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庞大的紫色星球上,充斥着高浓度的硫化氢,高压与混乱的磁场,让这里如同地狱。

    整个星球犹如濒临极限般,频繁的出现特大地壳运动,炽烈的岩浆在各处喷涌,巨大的火球喷到数千米高空,抛向极远的地方。

    星球上原本充斥着城市与紫色的花园,但现在已经被摧毁殆尽,仅有极少出地方还能看出昔日无数辉煌建筑的痕迹。

    “砰砰砰!”星球外大气层,一颗如月球般巨大的行星,正在进行轨道轰炸。

    令整颗星球生灵涂炭、濒临崩溃的,正是这持续不断地轰炸。

    在那月球之上,成千上万的小灰人,灰泱泱一片,正在庆贺他们的泽塔文明征服了银河又一大上位文明。

    “泽塔万岁,帝斯元首万岁!”

    所有人都在高呼帝斯的名字,那是带领他们破解繁殖屏障,创建泽塔文明,引领他们摆脱附庸的命运,成为星盟成员的伟大领袖。

    然而帝斯却一脸麻木地看着被覆灭的又一文明,丝毫没有快乐的感觉。

    一名强壮的战士匍匐在他身旁,崇拜道:“元首,沙茶文明已被灭族,所有星盟霸权国都已覆灭,我们已然是银河最强!”

    “牺牲了多少战士?”帝斯平静道。

    “此战从火鸟星云,打到有熊座北辰之星,灭绝七个上位文明,我们泽塔人共牺牲了9.73亿战士。”那名下属恭敬道。

    帝斯阴沉着脸道:“牺牲太多了。”

    下属连忙道:“为了泽塔文明的崛起以及您的宏图,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我们种族拥有宇宙最强的繁殖能力,可以适应已知宇宙所有环境,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听了这话,帝斯脸色更加阴沉了,漆黑的眼眸闪烁出电弧。

    然而下属丝毫没有眼力介,还在那侃侃而谈道:“无敌伟大的元首,您只需要签发动员令,无数的泽塔战士都会应征,此次银河霸权定鼎之战所牺牲的战士,很快就能补员回来……毕竟我们是宇宙繁殖能力……”

    “闭嘴!”帝斯愤怒地一挥手,眼前下属你直接灰飞烟灭。

    下一秒帝斯嘴唇微动,读了一段不明意义的口令,身上迸发出千万小灰人难以想象的能量。

    “轰!”霎时间整个月球直接爆炸了,无数小灰人化为飞灰。

    帝斯一抬手,朝着远处的紫色星球印了一掌,顿时那颗星球如同被捏爆了一般,地壳爆碎,岩浆冲天而起,地心直接暴露出来,亿万尘埃在漆黑的太空中如彩虹般挥洒。

    整个过程,就像是一颗西红柿突然爆浆,四分五裂,汁水横流。

    不久后,好好的一颗行星,就成了横贯数千万公里的庞大星际尘埃团,弥漫在太空中,还在缓缓变化着。

    帝斯似乎还不解气,以亚光速朝着庞大的蓝色恒星飞去,然而很快他意识到,这个速度他需要飞十几分钟。

    于是突然又停下来,顿住片刻,便唰得一下消失,来到了恒星表面。

    帝斯对着恒星疯狂挥拳,每一拳都轰出能覆灭一颗行星的恐怖能量。

    可是那硕大的蓝超巨星,除了激起一些小涟漪之外,并无大碍。那些小涟漪一点点地扩散,在视觉中,以极慢的感觉,渐渐连绵数百万公里。

    帝斯一愣,感觉还不解气,也不知道做了什么,身上激发出更恐怖的超高能态,整个人犹如一尊简并态的巨神。

    他冲进恒星中,疯狂破坏,终于那颗恒星结构失衡,犹如被啃得稀巴烂的苹果,有的地方极度凹陷,有的地方锐度突起。

    最终在内核爆炸之下,庞大的恒星轰然膨胀,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成巨大的星云物质团。

    帝斯狰狞恐怖地伫立在太空中,周围弥漫着无数星云物质,四散着高能射线和原子束流。

    “啾啾啾!啾啾啾!”

    帝斯仿佛在大笑,却只有他自己听得到。

    笑了一会儿,他又平静下来,疲倦地挥了挥手。

    下一秒,他从狭窄的飞碟里睁开了眼,坐起身来,茫然地看着周围简陋的驾驶舱,怅然若失。

    “渣渣!”帝斯突然暴怒,抓起耳旁飞舞的菱形小金属块,砸向飞碟内壁。

    可随后,他又一个暴起,追上小金属块,将其捏在手中,轻轻地放回一个台子上。

    而在台子上,还有一个类似小瓶子的东西。

    看到这东西,他更加盛怒了。

    这是火鸟文明的基因样本,是鸟系外星人中的一个低等文明,别看是个低等,但只要是个文明,就比小灰人地位高。

    帝斯废了好大的劲,才弄到手的。

    此次下凡,就是想让菲斯生出地球人与火鸟人的后裔。

    由于帝斯早就弄来了把人弄成半小灰人形态的药剂,所以理论上,菲斯能生出地球人、小灰人与火鸟人的三重混血后裔。

    可是,他万没想到,光明会出现了叛乱。

    光是叛乱他还无所谓,可是菲斯死了,打破了他所有的美梦。

    小灰人作为阿努纳奇公司的奴隶种族,连繁殖能力都没有,犹如地球文化中的阉狗。

    越没有什么,就越渴望什么。帝斯不指望真的建立一个泽塔文明,但起码他想让小灰人,代代都有繁殖能力。

    他与菲斯诞下的混血后裔,依旧没有正常的繁殖基因,此路任重道远。

    可他不怕辛苦,反正是菲斯生,他只需要努力弄来各种大陆生态圈的高等种族基因样本就行了。

    一步步弄出,拥有繁殖能力,却具备大部分小灰人血脉的新种族。

    却没想到,一切如一场梦。

    “该死!该死啊!”帝斯怒不可遏,冲出飞碟。

    他咨询身旁飞舞的探测器,很快知道,自己玩了大半天游戏,这么久时间过去,大西北依旧没有相同信号。

    “渣渣!”帝斯深吸一口气,脚下爆出气流,升腾而起,周身又闪烁出无数电流在高密度的气焰中传播。

    “嘭!”他手上亮起莹莹的能量,临空一拳,就把之前放在外面的孢子毁灭。

    这东西有个屁用!

    “嘭嘭嘭!”帝斯疯狂地击打地面,脚下的山石嗡嗡作响,很开龟裂、爆碎,最后被他砸成了滑坡,数十米的一大片山体轰隆隆塌陷下去了。

    他的双手有护盾保护,毫发无损。

    发泄一通后,他想到这事他不能专断,毕竟还涉及一个自然扰动者,他必须跟奥玛佐说一声。

    结果,他联络了半天,也没等到奥玛佐‘接电话’。

    “嘁,奥玛佐这家伙,送个货能有什么事?这家伙怎么还不接我的通讯?”

    帝斯见奥玛佐不接,就知道一定是送货途中出了事。

    可能是遇到海盗了?亦或者是被星盟执法者查到了?总之不可能是肉猪们出事,一群人类还能出什么事牵扯住他?

    帝斯想想,奥玛佐既然在忙,干脆也不说了,这事他自己解决也行。

    只见他偏头问道:“小菲,找到那个华极,需要多少时间。”

    小菲是他身旁飞舞的飞球小管家,其迅速回答道:“没有影像资料。”

    帝斯鼻子微皱,他都气忘了,他压根不认识这个华极是何许人物。

    “既然那个布兰度指望不上,我们先去51区。”帝斯心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他直接去找光明会,或者说重瞳的现任高层们的麻烦,顺带获取华极的资料。

    到时候再回到大西北来扫描,他就不信找不到一个人。

    帝斯平复自己的心情,冷着脸走回飞碟,不一会儿飞碟咻得一下飞走,消失在天边。

    然而他不知道,他一腔怒火想要找到的华极,就在附近的一座山头上。

    那山上,黄极握着望远镜,早就盯着他的飞碟盯了半天了。

    整架飞碟的信息,已经被他记住,或许一些深度信息的细节还不懂,但至少飞碟所有的功能他已经知道了。

    毕竟以他现在的知识量,没什么功能介绍是不懂的。

    除了飞碟以外,帝斯本人,也被他第一次亲眼见到。

    从帝斯出来再到毁灭孢子,以及之后的发泄,黄极全部看在眼里,已经将帝斯读了个通透。

    如果说之前的布置,黄极是间接感知加推演的话,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帝斯了。

    “大哥,你为何非要来看他?这太危险了,他刚才要是发现我们,我们不就死定了?”直到帝斯走掉,林立才敢说话。

    在黄极身后,还有林立和罗言两人。

    自打生日宴会上,布兰度摊牌,交代了约柜本体被他留在杭州,而他还留下了孢子定位,并且拿出了反过来定位帝斯的雷达后。

    黄极就带着林立罗言二人,连生日都不过了,连夜跋山涉水,来到了这里。

    果然,在昆仑山脉的无名山涧里,藏着一架小小的飞碟。

    他们趴在雪地中,全程大气不敢出,唯有黄极淡定地看个不停,也不知道那飞碟有什么好看的。

    帝斯发泄爆锤山岩,黄极也看得津津有味,林立和罗言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淡定,他又不认识我们,也不会闲的没事让探测器因为附近有人类,就向他示警……人类不配。四人以下的目击,他都懒得听。”黄极笑道。

    “是吗……”罗言还是觉得太险了,没有必要,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发育时间。

    昨天黄极还说,现在绝对不能和帝斯决战。结果拿到布兰度给的大礼后,今天就跑过来偷·窥帝斯。

    在他们看来,这风险大的惊人,而毫无收益。

    殊不知,提前看的这一眼,对此战至关重要。

    从这一刻开始,黄极才真正地有绝对把握。

    看了看时间,他生日的这天晚上23点33分,人类的命运已经改变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