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二十日,距离众人注射完美人类药剂,已经过去二十天。

    比预计的三周,还要早一天,所有人就达到了S6。

    本来不会这么快的,尤其是中途还做了许多事情,并没有天天都在训练。

    而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提前达到了S6,这得益于太空真菌对全身细胞的滋养。

    尤其是黄极,他知道如何最佳利用太空真菌,一方面让其成为遍布体内的微生物菌群,另一方面,将一部分太空真菌炼制成药液,然后全身浸泡。

    最后配合纳米蜂群和低熵功法,让那种药液包裹了全身每一个细胞,使得细胞仿佛多了一层膜。

    这层膜可以极其有效地传导生物电,他现在几乎免疫电流的伤害,可以肆无忌惮地用身体充电、放电。

    太空真菌本身,变压和发电的能力就很强,效率比可控癌细胞高多了。

    当然,它们的加载,并不能完全替代可控癌细胞,在医学领域,后者的作用更大。

    尤其是真菌属于寄生物,人类不能直接操控,而主要是引导与共赢。

    黄极现在属于伪S7,之所以说伪,是因为他虽然所有属性都达到了,但属于借助外力,因此在极限发挥力量时,会对身体产生伤害。

    即所谓伤人先伤己。

    不过黄极不在乎,因为太空真菌营养物质充沛,本身还就有治疗人体的能力,再加上他黄极是人类最强医生,些许小伤不在话下。

    “华极小哥,神陆吾已经把干扰塔大体造好,就差一点了,明天就可以完工。”安路伴前来汇报。

    黄极点点头,说道:“那么大家养精蓄锐,准备决战。”

    “是。”众人停止修行,各回房间睡觉。

    不出所料,决战就在明天。

    布兰度看着西天的斜阳,已经又默默造好了一台雷达。

    看着雷达上的信号,布兰度神情凝重,他不能再拖了,可以料到,被放了这么多天鸽子的帝斯,恐怕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我必须要去找帝斯了。”他拍了拍白兰迪的肩膀。

    白兰迪长叹一声,知道无法劝说布兰度,最终痛苦地闭上眼睛道:“就不能再等一天吗?”

    布兰度说道:“不能再等了,今天大家都要休息,是逃跑的最好时机。等到明天,我就走不了了。”

    白兰迪说道:“但是华极的工事还没建完。”

    “大体能用就行了,你真以为他能赢吗?我必须保证自己对帝斯有用,否则如何成为新世界的亚当。”布兰度认真道。

    白兰迪知道,放了这么多天鸽子,布兰度必须去找个理由解释清楚。

    真等到明天,他还待在这里,那他一定会被帝斯一起干掉。

    “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相信你,我们走吧。”白兰迪无奈点头道。

    两人偷摸溜出基地,决战前夜,恰恰是这里放手最空虚的时机。

    虽然神陆吾发现了两人离开,但并没有多做反应。

    “我们上次送了一回大礼,并且坦白,之后他们真的好信任我们。也许,我们全力帮助他们,真的能赢啊……纵然输了,我也觉得没有遗憾。”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嗤笑道:“生命是最重要的。没有遗憾这种可笑的理由,只是将死之人的自我安慰罢了。”

    “是吗?你真的是这么认为吗?只要活着,就不会有遗憾?”基地外,一个声音传来。

    两人大惊,定睛一看,不远处的石台上,赫然坐着黄极!

    “啊你……你早在这等我多时了?”布兰度顿时紧张起来,甚至直接龙化,拔出了神陆吾建设的生产线,出产的全新款光剑。

    在他看来,对方发现自己在决战前夜叛逃,是一定会痛下杀手的。

    然而,黄极平静地摆手道:“不要紧张,布兰度。我从来没想过杀你,如果你铁了心要走,我不会阻拦你。”

    布兰度面露不解道:“为什么?”

    黄极认真道:“因为,我一定会赢。”

    白兰迪怔怔地看着自信的黄极,这个男人的故事,他已经完全了解了。

    谁都怕外星人,唯独他不怕,崛起于微末,挑起大梁,要解地球无解之局。

    跟随他的这些时日里,白兰迪感同身受,亲眼见证对方一步步地运筹帷幄,向着成功迈进。

    无数次白兰迪都想跟着他,就在这酣畅淋漓地血战一场,可惜,布兰度是他兄弟,两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彼此永不舍弃对方。

    布兰度摇头笑道:“老生常谈的话,我就不说了。因为,我也是同样执着的人。”

    “你相信自己,我也相信自己,看准的道路,便坚定不移地走完它。”

    “人类没救了,你们死后,我将成为最后的一批人类,将这个种族所有的妥协、无奈、挣扎、愤怒与拼搏……都一一牢记。”

    “所以,放我走吧,远古的人类与神明的约定,也许是人类真正有效的退路。”

    黄极微笑道:“我今天在这里等你,便是告诉你,你还有一条路,那就是选择相信我。”

    布兰度目光坚定道:“我承认你一直带领着大家走向成功,你那卓越的领导才能,以及近妖的洞察力和对人心的把握,都几次三番地差点让我动摇了。”

    “可惜,我不会动摇,因为我知道,你所选择的道路,面对的是一道绝壁,不,是一道又一道!”

    “你越聪明,越接近成功,现在越得意,未来就会越绝望。”

    “我知道,你不怕绝望,但这不是一次绝望那么简单。最终你会害死所有相信你的人,在拼命得来的希望,以及紧随其后的巨大失望中,被它们两者的往复交替,给消耗到死。”

    “你越坚强,这条路上的艰辛与消磨,就越残酷。”

    黄极欣赏地看着他道:“你是明智的。也许你的选择是错误的,但……你是明智的。”

    “不是谁都是我,而我也不知道……为何偏偏是我。”

    “你走吧。做你想做的事,做你认为对的事!”

    布兰度不理解黄极那句‘不是谁都是我,为何偏偏是我’这样的话。

    他惊讶于黄极真的放他走,他这一走,下次见面就是死敌了。

    “希望你不会后悔。”布兰度拉着白兰迪跑了。

    黄极看着他背影道:“也希望你不要遗憾了才懂得后悔。”

    ……

    布兰度带着白兰迪逃出数公里,突然停下了。

    白兰迪一愣,随后惊喜道:“大哥,我们要回去吗?”

    上次也是这样,逃出基地后,为了心中念头通达,没有遗憾,布兰度选择回头,送了一份大礼,并且为黄极争取了五天时间。

    这次莫非又想通了?

    怎料布兰度摇头道:“不……”

    说着,他突然一拳轰在白兰迪的胸口,瞬间打碎了白兰迪六根肋骨。

    白兰迪突遭重击,猝不及防,呕出一大口鲜血。

    紧接着布兰度又一脚侧踢,抽在白兰迪的头上,只把他打飞出去,趴在地上不动了。

    两人本来都是S6了,但刚才面对黄极,布兰度开了龙角,此刻力量是S8,白兰迪完全不是对手!

    再加上是偷袭,白兰迪三下五除二就被打晕在地。

    布兰度抽出光剑,开凿山洞,挖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将白兰迪放在山里。

    然后再一路用巨石堵塞通道,退到外面后,又用黑魔杖爆轰山体,导致滑坡,将洞口彻底掩埋。

    做完这些,布兰度才拿出雷达,朝着信号源跑去。

    “老弟,这场决战,你就不要参与了。如果华极真的赢了,至少你可以活下去。”

    布兰度呢喃着,终究,他还是动摇了。

    尽管坚信人类必败,但他还是希望黄极能赢,甚至于,都开始有点相信了。

    但他还是选择帝斯会赢,谁赢他跟谁。

    不过,黄极一番话,还是迫使他开始考虑,如果他的选择是错误的,那怎么办?

    这个问题,自负如他,本不会想。但他怕自己后悔,他说黄极会害死信任自己的人,可反过来,他布兰度岂不是一样的?

    届时为自信付出代价的,除了自己,还会有白兰迪。

    人人都有羁绊,布兰度也不例外。所以最终他选择把白兰迪留下来,体内有太空真菌,人体所需的营养包括氧气,都可以提供。

    白兰迪虽然被他重创,可迟早会自己养好,镇压在山里三天三夜也没关系。

    只要不参与决战,那么布兰度与黄极,无论谁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白兰迪都会活下去。

    “我若赢了,我与白兰迪都能活。我若输了,他也能活,我只输一半!哈哈哈!”

    布兰度飞速奔跑,金发肆意飘扬。

    “华极,会后悔的,一定是你。”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