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们都不信我呢?我是不是疯子,老婆你还不知道吗?”

    “真的有外星人啊,你们跟我去现场看一看,那里有痕迹,绝对是飞碟留下的痕迹!”

    都被带走了,那中年秃顶男还在说。

    旁边他老婆怒道:“别说了,再说民警把你拘了!我看你是在家闲的!”

    中年秃顶男跺脚道:“老婆你信我啊,就前面的公园,我亲眼所见啊,我跟你说,那个外星人绝对不友好,他身上的气息让人头皮发麻,我当时腿都软了,感觉要死了你知道吗?”

    “那是真的要杀人啊,只要找到一个叫菲斯,一个叫滑稽的,肯定还能再碰到那个外星人。”

    他嘴里不停说着,老婆根本不信他,纯当他白日梦,还不停地数落:“你看看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游手好闲,能做成什么事?让你去买瓶醋,你还非要带鸟去,现在好了,鸟丢了,你还赖外星人了是吧?”

    中年秃顶男似乎是个‘气管炎’,一脸苦相,有口难言。

    这时候,一名背着大登山包的青年,皱着眉凑了过来。

    “大哥,你刚才说的那个滑稽,还有菲斯,是怎么回事?”

    中年秃顶男见有人发问,连忙将刚才的事说了。

    然后老婆在一旁拉着他说道:“还说!你还说!老弟你别听他的,世界上哪有什么外星人?”

    那名青年,却是不敢不信,试探性地问了一下:“那外星人,不会就是电影里的那种吧?”

    “对对对,就那种纯黑大眼睛,脑袋还特别大的那种,身高倒是很矮……”中年秃顶男描述着。

    青年深吸一口气,苦涩一笑。

    他知道,这是帝斯。

    只因他正是光明会叛逃的大科学家沐源,见过帝斯的影像。

    沐源来到杭州,正是查到布兰度偷偷入境的渠道,一路顺藤摸瓜到了这里。

    可惜,到了这里之后,他就彻底失去线索了。

    这些日子,沐源一边找布兰度,一边利用自己的技术,和当地一高科技公司达成了合作。

    反正都叛逃了,他为了妹妹,现在已经百无禁忌,直接拿出了许多光明会顶尖的技术,跟本地的公司换取资源和工程实验室。

    沐源一边完善自己的钢铁战衣,一边让本地大集团帮他找人。

    好不容易通过一些风声,查到这公园附近的监控被删除了一段时间的内容,甚至还有国家的人在这里挖过东西。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过来查看一二,却没想到,能听到路人提起外星人。

    如果只是提起外星人,他也不会多问,甚至于提起‘滑稽’,他也不会在意。

    可偏偏,在提及以上两种的同时,还说了‘菲斯’这个名字。

    这下子,就不由得沐源不重视了。

    果不其然,追问之下,他终于得到了布兰度的下落。

    因为帝斯下凡,莫名其妙降临一个公园,必然是因为约柜在这里。

    所以推断一下,之前被删除的监控应该是布兰度在这里埋约柜,而后来国家的人挖走了一个假的。

    留下的那个圆球定然才是约柜本体,布兰度小花招一个接一个,在沐源看来这倒是他会做的事。

    得了这份情报,他马上赶到公园帝斯降临的地方,果不其然这里的痕迹太明显了。

    他检查翻找一下,没有发现什么,但他并不气馁。

    “布兰度这人,留下约柜本体,留下摄影机,人却不在,帝斯想要找他也是麻烦。”

    “不出所料的话,这土壤里一定有布兰度留下的孢子。”

    沐源想着,直接掘地三尺,挖了一大堆土,带回实验室检验,果然找出了少许布兰度的孢子。

    “太好了,帝斯并没有全部取走。”

    沐源眼睛一亮,马上开始制作匹配的雷达。

    连续试了上百种频段后,终于有一种扫到了实验室里的这些孢子。

    “布兰度身上一定携带着发射同样信号的孢子!”

    沐源扩大监测范围,结果在大西北的玉竹,检测到了相同信号。

    “找到你了……布兰度!”

    ……

    玉竹州的高空,帝斯浮空而立,俯瞰着地面正在重建的城市。

    这里两天前发生过地壳运动,能级不低,不过属于自然现象,完全检测不出被人为制造的痕迹。

    “哪有信号?那个叫布兰度的家伙,放了我的鸽子?”

    帝斯鼻头微皱,看了看手中微不可查的孢子,依旧保持高度活性,且还在稳定释放电磁信号。

    根据布兰度的说法,大西北应该会有布兰度的信号与此相同,作为定位。

    可是他跑过来,什么也没有,这让他很不爽。

    “莫非死了?算了,再等等。”

    帝斯降落到一座山上,在山顶放了两个孢子,然后便坐进飞船。

    那个叫布兰度的家伙,如果感应到自己的孢子,一定会来见他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正如帝斯所想,布兰度的确察觉到自己的孢子到了大西北。

    但是今天,是黄极的生日!

    “可恶,帝斯来了……”

    布兰度日思夜想的帝斯,终于来了,但是布兰度却表情挣扎,五官扭曲,非常纠结要不要现在去觐见他。

    “大哥,切蛋糕了,你在这干嘛呢?”白兰迪跑过来,招呼布兰度进屋。

    在屋里,重瞳众人,正在给黄极过生日。

    “啊……我马上进去。”布兰度说着,依旧神情凝重。

    众人所在的位置,处于昆仑山脉的那棱格勒峡谷中,也就是传说中的昆仑死亡谷。

    此地磁场异常,连卫星都什么都看不到,常年雷电轰鸣,地上寸草不生,鸟兽绝迹。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古之时,这里发生过激烈大战。

    眼下黄极过生日的这处基地,正是安路伴指挥神陆吾所建造。

    当然,没造完,毕竟时间太紧了,真正重要的干扰塔,以及浮游炮生产线,都还没造呢。

    如果这时候,帝斯下凡,找到这里来,足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几乎等于昆仑九井白去了,必然会以惨败收场。

    可是,黄极却丝毫没有焦虑和紧张,反而带头放开,要和大家狂欢。

    此时此刻,基地里的氛围极为热烈。

    “哈哈哈,露露,我这么叫你没问题吧?”瓦力搂着安路伴哈哈大笑。

    安路伴黑发如瀑,身穿白袍,五官精致,身材性感,正一脸强颜欢笑地喝下瓦力递来的酒。

    听了这话,安路伴推搡瓦力揽着自己的手,嗔道:“不要给我随便乱取名字!叫我西北老汉!”

    “知道了露露!”瓦力笑着,手搂得更紧了。

    安路伴一脸无语,随后眼珠一转,嘴角微翘。

    下一秒,开明兽飞进厅堂,硕大的合金手掌,嘭得一下拍在瓦力肩头。

    “哎呦!”瓦力如遭雷击,脸色酱紫,夸嚓一下椅子爆碎了!

    “开明兽,陪瓦力大爷喝酒!”安路伴笑道。

    开明兽金刚怒目,铁面无私,嘎吱一下将瓦力提起来,抱在怀里。

    瓦力全身肌肉紧绷,却挣脱不开,反而被开明兽的金刚铁臂勒得都快骨裂了。

    他看到,开明兽另一只手,托起了一坛大酒缸。

    “我错了,露露,不对,西北老汉!”瓦力连忙认怂。

    然而晚了,开明兽直接手指插进他的嘴巴,变得犹如开口器一般。

    一大缸酒,就这么被开明兽提起来往瓦力嘴里灌。

    众人皆哈哈大笑。

    这时布兰度走了进来,见他们玩得开心,心里却很是沉重。

    他依旧坚定地认为,黄极必败,面对无解地敌人,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就是胜利。

    按照他的计划,帝斯现在下凡,他就应该马上释放信号,让帝斯找上来。

    就算怕黄极发现,也应该溜走,跑去找帝斯。

    可是,不知怎的,他不希望黄极就这么死掉。

    “嘿,你们还喝酒?就不怕帝斯杀过来吗?莫非你已经准备好了和他决一死战?”布兰度破坏气氛地问道。

    黄极放下橘子蛋糕,说道:“没有准备好,如果帝斯今天就找上门来,那我的生日恐怕要成为忌日了。”

    对此,布兰度可谓非常无语,因为帝斯真就是今天降临。

    他心里想着:华极啊华极,还过生日?我现在释放信号,你就真要过成忌日了!

    布兰度思虑再三,蹙眉道:“万一帝斯偏偏就是今天下凡呢?你还在这过生日,心可真大啊!”

    黄极摊手道:“我把约柜放到八百公里外的大戈壁了,他不可能一下凡就知道我在哪的,想找到我们,怎么也要费一番功夫。如果帝斯这都能找上来,那也没辙。”

    “毕竟时间紧急,我们还有好多重要的设施没造好,最近几天是绝对不能打的,否则我真没有把握活下来。”

    “他找上来我就是个死,找不上来我反正也不会主动去找他,趁这时间过个生日怎么了?”

    “说实话,我也是头一回,有这么多人陪我过生日。”

    “兄弟们!等干扰塔建成,我们就主动与帝斯决一死战。好好享受这几日的时光,今天是我生日,很感谢有你们相陪。”

    “若是我们不幸战死,大家黄泉路上,彼此作伴!”

    众人纷纷举杯,安路伴也连忙让开明兽把瓦力放下来,大家皆气氛热烈的应诺。

    “咱们昆仑也找到了,扰动者也杀了,这么多奇迹都做到了,就差杀帝斯了。”

    “真要是打不赢,那也是命,怕个屁!”

    大家已经渐渐对帝斯没什么恐惧了,路走到今天,该有的都有了,只差临门一脚,断没有反悔的道理。

    布兰度见他们这样,不禁冷笑。

    “把希望寄托给运气吗?可惜运气不好啊,华极。”布兰度心想着,拉着白兰迪默默走出厅堂。

    白兰迪作为兄弟,当然知道布兰度在想什么的。

    出去之后,问道:“哥,你要干嘛?难道……”

    布兰度低沉道:“帝斯已经到了。”

    “嘶!”白兰迪倒吸一口凉气,回头看着厅堂里一无所觉,还在乱嗨的众人,一时间手足无措。

    布兰度说道:“这是他们最后的狂欢,赶紧跟我离开这!”

    然而白兰迪死死拉着他说道:“不要!大哥,就差一点了!”

    “什么就差一点?”布兰度皱眉道。

    “华极的部署啊!他说把这些造好,他有百分之百的胜率!”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冷笑地钻着他的脑袋道:“动动你的脑子,这种屁话你也信?”

    “这是一种空画大饼的许愿,就凭一些家用电器,他怎么打?”

    白兰迪急道:“他就差几天了,既然反正是输,为何不让他把所有的部署做完,没有遗憾地战死呢?”

    “而且,万一赢了呢?”

    布兰度沉默片刻后道:“你要我死吗?”

    白兰迪不说话了,被他生拉硬拽地带出基地。

    所有人都在宴会上,除了基地少数电子眼,没有任何守卫者。

    他们轻松逃出去,朝着帝斯所在的位置而去。

    另一头,基地里楚少君浑身一震,抬起一只腕表,立刻皱起眉头。

    他点击几下后,突然怒道:“华极,布兰度跑了。”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他们不是惊讶布兰度跑了,而是知道这意味着帝斯到了!

    “草!真是今天!”大家脸色都很难看,纷纷看向黄极。

    黄极倒是很淡定,拿起一个橘子剥起来。

    “怎么办?布兰度肯定去给帝斯通风报信了!我们还有好多人没有达到S6,神陆吾也有很多设施没造好……”恶龙凝重道。

    他实在有些羞愧,他的修炼进度被萨雅反超了。如今他S5巅峰,而萨雅竟然已经S6!

    一旦现在和帝斯打起来,萨雅还有交手的可能,而他根本不配参与战斗。

    “交给我吧,他刚走不远,我去把布兰度抓回来!”阿兰站起来。

    此时他的实力,也是S6,甚至实战仅次于罗言和独眼鹰。这个天才,已经追上了第一梯队!

    “不必了,如果布兰度要背叛我们,那他肯定会利用自己的超能力,直接指引帝斯过来,而不是大张旗鼓地跑掉。”黄极吃着橘子说道。

    “未必,他肯定是知道我们对他有所警惕,怕帝斯来之前我们先把他杀了,所以不敢在这里开启信号,毕竟我们的科技水平已经不同以往了。”罗言说道。

    黄极笑道:“他这不是回来了吗?”

    “嗯?”众人看向厅堂外,果然远处有个人影正在靠近。

    楚少君通过腕表可以控制基地电脑,确实也监控到布兰度带着白兰迪又回来了,只不过没有进厅堂,而是去了实验室。

    “继续吃,继续喝。”黄极又拿起一个橘子。

    很快,布兰度两人从实验室出来,走进厅堂,见众人还在吃吃喝喝,不禁皱眉。

    “刚才干嘛去了?”瓦力忍不住问道。

    布兰度将一物拍在桌上道:“华极,送你一件礼物!”

    黄极嘴里包满了橘子,说道:“唔唔?什么?”

    布兰度说道:“孢子雷达,上面显示的信号源,是帝斯。”

    他终究还是不希望,黄极有遗憾的死去。如果不让黄极把所有东西部署完,那么布兰度未来一定是活在遗憾中的,他将总是会想:如果当初,多给黄极几天时间,会不会真的有希望赢?

    尽管他顽固执着,绝不相信这种事情,可如果黄极真就在今天死了,他也一定会遗憾的。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