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菲斯?”

    布兰度看到帝斯从剖开的翼神号里,捞出被腰斩的菲斯时,一脸茫然。

    菲斯还没死,竟然就藏身在翼神号中。

    帝斯以为里面只有华极,刚才从中一劈,却是腰斩了菲斯。

    “是你……”菲斯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心中的梦魇。

    此刻,他的大脑是自己的,身体却是迪格的。

    早在对布兰度十面埋伏时,黄极就安排索菲娅,将菲斯的头颅与迪格的身体嫁接。

    当然,终究不是自己的身体,黄极让其勉强活着,但有很多隐疾和不适应性。

    现在的菲斯,弱得就像是普通人,除了超能力还在,几乎没有什么成长性可言了。

    不过,在帝斯眼里,菲斯根本没区别,是他的好菲斯就行。

    看着怀里的人,帝斯狂喜!

    “啾啾啾啾!太好了!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由不得他不欣喜,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珍贵。

    对他来说,全球的人类,只有菲斯最重要。失而复得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华极没杀我……他要让我亲眼看到你死去。”菲斯虚弱地呢喃着。

    帝斯无所谓道:“好了好了,不要说话了!我不会允许你死掉的!”

    “布兰度!快拿个肉球过来!快!”

    帝斯顾不上继续分解翼神号杀华极,抱着被他自己不小心腰斩的菲斯,就急忙忙想办法救治。

    他想起布兰度给自己提供的情报中,讲述了黄极创造的医疗包之神奇,便立刻催促布兰度去找来。

    帝斯自己不是医生,又没有工具在手,几乎被打成白板一个,反过来还得依靠黄极的东西来救急。

    “快啊!”

    帝斯催促着,同时拍打着菲斯的脸蛋,吼道:“你别死了!看着我,我命令你不准死!”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生物能注入菲斯体内。

    不懂得特定技巧的话,单纯地注入生物能,只相当于在给人打葡萄糖……补充体力有奇效,但疗伤就乏善可陈了。

    但菲斯自己有超速再生的能力,细胞有充足的能量的话,倒是可以不断地自愈。

    反正此刻帝斯也只能这么做,终归聊胜于无。

    另一边,布兰度连忙冲到重创的恶龙身旁,想要找出他身上的医疗包。

    亚当斯横拦上去,拼命阻止。恶龙同样伤得很重,没了医疗包,必死无疑。

    罗言也上前帮忙,二打一不让布兰度得逞。

    帝斯见到,恼恨道:“这就是你说的忠臣?狗东西!”

    他抱着菲斯,脚下一动窜出十几米,跳起来一个凌空膝撞,把亚当斯的胸腔直接轰爆掉了。

    “噗嗤!”亚当斯的背后,一股冲击波裹挟着气血,喷涌而出,器官碎片连带血肉骨骼抛洒出数米!

    罗言绝望,但他不能退,只得燃烧真菌,暴涨生物电,与帝斯拼命。

    帝斯抱着菲斯,也不敢爆气,只用双脚与罗言对战,这倒是让罗言总算能与他交上两招。

    就在罗言拼死拖延时间时,一声呐喊传来。

    “罗言坚持住!我来了!”一个人影头顶犄角,身上爆发出电流,奔腾如飞,划出一道电光轨迹,加入战场。

    听到这个声音,布兰度都快疯了,他冲上去喊道:“不!你不要过来啊!”

    原来,这么晚加入战场的,正是白兰迪!

    而在白兰迪身后,安路伴坐在开明兽的肩膀上,也赶到现场。

    在造好各种设施后,黄极就让安路伴带着神陆吾等一众天龙人电器撤离了。

    所以刚才昆仑基地被毁掉,那些珍贵的机器人并没有一同毁灭。

    当然,黄极为了这一战,集结了所有能量,所以神陆吾和开明兽之流,除了还能动,没有任何热战能力。

    不过还能动,也是有用的,黄极让安路伴撤离的方向,其几公里外正是白兰迪被掩埋的地方。

    之前惊天动地的一番热战,冲击波传荡过去,山体震颤跟地震一样,早就把白兰迪惊动了。

    白兰迪被关了一天一夜,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感受到这震动,也知道大战开始了!

    他心急如焚,想要挖出去,但太慢了,天知道自己被埋在多深,只能一边呼喊,一边砸石头。

    不过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安路伴撤离到这里时,自己虽然没听到呼救声,但神陆吾听到了……

    于是他操控着几大机械,开山凿石,将白兰迪给救了出来。

    如此才有现在,白兰迪突然加入战场的事。

    看着白兰迪千里来送人头,布兰度气得喉咙直发颤:“滚!滚啊!”

    兄弟俩撞在一起,白兰迪也怒道:“你骗我!你不让我来!你也相信华极能赢的!”

    布兰度伸出手指猛戳白兰迪的脑袋:“动动你的脑子!”

    他还没说完,白兰迪就打开了他的手,反手一指戳在了布兰度的太阳穴。

    白兰迪是燃烧着真菌杀来的,生物电不知道比他强了多少倍,这一指戳出了电磁爆炸声。

    布兰度没想到白兰迪攻击自己,要知道他每一次这么做,白兰迪都是任由他钻脑袋的。

    此刻突然还手,猝不及防下,布兰度没反应过来,被戳了个正着,一指直接被电晕了过去。

    白兰迪,第一次如此充满主见。

    他打晕了布兰度,看着满目狼藉,和一地不省人事的重瞳一伙,吼道:“华极呢!”

    “全死了?”

    白兰迪不知道倒下的人,都还吊着命呢,见场面如此惨烈,还以为就剩下罗言活着呢。

    “噗!”帝斯一脚,踹爆了罗言的腹部,将其轰飞数十米,然后在地上连滚带弹,最后倒在血泊中不动了。

    白兰迪连忙扶住罗言,只见罗言说道:“华极在……变……”

    他指着翼神号,同时呼吸极其困难:“还有……半分钟……不要让他伤害华极……”

    白兰迪听了个半懂,但好在他也是一路跟着黄极混了这么久,知晓很多事情。

    他看着帝斯从恶龙身上拿走了一个肉球,然后将菲斯放在地上,又拿起了射日箭走向翼神号。

    此刻稍微动动脑子,也明白了局势。无非就是拼死拖到黄极完全变态。

    “我知道了……”

    白兰迪站起来,回忆着黄极传授他的诸多技巧和赋予他的这份力量,脚下一动,如一道跃动的闪电,向着帝斯冲锋。

    “受死吧!外星狗!”白兰迪第一次展现出狂傲的气魄。

    一直以来,他都是跟着布兰度的,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他崇拜且信任着自己的大哥,偷偷模仿着他,学习着他,追随着他。

    被光明会收养的他们,不知道过去的身份,很多都是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

    白兰迪就连名字,他都要跟布兰度取一样的。

    他完全把自己当做布兰度的影子,羡慕着布兰度的优秀与潇洒。

    直到此刻,他赫然发现,自己拥有与布兰度同样的雄姿,奔跑时头发夹杂着电弧飞舞,亦如狂狮冲锋。

    他心里想的,也与布兰度一样。

    如果黄极输了,布兰度可以做那最后的亚当,如果黄极赢了,他此刻拼上性命的相助,亦能换取布兰度的存活。

    “我会拼尽全力地拖到你出现,华极,我赌你能赢,不要让我失望。”

    白兰迪抱着必死的决心,如重炮般轰在帝斯身后。

    帝斯在一瞬间就转身,抬腿挡住了这一拳。

    “你叫我什么?”帝斯黝黑的眼眸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外星阉狗!没卵的家伙!”白兰迪喊道。

    帝斯嗡得一下气焰炸出,将白兰迪震飞。

    下一秒帝斯跳到半空中,凌空翻滚,小短腿螺旋竖劈而下,将白兰迪直接劈成两半,犹如陨石般坠落。

    帝斯也从天而降,裹挟着恐怖的冲击力,想要将其踩成肉泥。

    从来没见过帝斯如此愤怒地要把人碎尸万段,实在是白兰迪说中他心中痛事。

    “梆!”

    就在这时,开明兽冲了上来,挡在白兰迪身前,高举钢铁双臂,架住了帝斯这俯冲一击。

    帝斯挥舞射日箭,与开明兽大战起来。

    开明兽也没有能量,此刻只有迟钝地舞动铁拳。

    虽然拳头极重,但打不中也没用。

    不过多时,帝斯就把开明兽大卸八块,随后一脚将其中最大的一块踹飞。

    “哎呀!”交战的气浪,将不远处的安路伴掀飞,袍子都在地上磨破了。

    “就剩我了?”安路伴不过是个普通人,甚至是个弱女子,此刻就剩她一个还能动,顿时绝望抱头。

    其实她本不该回来的,但白兰迪极力要求,希望能给他证明,继而在黄极赢了的情况下,保下布兰度。

    再加上安路伴也心系这边的战斗,想着自己还欠黄极两条命,便带着开明兽杀回来了。

    至于神陆吾,绝对不容有失,他就藏起来没带回来。

    此刻开明兽被帝斯拆了,安路伴披头散发,穿着破破烂烂的袍子,浑身都是灰尘,一脸绝望。

    “欧透~咋瓦莫惊多!”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电浆炮,直取帝斯!

    原来白兰迪打晕自己大哥后,顺手摸走了黑魔杖,此刻躺在地上纵然奄奄一息,也还是使出了这一招!

    “嘁!”帝斯冷笑一声,他当然不怕这玩意儿,就是个玩具而已。

    虽然他现在没有能量,挡不住这高能一击,但躲开还是很简单的,因为电浆炮的蓄能在他眼里慢如龟速。

    帝斯一个闪身,电浆洪流从他身侧擦肩而过。接着又一个小跳,电浆洪流从脚下划过。

    举重若轻,简直如同玩丢沙包一样。

    任由白兰迪如何挥舞瞄准,也打不中帝斯。

    两秒钟后电浆消失,帝斯走到白兰迪身前,一脚踢飞了黑魔杖,连白兰迪的手臂都给踢爆了。

    血雾弥漫中,帝斯的脚趾捏着白兰迪,一个高抬腿将其提起来。

    小灰人的脚趾是可以抓物的,不像人类脚趾都退化了。

    眼看帝斯就要杀掉白兰迪,突然一个人影扑了上来,跪倒在地。

    “帝斯大人!他是自己人啊!是光明会的大忠臣……他只是没搞清楚状况!你饶了他吧!”

    扑上来的正是布兰度,原来刚才一番战斗,他被惊醒了。

    一醒来就看到白兰迪要被杀掉,连忙抱住帝斯的大腿求饶。

    可是,这件事他之前做过了。

    帝斯说过,下不为例。

    而且之前保下的亚当斯,事实证明不是什么自己人。

    此刻帝斯根本不理会布兰度,直接凌空踢爆了白兰迪,残破的身体飙着血雾飞出数十米,在地上画出一条血色河流。

    白兰迪是没有的医疗包的,这一击,必然死透了。

    布兰度看着已成肉泥的白兰迪,心脏仿佛被撕碎一般,神色呆滞,眼珠发颤。

    他的脖子僵硬地微微转动,卡顿般地看向白兰迪的尸体,又扬起来盯着帝斯。

    接着又低下头,看了看尘土,看了看血迹。好像是在找东西,但其实什么也没在找,他只是不知道眼睛应该怎么放。

    他嘴唇无声地动着,又像是颤抖,又像是欲言又止,其实他什么也不想说,只是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动。

    帝斯低下头来,看着趴在地上的帝斯,冷漠道:“敢辱骂我,我必杀之。”

    “你似乎很伤心啊,你跟他关系很好嘛?”帝斯察觉到布兰度内心强烈的情绪波动。

    布兰度这个人,气息非常出众,无可抑制。

    不过很快,他平静下来,低沉道:“是的,他是我在光明会的搭档,一个升腾者朋友。”

    帝斯冷漠道:“真是没有当狗的自觉,你不要以为有点功劳,就可以随便保人,你没有资格。”

    “你给我记住,我要杀的人,谁也保不住!明白吗?”

    “明白。”布兰度木然点头,畏惧地说道:“敢于帝斯大人为敌,就算是我亲妈,也该死。”

    “这些人有很多是我朋友,但是当他们背叛主的那一刻,就不是了!”

    “帝斯大人,让我把他们碎尸万段吧!”

    帝斯点点头,布兰度立刻捡起白兰迪掉落的黑魔杖,走向不远处重创的恶龙。

    “布兰度!冲我来!”萨雅强提着一口气说道。

    瓦力虚弱地骂道:“狗东西,你兄弟都被帝斯杀了,你竟然还如此无耻跪舔,真是他吗的狗东西!”

    布兰度似乎已经完全放开了,他癫狂大笑道:“死了好!死了好!我也没有任何牵挂了!”

    “活路不走,非要来送命,蠢货!他就是个蠢货!我怎么会为了一个蠢货而放弃自己的大好前途!”

    “他死了,我更要好好活着!只有无敌的帝斯大人,能让我活着!”

    “而你们都得死!”

    他的话惹来一片骂声,众人都动不了,任由他宰割,也就只能骂街了。

    林立虚弱地爬起来,咳血道:“他已经疯了,他回不了头了。”

    阿兰身上有两个医疗包,此刻也恢复了少许精力,冷声道:“布兰度,要杀就杀吧,你会后悔的!”

    布兰度哈哈大笑道:“我永远不会后悔,更不会悔过!”

    帝斯冷笑一声,看着这狗咬狗的场面。

    突然眉头一皱,猛地看向翼神号,只见那里,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一个男人。

    毫无疑问,此人正是黄极,他终于完全变态,回归自己的身体。

    只见他无视了帝斯,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来到亚当斯、恶龙以及罗言的身边,紧急救治他们。

    这三人都没了医疗包,伤得这么重,他救治慢一秒都会死。

    “我还以为多强呢……嘻,身体也就和这帮人差不多,体内的生物能也就稍微强一点而已。”帝斯说着。

    他看到黄极的真身,反而松了口气。

    帝斯还真怕黄极有什么隐藏的超级身体,殊不知也就这样,不过如此罢了。

    黄极现在是S7,开龙角之后S9。

    而他帝斯有S10巅峰,加上殖装的一些加成,力量可以达到S11,没有怕的道理。

    这不比热战,翼神号本身力量速度就和自己的机甲差不多,所以技巧惊才绝艳的话,强行把速度开到最高,是可以跟他打的。

    不过肉搏就这种可能了,技巧不可能平白提升速度和力量,差距如果太多,速度完全跟不上,那就没法打。

    刚才频频预判自己动作的林立,还不是被他认真后超快的一拳直接秒了?

    “华极,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救人吗?”帝斯双手环抱胸前说道。

    黄极头也不抬道:“我是一名医生。”

    帝斯皱了皱鼻子,不知道这是在搞什么鬼。

    是实话,他一点也不敢小觑这个人。但现在的黄极,真的不是在送吗?

    蹲在那专心致志地救治伙伴,跟个靶子一样!

    “布兰度,你去杀了他!”帝斯没有选择自己出手,他眼睛死死盯着一脸自信,貌似有恃无恐的黄极,选择让布兰度先试探一下。

    布兰度抬起黑魔杖,锁定黄极和他脚下的恶龙。

    “华极!你确定不躲吗?”布兰度冷笑道。

    黄极平静道:“救人比杀人更重要,我不想有任何同伴牺牲。”

    布兰度蔑视地大笑:“哈哈哈!我果然没选错!你就是个狂妄无知的白痴!去死吧!华极!”

    “欧透!咋瓦莫惊多!”

    蓝白电浆凝聚在魔杖尖端,蓄势待发,直指黄极。

    布兰度身后的帝斯,双手环抱胸前,站在那盯着华极,发现华极肌肉松弛,真的不打算放弃病患闪躲,宁愿和伤员一起被轰死,不禁也嘲笑起来。

    可他的笑容很快凝固了,因为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粗壮的电浆洪流!

    这道电浆炮是从布兰度的身体上发出来的,从其背后透体而出。

    因为帝斯就站在布兰度的身后,再加上这下猝不及防,且距离太近,帝斯根本没来得及闪躲,当场被轰了个正着!

    “哈哈哈!没想到吧!这才是我的绝杀!帝斯!你给我去死吧!”布兰度癫狂大笑道。

    黑魔杖的电浆炮,缺点太多,但是布兰度巧妙地掩盖了且缺点!

    他利用走位,让自己位于帝斯前面,背对着帝斯,这首先就降低了帝斯的警惕心,再加上一直以来的忠心耿耿,帝斯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终极舔狗会突然暴起反噬,他的注意力都在更具威胁的黄极身上。

    可以说,黄极哪怕有一丝异动,帝斯都能反应过来。可偏偏,黄极真的就只是在尽力救治队友,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布兰度的电浆炮直指黄极,将蓄力期稳妥度过,却在最后一刹那突然一个转动,将矛头指向自己。

    他利用自己的身体,进行卡视野掩护,电浆炮从视野死角喷薄而出,轰杀自己的同时,让帝斯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

    这既是布兰度在白兰迪死后,一瞬间所想到的复仇之法。

    他不确定这能不能杀死帝斯,但这是他所能做的最大反击了。

    被电浆炮轰了个正着,就算是帝斯,不死也得残吧?

    “啊啊啊啊啊!人类都该死!”帝斯果然没死,惨叫着一脚踹飞布兰度。

    布兰度胸部以下被电浆炮湮灭,剩下小半个胸腔和双臂支撑着头颅飞出。

    “果然没死……”

    布兰度意识弥留,飞在半空中还在竭力大喊:“华极!杀了他!”

    “我求求你了!一定要杀了帝斯!”

    黄极接住布兰度的残躯,说道:“我答应你。”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