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七点四十五,地动还是如约而来,席卷了一座偏远城市。

    但因为应急管理局准备实在是太充分,几乎没有人员伤亡。

    仅有的伤亡,还是灾难过后,少数人因为财产的损失,情绪失控与别人发生冲突而导致的。

    但总的来说,一切都是余沫朔所期盼的最佳结果。

    造成这一切的外星人死了,烛龙依旧静静地躺在钟山下。

    “为什么除了尸体,什么都没剩下?你是不是提前拿走了?”收拾残局时,余沫朔忍不住问道。

    黄极没有否认,反而说道:“你要和我谈战利品?”

    余沫朔欲言又止,最后苦笑一声道:“你起码和我说一下是什么吧?”

    跟黄极要分赃,余沫朔都有点张不开这嘴。

    毕竟黄极是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情况下,硬顶着压力,打赢了这场几乎不可能赢的战斗。

    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人类的命运。余沫朔除了喊加油,也是没出什么力,甚至于他之前也意识到了,他私自在附近部署导弹发射基地,是何等的愚蠢,简直帮倒忙。

    照他原来的办法,那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和扰动者谈判的,事实上却连谈判的机会都没有。

    可现在,扰动者死了,不光避免了一次改变世界的灾难,还让烛龙成功留在了地球上。

    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可以说收获这种和平本身,已经是他们得到的最大战利品。

    自然扰动者死后,无论留下了什么,也不应该再有他一份。

    余沫朔对此已经死了心了,一方面是没理由,一方面则是黄极展现出来的实力,超乎了他的预计。

    黄极说道:“我最后手太重,他的能量护盾和重力武器都被摧毁殆尽,不过我的确收获了一些好东西,那就是他的生物计算机。”

    “我已融合到翼神号中,初步拥有了他那强大的演算能力。”

    “比如你要说是不是那种对未来的预判……”

    “是不是那种对未来的预……呃……”余沫朔几乎与黄极同步说出那句话,只不过说到最后,他直接愣住了。

    众人惊喜,本来黄极就智略超凡,如今有了外星人的演算系统辅助,那终于有一项素质应该是超越了帝斯了。

    黄极笑道:“想去看看烛龙吗?通过刚才的地震数据,我已经因此推测出了烛龙的精确位置。”

    “哦……好!那这尸体?”余沫朔指着地上的死虫子。

    黄极说道:“你想研究,就拿走吧。会有一些收获,但也不会研究出太有意义的成果。”

    “这具身体,只是扰动者的分身之一,他并非真身下凡。”

    众人悚然一惊,这可不妙。

    这意味着扰动者的本体还活着,随时可能来地球复仇!

    “这不完蛋了吗?本来还以为是斩草除根了,结果只是个分身,那他下次再来,可不会再大意了,我们全都要死!”余沫朔焦急道。

    黄极摆手道:“不,扰动者以分身来盗墓,是忌惮月球,担心对月球的威力预判错误,而身死道消,所以保险起见,派了分身。”

    “而这场战斗的细节,他也传递不出去。也就是说,他顶多知道分身死了,却不知道怎么死的。”

    “当他意识到分身死亡后,他想的一定是逃离地球的时候失败,被月球武器抹杀了。根本不会想到是一群弱小的蝼蚁所杀。”

    “也即是说,他的假想敌是小灰人,而不是我们。”

    众人点点头,这就好说了。

    不过余沫朔说道:“可他肯定依旧想要烛龙,为了烛龙,他一定还会来。”

    黄极说道:“那也是很久以后了,近期不可能来的,因为分身被月球方面所杀,意味着烛龙的事已经大概率暴露,他会认为小灰人更警惕他再次到来,或者已经拿走了烛龙。”

    “所以他小概率会放弃烛龙,而大概率……会在2045年,地球生态毁灭,小灰人撤离之后,他再来地球看看,确认一下烛龙还在不在。”

    众人先是松了口气,随后感觉不对。

    罗言戴上了眼镜说道:“等一下,那我们拼死留下烛龙,以此作为人类抵挡伽马射线暴的底牌岂不是没意义了吗?”

    “到时候地表生态毁灭,而一部分人类躲在烛龙的庇护下延续,我们不光要躲过小灰人最后的捞一笔的可能,还要躲避扰动者最后的筛查?”

    “人类最后的火种,岂不是留的没有意义?”

    黄极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个人认为,B计划的确没有意义。但即便如此,我们也得做两手准备,留下这层希望。”

    “不能把人类的未来,全部赌在A计划,我独闯星际这种事上。”

    众人怅然,本来是两手准备,双管齐下。其中B计划比A计划更容易实施。

    可随着事情发展,以及黄极的分析,众人越发觉得,B计划希望渺茫,依靠运气,依靠他人的怜悯的成分更重。

    相反,A计划虽然也很扯淡,什么造飞船,送黄极一个人去闯荡星际,给地球争取一线生机,这一切都太未知了。

    可至少命运是掌握在人类自己手中的,哪怕再渺茫,若万一成了,人类将拥有真正充满希望的未来。

    “所以,我们还非得杀帝斯不可啊。”罗言叹道。

    余沫朔挠着头,不知道这群人在说什么,连忙道:“你们都等一下!什么A计划B计划?什么独闯星际?什么杀帝斯?”

    “干掉扰动者,留下烛龙,不是结束了吗?”

    林立看向黄极,黄极微微点头,林立便将他们还想杀死小灰人帝斯的事,给说了。

    黄极最后补充道:“你也听到了,虽然我们留下了烛龙,但2045年后烛龙哪怕救下一大批人类,也未必有好结果。因为依赖外星科技而延续种群,我们将不会被保护。人类这个种族,降会彻底暴露在宇宙文明的恶意之下。”

    “烛龙能骗过小灰人,不一定能骗过扰动者。即便骗过了扰动者,也一定骗不过星盟的执法官。如果最后的执法官泄露我们还有人在地底活着的情报,那么我们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人类火种也必将熄灭。”

    “所以想要给人类争取生机,我们必须主动出击。建造飞船,走出去,学习外面的技术,在2045年之前,让人类成为星际文明,加入银河星盟。”

    “而这第一步,就是要在近期,杀死帝斯。”

    余沫朔抓挠着头发,他都快疯了。

    杀了扰动者,还要杀小灰人,这个重瞳组织也太疯狂了。

    黄极继续说道:“月球成年小灰人一共就两个,奥玛佐与帝斯,一文一武。如今奥玛佐已经带着地球人口离开太阳系,而帝斯不日即将下凡,月球空虚,这是杀死帝斯的最好机会……没有人能动用月球的顶级武器,我们只需要战胜帝斯本人就可以了。”

    “其次,这时候若杀了帝斯,那么我们会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探索太阳系,测试建造属于我们的飞船,挖掘各大行星的矿物,甚至是潜入月球。”

    “总之这是一波非常珍贵的发育时间,而一切的前提,就是要杀死帝斯。”

    余沫朔吞了口唾沫道:“可杀死帝斯的后果,你想过没有?”

    黄极说道:“如果杀死帝斯之后,我们能成功潜入空虚的月球基地,篡改记录之类的,那么谁又知道帝斯是怎么死的呢?”

    如果是之前,余沫朔还会有很多质疑他的问题。

    但现在,余沫朔不想再质疑这个男人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余沫朔已经确定,这是一名真正在全力为了人类未来而奔波的人。

    他要做的事无人看好,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美梦,可为此,他已经赌上了性命,并确切地付出着,大家都看在眼里。

    那么,作为同样也想看到美梦成真那一天的人,余沫朔能做的,就是支持他。

    反对一个人,就必须拿出更好的方案来。对此,余沫朔可没有,他别说拯救人类,就连之前拯救大西北,他都束手无策,眼下短暂的大好局面都是眼前的黄极所争取来的。

    如此,余沫朔又有何好说的呢?

    至于罗言等人,就更不会质疑了,经此一战,他们能做的,也是相信黄极。

    “既然你已决定,那我就相信你,你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余沫朔认真道。

    林立等人皆笑,在场除了布兰度还在若有所思以外,所有人都已决意跟帝斯拼了。

    何为幸福?如果一个人每天都在失去,那么纵然有再多的钱,这个人也不会幸福。哪怕有一百多亿,但每天这笔钱都在减少,无论怎么努力也在减少,那么他只会感受到沮丧。

    相反,一个人哪怕穷困潦倒,可如果他知道明天会更好,后天也是如此,今天赚一百,明天赚两百,人生在进步着,那么他就是幸福的。这与具体获得多少,没有关系。

    尽管黄极的野心与目标,总是那么渺茫与绝望,总是让人感觉在做梦。

    可是黄极却也总能带领大家,一步一步地,朝着那个目标而靠近。再离谱的追求,可如果每天都在朝着那个追求而前进,让人确切感受到‘我的确在逐梦的路上’。

    那么,众人就会感受到幸福,激发出热情,并深切地体会到,自己所追随的那个人值得信赖与支持。

    而让大家拥有这样的预期,正是一名英明的领袖,所应该做的。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