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两天过去了。

    四月十六日,一艘直径只有五米的小型飞碟从月球的背面起飞。

    环绕月球一半后,犹如被引力扔出去一般,甩向地球。

    在杭州时间下午两点整,飞碟来到了云层上空。

    “约柜为何会在这?”飞碟里一名身高仅有一米五冒头的小灰人,正躺在舱内,皱了皱鼻孔,表示困惑。

    这名小灰人,穿着银色的紧身衣,耳洞旁还飞舞着一颗黑色小眼眸状金属仪器,手上正把玩着菱形的小瓶子,

    此人正是帝斯,一双大眼睛,渊面黑暗。

    确定约柜的信号就在下方的一座公园里,他开启飞船的光学隐形模式,直接降落下去。

    公园的一棵小树,嘎吱一下就被压断,草坪直接烧焦。

    下一秒,飞碟的一面突然变得透明,开出一道扇形的门,帝斯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

    此时此刻,公园里还有一名中年秃顶男,正在遛鸟。

    见到帝斯出现,他直接惊呆了。

    帝斯的形象,实在是太经典了,人类刻画的最多的外星人形象,就是这种大头,无毛,纯黑大眼睛,鼻梁平坦,也没有耳廓,身材矮小,灰色皮肤的样子……

    中年人秃顶男眨巴眼睛,见到这么个怪胎朝自己走来,吓得僵在原地动都不敢动,手一软鸟笼都掉在地上,门给摔开了。

    一只金丝雀飞出鸟笼,似乎也被某种气息吓得忘记怎么飞了,在半空中跌跌撞撞,最后一脑袋扎在一棵大树上,跌落在地。

    帝斯顿了顿脚步,似乎意识到自己还是不小心霸气侧漏了一些,便再度收敛信息素,变得无害而没有任何刺激性递质外放。

    他与奥玛佐不同,那家伙几乎完全不会控制自己的身体,而帝斯则精通此道,再加上喜欢来地球玩,强大生物的那种恐怖信息素,可以压抑得一点都不外泄。

    刚才只是刚下凡,没调整好,所以惊到了鸟。

    至于那中年秃顶男,感官太不敏锐了,失去了野兽本能,反而只是被帝斯的形象所吓到,倒不是被气息所慑。

    “你……你是什么人!”中年秃顶男惊呼道,声音都变形了。

    帝斯一边朝他走,一边很淡定地挥手道:“拍电影的。”

    他的汉语贼溜,普通话标准到了极点,字正腔圆,吐字清晰。

    就是声音有点怪,尖细而响亮,正常人日常听起来,第一反应是一个孩子在刻意提高嗓门说话。亦或者……像个太监在拿捏着腔调高声说话。

    “哦……原来是拍电影的……”中年秃顶男松了口气。

    人家就这么一说,他竟然真的相信了,毕竟若想对方是个外星人,这个真相他实在不愿意接受。

    也不合理啊,怎么会突然有外星人走到自己面前呢?而且还说自己是拍电影的?所以这肯定就真的是拍电影的啊。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外星人呢!”

    中年秃顶男说着,他是看不到飞碟的,至于树枝折断,草坪烧焦,他自动脑补为是剧组的特技师提前设计过的。

    “老弟,你这扮相不错啊,真像!但有点不好,就是太俗套了点,没有创意啊!”

    “诶话说你不会是个孩子吧?对了,你们机位在哪呢?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还是说你这是在拍综艺节目?街头整蛊?”

    他嘴里问个没完,实在是太好奇了。

    帝斯对此不置可否,径直走到一处明显有翻动过的土壤前。

    他凝视片刻,飞碟里突然飞出一颗黑色小眼眸状的探测器,朝着土壤一阵扫描。

    中年秃顶男又吓了一跳,在他眼中,根本没看到这玩意儿从哪飞出来的。

    “你……你这个飞行道具好高科技啊。”他说着。

    然而帝斯没理他,身前的土壤骤然掀起,好像里面爆炸了似的。

    “嘭!”一股气浪掀起尘埃,震得中年秃顶男连连退后,嘴里呸呸呸。

    “不是……呸!你们节目组到底在公园埋了多少炸药?”

    中年秃顶男说着又凑上来,只见地上一个坑,帝斯则右手上多了一颗古怪圆球,左手提着一摄影机。

    帝斯没有播放录像,他的探测球扫一下,就知道内容了,不禁鼻孔一皱。

    中年秃顶男见他这生动的表情,开始意识到,这不像是皮套子。毕竟没有任何皮套,或者化妆粘黏的假鼻子,可以鼻尖耸动的。

    “你这真是皮套子吗?这鼻子,这眼珠子,看得跟真的一样。”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戳向帝斯黝黑的眼珠。

    突然,帝斯一阵颤抖,情绪失控。中年秃顶男就仿佛直视了莫大的恐惧,惊声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中年秃顶男尖叫着,手脚发软往地上一跌。

    “菲——斯——”尖细的怒喊声同时响起。

    帝斯大声喊着菲斯的名字,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散开来,中年秃顶男肝胆俱裂,吓得窒息。

    “可悲的地球人,你们总是这样的不知感恩与服从,竟然连主都敢背叛……”

    “华极,你死定了,这颗星球上,谁也保不住你!”

    帝斯愤怒地难以自遏,随后也不管中年秃顶男,让探测球采集了土壤中布兰度留下的孢子,便转身走向飞碟。

    “啊啊!外星人啊!这里有外星人啊!他要杀人了,地球要毁灭了!”中年秃顶男歇斯底里地吼道。

    他亲眼看到,帝斯跨入了看不见的飞碟中,随后整个人消失。

    然后眼前树枝被压倒的地方,仿佛有某种半透明之物,呼得一下升空!这似乎是透明之物在高速移动时,隐隐约约模糊了一下。

    “来人啊!有外星人!”

    中年秃顶男渐渐的才回过劲儿来,感觉腿脚不软了,连忙爬起来,边跑边喊。

    他冲到了公园人流较多的地方,见到人就抓着他说有外星人。

    可惜,人人都当他神经病,如同避瘟神一般地躲着他。

    中年秃顶男又跑到派出所,气喘吁吁地拉着民警疯狂倾诉。

    “我……我去……警察同志!太恐怖了!真的!”

    “你别急,出什么事了?”有民警倒杯水递给他。

    中年秃顶男喘着气,说道:“我说出来你们别害怕……”

    “我们是警察,我们不会怕。”民警说道。

    他指着外面说道:“我刚才撞见外星人了,还会‘嘭’!好恐怖!”

    民警嘴角一抽,不禁后仰,茫然地看了一下同事。

    同事也一脸懵逼,没接过这种案子啊。

    那民警面色古怪道:“你说的‘外星人’是绰号吗?什么嘭?他有炸弹?在哪?”

    中年秃顶男苦着脸道:“不是绰号!是大头大眼睛,又矮又恐怖的外星人!就是这种!”

    他唰唰唰就在纸上画了一个小灰人,惟妙惟肖,经典的荧幕外星人形象。

    “嗤……”民警嘴巴一咧笑了一下。

    随后摇摇头,拿回纸笔问道:“姓名。”

    中年秃顶男愕然道:“外星人的姓名我哪知道?他总共就没说几句话,哦对了!他好像喊了一个人命,叫菲斯!”

    民警摆手道:“我是问你的姓名。”

    “真的,你去打听打听,我这辈子就没撒过谎。真的有外星人啊,他还要杀人!”中年秃顶男急道。

    民警眉头一皱道:“杀谁?”

    “好像是叫什么……滑稽?”

    “噗嗤……”一旁的同事忍不住笑了。

    负责接待的民警嘴巴无声地哎呦一下,无语地看了一下左右,最后叹道:“姓名。”

    “就叫滑稽啊,姓什么我不知道。”中年秃顶男瞪大眼睛认真道。

    “嘶!”民警倒吸一口凉气,皱眉道:“我是问你的姓名!”

    “哎呦,你管我姓什么干什么!外星人啊!他坐飞碟来的!他一开始还跟我打招呼,后来就不理我了,他在公园里挖了东西走的,你们跟我去看看啊。”中年秃顶男急道。

    民警叹道:“他挖了什么东西?”

    “一个球,还有一个摄影机!”中年秃顶男说道。

    民警无奈道:“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中年秃顶男如实道:“他说他是拍电影的!”

    “哈哈……”同事笑出了声。

    问话的民警眼睛一闭,扶着额头,随后沉声道:“说名字。”

    中年秃顶男摊手道:“我哪知道他电影叫什么?他只说拍电影,没说名字啊!”

    “哎呀卧槽!”同事笑喷了,直接站了起来。

    那民警也无语了,他拍桌子道:“我是问你的名字!”

    中年秃顶男见民警怒了,连忙老实说了自己的名字。

    当即民警也不再多问,直接当他哗众取宠,搞恶作剧,或者精神有问题,马上联系他的家人。

    随后一番警告,便让他家人把他领走了。

    “真的有外星人啊,我没骗你们啊,真的……”中年秃顶男最后被家人拖走时,还在不停地跺脚说着。

    而这一切,帝斯都没有放在心上。

    他早就料到,差不多是类似的结果。帝斯是个‘地球通’,非常了解地球人。

    这些年小灰人的形象早就被光明会明里暗里传播遍了,所以只要不被大规模目击,那么单个目击者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外星人?这年头有几个信地球上有外星人的?

    别说目击,就算是拍下来,或者录制下来,也能被洗成是特效,或者说他化了特技妆。

    光明会必掩盖他的存在,各大国也都会很理智地隐瞒,所以他根本无所谓。

    见公园那片地方只有一个人,便堂而皇之地降落下来,大大方方地走出去,顺带还说了句‘拍电影的’,调戏那名目击者。

    这些,帝斯都轻车熟路了,毕竟下凡玩太多次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