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在仓库下犹如烘炉般的高能物质尘埃云,显然是拿不走的。

    拿走就炸了,然后再慢慢冷却、飘荡,最后可能一部分聚合在一起,形成小行星。

    这让菲斯吐槽他们这俩小偷太弱了,到了仓库,想偷都没得偷。

    犹如老鼠进了军火库,一点油腥都吃不着。

    “看来是白来一趟。”菲斯说道。

    黄极摇头道:“这可未必……”

    说完一招手,修复好的翼神机甲从昆仑号里飞了出来,一路向下来到他们身旁。

    哇啦啦,无数五彩石扔了出来。

    黄极又操控了一下黑球,只见黑球释放出一条电磁轨道,直插入熔炉般的深渊。

    他将五彩石全部放置其中,很快唰唰唰地就被射入了高能尘埃云。

    “这巨大黑球是个好东西啊,能拿走嘛?”菲斯问道。

    “这比我的飞船还大,拿走我放哪?”黄极说道。

    菲斯说道:“藏在地球上?”

    黄极说道:“那一个月后,昆仑墟和所有光明会成员,都会被灭掉。”

    “这……”菲斯蹙眉。

    “有些东西可以学,不能拿。”黄极说道。

    菲斯皱眉道:“未免危言耸听了吧?你不是能误导敌人吗?我们拿走一些好东西可以甩锅啊。我们好不容易来到这里,甚至控制了月球系统,这么多好东西,人类什么都缺,干嘛不拿?”

    黄极摇头道:“就是因为人类都缺,所以不能拿。有些东西拿了,一定会被发现,阿努纳奇公司的人不是傻子,必然会怀疑地球,到时候会死很多人的。”

    “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正是要把人类,从嫌疑里摘出去。若是小家子气,我们做这么多就白费了。”

    菲斯沉声道:“那不白来了?光我用帝斯的权限看到的,下层基地就有各种可怕的武器藏着,机库还有一艘飞船……”

    黄极依旧摇头道:“小型武器可以拿走一点,甩锅给帝斯。大型武器我们拿不走,也不能动。”

    “我们之前从客房薅的羊毛,都是属于小灰人也会偷拿的东西。”

    “但是你看到,帝斯和我们作战时,有什么大型武器吗?也就是一套机甲、一件殖装和一把炮锤而已!”

    “帝斯不敢拿的东西,我们就也不能拿,因为一定会追究,一定会查出来。”

    菲斯说道:“那飞船呢?我们现在就缺跨星际的手段。”

    黄极平静道:“飞船更不能动,因为除了人类,绝不可能有哪个外星凶手还把飞船开走。机库里留的那艘船,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几千年前的旧船。”

    “人类动飞船,是阿努纳奇的逆鳞,他们怀疑不需要证据,如果我利用那艘船离开太阳系,那么人类会被他们设计倒退数千年,因为蒙昧且没有工业的人类,才是最安全的。而这并不妨碍他们的人口利益。”

    “到时候我是开着船走了,但地球人却因我而死伤亿万,这到底是牺牲我救人类,还是牺牲人类救我一人?本末倒置了。”

    “想跨越恒星系,我自有办法。但月球的东西都有数,百分之九十我们都不能动。”

    “记住,我不在时,人类不可以引起外星人任何嫌疑和警觉,在我从星空归来前,一定要当阿努纳奇的乖宝宝。”

    菲斯无语道:“空入宝山而不能动?那还能拿什么?”

    黄极笑道:“你说的那些太小家子气了。”

    “一个阿努纳奇内部的内鬼,千里迢迢来杀一条看门狗,甚至控制了月球系统,拿一堆普通的东西不像样,但什么都不拿也不像话……”

    “所以,要拿,就拿整个月球要塞,最珍贵的东西。”

    菲斯眼睛一亮,问道:“是什么?”

    黄极说道:“当然是太阳系的‘大静默结界仪’。”

    菲斯懵道:“结……结界?”

    黄极笑道:“人类之所以观测不到任何外星文明的痕迹,就是因为它释放的结界笼罩了整个太阳系,屏蔽了所有人为的、有秩序的外来通讯波。”

    “其笼罩范围内,除了它自己允许的信号可以传递以外,能封杀一切外来网络。除非有掌握了统一力的文明,刻意把信号打进来,否则结界内都是接收不到的。”

    “总之太阳系内,只有通过它中转信号,否则不要想有任何办法与外界进行有效交流。”

    “它就是月球最珍贵的东西,可以说整个月球合起来,都没有这东西贵!”

    “这东西一旦没了,星盟能把阿努纳奇公司扒一层皮!对此阿努纳奇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花大价钱再买一台,装进来。”

    菲斯说道:“吃了这亏,阿努纳奇还不疯了?必然追究到底。”

    黄极笑道:“但是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是人类拿走的。这东西就在月球中心,知道为何月震实验,让我们感觉月球是空心的吗?”

    菲斯说道:“装着它?它是空心的?”

    黄极解释道:“它展开状态下,就是一片庞大的奇异原子云,朦胧胧的如同雾气。它占据了月球内部五分之一的空间。”

    “这就是为什么监管地球,需要弄个这么大的卫星了,就是为了把整个结界藏起来,让月球里面能展开大静默结界仪。”

    “不过一旦关闭,它会缩成足球大小的固体。而且关闭它的方法非常麻烦,所以我若将其拿走,在阿努纳奇公司老眼光下,凶手就直接排除地球人了。”

    菲斯了然道:“你知道怎么关闭它?”

    黄极说道:“很麻烦,我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需要学习一段时间,我尽量一个月内搞定它。”

    这里,黄极无疑是撒谎了。

    关闭大静默结界,的确是很难,但难点在于需要知道一套极其复杂的密码……

    这个密码,每一飞秒都在变化,其结构也不可能暴力破解。

    而密钥掌握在星盟官员的手中,密钥里有同步变化的密码讯息,一按就可以关闭结界。

    可是外人不可能有密钥,阿努纳奇公司自己都没有,所以打死他们也想不到,一个地球人,会知道密码……

    黄极关闭结界,唯一的难点,在于要在一飞秒内,输入完整结构的密码链。

    很难,但又不难。因为密码的变化方式,是根据一个机密模型演算的。理论上知道那个模型,也可以破解它。

    黄极不光知道那个模型,还能让宇宙帮他算……

    提前准备好未来的密码,然后在特定时间里瞬间输入就行了。

    所以黄极有百分百的把握,关闭这结界。

    但不急,无论如何,他也得在奥玛佐快回来时关闭这东西。

    毕竟关闭结界,将惊动星盟,阿努纳奇公司也会急得发疯的。

    黄极打量了一下黑球,回头道:“走吧,我们去机库。”

    “哦好……嗯?等会儿……”菲斯点点头,突然愣了。

    他奇怪道:“不是不能拿飞船吗?还去机库干嘛?”

    黄极笑道:“不能拿,不代表不能学习。就像这皮米工厂,它里面的计算机储存了大量的宝贵数据,纳米时代、原子时代的材料,百分之九十它都可以制造。”

    “我刚才投放五彩石的时候,对黑球的操作,已经让它把数据上传给我的昆仑号了。”

    “虽然大部分都看不懂,但我迟早能看懂的。”

    菲斯没说话,他当黄极说‘迟早能看懂’是一句客套话,但想着这些数据有总比没有好,便没有多说。

    很快黄极就带菲斯来到了机库,跨星际的飞船都被奥玛佐开走了,这里空荡荡,但依旧剩下了一艘飞船。

    三百层楼那么高,占地数平方公里,通体泛着金色,是极其复杂的几何形状,当然,大体将其想象成趴着的蟾蜍,倒也是很像。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蟾’啊……如今已经是老旧的收藏品飞船了。”黄极说着,已经接管了这艘飞船。

    金蟾底部展开,二人飞入其中,在黄极的引路下,他们很快来到了主控室。

    接下来,就是黄极对着周围漂浮的无数外星字符,一通操作的时候。

    菲斯也看不懂,就直接利用机甲,扫描连接,然后观看飞船各处。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黄极说道:“果然有虫洞。”

    “什么?”菲斯回过神来问道。

    黄极说道:“这‘金蟾号’,可以达到八分之一光速,但显然不可能光靠这个来跨星际航行。其还具备虫洞跃迁必备的负压推进器。”

    “根据这里的资料显示,虫洞是宇宙最常见的跃迁方式,属于定点传送。”

    菲斯惊喜道:“果然是有虫洞技术!”

    黄极说道:“当然有,虫洞是最简单的跃迁方式。其理论模型即便是我们地球人都发现了……”

    “但理论虽然简单,想实现却太难。需要原子时代巅峰的技术,制造出负质量物质。”

    菲斯说道:“原子时代,那也不是很高啊。”

    黄极笑道:“银河大部分星际文明,都会造虫洞,但几乎没有原子时代的文明,去真的造它。”

    “啊?这是为什么?”菲斯不解。

    黄极说道:“因为成本!想造一个半径一厘米的虫洞天体,需要将地球这么大的质量全部转换成能量。”

    菲斯说道:“是有点贵,但也不是造不起吧?”

    黄极哑然失笑道:“在虫洞上航行的物质,会感受到负压力,也就是将你撕碎的一种张力。这种张力大到别说飞船了,原子都会被撕碎!”

    “也就是说,你想利用半径一厘米的虫洞传输一个原子,都只会得到一堆基本粒子外加辐射……”

    “想让人通过而不被撕碎,这颗虫洞必须半径大于一光年!你算一下需要多少能量?”

    菲斯懵了,半径一厘米需要整个地球的能量。半径一光年?他哪算得过来?

    黄极说道:“总之整个银河系外加大小麦哲伦星系的能量合起来,都不够。”

    “啊这……那还造什么虫洞?这技术没有意义啊!”菲斯说道。

    黄极笑道:“这只是理论情况,实际上科学的发展可以弥补很多东西。”

    “虫洞想让人通过,只有三种办法。第一种是制造更大的虫洞。第二种就是提升材料的抵抗力,制造微子材料,也就是入微到基本粒子级别的超级物质。第三种,便是掌握统一力,制造一种封闭式的虫洞,使得其不向外表现出那么大的负压,如此一颗小行星那么大的虫洞就够用了。”

    “往大的造,成本太高。尽管随着科学进步,能不断减少成本,但显然最好往抵抗负压力的方向去发展。”

    “银河系只有两个明面上是统一力时代,所以现如今银河系,所有虫洞,其实都是那两个文明造的。那两个文明垄断了银河的星际虫洞交通,其他所有造不起虫洞的文明,都在用他们的虫洞。”

    “而只是使用,那就很简单了,纳米技术的飞船一样可以,只需要有负压力推进器。你可以理解为使用虫洞的特定引擎。”

    菲斯说道:“这就像是高速公路……地球有吗?”

    “当然,它就是我们的X行星,即所谓的太阳系第九大行星。”黄极说道。

    “什么!”菲斯愕然。

    冥王星被开除了,太阳系只有八大行星。但是为何原本会以为有九大呢?就是因为很早的时候,科学家在测量天王星和海王星轨道时,就觉得很奇怪。

    经过计算,更遥远的太阳系边缘,应该还有一颗大质量行星,影响了它们的轨道。

    后来发现冥王星,就以为是它,结果越测量越觉得冥王星的质量太小,便将它开除了。

    可是‘第九大行星’的问题,还在那里,光人类开个会,并没有解决太阳系边缘引力异常的问题。

    怎么想,怎么算,都应该有一颗行星啊,但人类就是找不到,所以只能不停地算,不停地找。

    迄今为止也没找到,是为X行星。

    “X行星,是一颗虫洞?”菲斯惊异,但仔细一想,就意识到这把为什么上百年都找不到它的问题,也给解决了。

    当然找不到,虫洞虽然是个天体,但它恐怕并不大,也不反光。

    而且这属于外星人留下的,所以根据大静默法则,也一定会刻意让人类找不到。

    黄极说道:“第九大行星虽然是最年轻的一个,但亘古便存在,它也是苏美尔神话中的尼比鲁行星。”

    “苏美尔泥板记录:神权从天而降,阿努纳奇从尼比鲁星而来……”

    “尼比鲁星,不是个星球,只不过也是一个又重又圆又大的天体,所以人类也只能理解翻译成‘星’了。”

    “部分解读者认为阿努纳奇是尼比鲁星人,实在是个美妙的误会。”

    “阿努纳奇确实是从‘尼比鲁’而来,但只不过是他们下高速的那颗虫洞,叫做尼比鲁。”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