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中最感到震撼的,就是安路伴。

    这幅图,把他感动到了,他本就是个追求极端刺激的冒险者。当年经历了攀登的乐趣,就再也放不下。

    如今见到了这么多冲击三观的事后,他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也再也回不到正常人的生活中去了。

    地球上的山,已经无法满足他了,他盯着画中那雄伟震撼的天龙人巨像,以及巨像最顶端的那大约相当于北极的龙角雪峰,心中忍不住冒出个念头:我必要登上此山之巅。

    场上其他人,也大抵如他一样,被这幅画吸引,心思都飘到宇宙中去了。

    原来外面,是这样精彩的世界,人类不仅不孤独,甚至还缩在淤泥之中,未曾爬出去看过。

    “啪!”黄极一掌,就拍烂了这副锦绣星辰图!

    他的黄金右手,犹如在推翻满棋盘的棋子一般,把一颗颗五彩石哗啦到一起,彻底破坏了其精妙设计下的美感。

    黄极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抓着一把又一把的砂砾,往怀里塞。

    那些个五彩缤纷,一粒一粒犹如银河群星般的宝石,就这样被他廉价地掠走。

    “啊!”

    “你干什么!”布兰度第一个跳了起来。

    紧接着罗言、独眼鹰、安路伴等人都急了,安路伴更是捂着脑袋,抓挠自己的头发。

    “你为什么把它毁了?如此巧夺天工的画作,你毁了它干什么啊!”安路伴眼泪都出来了。

    罗言也忍不住说道:“这是人家花了四十年,一颗一颗拼起来的,华极!你这是……”

    宇宙中,至少人类与天龙人对美的感受,是比较共通的。

    这副画作的精美以及背后亲手拼就所花的心血,都能让他们体会到作画者的那种热爱与诚意。

    黄极却毫不怜惜地将其摧毁,简直是牛嚼牡丹,不……是焚琴煮鹤!

    很多刚才对这画作,沉浸其中,展开对外面的世界无限美好遐想的人们,瞬间感受到极大的心灵冲击,仿佛被人狠狠地在心头锤了一拳!

    面对众人的激动表现,黄极平静道:“它的确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不过对我们而言,艺术价值就等于没有价值。”

    “它最大的价值,仅在于材料用的是五彩石。”

    没有人比他更懂这幅画的价值,拿到星际交易市场上,像贤者之石这样的基础货币,能卖三百万块!

    什么概念呢?一名75公斤的人类,也只卖九千块!

    三百万换成反物质,相当于四万公斤反物质,即三百三十多名人类。

    可能还不止,因为这是艺术品,价格是不确定的。如若作画者本身很有名气,或者后来变得很有名气,那么这幅画的价值还会更高,翻个两三倍甚至十几倍都是说不准的。

    不管怎么说,对于穷得叮当响的人类而言,这幅画价值惊人。

    然而,黄极直接就把它的艺术价值摧毁了,焚琴煮鹤般地抠下上面的五彩石,塞进翼神号。

    只因人类现在根本不配享有这种艺术。

    林立倒是没有激动,他见黄极摧毁画作的瞬间,就理解了黄极,叹道:“五彩石……是啊,这些是五彩石啊……”

    “五彩石又怎样?”安路伴问道。

    林立说道:“大哥说过,这是一种能源,同时也是引擎材料。我猜,女娲稳定月球,用的也是它。”

    黄极解释道:“那是我以前的猜测,破译了少昊之书后,我发现五彩石作为能源只是最浪费的行为。”

    “五彩石是龙族自己发明的一种材料,它乃是引擎与能源的结合体。对于人类而言,引擎是引擎,燃料是燃料。驱动引擎需要往里面添燃料。”

    “可是天龙人省略了这一步,自己造了一种能源石,这石头本身也是引擎和能量采集器。可以自我湮灭,足够多或者足够大的五彩石,可以瞬间把它大部分的质量变成能量释放,将剩下的那百分之一残余,以十分之一光速喷射出去。”

    “它有个最小极限质量,也就是这单个砂砾的质量。所以它不会把自己烧完,之后它还可以自己充能,又把自然能量变回五彩石。”

    “也就是说,这里每一粒五彩石,都是‘母石’,别看它们小,犹如砂砾。若把它泡在恒星或者地心之类的高温高压高能环境下,就会自行生长。”

    “当然,有个极限质量,封顶后就不会再生长了。可这也相当于一种自我再生矿藏,无限可循环利用的能源石。”

    众人惊叹,这五彩石本身就是神器啊。

    既是燃料,又是能源采集器,还是自我燃烧的引擎。

    “这么珍贵的东西,就这么随便扔在这?不怕被其他文明破解吗?”亚当斯奇怪道。

    黄极摇头道:“恐怕早就被破解了,仔细想想,这东西其实还是不如反物质。”

    “十分之一光速能干嘛?对我们来说的确恐怖,可在星际航行中,主流应该是跃迁和曲率之类的东西,起码也得是亚光速吧?”

    “这种能自我喷射工质的燃料,听起来很美好,但是稍微有点实力的文明都用不着……人家有更好的引擎,为什么要用这种自带垃圾引擎的燃料?”

    “再加上五彩石转换效率上不如反物质,所以它除了能自我再生,没有丝毫竞争力……只有用不起反物质的外星人,才会用它……属于反物质的替代品。”

    “甚至于因为可再生,它反而特别廉价……因为人家只要买少量的一点就行了,不需要长期购买……”

    众人琢磨了一下,貌似也只能这么想了,好像在星际社会,还真没什么用……

    只是想不通为何天龙人要费劲吧啦造这种东西?莫非也是用不起反物质?

    他们不知道,但是黄极知道。

    因为天龙人文明没有属于自己的反物质矿,纯进口的他们,被异族偶尔卡着主流的反物质燃料贸易,非常不爽。

    反物质虽然可以合成,但那成本就太高了,还不如用核聚变呢,银河系边缘有大量的反物质恒星系,直接去采就可以了,脑残才去造。

    而天龙人没有能力夺取其中任何一个反物质星系,于是退而求其次,造了虽然不如反物质,但是自我再生方面却很厉害的五彩石。

    天龙人就是这么刚烈,在星际中,他们是能源独立的少数族群之一,别人都用反物质,他们非要用略微低效,但却是自己发明的新绿色能源。

    黄极平静道:“人类想踏入星际社会,任重道远。光在这看人家的文明,羡慕又有何用?在我眼中,这不过是一块人类道路上的拼图。”

    “我不管你们刚才都在想象些什么,回归现实,带着这份对外界的渴望,想办法走出去,才是唯一的道路。”

    众人戚戚然,见识了人家的世界,他们或多或少都被激起了一些走出去的渴望。

    即便布兰度,也是如此。可是回归现实,人类根本没有这种希望。他刚升起的一丝斗志,又被理智压了回去。

    反倒是白兰迪,若有所思,怔怔然无语。

    眼看着黄极抢劫式的掠走了所有的五彩石,众人也顺着思路,兴奋起来。

    不能拿星际中的标准来衡量,他们这波,可谓暴富了!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对我们的确很重要,有它,飞船就有着落了!”林立拍手道。

    想要有属于自己的星际飞船,简直是千难万难。

    他们就算会造了,高效能源也是个大问题,就好像纵然懂得生产汽车,可如果没有汽油,那又有什么用呢?

    如今有了五彩石,他们相当于星际航行大业,又填了一块重要拼图。

    “对了!翼神号,也终于可以充能了!”罗言说道。

    黄极摇头道:“不能,这对我战胜帝斯,几乎没有任何帮助。”

    “啊?为什么?”

    “因为这些都是砂砾状的五彩石啊,也即是极限最小质量,无法再主动释放能源的‘枯萎状态’,必须在高能环境下充能,让它生长才行。时间上来不及,这只能是杀了帝斯后,才能派上用场。”黄极说道。

    罗言一拍脑袋叹道:“是啊,忘了这茬,这些只相当于种子而已。”

    “我们现在急需能对抗帝斯的东西,咱们继续前进吧,这不是百神仓库吗?找到它,但愿里面留了点好东西。”

    众人继续前进,穿过长长的通道,大家感觉越来越热。

    很快通道本身,都变成了透明色,透过墙壁能看到外面,他们正置身于一座火山的底下,外面是滚滚岩浆。

    “不对啊,那应该是死火山啊,怎么有这么多岩浆?”众人惊道。

    他们抬头看,发现岩浆层周围,环绕着一圈流动的液体!

    流动的速度很缓慢,而且是浑圆的环绕,非常的不合理。

    黄极等了一会儿后说道:“应该是这种液体,形成了某种约束力场,锁住了火山的地底运动,这才使其表面沦为死火山。这必然是天龙人做的,即所谓炎火之山,投物辄燃,有弱水环之。”

    “百神仓库,就在那大片岩浆湖的正下方!”

    众人走到环绕的‘弱水’前,被透明墙壁所阻挡,他们环绕一圈,发现这里就相当于一处环状水族馆,观赏的就是弱水环绕岩浆湖的奇景。

    至于进入仓库的路,没有,找不到。

    他们就算是趴到岩浆湖的上方,脚下也有透明墙壁遮挡,除了让他们能更近距离欣赏岩浆以外,别无用处。

    反倒是还有另外七条通道,是往外走的,类似于他们来时的道路。毕竟昆仑有九井,除了中间的火山以外,其他八井都可以走到这里来。

    他们只是选择了其中一口井过来,那另外七条通道,就是通往类似之前艺术品大厅的地方。

    “另外七井肯定也有那种艺术品,都是五彩石啊……我们先去把它们弄到手吧。”林立说道。

    罗言沉吟道:“可是进入仓库的路呢?岩浆湖这一圈,我们都转完了,我们除了观赏景色,什么也做不了啊。”

    恶龙咧嘴道:“这天龙人我算是看出来了,又是艺术品,又是观赏区的,还挺会享受生活,这哪是仓库啊,这就一公园啊!”

    瓦力提议道:“继续……暴力破解?”

    “别,此事必有蹊跷。仓库总得有点防卫吧?我们一路走来,除了最开始的开明兽守门,其他没有任何武装阻拦,反而跟逛花园一样。我觉得这里不简单,暴力破解,恐怕会大难临头。”罗言连忙道。

    林立说道:“大哥,少昊之书有写如何破解吗?”

    黄极一笑,少昊之书写个屁。

    之前五彩石之类的情报,少昊之书就没写,不过就是个借口而已。

    但现在,少昊之书在众人眼中,就是初代光明会的情报库,此刻的攻略书。

    而黄极是唯一破译了那鸟文的人,他说有,那自然就是有了。

    “有!”

    黄极说道:“办法当然有,那就是基因伪装。我们来这之所以没有任何入口,就是因为我们不是权限者。”

    “外星人的设计,可不会傻乎乎地放个门,或者弄个锁眼、密码输入处之类的东西,而是你能进自然就能进,不能进那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好像只是个景区。”

    “如果暴力破解,那就是敌人,那条弱水就是最后的守关武器,会直接渗透进来灭杀我们。”

    “弱水浸泡,尸骨无存。”

    “我虽然能抵抗一二,但泡久了翼神号也得融化。”

    罗言眉头一挑道:“这么猛?基因伪装是什么意思?伪装成外星人?这怎么伪装啊?”

    黄极笑道:“不是外星人,而是地球人。知道为什么昆仑丘走了,绝地天通后,这九井却留下来了吗?”

    “为什么?”布兰度问道,这个问题困扰他很久了。

    黄极说道:“当然是因为,这里有人住啊。而且是地球人,所以绝地天通时,星盟的执法人员没有动这里。”

    “卧槽,谁这么牛逼,当钉子户,硬是霸占下一处遗迹?”众人咋舌道。

    黄极说道:“西王母……”

    林立愕然道:“西王母人首蛇身,她不是外星人?”

    黄极说道:“她人首蛇身,是吃了不死药。其本身是人,山海经写得很清楚,‘有人,名曰西王母’。”

    林立想起来了,西王母虽然传说里是个神仙,可是山海经里的分类却很奇葩。哪怕山海经把她描述的跟怪物一样,但分类却是人。

    后世之人把西王母传的神乎其神,可偏偏写了那么多神神怪怪的山海经,反倒是将其记载为人。

    如今都走到这里了,大家自然以山海经为准。

    “我的超能力,结合纳米蜂群,我有把握可以改变人类的基因,模仿成别人,只要同为人类,就没有危险性。”黄极说道。

    众人悚然一惊,啥意思?这是要把某人变成西王母?

    这可是变成另一个人啊。

    霎时间,众人看向安路伴,可想想这不是黄极的性格,于是又看向布兰度。

    “等会儿!”布兰度又第一个跳起来。

    他挥动金发说道:“华极你等一下,你都说他吃了不死药了,成为天龙人了,那她也就不是人类了啊!”

    “另外你哪有她的基因?你上哪弄去?她作为变种天龙人,应该也跟着走了啊,她凭什么留下来?你说的钉子户根本不成立。”

    黄极笑道:“我还没说完呢,严格来说,是西王母的女儿们。少昊之书说她有七个女儿,她们还都是正统人类,是最后留守九井的人。”

    “所以,另外七井的艺术品大厅,或者通道中,有可能发现她们的尸体。”

    正好还剩七井没有去看过,那里有什么还不一定呢。

    布兰度钻着自己太阳穴,瞬间冷静下来。

    随后哈哈笑道:“华极,你太自信了,刚才的房间,可就什么都没有啊!”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你别忘了,她们更可能,都在更深处的仓库或者控制中心之类的地方。”

    “她们凭什么刚好死在外面的大厅?”

    黄极歪头道:“找不到她们,我们就拿不到可能对抗帝斯的武器,你是希望我找不到吗?”

    “呃……”布兰度眨巴眼说道:“我当然是希望你找到的,可是现实往往是很残酷的。纵你聪明绝顶,可抵不过造化弄人。”

    黄极笑道:“我们打个赌如何?”

    布兰度笑道:“好,我跟你赌。如果没有找到,那你也就没有资本对抗帝斯了。你就放弃杀死帝斯,以后光明会都听我的,我们从长计议。”

    黄极毫不犹豫道:“我答应你。”

    布兰度惊喜,随后眼珠子一转,又说道:“不对,光明会名存实亡了,是重瞳,你输了,以后重瞳组织都听我的。”

    “好。我答应你。”黄极挑挑眉,一副你可真聪明的样子说道。

    “老大!”瓦力都懵了,这怎么能赌呢?

    罗言也皱眉,以后听布兰度的,这还得了?此人明显还有异心。

    不过黄极摆摆手,表示不必担心。

    布兰度来了精神,当即拍手道:“我们快去找吧。”

    说着,他第一个就跑去找了。

    他感觉这场赌博大家都有机会,便急着行动,求证结果,却是忘记问黄极若赢了的要求了。本能以为是让自己接受变成另一个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