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啾……华极,你的武器变迟钝了呢。”

    看起来黄极举重若轻,可实际上帝斯也很稳,他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怒火,以一力降十会。

    弱水越来越短,越来越少,威力也越来越弱。

    帝斯尽管上蹿下跳,狂轰滥炸,看起来很忙,但却稳操胜券。

    他尖细地笑道:“人类的可悲之处,正在于此,生产力的巨大差距,任你聪明绝顶,机关算尽,也是无法弥补的。”

    “女人,能让我如此认真地与你战斗,这是你的荣幸,是我对你实力的认可。”

    十几分钟下来,帝斯已经把黄极的护罩击碎,其弱水,也被摧毁得只剩六尺。

    这点弱水,已经对帝斯造成不了威胁了。

    帝斯声音尖锐地笑着,手中开炮频率越来越高,最后手中炮锤,一秒轰出五十多颗能量弹。

    “你人生的巅峰,就是今日了,我会用最盛大的炮火,将你埋葬!”

    “轰轰轰!”

    狂轰滥炸,炮火洗礼,越逼越紧,黄极即便有五彩石帮忙吸收一部分,也实在挡不住了,已有数次陷入危机之中,能量条见底。

    “嘭!”突然一道粗壮的激光,命中帝斯后心,被能量护罩挡掉。

    帝斯一愣,刚回头又是一道激光,命中了他的面门。

    这两炮都是阿兰所为,这么长的时间,他终于摸清了帝斯的移动节奏,连中两发!

    浮游炮单个模块一般般,但若集成阵列,则威力不俗。

    黄极命人将重炮拆除后,材料全部拿去生产浮游炮,形成一条犹如列车车厢板的浮游大炮台,上面同时集成了三千架浮游炮模组。

    打中一次,犹如被单架浮游炮击中数千次,亦能极大地消耗帝斯的护盾。

    而这个任务,显然交给了阿兰,此刻他在暗中,正不停地狙击帝斯。

    “咻……嘭!”

    帝斯尝试闪躲,却还是被阿兰击中了第三发!

    “什么?”帝斯一直在无视黄极的队友,他与黄极战斗中,林立等人的激光就没停过,但大多数打空,而即便打中也没什么用。

    帝斯看都懒得看一眼。

    可阿兰这几发特制的激光,就不能无视了,他没想到除了黄极,现场还有人能对他造成一些困扰。

    “你以为我没队友的?”黄极笑道,座下飞椅悬浮到基地上空。

    帝斯脸色一沉,躲过一发之后,接着又被阿兰狙中,当即怒得青筋爆裂。

    “队友?有什么用!送命的吗?”

    帝斯瞬间发现了阿兰的位置,甩手就是一炮。

    “轰!”

    这一炮湮灭了基地的外墙,直捣黄龙,却被黄极操控五彩石砂墙所阻挡。

    帝斯冷笑一声,尽管摧毁这个龙族基地,需要耗费不菲的能量。

    但他现在已经不在乎成本了,黄极身上这么多五彩石,他只要赢下这场战争,事后搞起能量种植业,他是稳赚不亏的。

    眼看着黄极的队友,也都汇聚起来,帝斯森然道:“真以为五彩石,可以保护你们吗?”

    “这些碍眼的龙族建筑,都给我毁灭吧!”

    “啾啾啾啾!”

    帝斯大笑着调转炮口,一秒五十发,对着黄极,以及其身下的昆仑基地疯狂倾泻能量。

    霎时间,犹如流星雨一般的能量弹,饱和式打击下来,昆仑基地顿时被无数爆裂的火光淹没了。

    “饱和轰炸!你挡给我看看!”帝斯仰头道。

    “跑!”黄极毫不犹豫地喊道。

    他知道这绝对不可以正面硬抗,这波爆炸中心的压力,会瞬间粉碎他们。

    林立等人似乎也早有心理准备,见帝斯如此疯狂,连忙逃出基地。

    “草!他到底有多少能量!”

    “挡住!发克,我挡不住了!”

    昆仑基地被夷为平地,疯狂逃窜的众人背后是极具扩散的冲击波,超高温的辐射裹挟着无数高能亚原子束流,无形地冲击着他们的能量护盾。

    众人有一个算一个,撑着能量罩如同被风吹飞的泡泡一般,抛飞数百米!

    而在半空中,那些个‘泡泡’就一个个幻灭!

    包括黄极亦如是,只见他身上竟然一颗五彩石也没有,不知道被他放哪了。

    所有人的能量条只帮他们挡住了几秒钟,就宣告归零,他们的血肉之躯,眼看就要直面在高能冲击波中。

    突然,一道无形的波动席卷全场,耀眼的高能冲击骤然黯淡下去,照耀在他们身上时,削弱了不止一层。

    “大哥!”林立挡在黄极面前,为他承受了大部分冲击,毕竟他现在的织女形态,是非常脆弱的。

    “噗嗤!”

    “扑通!扑通!”

    一百多个战士,如撒豆子般,被抛飞得到处都是,散落一地,一个个口鼻渗血,骨肉破碎。

    但终究,因为最后爆炸的能量被暴削一遍,他们凭借强横的身躯,硬抗存活下来。

    “咦?”帝斯惊愕,这怎么回事?他一口气耗费大半的能量,本以为一举消灭所有人,哪怕躲开正面轰炸,其爆炸的高能冲击波,也足以让方圆五十公里化为白地。

    可结果,却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爆炸的冲击波在一瞬间,被削弱了九成九,这是什么东西?

    突然,帝斯脖子向上一提,想到一物。

    “难道是……这不可能!”他突然化炮为锤,锤柄重击地面,刹那间一阵无形波动瞬间扩散。

    山涧之中,一下子万籁俱寂,变得压抑死寂起来。

    “呼呼呼!”

    风越来越大,吹在山崖之间,发出鬼哭神嚎般的呼啸声。

    天色突然暗淡,天上的乌云一下子多了起来,层层叠加,又低又矮,如黑云压顶,其中氤氲着无数雷电。

    帝斯的战锤,竟然直接改变了现场的气候,制造了一场特大雷霆风暴。

    “轰隆隆!”

    狂暴的闪电如同瀑布一般落下,又把昏暗的战场照得异常明亮!犹如天劫一般。

    “没有任何掩体的你们,享受天劫的拥抱吧。”帝斯高举战锤,猛地向下一挥。

    “不要啊!帝斯大人!我是自己人啊!”布兰度连忙嘶吼道。

    他和沐源之前都被帝斯疯狂地能量倾泻给吓蒙了,此刻见帝斯还来,连忙呼喊。

    但是帝斯的风暴已经释放,断无收回的道理。

    “去!”

    帝斯冷声喝令,但下一秒,乌云骤散,滴滴答答几滴雨水落了下来。

    原本饱和如雷霆之海般的气候,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活活驱散了!

    帝斯尴尬地举着战锤,稀稀拉拉的小雨淋在他的头上。

    阳光重新普照回大地,现场又变得风平浪静。

    “……烛龙!是烛龙!”

    帝斯释放这招,除了众人没有掩体,这招威力更大以外。也是想确认一下,黄极是不是可以使用烛龙。

    果不其然,雷霆风暴莫名消失了,这种对气候的控制,是烛龙的拿手戏,碾压他的战锤性能。

    由此,刚才那波高能轰炸所蕴含的能量,也是被烛龙的力场抽走了大半,这才威力暴削。

    “你怎么可能使用烛龙的?你应该不会用才对!”帝斯问道。

    黄极摇头道:“很简单的,懂星盟的通用编程语言就行。”

    “……”帝斯无话可说,通用编程语言连他都不会,不知道黄极是从哪学会的。

    “那也不可能!烛龙的光热吸收场,必须展开到直径十万公里!也就是说它只能抽取地球外照射来的光能。”

    “凭什么在地表的高能射线,也被抽走了?”

    帝斯对烛龙还是有些了解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那种力场,若要功能越强,则力场就要铺设地越大、越远。不可能吸收距离过近的高能射线。

    对于他的疑惑,黄极说道:“我拆取烛龙的模块,组装了个小烛龙。虽然很不稳定,但它的最佳汲能半径,刚好笼罩这片区域。”

    帝斯惊愕,这样一来,威力虽然变小,但距离也变近了。黄极只需要提前安置在一千公里外的位置,就可以抽取这里的高能射线。

    抽取力度变低什么的,没关系,只要能把他刚才的攻击削弱到可以承受的地步就够了。

    “嘁,自己造的伪烛龙?还是用的龙族的模块?那你肯定骗不过月球!华极!你终究只是个土著!你犯了大错!刚才的力场,属于月球没有报备的武器,绝对会触发抹杀机制!”帝斯并不惧怕,反而笑道。

    黄极平静道:“啊,我知道,小烛龙应该已经被毁了,我就是当一次性来用的,没打算它活过五分钟。”

    他看向北面,那里的天际线有一个小亮斑。黄极知道那是伪装成一颗小行星撞击的……定点爆破弹,内含反物质,会精准湮灭掉目标,容错率在百分之九十八左右,也就是说,这一炮下来,小烛龙顶多还有百分之二的构件残留。

    这就是黄极,一定要在奥玛佐送货时,杀帝斯的原因。因为一旦此刻月球有另一名小灰人配合,那刚才天降正义,就不是湮灭小烛龙,而是他黄极了。

    甚至于直接从月球的白名单中,把翼神号剔除,那么黄极也将没有任何胜算。

    所谓白名单,就是允许在荒野中,无目击者,或少量目击者的情况下运作的外星科技。翼神号、开明兽之流,都是自古以来便在这白名单中的。

    当初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帮忙绝地天通的星盟执法者,没有清理干净。

    对此,帝斯有些烦躁,是啊,月球上没有人留守,严格说没有成年小灰人留守。

    所以系统直接按照最简单的方式消灭了小烛龙。

    不然要换成奥玛佐在月球上,眼前的这群人早特么死了。

    “你到底为了杀我,准备了多少东西?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帝斯严肃地问道。

    黄极飞到爆炸中心的废墟里,说道:“没有了,时间紧迫,我能一步步抵消掉你所有的能量,争取一个和你用拳头决生死的机会,已是极限。”

    帝斯嗤笑道:“你在说什么?不会以为刚才那一击,耗费了我所有能量吧?”

    “你妄图骗我一击解决你,然后用所谓的小烛龙,抵消这必死一击。算得倒是很精,可惜我的能量还多着呢……呃!”

    他说着,突然愣了,只见黄极在废墟里,突然回收了数以千万颗五彩石,每一个都不再是砂砾大小,而是粗大了好几圈的小石子。

    原来黄极就是故意引诱他以所谓‘一力降十会’的方式,倾泻自己的能量,其中最强的那一波,黄极将大量的五彩石扔进了爆炸中心,然后让同样懂得星际编程的楚少君,负责操控小烛龙,以此保命。

    “现在,你还觉得你的能量很多吗?你剩余的能量,大概跟我差不多吧,可能就多个半成……我们好像又在同一起跑线了。”黄极说道。

    帝斯头皮发麻,不知不觉间,他的优势要没有了。

    本来他的能量十倍于黄极,可打着打着,他的能量越来越少,黄极的能量却越来越多。

    此消彼长下,只有他十分之一能量的黄极,反而翻了三倍,而他帝斯,也只剩下十分之三多一点。

    这样打下去,难道真的要大家都赤手空拳,用最原始的方式决一死战?

    “我要被土著逼得肉搏?开什么玩笑?虽然这是我最擅长的领域,而那华极弱不禁风,我吹口气都能杀死,但被逼到这种地步……”

    “这也太丢脸了!”

    帝斯咬牙切齿,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

    他装备碾压、经济碾压,竟然打成这样,他都怀疑自己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