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井山都是相通的,黄极用开明兽,将它们隐藏的门墙全部打开。

    众人分散而出,搜刮各地。

    果不其然,所有井山底部,都有一座‘艺术品大厅’,而且都是锦绣星辰图。

    他们拍下其内容,就将上面的五彩石颗粒抠下来。

    布兰度故意单独行动,他晃荡到一座‘艺术品大厅’,结果刚进去就无语了。

    只见大厅正中漂浮着一架海螺般的飞行器,它犹如飞椅,上面赫然坐着一副尸体!

    尸体保存完好,栩栩如生,乃是一年迈的女子。

    她一身素衣,满头枯发,左臂支撑在椅子把手上,轻扶着自己的侧脸,歪着头保持着静坐瞌睡的模样,仿佛她还没有死,只是睡着了。

    其右手戴着闪烁莹莹星光的轻薄手套,自然垂落,但距离手套掌心三厘米的地方,悬浮着一颗鹌鹑蛋大小的五彩石。

    这女子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似乎临死前都还在拼墙上的星辰图。

    身下的海螺座椅,依旧保持着她生前的工作状态,摸摸漂浮着。

    她的右手都因为死去而垂落,但手上的五彩石,却还被手套约束在距离掌心三厘米的地方。

    几千年沧海桑田,这间房里的一切,竟然都没有变过。

    “还真给华极说准了!”

    布兰度看到这一幕,就知道他输了,还是他亲手找到的,不禁有些郁闷。

    “看来要被华极基因改造了,嘁,我没有罗言那种隐藏气质的天赋,怀有异心太过明显,他们恐怕都看出来了。华极,这是要趁机给我身上动手脚吧。”

    布兰度自觉自己藏不住野心,有时候一些桀念,从眼眸子里就反射出去了。

    让他在黄极手底下装样子,实在是难为他。

    他暗想黄极那么聪明,肯定已经看出自己只是假意归降。

    让他变成女人,他倒是无所谓,只要不妨碍实力就行了。他之所以不敢,乃是怕黄极借机给他身体植入个什么东西。这他可受不了,还不如跟黄极拼了。

    他寻思既然基因改造的事会落到他头上,那还不如应了赌约,如此万一真没有尸体,他还能让黄极欠他的。

    所以他在赌约中,丝毫不掩盖自己的野心,他就想看看,黄极是不是真那么大方。

    可惜,终究运气不如人,还真给他找到了尸体。

    “不,不是运气,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我的赌注,这是绝对的自信,他一定是发现了我没有注意到的线索,知道一定有尸体,这才和我赌的。”

    布兰度惆怅,打也打不赢,算也算不赢,心里不禁恼恨自己的弱小。

    他正要垂头丧气地回去叫大家过来,可突然他又回过头,盯着女子胸口的一条吊坠。

    那是一颗玉坠,可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玉,里面隐隐有东西在游动。

    布兰度凑上去拿到手中仔细查看,突然一个激灵,发现通过这玉坠,他可以念头控制那海螺座椅。

    “呼!”高速移动时声音很小,除非擦着耳边掠过,不然他都听不到。

    布兰度自语道:“竟然不需要任何验证程序就能控制,是因为原主人已经死了吗?”

    他发现这座椅可以自由飞翔,虽然速度最快只相当于直升机,但却比直升机灵活百倍。

    另外它还有光学隐形,以及静音效果。

    坐在椅子上的人说话,如果不想,椅子之外的人是听不到声音的。

    “可惜不是武器,这东西就只是一把椅子而已。”

    布兰度眼珠一转,突然控制海螺座椅飞到大厅顶上,然后开启光学隐形,就见连椅子带尸体,都消失在眼中。

    “诶?”

    布兰度意识到,如果八座大厅只有这一具尸体的话,那他藏起来岂不是就等于没有了吗?

    “可是……”布兰度眉头紧皱,很是挣扎。

    可一旦真的只有这一具,而且被他藏了,那么黄极也就无法打开百神仓库。

    如此,他们对抗帝斯,就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

    万一仓库里,真的有天龙人留下的瑰宝,本可以让人类翻盘,那他岂不是断绝了人类那本来可能有的希望?

    “不,我在想什么?仓库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的东西?”

    “就算是烛龙,也不能帮人类翻盘,这里就更不可能有比烛龙更厉害的东西了,纵然杀了帝斯,对困局也没有任何帮助。”

    “嘶,我为什么会觉得他有可能杀死帝斯?可恶,跟他待久了,都差点被他的理念所感染了。”

    “我这是为他好,拿不到仓库里的东西,他也就死心了吧?这样也就不敢对抗帝斯了,以后才是真的还有希望。”

    布兰度心思不断挣扎,最终让尸体保持隐形,默默走出了大厅。

    回到中圈,其他人也陆续回来了。

    见他们除了五彩石,都两手空空,布兰度心里砰砰直跳。

    “我要赢了,还剩下白兰迪没有回来,他就算看到尸体,为了我赢,也肯定会藏起来的。所以就算有两具尸体,我和白兰迪一人藏一具,也等于没有……”

    布兰度紧紧攥着拳头,脸色凝重,豆大的汗都流下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白兰迪兴冲冲地从一条通道跑了出来。

    “找到了!找到了!华极,我找到尸体了,你全说准了!”白兰迪激动地跑出来,手里还挥舞着一块玉坠,紧接着和布兰度所发现的尸体差不多的一具尸体,坐在海螺座椅上飞了出来。

    “啪!”布兰度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

    他恨不得一指头狂钻白兰迪的太阳穴,骂醒这个蠢货。

    同时心中幽怨:白兰迪已经沦陷了,他竟然真的想帮华极,猪啊!真的是猪啊!自己怎么有个这么天真的兄弟。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布兰度反应极快,瞬间也变了一副兴奋的脸。

    “哈哈哈哈!我也找到了,果然还是我们两兄弟运气最好!”

    布兰度一边说着,一边让自己发现的那个海螺座椅飞了出来。

    “找到了你就输了,你这么兴奋干什么?”林立笑道。

    布兰度一愣,脸色绷了起来:果然,我不适合演戏。这些家伙一个个都知道我心怀鬼胎,逗我玩。

    他如一头孤狼死盯着黄极,说道:“老子输了就输了,华极,来吧。”

    黄极笑道:“以后少跟我赌,你看你,选择的总是错误答案。”

    布兰度冷声道:“你个狡猾的家伙,履行你的赌约吧!把我改造成什么样都随便你,留一条命就行了。”

    “哈,赌约?我们并没有约定如果我赢了要怎样。”黄极忍不住笑了。

    布兰度悚然一惊,恶狠狠地盯着黄极,暗道可恶!大意了,看这意思,是要有更过分的要求?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

    黄极紧接着就说道:“既然都没有事先约定好,那就算了吧。左右不过是一场游戏,还是做正事要紧……”

    “什么!”布兰度一怔,木然呆立。

    黄极一句话,就把这变成了一场玩闹,仿佛朋友之间耍了次嘴皮子。

    他原来并没有打算利用这场赌局胁迫自己吗?

    布兰度有点懵,这算什么?他前面心里蝇营狗苟,想了那么多,合着尽是他在胡思乱想?

    “你没打算赢了对我做什么?我的赌注那么大,你竟然不当一回事?”布兰度忍不住问道。

    黄极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与他擦肩而过道:“一场赌局而已,我就那么一说,你看他们谁敢跟我作赌?都输怕了,也就你,新来的,还敢接我的赌。”

    “翼神号早就检测到这附近有尸体,你跟我赌不是瞎了心吗?你总能从一堆正确答案中,选中错误的那个,也是厉害。”

    “好了,淡定,又不玩钱的,别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说着,已经与布兰度擦肩而过,查看尸体去了。

    布兰度无语了,好一句‘又不玩钱的’,他担忧半天的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揭过了。

    本来他还心里暗恨,做好了觉悟,想着不管黄极怎么折腾自己,留条命就行。

    结果竟是这样,他心里一时间空落落的。

    “OK,现在有样本了,总共可以变两个权限者,我一个,还一个谁来?”黄极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布兰度攥着拳,感觉到一股难言的羞耻。

    黄极竟然早已决定改造自己,亏他还想半天是要改造他布兰度。

    “我来!”布兰度心中是有骄傲的。

    黄极笑道:“你确定?别较劲,这种基因伪装,不是谁来都可以的,要看相性的。”

    “这是我的能力,我的相性最高,这是毋庸置疑的。其次就得看你们之中,与西王母的女儿相性更接近。”

    “如果相性不合适,就变成终身改造,很难变回来了。”

    众人楞道:“诶?临时改造啊?”

    黄极点头道:“不然呢?”

    “早说啊!我来。”林立笑道。

    布兰度说道:“还是我来吧,输了就输了,总要付出点什么。”

    刚才如果是他赢了,绝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揭过。所以此刻被黄极这么照顾,他心里不痛快。

    要是白兰迪这种兄弟也就罢了,就像刚才,白兰迪明显坑了他,但他并不放在心上。

    可华极又不是自己人,他甚至想着弄死华极,所以华极对自己这么好,他反而不想接受:哼,想让我欠你的,我就不要!

    黄极见状笑道:“你真的不适合,这变身还是让我和林立来比较好。”

    “你要是非得输点什么,这样吧,十六号就是我生日,你送我一份好礼物吧。”

    此话一出,众人愕然。

    大家还真不知道,黄极什么时候过生日。

    刚过十二点,现在都十四号了,十六号不就是后天吗?

    “大哥,你四月十六日过生日?”林立问道。

    黄极点头道:“我的生日是三月初三,我只过农历生日,今年的三月三,就是四月十六日。我本来不打算说的,布兰度,你就好好送我一份礼物就够了……”

    布兰度也懵了,闹到最后,对方只要他一份礼物而已。

    “生日……十六号竟然是华极生日。帝斯近几日就会下来,可恶,他要是刚好在十六号下凡怎么办?”

    布兰度心里嘀咕着,纠结半天,默默销毁了体内给帝斯定位的孢子。

    与此同时,下一秒,众人只见翼神号退回休眠状态。

    一个曼妙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肤如凝脂,青丝如瀑,气质出尘。

    身上穿着一件翼神号衣柜里昔日少昊的一套祭司款式的金丝长袍。

    这少女看起来才十六七岁,众人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黄极。

    愣了一下,林立才说道:“大哥?”

    “该你了,林立。”黄极淡淡一笑,声音清脆如鸟。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