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盲症一般是觉得谁都长得一样。但沐源不同,看谁都像他以前销毁的那些克隆体。

    也就是看谁都眼熟的同时,又全都长得不一样。

    包括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在他眼里都感觉好像是相貌迥异的两个人。

    这不是眼睛出了问题,而是大脑的人脸识别系统出了问题。

    听到沐源质询,布兰度一愣,瞬间就明白对方没认出自己。

    他不由得想沐源既然持有他的孢子,意味着这家伙是刻意追查自己,而找到大西北来的。

    布兰度不禁暗笑对方这是追了个寂寞啊。

    问出那话的同时,沐源猛地皱眉,仔细打量着对方。

    见布兰度器宇轩昂,看到自己身旁的钢铁战衣后,既不紧张也不害怕,立刻意识到对方也非凡俗之辈。

    “布兰度!我终于找到你了!”沐源当即一副认出对方的样子怒吼道。

    布兰度则瞬间回头看了一眼,拔出光剑,扫视荒山凝声道:“在哪?布兰度在哪?你看到他了?”

    见他这样,沐源心里失望,暗想果然不是布兰度,那这恐怕就是华极的人了。

    两人都是聪明人,奈何沐源劣势太大,布兰度又鬼精鬼精的。

    沐源心系妹妹,精神恍惚中,突然看到有人过来,就根本没控制住自己的嘴,脱口就暴露自己不认识对方。

    布兰度了解沐源,反手就假装自己不是布兰度,反应非常迅速。

    沐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说着,瞬间穿戴钢铁战衣,飞到布兰度面前,森冷的炮口对准他。

    “布……迪、迪奥!”布兰度说道。

    “布迪奥?”沐源蹙眉道:“你是华极的人?”

    “现在不是了!”布兰度笑道。

    沐源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布兰度说道:“布兰度被华极降服,却还留下孢子,给帝斯大人引路。此事被华极查出来,并派我盯着定位,时刻汇报帝斯的动向,妄图布下天罗地网,埋杀帝斯大人。”

    沐源吐槽道:“找死。”

    布兰度笑道:“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逃出华极的基地,顺着定位找上来,打算为帝斯大人效力,投效光明,却没想到持有孢子的是你。”

    沐源并不在乎什么光明,什么阵营,华极要与帝斯大战,他毫无兴趣,现在只想找布兰度报仇。

    听完布兰度的话,他立刻说道:“告诉我他们的位置!”

    “轰!”与此同时,银色机甲从天而降,帝斯也同样森冷道:“告诉我他们的位置!”

    两人大惊,原来帝斯就在天上盯着他们。

    沐源第一反应是想跑,布兰度则是惊喜。

    “帝斯大人!”布兰度连忙半跪道:“我知道华极的位置!此人聪明绝顶,得到天龙人遗留的器物,不可一世,妄图让您死在地球。如今华极已经建下所谓干扰塔,可以干扰您的飞碟。”

    帝斯呢喃道:“干扰塔?龙族的?”

    说完,他看向身旁的小菲,后者立刻投影出一栋建筑的虚像。

    “你是说这个?”

    布兰度连忙点头道:“对!就是这座塔!”

    帝斯嗤笑道:“老掉牙的产品了,它能干扰我的飞碟?这种谎言就算是石头人也不会相信。”

    神陆吾建造的东西,大多是早期原子文明的技术,少数是盛期的产物。

    其中那干扰塔,因为属于军事科技,所以技术含量反而偏低。

    这就好像现代人人都能买手机、电脑,却很难买到军队服役的枪炮、坦克、导弹、武装直升机之类的。

    如果只是个普通人,那么身上技术性最高的绝对是民用科技产品,至于武器,顶多买到上一个时代的弩箭。纵然买得到枪,也不可能买得到导弹。

    所以别看神陆吾还能造武器,乃至各种重型军事产品,但实际上都是些落后的东西。

    帝斯知道,他这艘飞碟,虽然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装备,甚至同属于早期原子文明。

    可在抗干扰技术上,绝对比对方那款干扰塔要领先一个档次。

    听帝斯这么说,布兰度恍然道:“看来又是那华极振奋士气的说辞了。”

    “自然扰动者呢?他有哪些东西?”帝斯继续问道。

    相比起华极,帝斯更警惕那个自然扰动者。能瞒过月球在这里搞事,技术必然极为恐怖。

    若是真的帮华极,那他帝斯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怎料布兰度一愣,马上说道:“扰动者?死了啊。”

    “死了?”帝斯惊愕。

    星际公民,死在了地球上?莫非还有更厉害的强者降临地球了?

    “谁?谁干的!”帝斯问道。

    布兰度说道:“被华极所杀,我亲眼所见。”

    帝斯惊愕道:“怎么可能!怎么死的你给我说清楚。”

    布兰度连忙将扰动者的情况,以及华极是怎么杀死他的,给说了一遍。

    听完帝斯都快笑死了,堂堂星际公民,竟然死在了蝼蚁般的地球人手中。

    全息演算技术,帝斯也不太懂,他没接触过。但混沌系统他知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推演大自然就已经很难了,更何况还要加入更加恐怖的变量:高等智慧。

    人类拥有高等智慧,上一秒的想法,可能下一秒就突然变了。

    加入这种变量后,推演难度,是以几何倍数增长的。

    那个自然扰动者,竟然如此藐视人类智慧,盲目相信自己推演的未来,结果死在了人类手中,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如此看来,扰动者也不是什么危险人物,亏他还如此小心谨慎,以为是什么大人物。

    原来只是条杂鱼,估计是某个低等文明的成员。

    之所以逃避了月球的锁定,是因为他没有乘坐任何飞行器,乃是肉身虚空横渡而来。

    “他的飞行器估计遗留在了奥尔特星云一带,随后加速自身,飘荡数年,伪装成陨石降落地球。”

    “只要这个过程中,他的生命体征降低到极限,以假死状态,倒是可能瞒过月球。”

    帝斯说着,对于隐瞒月球的检测,方法很多。

    不是监测机制有bug,而是没必要。因为用这种方法潜入地球,就好像为了逃票,挖几年的狗洞钻进景区……low到极点。

    这有啥好监督的,人家有本事钻,那就让他钻呗,无非就是逃票而已,真搞出事来,违反了大静默原则,触发更严格的监测机制,那再处理就是了。

    比如当年,就有一个佛系文明的佛主,潜入到了地球。

    若是老老实实浏览景色,一点事也不会有,可偏偏还要散播文化,这还不算,还要送佛骨金身。

    这下就给月球发现了,直接一炮秒了那释迦摩尼金身,接着还伤到了那佛主,将其驱逐出境。

    所以潜入很简单,但搞事情就有生命危险。

    “结果这家伙还没来得及拿走烛龙,就死掉了,真是太弱了。”

    帝斯笑着,心里落下大石头,他不觉得这是华极厉害,只认为是扰动者太菜。

    如此他忌惮的假想敌没了,只剩下华极这么一个人类,对自己毫无威胁。

    “没想到他还找到了烛龙,我若献给某位智天使大人,就发财了。”帝斯心思活泛起来。

    什么神陆吾之类的,他咬咬牙也不是买不起,之所以没有,也只是因为吃一辈子公款的帝斯,用那种东西就太奢侈了。

    但烛龙是真的值钱,虽然已经非常老旧,但也价值八百万以上,甚至可能破千万,帝斯一辈子也攒不到这么多钱。

    这东西,当年的主肯定看得上,可几千年过去了,现如今的主,根本瞧不上这点小钱。

    可主瞧不上,不代表手底下的员工瞧不上,到时候他帝斯联络几位智天使往这跑一趟,尽量不产生影响地把东西运走,他帝斯哪怕分口汤喝,也能发一笔小财了。

    不过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也可能没汤喝,就闻闻味。

    总之这件事倒不急,帝斯现在更看重菲斯,因为菲斯是一定可以属于他的东西。

    帝斯一边想着联系谁比较大方,一边问着:“菲斯在华极那里吧?”

    布兰度听了,还以为帝斯是想给菲斯收尸,感慨帝斯竟然对菲斯这么好,真是看不出来啊。

    他连忙一脸沉痛的模样说道:“大人节哀,菲斯被华极残忍杀害,如今头颅还在华极手中,未能以全尸安葬……”

    “什么!菲斯又死了?”帝斯震怒。

    布兰度错愕,心想:这有啥好惊讶的?什么叫又死了?我早不就留言给你说了吗?你没看摄像机?

    他嘴上说道:“大人,华极杀了菲斯,留下了他的头颅,这是他亲口承认的。”

    “他在哪!他在哪!渣渣,竟敢骗我!光明会烂到了骨子里,全都该死!全都该死!”帝斯怒不可遏。

    诺奇拉跟他说菲斯没死,他就饶过了诺奇拉一命,且因为以为菲斯没死,他还卖了波面子,让奥玛佐不要上报,打算自己独自处理此事。

    为此,他之前都以为自己要赌上性命,结果现在,得知没有强敌,还没来得及高兴,布兰度竟然说菲斯死了,让他心态瞬间爆炸。

    “大人息怒!”布兰度惊恐道。

    此时此刻,帝斯眼珠子都快气炸了,漆黑的眼眸周围布满了细密而错综复杂的血管。

    菲斯又死又活,又活又死的,搞得好像自己在被虫子般低贱的人类戏耍。

    当即身上迸发出的恐怖气息,让布兰度与沐源肝胆俱裂。

    “位置!”帝斯森然道。

    布兰度不敢再废话,立刻拿出地图,在上面标志新昆仑墟基地的位置。

    帝斯扫一眼,瞬间起飞,进入飞碟中。

    只见那飞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路向西,倏忽间只剩下一个小点,下一秒便消失在天边。

    “帝斯大人!带上我啊!我还没上飞碟啊!”

    “华极的情报还有他们的底牌我还没有说完啊!”布兰度早在帝斯起飞时就吼着,奈何帝斯走得太快。

    当然,布兰度相信即便没有自己的情报,帝斯也能轻松胜利。

    也正是如此,他才更要卖力地锦上添花,否则以后还怎么当新世界的亚当。

    照帝斯现在的愤怒,搞定华极之后,必然血洗光明会,重建人类走狗势力。

    本来布兰度打算好好舔一番,结果刚说菲斯死了,帝斯就气得飞向西天,没带上自己。

    这怎么行!他布兰度心想自己一定要在这场战斗中提供贡献,被帝斯看重,成为以后的第四代光明会开创者,以及未来的幸存者之一。

    “布兰度和华极都在那里……”沐源也看到了地图上的位置,当即也打算赶去。

    布兰度心说你们都能飞,合着就我开车呗?

    他可不想赶过去时,仗都打完了。

    “兄弟!我与布兰度也有深仇大恨,你载我一程!”布兰度抱住沐源的手臂。

    沐源瞥了他一眼道:“布迪奥,你为何背叛华极?”

    布兰度顿了顿道:“谁能赢,我就帮谁!帝斯亲临,天下无敌,这还用选吗?”

    “2045的末日你也知道了,我即便当狗,也要活着。”

    “你与我一起,加入这场战斗,哪怕是锦上添花也好啊。事成之后,你我性命得保,先杀了华极!再去找你的仇人布兰度。”

    “末日审判之后,我们就是人类最后的火种,这无关乎于道义,亦无所谓背叛,只是生存而已!”

    沐源点点头,他只是个科学家,如今落到这步田地,他也只想保护妹妹,如若妹妹死了,天王老子他都敢干。

    布兰度这番说辞,他根本无所谓,但见他愿意帮自己,沐源自然也不会拒绝。

    “好!我们一起并肩作战,杀布兰度!”沐源带着布兰度,全速赶往群山深处。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