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四日,上午六点,英诺马哈山脚下,余沫朔焦急等待着。

    就在他急不可耐时,古峰终于驾驶着直升机编队,带着黄极等人赶到了。

    “你们可算来了,这么久,莫不是发现了什么?”余沫朔问道。

    黄极从飞机上下来,紧随其后的林立等人,搬运着两吨重的超导体和超固体材料。

    余沫朔眼睛一亮,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凡品啊。

    黄极等人两手空空的去,回来带着这些材料,显然有所收获。

    “的确发现了藏在井山下的遗迹,那里有一片上古时期的小型生态圈,这些材料是我从那里挖掘到的,原本应该还有一处基地,但是被人拆掉了。”黄极说道。

    余沫朔点头道:“昆仑之城早就飞走了,基地肯定也都被拆掉。你们还能找到这些残留,已经是巨大收获了。”

    “可有能对付自然扰动者的武器?”

    黄极回过身,从罗言手中接过一杆标枪,银白而细长。

    “此物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不出所料的话,它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射日之箭。”

    余沫朔瞪大眼睛道:“什么?射日箭?”

    不光他惊讶,林立等人也怔了一下。

    林立想了一下说道:“这莫非就是‘素矰’?”

    山海经记载,帝俊赐羿彤弓素矰。

    也就是指赐予了大羿,红色的弓,白色的箭。

    黄极说道:“它看起来是标枪,实际上是一支箭。可以干扰能量护盾,其尖端无视一切空气阻力,甚至能分解所遇之物的分子链,你已知的所有合金,都会被它切开。”

    “一旦发射,就犹如一支贯穿一切的银白细线,即便是飞碟也会被洞穿,在上古,这就是弑神之枪。”

    说罢,他信手一抛,那根弑神枪犹如被发射出去的炮弹一般,咻得一下没入远处的山崖中。

    过了半晌,它才又按照黄极的操控,原路飞了回来。

    余沫朔带人上去查看,只见崖壁上有个小圆孔,深不可测。

    “大羿就是靠它,射下的九日?”古峰呢喃道。

    黄极笑道:“神话中,帝俊赐予大羿‘弓箭’,让他去‘恤下地之百艰’。这意思就是让他照顾一下人类百姓,帮他们除去一些祸害。”

    “大羿刚开始的确消灭了许多祸害,可最后突然觉得帝俊造成的十日当空,才是下地最大的祸害,于是射落了九个。”

    “这就好像领导让手下去斩杀罪恶,赐予其尚方宝剑,让他放手去做,结果那人把领导儿子给杀了……”

    古峰哑然失笑,这是一点情商也没有。

    黄极说道:“这并非没有情商,里面其实有着非常复杂的故事,我也是从少昊之书里看到的。”

    “我之前说过,帝俊是一个喜欢地球的外星人,阿努纳奇公司的总裁之一,其他总裁都是派替身驻扎地球,唯有他是真身降临,还与人类诞生了混血子嗣,也就是生下了少昊氏。帝俊便是传说中的太昊,山海经中的大嗥。”

    “帝俊是上古第一太阳神,他儿子少昊就是小太阳神,仗着这层天命,可谓不可一世。”

    “起初大羿是初代光明会的顶级强者,他姓风,图腾为凤凰,乃十日国联盟之一的王者,同时还掌控部落的祭祀权,君权称王,君权与神权同时加身,称‘后’。大羿就是风后,是东夷神系最忠实的走狗,他坚定地认为神明不可违抗。”

    “他爬上了昆仑城,彰显了自己的勇武。”

    “帝俊干涉人类战争,赐予大羿神器,以扶下国,除去一些祸害。所谓下国,就是指当时的初代光明会,以少昊国为首的十国联盟。因此,所谓祸害,也就包括了很多与初代光明会为敌,反抗太阳神秩序的一些势力,其中就包括炎黄系的一批人。”

    “大羿,相当于初代光明会里,专门消灭叛军的总负责人。”

    听到这里,布兰度眼珠子一动。

    黄极继续说道:“注意,鸟系外星人和蛇系外星人,并没有杀得你死我活,他们打的是代理人战争,是底下愚昧的地球人,因为不同的文化立场,在上古打得不可开交。实际上外星人彼此之间,依旧遵循着秩序,偶有争斗,但并非战争,该做生意还是做生意。”

    “昆仑城是一座开放性的都市,而西王母,是当时被天龙人提拔,一个专门负责人类事务的代表,她住在昆仑山上同时为所有外星人服务,其中也包括帝俊。”

    “大羿勇武过人,意志坚韧,又有神器在手,天命加身,可谓横行大荒。其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

    “这些听起来像是凶兽,实则都是当时归属于十日国势力的强者,或者部落名称。在黄帝的算计之下,他们都成了反抗神明的叛逆,最终被大羿或杀或降服。”

    “以此功劳,按照约定,大羿本该获得不死药,长生久视,并获得离开地球的名额。这药,在西王母处领取。”

    “然而黄帝提前布局,摸透了西王母的藏药处。提前派自己的儿子,偷走了不死药,这既是嫦娥奔月。”

    林立恍然道:“我说怎么不对劲,大羿是典型的东夷文化代表,他的图腾是凤凰。山海经里说帝俊送了他装备,结果他反而射了帝俊的九日,简直是个反骨仔。”

    “原来这一切是黄帝的算计,‘恒我窃药’原来不只是为了获取外星法律的情报,派一个卧底飞向宇宙,给人类带回破局之法。同时,也是一箭双雕,让帝俊对大羿失信!”

    “大羿从太阳神最坚定的支持者,再到帮助炎黄系,射杀九日。这里的心态转变,恐怕发生了很多事。”

    黄极点头道:“是的,详细情况,已无据可考了,但大羿最后的确跟九日同归于尽,帮了炎黄系大忙。”

    “可以说极大振奋了士气,打破了‘神明’不可战胜的神话,对少昊坚不可摧的天命,给予了致命一击。这才有后来颛顼起兵彻底消灭少昊国的心理基础。”

    “否则见了少昊,没有自信的人类战士们,见人先矮三分,士气低下,而敌人背后十日当空,哪怕不掺和人类战役,可士气鼎盛,这也没法打。”

    众人感慨,上古之人,能绝地天通,真是努力奋斗到了极点,一代一代前仆后继。

    黄帝直接算计初代光明会的自己人,毁了阿努纳奇公司的九艘金乌,因为大羿是东夷的人,武器也是帝俊给的,所以摧毁金乌的事,还报复不到黄帝势力的头上,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和步步为营,可谓被黄帝算计到了骨子里。

    “时间差不多了,再过一小时就是地震,扰动者应该在附近了,该动手了!”余沫朔说道。

    黄极点点头,余沫朔当即派人用麦芽糖绘制了一副庞大的伪麦田怪圈。

    很快美妙的几何图案,呈现在大地上。

    真走出了这一步,要开始杀外星人了,众人都很紧张。

    余沫朔问道:“你有几成把握?有了这射日之箭,你击杀扰动者的把握就更大了吧!”

    黄极摇头道:“其实我不知道。”

    “什么!”余沫朔惊骇,前面黄极那么自信,现在‘召唤阵’都摆好了,竟然说不知道?

    黄极平静道:“我早就和你说过,打不赢也得打,不拼也是死。”

    “烛龙对我们至关重要,势在必得!所以扰动者非杀不可。”

    “如果我说只有一成把握,难道就不打了吗?不管有多少胜率,我都要当做有百分百胜率的信念,去与他决一死战。”

    话虽然说得潇洒,可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了。

    这也太坑了,饶是跟随黄极的罗言、独眼鹰等人,也不禁左右张望,心砰砰直跳。

    自然扰动者,还未出现。然而就是这将来而未来的压力,却让众人心惶惶。

    “噌!”黄极提前穿戴好了翼神号,顿时化身黄金战神。

    “非战斗人员立即撤离。”

    林立等人越发紧张起来,而余沫朔和古峰则连忙道:“我们就不添乱了,在这片山区,我们布置了导弹阵列,如果你需要支援,你就直接操控就行了。”

    “立即撤离!”黄极严厉道。

    余沫朔不敢久留,连忙带着脆弱的队员撤出山区。

    他们撤出七八公里时,就见天空划过一颗发光圆球,往麦田圈方向而去。

    那熠熠生辉的耀眼光芒,犹如一颗小太阳横空飞过!

    “来了!真来了!那就是自然扰动者!”古峰低声道。

    “速度不快,可以拦截,是否发射导弹?”老陈说道。

    余沫朔连忙道:“不要!在海地时,这扰动者就把光明会的导弹玩弄于鼓掌。”

    “总之我们不要直接参战,如果华极他们败了,我们还有谈判的余地。”

    他拿出望远镜,远远观看黄极所在的方向。

    只见扰动者与金色翼神般的黄极,似乎在交谈什么。

    突然,他在战场外部署的几个导弹基地,无命令发射了!

    “咻咻咻!”数百发导弹,直奔战场而去。

    余沫朔顿时汗都下来了:“搞什么鬼?不应该用射日箭偷袭吗?为什么直接动用我的导弹了?”

    他说如果需要,黄极可以用他们的导弹,不过是客气话。

    在他想来,这些根本派不上用场的,只不过他想尽可能提供一些帮助而已。

    却没想到,眼下竟然是他的导弹群,打了先手!

    “不!不对!这导弹是攻击华极他们的!”古峰突然说道。

    “什么,原来是扰动者在控制我们的导弹?”余沫朔暗道不好,他的部署,不仅没用,反而帮倒忙。

    “轰轰轰轰轰!”

    数百颗导弹覆盖性轰炸下去,黄极羽翼瞬间展开,化为万千刀片飞舞,凌空拦截导弹。

    同时手中亮出离子光矛,翼神黄极闪电般划破长空,直扑高空的大光球。

    “糟了!偷袭变成正面作战了。”

    “扰动者怎么会先手攻击的?难道我们的意图他全都看在眼里?”

    余沫朔紧张得不得了,此战关乎人类命运,也关乎国运。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