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打得就是经济,往往谁先打空自己,谁就会输。

    技术越发达的时代,对能量的利用越高明的时代,这种情况越明显,几乎成了铁律。

    但世事无绝对,黄极成功以小博大,跟帝斯打了个五五开。

    战场上,哗啦啦无数羽毛状刀片,分散重组、飞舞切割、变化万千……

    这是黄极将翼神号的翅膀拆下来,直接当做念动力飞刀操控,眼下他手头上剩下的武器,也就只有这漫天飞羽了。

    如今两人能量差不多,‘热战’已经进入尾声。

    其中帝斯能量要多一些,但帝斯不敢怠慢,拼尽全力地维护着自己最后的优势。

    然而与黄极对战,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对方似乎无比地熟悉自己的战法。

    而且对于能量的分配使用,合理到了极点。

    双方也没有爆发太激烈的战斗,彼此都在消磨对方的能量护盾,可就这样正常的对耗下,帝斯的优势依旧在一点点地丧失。

    他不管怎么精打细算,都没有黄极算得精准。

    帝斯盘算了一下,这样下去,最后可能是他的能量先耗尽。

    “开什么玩笑……”

    他可是有制式武器炮锤在手,而黄极只有一把椅子、一只手套和一对翅膀。本人更是只有S2,这能量利用率是有多高?

    和黄极相比,帝斯对自身装备的运用,简直就是在浪费能量。

    这让帝斯渐渐对自己的机械战失去了信心,实在是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土著,这种感觉就像是原始人,车开得比现代赛车手还厉害一样荒谬。

    “可恶!”

    帝斯突然从炮锤中,取出了一块菱形小飞球,插在了自己的胸口,融入了殖装里。

    这正是他的随身AI小菲。

    “小菲,你来,我托管了!”帝斯屈辱道。

    天知道做出这个决定,心态是有多崩……

    他直接把接下来的对决交给了AI,开了自动战斗,挂机了。

    “你打吧,我休息一下!”

    帝斯眼睛一闭,开始调息自己的生物能,慢慢将生命状态提升到最高,这是一种战前热身。

    到了生物能革命后的时代,调整状态是搏击、运动的必修课。

    战斗意识,神经反应,能量运转速度,肌肉状态都可以人为调整到最佳。在星际中,实力差不多的两人,如果一个热身,一个没热身,那热身的人优势会非常大,大到足以决定比赛胜负。

    地球文明现在也有维持竞技状态的办法,但都太粗浅,把一名状态低迷的选手调整到状态高涨,又慢又靠运气。

    星际文明不会,尤其是与低熵功法挂钩的调息方式,可以让任何人在正式比赛中,不存在状态低迷的说法,输了就一定是菜。

    眼下帝斯这么做,可以说,机械热战还没打完,他就已经放弃了,转而养精蓄锐,打算以最好的状态,迎接白刃战。

    殊不知,他做了一个非常聪明的选择。

    如此一来,接下来的战斗,黄极很难再占到太多的便宜了,因为AI托管下的自动战斗,几乎没有大的破绽。

    星际文明的自动战斗系统,其容错率是非常高的,不一定是最强的战斗方式,但绝对是最稳的。

    和神陆吾造房子的状态是一样的性质。跟谁都能打,没有惊艳,也没有犯错。

    如果有严苛的战斗规则,AI会很强,但无规则的星际实战中,几乎没人会托管。

    一方面是大家都有自动战斗程序,如果两边都托管,就变成了看谁装备好,或者能量多了。

    另一方面,则是AI虐菜很强,但在高端局是废物,太容易被针对。已知银河没有高等智慧级的AI,所有AI都是看起来特别聪明的程序和大数据。

    所以通过对AI打法的熟悉,以及高等智慧生物灵光乍现、逆向心理、制造破绽、临场创造新招等方式,基本上任何一名职业战士或运动员,都能赢同时代的AI。

    帝斯本人就能打赢AI控制的同等机甲或殖装,他在月球没事也打人机,和小菲对练,胜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多,其中最近十几年一次也没输过。

    在银河中,说别人打得像个AI,或者问别人是不是托管了,等于骂人。

    所以帝斯完全是抱着‘反正打不赢,还不如挂机等下一场’的心态,直接在殖装里静心凝神,养精蓄锐起来……

    却不料,这恰恰是他最佳的选择。

    帝斯耗不赢黄极,不是他菜,而是这世界上,无论谁在黄极面前都是一样的菜。

    所以换成AI后,因为程序应对的太稳和全面,以至于黄极虽然依旧能克制对方,但却打不出‘大优势’来。

    帝斯偶有惊艳操作,战斗上限高。AI战斗稳如老狗,却是下限高。

    只见一番激战后。

    黄极终究还是先一步能量耗尽。他的能量护盾当场破碎,所有的五彩石都成了砂砾。

    帝斯挥舞巨锤砸上去,黄极瞬间抽取飞椅最后残留的能量,开启了翼神号,躲了进去。

    “轰!”帝斯一锤砸碎了飞椅,又敲倒了翼神号。

    翼神号虽然损坏,但又不是变成残渣,少量功能还能使用,其本身的材质也很坚韧,此刻如同黄金棺材一般保护着里面的黄极。

    对此,帝斯突然僵硬一下,然后伸了个懒腰,做了一下舒展运动。

    “小菲,打完了?”

    帝斯睁开眼,感觉精神饱满,全身细胞都在沸腾,竞技状态极其高涨,斗志昂扬,只想酣畅淋漓地大战一场。

    “咦?你竟然还有能量剩余?你赢了?”帝斯惊讶道。

    小菲说道:“没有。您托管时,能源还比华极多百分之十。我耗尽对方能量的同时,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很抱歉,我们剩下的能量连一次像样的电浆炮也发射不出来了。如果转化为护盾,连浮游炮的激光都挡不住第二发……”

    的确,从技巧上来说其实是输了。相当于下围棋,华极让了十个子,最后小菲只小胜了半子。

    但是,对比帝斯的战绩,这已经很好了。

    因为帝斯最初是被让了一百多个子……输的只剩两子优势。

    小菲利用这两子优势,最后赢了半子。虽然不如华极,但小菲反过来,算是‘赢了’自己的主人帝斯!

    “我特么……打得还不如托管?”帝斯好不容易调整好了状态,结果现在心态又有点崩。

    帝斯本以为自己打得比AI好,可现在,却发现,托管比他本人打得更好。

    他其实进入了一个误区,他因为总是能赢AI,所以认为托管给AI,肯定会比自己打的更差。

    可实际上,‘打得差’也要分不同的情况。

    与黄极对决,他和AI虽然都输了,但是AI输的比他少!

    世间能赢AI的人很多,但可以大胜的人,几乎没有。

    AI总是以最低损失,换取最佳结果。止损能力比帝斯不知道强了多少。

    反观帝斯,操作不错,但不会止损。

    黄极是什么人?帝斯再能操作也搞不赢他,被一通针对下,显得帝斯好像特别弱一样。

    “这么说,我从一开始就托管,其实早赢了?”帝斯心态爆炸。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