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腾的蘑菇云,很快被一股飓风吹散。

    现场呈现一条长三百米,宽两百米的巨大深坑。

    坑底只留下散碎的飞碟残骸,连大点的碎片都没有,各种渣滓被掀得到处都是。

    帝斯屹立在尘沙之中,身上的银翼机甲略有残破,其手中握着一面巨大菱形护盾,下半部插在地上,显得极为狼狈。

    可以看到,巨盾的表面深陷进去,此刻正在缓缓恢复成原样。

    “我的车……我的车!”

    帝斯通过银翼机甲,发出宏大的声音,俨然已经气急败坏。

    这架飞碟,是他全副身家中最贵的东西,也是最厉害的一件,没想到一个照面就没了。

    虽然他以前就撞碎过一架了,但那是‘公车’,主人分配的。

    现在又撞碎一架,可是他自己攒钱买的。当初的飞碟坠毁,死了好几个弟兄,因为没有子嗣,所以遗产都由剩下的小灰人继承。

    他帝斯就是靠着继承了一笔兄弟们的遗产,才买得起这架私人反重力行星轨道车。

    还是军事款的,拥有比他的机甲,更高两个档次的能量护盾,以及超快的飞行速度和灵敏度,可以自动规避各种障碍物或炮弹。

    最关键的是,它既是坐骑,也是武器,是可以变化成巨大斧矛战斗的,同时还可以释放2级的‘纳米风暴’。

    纳米风暴,犹如蝗虫过境,它们是数以百兆计的,可在大气中飞行的纳米机器人。

    人类的肉眼根本看不见它们,但是它们却又仿佛无处不在,它们可以进入生物体内,肆意榨取能量自我复制,乃至恶意破坏生物机能,甚至干脆让对方化为飞灰。

    这既是无形的风暴,看不见的死神,纳米行军蚁……

    铺天盖地,却又微不可见,所过之处,人畜不留,草木皆灭。

    评级越高的纳米风暴,破坏力越恐怖,有针对生物的,也有针对死物的,有只如人造病毒一般在某个种族中传播的版本,也有可怕到吃光一颗星球的那种。

    帝斯的这架飞碟,就可以驾驭2级的纳米风暴,一旦发动,在场除了翼神号里的黄极,所有人都无从幸免。

    即便是翼神号,被集中入侵,也会被损坏。

    这简直就是帝斯的底牌,却没想到,一上来就没了。飞碟被干扰塔影响,导致无法飞行,坠落之后又遭三发重炮强袭,打得连渣都不剩。

    纳米机器人一个都没激活,就全部被毁灭,自我复制能力再强,连个种都没留下,又有何用……

    打死帝斯也没想到,黄极等人准备的这么充分,被一连套组合拳锤懵了。

    “不光干扰了飞行系统,还有个东西破坏了飞碟能量护盾……”

    “怎么可能呢?那座塔明明是这么落后的产品。”

    屹立在基地后方的干扰塔,帝斯认识,就是原子时代早期的产品,而且还是几千年前的老款。

    他笃定这座塔奈何不了自己的飞碟,这才开得这么快……结果……

    莫非,表面上是低档货,实际上内部是高一档的元件?

    没道理啊,陆吾应该没有相关的数据才对,难道还能是人类自己改进的不成?

    “嘁,先把这炮毁了。”帝斯忌惮地看着动能重炮,同时左手凝聚出高能电浆弹,甩向炮台,尝试能不能摧毁。

    可紧接着,黄极就闪身挡在炮台前。

    “轰!”金色翼神右手发出蓝光,打飞了帝斯的电浆弹,将远处的山壁炸出一个洞,岩石直接融化成了岩浆流淌出来。

    罗言、恶龙等人四散而出,沿着巨坑奔跑,包围在帝斯的四面八方。

    他们身上各个亮起能量护盾,身旁飞行着十几颗浮游炮,一道道红色光柱指在帝斯身上。

    一时间,帝斯就像是被无数把激光瞄准镜扫视一般。

    “帝斯!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恶龙激动道。

    他身旁是萨雅,戴着奇异的手套,闪闪发光。

    萨雅闭上眼睛,再睁开,瞬间头生犄角,气柱升腾而起。

    “我要踩爆你的脑袋。”萨雅露出残忍的笑容。

    帝斯面无表情,又看向另一边,罗言、瓦力、独眼鹰等人也已变身。

    罗言的眼镜爆碎,严肃道:“你已经逃不掉了。”

    帝斯又看了看其他方向的人类,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达到了人类不应该达到的层次。

    虽然距离自己还差得远,可这显然又是超出他预计的情况。

    不过,在战争兵器面前,个人勇武是不重要的。

    帝斯并无畏惧,反而不屑道:“就凭这些渣渣也想杀我?”

    大家没人说话,反倒是数千门浮游炮,一起开火,一道道激光瞬间轰在帝斯的机甲上。

    然而他的护罩,只是荡起一些涟漪,便统统给挡了下来。

    帝斯无视了浮游炮的轰击,直接冲着穿着翼神号的黄极问道:“干扰塔是你升级的?”

    黄极手中亮起离子光矛说道:“是我做的,我发现可以升级,就升了一下。”

    “这个……”帝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什么叫可以升,就升了一下?更新换代这么简单吗?明明只是个土著啊!

    帝斯顿了顿,说道:“真是出乎意料,原本以为只是来清扫一些垃圾,没想到还要亲自打一场。”

    “真希望,你们能让我感受到战斗的乐趣。”

    黄极一笑,回头说道:“瑟提、索米,你们带人负责守护基地不被破坏,老汉,把炮台拆了!”

    “什么?拆了?”安路伴愣了一下,但还是遵命行事,当即命令神陆吾开始超速拆迁。

    造起来慢,但拆起来快得很。

    眼看着刚才立下大功的动能重炮,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拆成了原材料。

    众人都不理解,虽然没弹药了,可帝斯不知道啊,刚才还想摧毁炮台呢。

    所以炮台留着,完全可以用作威慑,装腔作势,牵扯帝斯的注意力。

    结果好不容易造好的东西,打了三炮,这就拆了?

    黄极说道:“没有弹药的炮台,就是废铁,不如拆了,再建别的。”

    帝斯愤怒道:“我还以为你们准备了什么呢!就只有三发炮弹,也想杀我,如今不用我,你自己就给拆了?”

    “真是让我感到恶心,竟然就被你们这样一群爬虫毁掉了我心爱的车,你赔得起嘛!”

    “还有菲斯也被你……可恶,华极,我一定要让你感受到最极致的绝望与煎熬。”

    帝斯说完,突然手中盾牌变换形态,化作类似十字弩状的武器,充满了机械质感,隐隐有光环流转。

    “嘭!”一发直径三米的巨大白色能量炮轰向炮台。

    这回,黄极没有用手去挡,因为这玩意儿威力太大,相当于一颗小型核弹,但爆炸范围并不大,其中爆炸中心的超高温比人类的氢弹更恐怖。

    挡倒是能挡,但黄极的能量有限,他采用了更聪明的方式……

    “飒!”

    他直接飞进了巨大能量弹中,体表撑起一层护罩,更关键的是,周身漂浮着数以千万计的细碎五彩石砂砾!

    五彩石砂砾,是该物质的最饥渴状态,在高能环境下,会吸收能量,转化回物质,使得自己增殖,最后从砂砾,变成一颗大石头。

    眼下,帝斯释放的高能炮,本是威力极高的攻击,此刻竟然被黄极当做充能的好时机,直接让五彩石护住周身,硬抗了这一击。

    “轰!”能量弹瞬间爆炸,直径扩散到五十米,黄极被完全淹没。

    众人纷纷眯眼,抬手遮挡强光。

    不一会儿,光芒平息,黄极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周围的五彩石砂砾,基本都大了一圈。

    显然威力最集中的部分,已经被五彩石吸收了,剩下约莫三分之一的能量,则被黄极靠护盾挡住,或逸散在环境中。

    虽然翼神号短时间消耗巨大,可算上五彩石的收获,再补回去……黄极不仅没亏,反而还赚了一成多的能量!

    “什么!他怎么有这么多颗五彩石的母石?”帝斯愕然,虽然五彩石比不上反物质,可至少比核聚变能量币昂贵得多。

    黄极手头上这么多母石,也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帝斯算了一下,赔自己的车绰绰有余了!他甚至还有的赚。

    再加上杀了黄极后去拿烛龙,这一趟他并没有大亏,心里对爱车毁灭的气愤,顿时消散不少。

    “好好好……那就不用炮打你了。”帝斯手一抖,那巨大的十字弩状的手炮,再度变形。

    这一回,竟然是变成了一把大锤子,银色带电光,锤头呈扇形,分列于两侧。

    周围的环境,本就因为连番的爆炸与高能释放,而导致气压与磁场异常。

    结果银色电光锤亮相之后,无数的电荷开始充斥于空气中,并且范围不断扩大。

    很快方圆八百米内的空气,都充满了负电荷。

    “滋啦!”瓦力只是走了一步,顿时身上闪耀出恐怖的电光,蓝白色的巨大闪电凭空爆出。

    “轰隆隆!”

    他如遭晴天霹雳,当场被一道粗大闪电笼罩,闪电在他与周边数名战士之间交叉横贯。

    只这一下,他们的能量护盾就暗淡许多。一看能量条,竟然被打掉了十分之一。

    “沃德法克?”独眼鹰只是惊叫了一声,身体猛地一抖,身上顿时也闪烁出一条闪电之蛇。

    “不动就没事!”罗言立刻说道。

    “不动当靶子吗?退出范围!”黄极快速说道。

    他知道,帝斯手中的这把武器,俗称炮锤。是一把真正的单兵作战兵器!处于服役期的那种。

    黑魔杖之流跟它不是一个概念,炮锤可进可远,可飞行,可控场还有部分破除能量护盾的效果。

    拥有炮、锤、盾、刃四种形态,盾形态防御力惊人,其实飞碟被重炮两炮就打成渣了,第三炮就是帝斯靠这面盾挡下的,以至于银色翼装的能量都没有耗费多少。

    炮形态每一发高能弹,都超越千万TNT当量的能量总值。只不过为了追求威力,爆炸的威力集中在五十米内。菲斯那腰带的能量护罩,即便能量充满,两炮就能打没了。

    锤形态,就是现在的样子,其双面锤头对能量护盾具有极大的额外破坏力,对护盾力场造成强烈的干扰,使护盾往往为了维持稳定从而很快耗尽能量。

    虽然不如射日箭那样直接罢黜护盾,但往往也是几锤子砸下去,就能把菲斯的腰带护罩给废了。

    不光如此,锤子还自带电场,范围内所有带有能量护盾的人或物,一旦有较大幅度的运动,也会如凭空般生成一道高能闪电。

    可以说,在炮锤的范围内战斗,对能量护盾是持续性的消耗。

    “轰!”帝斯手持巨锤,一个飞跃冲到黄极面前,当头砸下。

    黄极闪身躲开,那锤子砸在地上,顿时爆出一条连绵千米的巨大闪电。

    这激起了连带效应,八百米的电场内瞬间跟开了花一样,霹雳声连绵不绝,电光闪烁不休。

    得亏之前黄极提醒众人撤出电场,不然现在非得死一批不可。

    “反应很快嘛!”

    帝斯称赞一声,继续挥锤追击,想要砸碎黄极的翼神号。

    见黄极总能躲开,帝斯也速度突然暴涨,黄极也不甘示弱。

    两人速度就越来越快,最后银色翼神在电场中快到模糊,只如同一道银色闪光,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折线。

    另一道金色闪光也不慢,金银两道轨迹交错飞舞,你追我赶,偶有硬拼,爆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与石破天惊的冲击波。

    帝斯一开始好整以暇,有心思赞叹昔日弱小的人类,也终于出了变异的个体,打破极限。

    可打着打着,帝斯感觉不对劲了,他速度拉到极限,黄极竟然也能跟上节奏!

    他堂堂泽塔一族的战士,身体素质达到星盟‘氢级’标准的强者。

    竟然和一名地球土著打了个五五开?

    “这不可能……他凭什么发挥出翼神武装的全部威力?”帝斯越战越惊,黄极的实力出乎他的意料。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在和同级别的战士对决。

    单凭性能,帝斯的银色机甲更胜一筹,且速度比金色翼神更快。

    当然,因为是夺舍式的操控,所以个人的实力,决定了能把机甲开发到什么程度。若是弱者操控,以为反应速度太慢,所以机甲速度开得太快反而是在害自己。

    帝斯是S10,这符合最低光之文明的服役标准,所以全力以赴,是可以把银色机甲的速度发挥到十成的。

    但是黄极凭什么可以?这是帝斯想不通的地方,难道黄极的个人实力也是S10?

    隔着机甲,帝斯还不知道黄极的身体素质,但从对翼神号的适应和开发程度来看,完全不像是一个弱小的土著在使用,感觉是一名与自己同级别的强者。

    “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人类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帝斯不知道,黄极只有S9,不仅如此,他还可以不怕反应不过来地将速度拉满!

    黄极的反应速度虽然不够,但他可以预判式的去适应过快的战斗节奏和速度。

    两边都拉满了机甲的极限速度,虽然银色的性能更好,但黄极的预判太变态,依旧强行和对方打成了五五开。

    帝斯百思不得其解,不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极这才说道:“你可以叫我华极。”

    听到这个名字,帝斯怒不可遏,果然这就是华极。

    虽说对付一个人类拿底牌很屈辱,但愤怒让帝斯不想跟黄极就这么对耗能量,靠着能量更多获胜!

    “吼!”帝斯选择开启银色翼神的死斗模式,瞬间机体泛出红光。

    “嗡!”

    帝斯速度骤然打破极限,达到了银色机甲的理论最大值,如果之前是十成,那现在是十二成,超出了安全阈值。

    但短暂的爆发一下,帝斯还是可以跟上的

    “嘭!”不过刹那,黄极就被帝斯一锤砸在地上。

    万千电蛇狂舞,周围的山岩已经出现了无数树状的闪电疤痕,土壤和尘埃都黑了,空气中弥漫着氧化的味道。

    退到远处避其锋芒的众人,就听到场中咔咔咔,那是力场即将崩溃的声音。

    “嘭!”巨锤又砸在金色翼神上,黄极的能量护罩摇摇欲坠,能量条缩水大半!

    “就你叫华极啊!”帝斯把黄极踩在地上,身上能量爆燃,冲压着黄极,周围激起肉眼可见的红色冲击波。

    “该死,放开他!”无数浮游炮、电浆炮往帝斯身上轰,但统统被他无视。

    帝斯森然道:“渣渣,你们尽力了,能摧毁掉我的车,足以含笑九泉了。”

    他一边说,一边砸锤,最后高举巨锤,欲要再砸第五下。

    同时爆吼道:“但是车毁了可以再买,菲斯死了,谁赔给我!”

    这一锤下去,翼神号就废了,但在巨锤落下的瞬间……

    “咻!”一道细长的银线,从黄极身后破胸而出,在巨锤下落的冲击之势与电舞银蛇的掩护下,以极快地速度没入帝斯的机甲中。

    这正是射日之箭,原来早已埋设在地下的这个位置。

    帝斯正处于兴奋中,哪知道黄极是故意在合适的时机被他按在这个位置。

    射日箭一靠近,帝斯的能量护盾,毫无反应,莫名消失了。

    他被一箭从膝盖进入,斜刺到胯部,贯穿腰间而飞出。

    “嗤……”只此一击,帝斯的银色机甲,就不能动了。

    双臂一垮,僵硬地站在原地。

    “什么……”帝斯都懵了,黄极竟然秒杀了他的银色翼神。

    银色翼神,是不存在被一箭贯穿就坏掉的情况。别说翼神号了,就算是帝斯他自己,被这一箭贯穿,也不可能死,因为射日箭虽然穿透性极强,但太细了,且只有尖端那一点可以破开分子链。

    作为单兵作战服,跟开明兽不同。银色翼神是不可能有刺一个洞,就直接报废的破绽。

    然而,世事无绝对,死斗模式下,机体超出安全阈值运作一段时间后,就会有一击就死的破绽,随机的,保不齐哪个模块就成了死穴。

    但那是对别人而言随机……

    黄极等的,就是这个。

    他也不愿意跟帝斯你来我往,对耗能量,他知道那么选是必输的,银色翼神号可以通过月球无线充能,相当于时时刻刻都在回复能量。

    所以黄极宁愿让帝斯把翼神号锤得几乎废掉,也要等待,并利用这一击致命的机会。

    一箭,废了银色翼神。

    “怎么可能啊啊啊!”帝斯惊吼道,还不愿相信自己在机甲对战中输掉的事实。

    “一切皆有可能。”黄极跳起来,集合所有的能量,从双掌喷出,按在帝斯胸口。

    “轰隆隆!”

    之前消灭扰动者所用的闪耀轰炸再次出现,白色的强光与日争辉。

    若从远处看,如同西方的地平线上,又升起一颗太阳。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