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被激光贯脑,爆头而死了!

    “呃……”在场所有人目光呆滞,陷入死寂,刚才还在嘲笑帝斯的表情,全部凝固住。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们心脏一紧,大脑一片空白。

    “哈哈哈哈哈!”帝斯也愣了一下,随后疯狂大笑,他这招乃是同时发出两道激光,左右眼各一道!

    他故意先射罗言,再射安路伴,黄极纵然预判到了目标,速度却不够。

    而帝斯的第二发,其实是算准了黄极会救人而瞄准的,没想到黄极真的这么做了,移动太过极限,以至于自己没有时间调整姿态,被正中红心。

    “你们笑啊!继续笑啊!一群爬虫!”

    “还是我赢了!啾啾啾!”

    帝斯见黄极愚蠢到,为了救一个场上最弱的家伙而被自己一发爆头,都快乐疯了。

    他之前就在观察黄极的弱点,要不是这样,他都不会被布兰度偷袭到。

    就是因为注意力都在一出场就救人的黄极身上,思考这家伙为何出来救那些弱者,而无视自己这么有威胁的人。

    他也正是因为怕有诡计,所以让布兰度出手试探一下。

    虽然被布兰度重创,可他还是看出了黄极的弱点,那就是‘这家伙竟然真的只是在救人’!

    从头到尾,黄极都表现出这么大的一个破绽,帝斯又怎会不知道利用?

    尤其是这些个弱者,被他打爆躺了一地,此刻竟嘲笑自己,简直不知死活!

    “我奈何不了华极,还杀不了你们吗?”

    “华极一死,你们都是待宰的羔羊!”

    帝斯异常虚弱,本来就矮小的身体,此刻变得皱皱巴巴的,像是个破布玩偶。

    他好似动用了什么消耗寿命的能力,一下子变得苍老了。

    不过即便如此苍老,他也不怕这群弱者。

    “华极……死了?”

    “不!不该是这样的!”

    众人大脑嗡嗡作响,黄极死掉的那一刹那,他们几乎崩溃。

    没了黄极,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帝斯走过来,将他们一个个杀掉。

    明明就差一点了,却没想到变故来得如此之快。

    “你为什么要救我啊?我……这么弱,根本就一点用都没有啊……”安路伴跪在地上,看着脑袋一个洞的黄极,崩溃大哭,他欠黄极三条命了。

    布兰度也呆滞了,他见黄极如此厉害,技近乎道,以弱胜强,已经想到帝斯死掉,大仇得报的画面了,届时死也瞑目。

    可一切幻想,在他死亡后,皆成一场空。

    原来没有黄极,一切是如此的绝望,他们这么多人,依旧奈何不了一个已然强弩之末的帝斯。

    “啊啊啊啊啊!你应该让我去死啊!”罗言哭喊着。

    刚才黄极不管他,直取帝斯,帝斯顶多把他杀了,再杀个安路伴,便会被黄极打死。

    可是黄极偏偏不这么做,以至于人倒是都救了,自己却死了。

    这救了有什么用?人类可以没有他罗言,但不能没有黄极。

    “啾啾啾!弱者只可悲鸣!”帝斯虚弱地走到安路伴的身边。

    安路伴浑身颤抖,心里突然一发狠,就准备扑上去。

    可她白嫩的拳头,又有何用?

    “欧透·咋瓦莫惊多!”布兰度突然喊道。

    就在众人手足无措之际,布兰度最先回过神来,他手上还有黑魔杖!

    而且因为黄极的救治,他还能喘息说话。

    “轰!”电浆炮擦肩而过,帝斯艰难地躲闪开来。

    即便如此虚弱,他依旧能闪过黑魔杖的攻击。

    “没用的!没用的!这就是个玩具!我……”

    “嘭!”突然身侧冒出一个拳头,正中帝斯,直接把他轰进了电浆洪流里。

    “呃啊啊啊!”

    帝斯痛苦惨叫,又被布兰度轰灭了小半块身体,身上焦黑发脓,冒着恶臭黑烟,整个形象恐怖至极。

    “是谁!”帝斯看去。

    只见场上所有人都惊呆了,将帝斯一拳打到布兰度电浆炮上的人,正是黄极。

    黄极额头血洞还在冒烟,双眼闭合,脑袋耷拉着,明显不省人事。

    但是身体,却站了起来,双拳紧握,步步飞尘,朝着帝斯走来。

    “你没死?”帝斯惊恐地大叫。

    但是黄极跟没听见一样,理都没理,一拳挥出精准地打中帝斯的脑袋。

    帝斯倒飞出去,很快打起精神,再次压榨生命,强行生出一股能量。

    顿时周身又气焰腾腾,电弧飞转。

    “去死去死去死!”帝斯毫无章法地疯狂攻击。

    黄极低头闭眼,将其轻松化解,一拳又一拳轰在帝斯身上,打得他狂吐鲜血,骨折肉爆,血雾腾腾。

    随着他一举一动,脑袋也跟没用力似的,在脖子上晃来晃去,就跟睡着了梦游似的!

    “啊啊啊!”帝斯万没想到,他连睡着的黄极都打不赢!

    这固然有他心态爆炸,身体虚弱等各种因素,但此刻黄极招式一如既往地精妙,才是关键。

    帝斯无法理解,这都被爆了头,是怎么还能压着他打的?

    他当然不知道,黄极早已把肠胃,练成了第二大脑。

    人类肠胃的神经分布和复杂程度,仅次于大脑,在黄极人造丹田,以及细化分布神经系统后。

    他的胃,就可以替代大脑的大部分功能了。

    没有自我意识,甚至没有思考能力,但可以维持身体机能。

    哪个器官需要控制分泌,哪个组织需要什么激素,黄极的肠胃和丹田,都可以作为中枢协调。

    也就是说,此刻黄极相当于没脑子。

    或者说在大脑无法工作的时候,胃站出来了,代脑摄政,就任临时元首。

    不过,若光是维持身体运作,而没有主观意识,就只是个植物人。

    对此,黄极穿了‘神长乘’。

    也就是那个只要预设了‘备忘录’,就会自动让人工作的紧身衣。

    此刻黄极植物人状态站起来和帝斯战斗,且精准而犀利,便是黄极在战前就预设好的数据。

    向左走多少步,怎么挥拳,接着怎么闪躲,又如何反击。

    一招一式,黄极提前一个小时,就全部录完了。

    他在开战前,就‘下了一次盲棋’,预设好了此刻该如何战斗。

    而这种盲棋战斗,此刻竟然都在预判帝斯所有的动作,将其死死克制,打得鲜血横流。

    这类似与给林立的‘战斗密码’!

    只不过这回,密码是给黄极自己用的。

    黄极不希望这场战斗,有伙伴死亡。但是毫无疑问,他如此明显想要救人的意图,帝斯又怎会不利用?

    这是一个他非常大的破绽!

    所以演算到最后,他发现如果要救所有人,那么他自己会死。

    不过没关系,破绽这东西,弥补了就不是破绽。

    黄极能救人,自然也能救己。

    激光的贯穿,并不会摧毁他整个大脑,只是中间贯穿了一个洞。

    不过世界上很多大脑损失一两成,甚至三分之一的人,都还能活着。

    黄极由胃摄政,神长乘执行战斗,无数的触手钻入大脑,修复脑损伤。

    损伤方案,也是预设好的。

    他能救人,亦能救己!黄极赫然是提前救治了……一个小时后的自己!

    “华极!华极!啊啊啊!”

    帝斯不甘心,他竟要被个植物人活活打死?

    所有人都看呆了,黄极这是什么底牌?梦游大战帝斯!

    “嘭嘭嘭!”

    帝斯血沫横飞,身上焦糊,被黄极死死勒住脖子,躺在地上。

    “放开我!呃呃呃咳咳咳!”帝斯脖子都要被黄极勒断了。

    他双目暴突,龇牙咧嘴,脸色灰暗,皱纹遍布,气势依旧凶残!

    “放开我!”

    “嘭!嘭!”帝斯一只手断了,还有一只手勉强能动,正疯狂地用肘击敲打黄极的胸口。

    但是没有用,黄极面色平静,双目闭合,咔嚓一声,勒断了帝斯的脖子,随后就这么默默横着手臂不动了。

    “放!放!呃!”

    “嘭!”

    帝斯娇小的身体,半个身子靠在黄极的怀中右腋下,疯狂挣扎着,声音沙哑。

    他的脸色已经黑得恐怖。

    “我不……能死!”

    帝斯不甘地挣扎,生命力极其顽强,而黄极岿然不动,亦是不知是死是活。

    众人茫然地看着,不知道黄极是不是没力气了,还是这梦游战法到了极限?

    “别愣着!快把帝斯杀了!”恶龙挣扎着爬向黄极。

    这时候,萨雅站起来,一只手扛着恶龙,拖着残躯走了过去。

    “别杀我!我不能死!我可以送你们去外星……”帝斯颤抖着说道。

    恶龙没有理他,先是检查黄极的情况,发现他有心跳,甚至还很强劲,顿时松了口气。

    这一刻,黄极是否活着,对他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他欣喜地冲众人喊道:“没事!大哥还活着!”

    众人都松一口气,就连菲斯都闭上眼笑了,他躺在地上,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呢喃道:“你竟然赢了……”

    布兰度也虚弱而又激动地说道:“杀了他!快啊!别听他胡说八道!不要相信外星人的鬼话!”

    帝斯还在那垂死挣扎道:“不!真的!我知道月球基地的密码,我知道好多事……你们杀了我,也活不了……饶了我!华极!松手!松手啊呃啊啊……”

    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发声器官显然也与人类不同。

    其生命力之强大,此刻都被拧断脖子了,还强撑不死。

    “饶了我!你们不能杀我……”

    “聒噪!”

    “噗!”

    帝斯的话都还没说完,萨雅就一声暴喝,汇聚全身的力气,一脚踏下,将帝斯的脑袋踩爆!

    这一脚,势大力沉,帝斯没有任何力气,身体又被打残,脖子都被扭断,自然抵挡不住。

    萨雅已经很控制角度了,一脚透过头颅踩在地上,但还是溅了黄极一脸血。

    “大哥!你醒醒啊!”恶龙擦着黄极脸上的血,焦急喊道。

    这时,他突然发现,黄极头上的洞,不知道什么时候愈合了,此刻只剩下一条竖瞳般的椭圆血痕。

    原来把帝斯脖子勒断,就躺着不动,并不是没力气了,而是在默默全力地修复大脑,把帝斯留给他们补刀。

    “大哥应该没事了……”

    “结束了!摩尔!你看到了吗?我给你报仇了!”

    恶龙和萨雅开心地傻笑着,众人也如释重负,尽管场面惨烈,但帝斯终于死了。

    不过众人也不敢太过猖狂得意,之前还没赢呢,就在那笑,结果帝斯突然利用他们而爆头黄极,那一下他们都崩溃了。

    此刻心有余悸,再也不敢得意忘形,萨雅仔细检查了帝斯的尸体,反复确认他是否死了,而不是又有什么后招。

    毕竟是外星人,天知道是不是体内藏个小帝斯?突然吐个蛋出来飞走了,日后卷土重来?

    黄极给他打出了信心,又让他们不敢小瞧任何一个外星人。

    同时所有人都意识到,他们还太弱,黄极倒下的那一刻的无力感,永生难忘。

    他们再也不想看到黄极因为救他们而死掉了,任重道远,帝斯死了,地球的困局也只是撕开一道裂口。

    不过,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战。

    无数人大仇得报,无数人得以打破心中的梦魇。

    不可一世的帝斯,在死亡面前,亦是仓皇如哀犬。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