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意志之坚定,信念之执着,布兰度可谓雄杰。

    黄极所营造的氛围,所勾勒的美好未来,总是那样清晰,仿佛举目可见,触手可及。

    他一步一步地带领人们走向成功,所有人都折服于黄极,唯独布兰度不服。

    人人都拒绝不了对心中美好的追求,唯独他不为所动。

    黄极知道自己有多坚定,布兰度就有多坚定,只是道不同。这个人无法被说服,任何诱·惑都不可能动摇他,任何屈辱也可以承受。

    想要他放弃己道,除非支撑他走这条路的支柱倒了。

    世上本没有什么正确的道路,无非就是想要……便去追求。

    布兰度可以认清自己想要什么,黄极想救所有人,布兰度只想救一个。所以对黄极的道路报以艳羡和憧憬的同时,又敬而远之。

    他坚定地认为:妄图救所有的人,必会害死所有人。而他至少能救一个人。

    目标不同,道路不同。

    然而,造化往往会弄人,世事终究与愿违。

    在白兰迪如染血破布般飞出去的那一刻,布兰度已经输了,输了个彻底。

    无论他与黄极谁对谁错,布兰度的道路都已经崩塌了。

    光明会的战士,大多从小便被拐卖或收养,他们接受着专业的训练,并被洗脑。

    他们很多是铁血残暴,忠诚而奴性的。没有父母亲情,没有男女爱情,唯一有的只是和自己一块被洗脑的兄弟。

    布兰度与白兰迪,就从未分开超过十个小时。

    他们两人,名字一样,性格互补,好的就像是一体的。

    白兰迪就是他的弟弟,比亲弟弟还亲。

    无论白兰迪做什么,如何选择,布兰度最大的愤怒,也只是用手指钻一钻他的太阳穴,骂一声蠢货,叫他动动脑子。

    然后,再保护他。

    可现在,布兰度想要保护的人已经不在了,不管他是赢了还是输了,不管世界是否毁灭,不管人类存亡与否,那个人都不在了。

    他是骄傲得如狂狮一样的人,能甘愿苟活,却做不到独自偷生。

    “我都跪下来求你了,我都拼命求你了,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他……”

    “既然跪下来没有用,那我就杀了你。”

    黑魔杖曾今是光之文明的武器,后来淘汰了,随着时间推移和时代进步,也就成了收藏品。

    类似地球人造点古代刀剑、火绳枪、燧发枪之类的玩玩。

    理论上它几乎没法伤人,光之文明正经的外星人不会被打中,即便打中了也会被贴身的殖装,或者其他装备抵挡。

    同样的攻击,之前白兰迪连帝斯的毛都摸不到,简直被随意戏耍。

    然而布兰度这一炮,猝不及防。通过层层伪装和算计,已自身为掩护,让帝斯没有躲闪的机会,正面硬受了这一击。

    伤人先伤己,布兰度做出了他不可能做出的事。

    千钧一发之际帝斯躲闪已经来不及了,选择撑起一道护盾。

    不过帝斯的能量已经见底,勉强撑起一道护盾也是瞬间破碎。

    如此近的距离,他还是做出了闪躲动作,再加上护盾阻挡了一刹那,给他争取了一点点时间。

    所以最终电浆炮从身体左侧穿过,融化了他的血肉,让其躯体左肋处缺了一大块。

    “啊啊啊啊!”

    帝斯哪里受过这么重的伤?当即痛苦地哀嚎起来。

    他愤怒地踢飞布兰度,结果落地不稳,脚步踉跄地往后跌靠在一颗大石头上。

    “呃哈哈咳咳咳哈哈……”帝斯呕出一口血,依旧残忍地笑出声来。

    这一击要不了他的命,甚至很快就能好。

    因为他体内是有一套纳米蜂群的,虽然他不会操控,但它们会自动修复损伤。

    帝斯的自愈速度,可以说比人类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只见残缺的肉以可见地速度渐渐生长,要不了几分钟,他这伤势就能好个七七八八。

    “哈哈!干得好布兰度!”

    “杀了他!快杀了他!”

    “趁他病要他命!”

    地上趴着的众人,有些已经靠着医疗包修复了心脏,他们见局势突变,纷纷叫好。

    这的确是大好机会,趁着帝斯被重创,黄极此刻抢攻上去,必然胜率极大!

    然而,黄极却放弃了这个机会,正全力地处理布兰度的伤势,为其化骨生肌,延续生命。

    “你……还救我干什么!呃啊!快啊!咳咳……杀了他!”

    布兰度焦急万分,见黄极还在救自己,都快气死了。

    此刻的布兰度,竟是比黄极还急着杀帝斯。

    他心存死志,拼死一击只为杀帝斯,给兄弟报仇,至于自己的生命他根本不在乎了。

    这若是因为救他而失败,他死不瞑目。

    “华极!不要救我了啊……”布兰度沙哑道。

    然而黄极我行我素,直把布兰度的伤势稳定住,使其保持清醒,并特制了一个医疗包,在他身上链接一个个触手维持住他的生机。

    “没关系,都一样。”黄极将布兰度的身体扶正,靠在石头上。

    下一秒,黄极头生双角,其犄角还有金色螺纹,熠熠生辉。

    他周身气流涌动,笼罩三尺气焰,闪烁着电弧。

    双眼刺啦一下,爆出一小团细碎的蓝白色的电光,电光蒸发了虚假的黑色假瞳,呈现出黄极真正的眼眸。

    那是一对重瞳!黑白分明,三重圆环,大瞳孔套着小瞳孔,瞳中生瞳。

    “是你!”布兰度惊骇莫名,这双眼睛赫然就是重瞳派系的标志!

    与芙然当初所描述的‘神秘博士’的眼睛,也是一模一样。

    就连罗言也懵了,他也是头回知道,黄极是个重瞳者,如此说来,重瞳派系,真的是佛罗与菲斯所创吗?

    “重瞳原来是你啊……哈哈哈!”菲斯也躺在地上,自嘲地笑了。

    他没想到,这个人,才是重瞳派系的真正创始人,如此说来,光明会所有人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不过现在知道这些,又如何呢?不重要了。

    这只能说明他比众人想象的更厉害,从无到有,走到今天,堪称奇迹。

    重要的是,他今日能否弑神,斩杀帝斯!

    “你竟然也学会了运用带电气体?”帝斯见到黄极的状态,一下子就感觉不妙了。

    体表笼罩气焰,电光闪烁,这是典型的碳基地表文明种族的战斗形式。

    星际里原子时代的种族都会,但地球土著凭什么会的?

    黄极不断地吸气,同时燃烧真菌,生产大量的能量。

    他喉咙空灵道:“我观察你才学会的。”

    “啊?”帝斯懵了,看会的?这种复杂的技能,没有任何教导,光看别人用过就会了?

    “啾啾啾,那真是好厉害啊……可惜还是差太远了!”

    帝斯笑着,嘴上轻描淡写,心里警惕到了极点。

    “咻!”黄极骤然跨越数十米,居高临下,一拳轰向帝斯的脑袋。

    “太慢了,没用的……”帝斯轻松一歪头,拳头从他耳边错过,砸在了背后的石头上。

    “梆!”

    帝斯这歪头闪避,却刚好撞上黄极的膝盖!

    原来黄极在挥拳的同时,右脚蹬地,看似是在发力出拳,实则是一记膝撞。

    黄极的静止推力,现在高达两百吨,一拳挥出相当于时速一百二的越野车撞击。

    随着实力的提升,身体的肌肉骨骼都会发生改变,以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

    除此之外,在他的身体表面,还有一层厚实的带电气体,充满了电荷如同雷击云的同时,也被磁场约束在体表,通过精妙的塑形,形成对力量缓冲极大的气垫。

    笼罩全身的气焰,会吸收大部分的冲击力,继而加速逃逸,这个过程就是一种卸力。

    同样,帝斯也会这一招,头部虽然遭到重击,但也只是流了鼻血。

    毕竟他的身体比黄极强太多了,帝斯能承受五百吨的重压,挨上一拳倒也无伤大雅。

    当然,生物能是有极限的,如若耗尽,身体的承受能力会大大降低。

    “嘭嘭嘭!”

    两人贴身肉搏,瞬间激斗起来。

    帝斯气焰滔天,蓬勃的电能驱动着肌肉,动作凌厉而凶猛。

    手刀、侧踢、螺旋竖劈、连续炮拳,他娇小的身体,如一团跳跃的电光,空气都被搅动地轰鸣不绝。

    一阵阵气爆声传来,两者交战的场地,出现一团又一团球状激波,凌空扩散着。

    这是超音速所带来的冲击波,但不是他们的动作超音速,而是他们的气焰吸收巨大动能,继而被加速到超音速了。

    “噗啊!”

    “可恶!他哪学来的这么多技巧!”

    帝斯很快发现,黄极的预判强到恐怖。

    这可与之前跟林立随意交手不同,帝斯进入了战斗状态,拿出了全部实力。

    在殖装的加持下,他的力量高达六百多吨,单从这项指数上,他已经达到S11。

    两者差了四百吨的力量,速度上更是快了近两倍。

    更别说帝斯掌握着诸多星际职业格斗的技巧,属于考了证的职业战士。

    然而黄极却硬生生追上了他的节奏,任由他如何狂风骤雨般地进攻,都完美预判并且瞬间就使出了极其恰到好处地反击。

    “轰隆隆!”他们交手的现场,犹如风暴旋涡,时不时发出电闪雷鸣。

    脚下雷云卷动着尘埃,腾飞翻滚!

    难怪自古传言天人呼风唤雨,腾云驾雾,实在是这如同移动雷暴云的战法,太过炫目。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帝斯越打越崩溃,他会的黄极会,他不会的黄极也会!

    对方比他弱这么多,他竟然反过来跟不上对方的奇招妙想了!

    黄极的战斗充满了想象力,仿佛看穿了他所有的动作。

    不仅如此,似乎还精妙地掌握了他的视野范围!

    小灰人的眼睛之所以这么大,这么突出,就是为了拥有更广阔的视角。

    然而打着打着,帝斯好几次视野里丢失了黄极的身影!

    黄极如同知道帝斯眼睛所能看到的画面,知道帝斯下一秒看向哪里,知道帝斯什么时候会转头,知道帝斯转头的幅度是多少……

    只要有机会,黄极就能接二连三地卡视野对帝斯一通爆锤。

    若凭借意识反打,帝斯就会绝望的发现,在黄极面前,他如同没有战斗意识一样在乱打。

    帝斯逼急了干脆真的乱打,一个大幅度转身飞踢,往往这个动作,就会撞上黄极早已准备好的一记重击!

    越打越憋火,他有力使不出来,好不容易使出来了,又被黄极发挥出精妙的电气技法所化解。

    “这招你怎么比我还熟悉!”帝斯偶见黄极对电气的运用,惊得头皮发麻。

    有些星际格斗技能,他虽然学会了,但也只是半吊子,会而不精。

    这些连帝斯自己都用得不熟练的技法,黄极却随手使出,仿佛早已融汇贯通。

    尤其是一招截断他人体内神经网络,或生物电通道的技巧,黄极也完美使用了出来。

    拳掌之间,电流以特殊的形式,构成小型力场,打入敌人体内,淤塞其中。

    重重削弱对方,使其气血不畅,脏腑衰败,神经递质紊乱,电流通路阻隔……

    黄极致人内伤的手法,如同千锤百炼。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地球土著怎么会知道小灰人的身体构造?

    “你怎么可能这么精准地截断我的生命通路,你解剖过我的同胞?”帝斯惊吼道。

    黄极低声道:“我早就用目光,将你解剖了。”

    “啊?”帝斯一脸茫然。

    但帝斯又怎会相信什么目光将他解剖的鬼话。

    只见他怒道:“胡说八道!一定是有人告诉你的!是不是自然扰动者!”

    “梆!”黄极左肋突然爆出第三只拳头,由可控癌细胞构成,出其不意地击中帝斯。

    他说道:“你再不使出杀手锏,就没有机会了。”

    同时,这雷霆般出手,又截断帝斯一条生物电脉络。

    “没用的!没用的!你杀不了我!绝对杀不了我!我在地球是无敌的!”帝斯不敢相信地说着,实则是心态崩了。

    帝斯拼尽全力地将自己的注意力凝聚到极点,尽可能地以最高涨地战斗状态应敌,然而体内的电能却越来越弱。

    他很多地方,甚至都失去知觉了。

    “噗啊!”

    帝斯被黄极右肋爆出的第四只拳头轰飞。

    “怎么可能?我难道要死在这?”

    帝斯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紧迫,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肉搏竟然打不赢一个地球土著。

    明明他比对方强了三倍!

    “土著……对了!土著!”

    “华极!你给我住手!你想要人类毁灭吗!”帝斯凶残地咆哮道。

    黄极斩钉截铁道:“人类不会毁灭。”

    帝斯桀骜道:“你杀了我,奥玛佐不会放过你的,主人更不会放过你的!”

    “谁知道呢?”黄极说道。

    帝斯怒道:“怎么不知道!月球在看着你们呢!奥玛佐也知道你的存在!”

    黄极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说道:“杀你的不是自然扰动者吗?跟我这个土著有何关系?”

    “什么!”帝斯呆滞,随后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

    黄极说道:“当你听说菲斯没死时,你一定会独自解决我,为了保密而不等待任何支援。如果敌人只是我这个土著,你甚至说都不会说,可因为自然扰动者的存在,你必然也把此战的敌人告诉了奥玛佐……但你只会突出自然扰动者的威胁,而淡化菲斯的事。”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是土著……在你们眼中,只有未知的自然扰动者算得上敌人,至于地球人,不配为敌。”

    帝斯咬牙切齿道:“你们当然不配!你们只是低等种族!”

    “你们本该也是奴隶!你们的祖先匍匐在我们一族的脚下,高呼神明,你们怎敢杀我!”

    黄极摇头道:“其实你是羡慕地球人的,不是吗?尽管末日将至,但他们并不知道。”

    “至少大多数人都对未来抱有憧憬,努力地生活在这美丽的星球上。我们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历史,自己的寄托。”

    “一代一代,代代相传,谁也不知道子孙后代能过怎样的日子,但我们对此抱有美好的祝愿,并最终将这个世界,交托给他们。”

    “而你们泽塔人,无法体会到这种传承,你不可以繁育后代,任何时候都不可以。生产的权力掌握在你主人的手中,作为奴隶种族,你没有自由可言。”

    “从生到死,便是结束。未来这个词,对你们而言并不是个值得美好幻想的事情,那是一眼就望到头的灰暗。”

    “你蔑视我们,但我可怜你们。”

    帝斯张大嘴巴,五官扭曲。

    黄极句句击中他的内心,帝斯为何喜欢学习地球的文化,便在于他内心深处,是羡慕地球人的。

    地球人在社会中生活着,有的无忧无虑,有的努力奋进,有的沉沦堕怠,有的凶残暴戾……

    但这,叫生活。

    帝斯高高在上,长生久视,随便一点垃圾都是人类所追捧的高科技产品,实力强大到让人类无法直视。

    但是,他没有对未来的任何期待。

    黄极的诛心之言,几乎将他击溃。

    “开什么玩笑,我被地球人可怜了?”

    “啾啾啾!你可怜我?你懂什么?我可是泽塔文明之主,完善基因缺陷,打破桎梏,推翻鸟人文明,带领亿万泽塔人称霸星河,成为宇宙第一大族的万世帝皇!”

    帝斯猖狂地笑着,他发自内心地蔑视着黄极。

    然而下一秒,就被黄极一脚踢在他左肋,由电浆炮留下的伤口处,这是他最脆弱的地方。

    “呃啊啊啊啊!”帝斯不甘地喊叫着,身体抛飞砸在巨石上。

    伤口迸发出鲜血,夹杂着电火,皮肉都焦黑了。

    “杀了他!哈哈!赢了!要赢了!”

    “帝斯你去死吧!”

    眼看黄极以弱胜强,打得帝斯身心崩溃,众人拍打叫好,兴奋不已。

    大家都听得出来,帝斯被打得神志不清,都说胡话了,什么制霸星河,这不扯犊子吗?做梦吧?

    众人的哄笑声,叫好声,激动拍手声,无比刺耳。

    浑身是血的帝斯,神色茫然,左顾右盼地看着他心里如蝼蚁般的人类,对自己再无一丝一毫的敬畏。刚才还被他掌控生死,此刻却一个个肆意嘲弄他,让他心态爆炸。

    “啾啾啾……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活着……”

    帝斯尬笑着,发现一个人也没死,之前趴了一地的人,都有肉球吊命,此刻甚至很多都能说话了,还有几个都快站起来了,合着他一败涂地。

    “死?华极!你不是喜欢救人吗?我看你能救几个!”

    疯狂的帝斯,岂会束手就擒?关键时刻,他突然意识到黄极是有弱点的。

    那就是他似乎想让所有人都活下来,可笑,想杀自己岂能不付出代价!

    “哈!”帝斯突然爆吼一声,光滑的身体变得褶皱不堪!

    这是身体瞬间脱水导致的,也不知道他体内发生了怎样的异变,骤然之间,他漆黑的双眼泛着红光。

    “咻!”双目骤然迸发出激光,直取已经要爬起来的罗言。

    他没有攻击黄极,因为他知道,这一定射不中。

    果不其然,他连罗言都没射中,黄极似乎早有准备,一闪身踢开了罗言。

    同时黄极喊道:“老汉蹲下!”

    “找死!你在找死!”帝斯又突然朝另一个方向,射出一道激光,那里正是现场唯一娇弱,毫无战力的安路伴。

    对帝斯来说,只是头微微一偏,但安路伴的实际站位,距离罗言很远。

    黄极纵然预判到了,但是速度却赶不上。

    堪堪在极限时间踢飞了还在愣神的安路伴,但是激光却从黄极额头射入,贯脑而出。

    直在黄极脑袋上,打出了一指粗细的血洞,洞中冒出蒸汽和黑烟。

    “噗通!”

    黄极仰头就倒在了地上,不动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