏观来看,其身上的一切都点缀着这名‘天龙人’栩栩如生,霸气凛然。可实际中,也无不在说明,它只是一尊雕塑!

    这是由一整颗生态岩石行星雕琢而成的超巨大塑像,堪称奇观的同时,竟然还没有破坏其本身的生态环境!

    众人先是折服于这副用五彩石砂砾制作的画作,简直巧夺天工,竟然还与开关门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美妙的设计,的确具有极高的艺术造诣。

    可这种艺术造诣,在这幅画中所描绘的场景下,却又黯然失色了。

    或者说,其艺术精髓,隐藏在开门的这一刻。

    画里的那颗雕塑行星,莫非就是龙族文明的首都?或者某个重要城市?简直把他们看傻了。

    日月群星环绕周身,大气云雾缭绕体表,身披海洋,掌托大陆,头顶北辰,脚踏南极。这竟然是个塑像!

    这种奇观,再给人类一千年也休想造出来。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