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蟾号最珍贵的,也就是负压力推进器了。

    而负压力推进器本身的科技含量也并没有多么高不可攀,但其中最关键的负质量物质,却必须是微子时代巅峰才能造的出来。

    换句话说,只要有了负质量物质,就算是一个原子时代入门级的文明,也可以造出这种专门在虫洞中航行的推进器。

    对人类而言,几乎很难理解什么是负质量。

    但其实很简单,它在惯性系中依旧尊重力学定律,只不过它与正质量的运动方向相反。如果把负质量推向前进,它会加速倒退。

    不仅如此,它的引力也是负表达的,即变成了斥力。

    这种物质聚在一起时,会产生强大的负压力,也就是张力。

    能瞬间自己把自己撕碎了,没有足够的约束的话,原本是这种物质的地方,会散成真空……

    这也是为何宇宙诞生后,只看得到物质,却看不到负质量物质,因为它们即便自然诞生了,也会从诞生的瞬间就把自己稀释成无形……宇宙天涯海角各有一粒般的那种密度,最后淹没在无数物质中。

    但如果有足够强大的科技,还是可以制造并且约束它的。这时候被固定在一起的负质量物质所在的地方,就具有强大的负能量,即时空的反向翘曲。

    负质量排斥光了所有正物质,所以看起来就如同真空一般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有强大斥力,把时空都扭曲了,好似一片鼓起的时空。

    定义真空的扭曲程度为零,那么随着其中物质的质量越大,它的‘凹陷’就会越大,继而引力也就越大。

    这是正向质量,宇宙所有物质皆如此,哪怕是暗物质也有质量,导致时空凹陷。

    但是如果时空凹陷程度为负数,或者说它‘凸胀’,那么就定义那里具有负质量。

    而承载负质量的那片时空,就叫负能真空。

    负能真空几乎不会诞生太长的时间,往往是很微观的一点,一闪而过。

    因为宇宙到处都是物质和能量,它们填平了所有负能态和低能态的地方。

    这就像是海洋,所有的海水将凹谷填满了。

    然而宇宙的空间尺度并非只有三维,所以海水其实又没有填满所有地方。

    海洋之下尚有地底,海面之上还有天空。

    海面凹陷,那便是引力场,若是凹陷到了极点,锥形旋涡压破了海床,都钻进了地壳,那就是奇点。

    反之,海面腾空而起,如同一座水山突入大气层,这就是斥力场,换算在宇宙中,就是负能真空。

    若是这座水山,与另一座水山相连,那它就叫虫洞。

    所以理论上,时空跃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利用黑洞,打穿‘地壳’贯穿到世界另一边,从宇宙海洋的另一处钻一个白洞冒出来,但这太难了,而且人与物必然会被毁灭。

    另一种,就是制造两座‘高于海拔的水山’,从一个虫洞跳到另一个虫洞,这种可以传输生物。

    当然,宇宙时空并非真的就能简单地理解成海洋,它是个多维超方体,所以听起来好像两座水山相连的方式貌似更远,实际上可以非常近,如同窜门。

    已知这是宇宙主流的跨星际航行方式。

    即便是科技低下如地球人,也能够用数学证明它的可行性。

    但理解归理解,银河已知只有两个文明能造出稳定的、可商用的虫洞。

    而微子级文明造不出虫洞,却能制造稳定的负能真空,可以打造自己的负压推进器使用虫洞。

    原子文明,两个都造不了,只能购买负能真空球,然后围绕它打造负压推进器。

    更差的纳米技术的低等文明,推进器都造不了,干脆就买一个别人造的负压推进器,装在自己飞船上用。

    这因为技术差异而自然出现的阶梯,便是一条剥削链。

    越下层的文明,则商品到了手上就越贵,跃迁成本便越高。

    负压推进器,在星际文明中是‘刚需’,没有它就用不了虫洞,几乎是跨星际飞船必备的东西。

    所以虽然银河只有两大文明能造虫洞,但是负压推进器却有数不胜数的公司可以生产,品牌众多,强弱质量参差不齐。

    如果说宇宙中刚加入星盟的低等文明,属于被剥削的阶级。

    那么地球就是连被货物倾销的资格都没有的存在,这种推进器想买都买不到,虫洞哪怕放在眼前都用不了,直接撞上去就是机毁人亡。

    “所以无论如何……我也得拿走一颗负能真空球。”

    “这东西根本不是我们能造的,哪怕有技术也造不了,条件极其苛刻。”

    黄极说着,将飞船的资料传走之后,在机体状态上进行了数据伪造。

    然后来到了负压推进器所在处,取走了里面的一颗负能真空球。

    “这真的不会被发现吗?”菲斯问道。

    黄极说道:“这推进器里总共有两颗负能真空球,我取走一颗,常态下一切正常,在我的伪造下系统也显示里面有两颗。纵然进行虫洞跃迁,也不会被发现,因为一颗就够用了,另一颗只是金蟾号的备用。”

    菲斯点头,说道:“有了它,我们才有离开太阳系的希望。”

    “就算被发现,也得拿!为此死多少人都可以,要我说,月球上的武器也尽量拿,做大事哪有不牺牲的。”

    黄极凝视着菲斯,说道:“一旦他们怀疑地球人偷了东西逃走,可不是死人那么简单,他们会在杀戮光明会与昆仑墟众人时,渐渐知道所有的事,然后派人追杀我。”

    “最后的结果,将不是牺牲一批人成功送我出去。而是白死了所有反抗者还不止,人类再被打断腿……”

    菲斯嘀咕道:“你有点太稳了。”

    黄极笑道:“是你还习惯于侥幸。在技术差距太大时,对方根本不知道有我这个敌人,才是最好的。一旦知道,哪怕只是一点点,最后也会溃如蚁穴。”

    菲斯说道:“我只是觉得,你多带点好东西上路,在星际也好混一些。”

    “别,那只会让我举步维艰。我开局一艘船,够了。”黄极笑道。

    ……

    “呼……”法穆利手握一把合金羽刀,艰难地爬到了武器仓库层。

    之前雪茄飞椅被‘老爹’控制,降到了最底层。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熊孩子,他半空跳车,把自己挂在了麻花通道的某个房间前,之后凭借顽强的意志和臂力,向上攀爬。

    法穆利是混血小灰人,虽然才三岁,却有S1的实力了,一拳就能打爆一头牛的脑袋,手撕狮虎,生搏熊罴不在话下。

    “可恶,不能飞的话,这通道也太难爬了……”法穆利趴在一个光滑的弯曲面上,用羽毛似的合金刀,插进墙壁装饰花纹里的缝隙,小心翼翼地让自己不滑下去。

    “老爹都穿上了机甲,这是劲敌啊!我得帮他!”

    法穆利继续向上攀爬,钻进武器仓库,这里很空旷,最引人瞩目的是一颗巨大的黑球。

    这便是所谓的仓库,其实和材料仓库一样,就是个工厂。

    只不过楼上的是精炼厂,而下面这是个武器加工厂。

    除非是战争时期,否则都是要什么临时造,而不是造一大堆不用,放那浪费。

    “唉,我没钱……”法穆利遗憾地看了一眼‘自定义武器’的车间舱门,随后跑向另一边,找到一把帝斯以前造的,然后扔在这的黑魔杖,又拿了一套帝斯早些年用的殖装。

    很快,他身披白色装甲,左手黑魔杖,右手羽毛刀,兴奋地冲出武器库,利用殖装飞向上层。

    结果刚飞没多远,就听到一怔急促的警铃响起。

    这个声音,会让小灰人感觉到极度警觉,相关激素疯狂分泌,注意力高度集中,身体的运动状态骤然拔升!

    “这是巷战警报!敌人打进来了,进入了核心区?”法穆利心中惊悚。

    帝斯告诉他,此乃月球基地最后的警报,一旦触发,意味着都被逼到决死巷战的地步了。

    此刻他们泽塔一族实力会提升,因为这种特制的警报声波,会刺激他们的身体,让他们保持斗志昂扬,并且将生物能以声波的形式传递给他们!

    如此,战斗中相当于挂了一个生物电自动充能状态。

    这样的警报,他只听帝斯说起过,却从来没有经历过。

    如今竟然听到了,这意味着此次的敌人非同小可。

    “我要去帮老爹!”法穆利加速往上飞。

    却突然头顶的通道绽放出强烈的金光,一个银翼身影在通道中跌跌撞撞地坠落下来!

    “啊!老爹!”法穆利连忙迎上去。

    但是银翼机甲的下坠之势太大,这若撞到他必死无疑。

    只见银翼机甲怒叱道:“傻小子滚开!”

    他凌空一推,一股冲击波将法穆利抛飞,撞上通道旁的一间机房中。

    而银翼机甲继续向下跌落,直撞到最底层。

    “咚!”石破天惊的轰鸣声传来。

    法穆利一脸懵逼,随后反应过来老爹被人轰下去了,他也连忙跳下去,跌跌撞撞地来到最底层。

    “老爹你怎么样了!”他来到躺在地上的银翼机甲旁,手足无措。

    他毕竟太小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爹被打倒的情况。

    “维士欧呢!我让你保护弟弟藏起来,你为什么不听话!”银翼机甲里自然是菲斯,他吼着同时挣扎地爬起来。

    “我……我……”法穆利委屈地指着最底层的一间房说道:“弟弟还在睡觉。”

    “快进去躲起来!”菲斯说罢,撑起厚实的护罩一飞冲天。

    法穆利被强劲的气浪掀开,跌坐在地上,仰头看着。

    可很快,他就听到‘父亲’绝望的声音:“什么!”

    只见上方有一道猩红的圆墙,顺着通道推进而来。

    就像是血管里的空气一样,这团猩红能量,一路湮灭着所过的一切,就好像活塞要推到底一样,裹挟着恐怖的压力,当头轰下。

    “完了……”菲斯落回底层,眼下退无可退。

    他迅速抓起法穆利,打开了舱门,将其扔到弟弟维士欧的身旁。

    维士欧已经被惊醒了,一脸茫然地看着‘父亲’和哥哥,奶气道:“弟弟饿了,弟弟要吃鲨鱼。”

    “与人对话时要用第一人称!”菲斯用生气的语气纠正道,随后失落丧气道:“维士欧,以后要听哥哥的话。”

    “还有你法穆利,学会隐忍,我的兄弟奥玛佐会照顾你的。”

    “如果以后他死了,就去地球找菲斯。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地球也会毁灭。”

    说完,菲斯关闭了舱门,将其锁死。

    法穆利扑上去,拼命地想打开,却他却越不过帝斯的权限。

    “老爹!你也躲进来啊!”

    他虽然如此喊着,但也知道,敌人找不到老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敌人不知道他们两兄弟的存在,老爹这是想牺牲自己,来保全他们。

    “呃啊啊!”法穆利敲打着舱门,听不到外面一点声音。

    他突然想到什么,连忙点击墙壁画了个符号,下一秒墙壁上显现出门外的场景。

    只见恐怖的猩红光墙已然碾压下来,银翼机甲全力撑起护罩也抵挡不住。

    “啊!”法穆利疯狂砸门嚎叫。

    屏幕上一片猩红强光,什么都看不清了。

    待光芒消失,老爹已经躺在地上,机甲都破裂开来,冒着焦烟。

    紧接着,一名高大的赤红鸟人落了下来,踩在老爹身上。

    这鸟人身上的羽毛猩红而飘动,仿佛在燃烧。

    只见他背对着舱门,伸出手把老爹从机甲里拽出来。

    从法穆利的角度,只能看到下半身,却看不到老爹的脸。

    不过很快他就能看到了,因为鸟人双手一撕!

    “噗嗤!”

    鲜血飞溅之下,鸟人垂下了右手,提着的头颅正是帝斯。

    “啊啊啊!老爹啊啊啊!”法穆利咆哮道。

    但是他的喊声,被完全隔音,传不出房间。

    鸟人将头颅随便扔下,振翼飞走。

    法穆利只能看到一些骨灰飘洒下来,似乎那可恶的鸟人又把老爹的尸体焚化了。

    “可恶!该死的鸟人!”

    法穆利肺都快气炸了,可是他又很无力,什么也做不了。

    弟弟维士欧也呆了,一脸不敢相信无敌的父亲没了。

    法穆利猛然转过身,双手死死抓着弟弟,哭喊道:“老爹死了!”

    “弟弟!我们是最后的泽塔人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