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只是比野蛮更加有序的残酷,因为现实就是残酷的。”

    黄极呢喃着,菲斯则是冷笑。

    他在光明会混了这么多年,自是很快接受了这样的星际社会。

    甚至于,反而心中颇为不屑。

    曾几何时他对高等文明,抱有诸多敬畏与遐想,但随着了解越发深入,他发现外星文明也没有多么特殊,至少在人性上是一样的。

    无非是更加高明一点地追名逐利。

    菲斯双手环抱道:“高等文明的虚伪,也不过如此,持强凌弱、损人利己,道德与秩序只是遮羞布而已。”

    黄极哈哈一笑道:“哈哈!菲斯啊,当你手指他人批判时,至少有三根指头朝向自己。”

    菲斯一僵,确实,他不也是这么一路走来,踏上掌剑之位的嘛。

    黄极平静道:“咱们也不要满口冠冕堂皇之词了吧,一切为了自身与族群的利益,是万千文明亘古不变的道理。若无秩序,那谋求自身利益时,就必然会损害他人利益。所以星盟的存在,终究是积极的,是双赢的。没有它将一切尽可能地约束在可控与有序的范畴中,银河只会更加的糟糕。”

    “盛世再不好,也比乱世强。”

    菲斯若有所思,的确,星盟的存在,让强者在肆意妄为时,需要付出代价。

    无论代价有多虚伪,至少表面上维持住了和平,这已经很可贵了。

    菲斯继续浏览这名诺母族人的‘日记’。

    那场不被算作战争的战争,敌人只是一名播客,其实就是星际间的原创播放作者。

    但架不住他所在的沙茶文明极其强盛,乃是猎户理事会的领头羊,猎户旋臂最大的派系就是这个理事会,拥有144个成员国,90种文明,91个种族。

    所以沙茶文明在整个银河系也是有名号的存在。

    同为猎户臂的文明,诺母文明竟然不跟人家混,反而加入了一个所有成员都位于英仙臂的派系,这不是欠打吗?

    这就好像位于米国眼皮子底下的古巴,不跟着米国混,非要跟着苏维埃。

    只能说诺母文明有梦想,选择了约束最小、帮助最多、关系最好的一个派系,但这是真当人家猎户霸主沙茶文明脾气好啊?

    一场‘流氓网红斗殴,毁坏他人财物,故意污染环境’的事件,直接教诺母文明做人。

    期间这名播客使用了大静默结界,封锁了天狼星系所有的通讯,天狼星系的太空防御系统以及舰队成了无头苍蝇,在浩渺的太空中一片混乱,无法锁定敌人。

    随后他入侵对方旗舰,操控其舰队全部迫降母星。

    接着这名播客释放了四级纳米风暴,这些只有两纳米大小的恐怖机器虫不伤害任何生命,但是却啃坏了所有舰船、工厂、金属建筑。

    纳米风暴吞噬大量的人造合金后会自我分裂,最终形成恐怖的纳米蝗虫群肆虐全球,给人家母星造成了极其惨重的经济损失。

    诺母文明的首都星系,几乎倒退回了原始时代。

    最后这播客临走时,只收走了母虫,却把所有风暴期间分裂复制出来的副虫自毁,并做了特殊的消磁处理后,全部留在了人家的母星上。

    这等于是故意污染人家母星的环境,因为这种纳米虫的‘尸体’,大自然无法降解。

    那种合金,是比塑料还臭名昭著的东西,特殊处理后,物理性质极其稳定,也无法电磁扫描到,还对生物有害。

    这在星际里被称为超熵垃圾。

    黄极说道:“人类的地球上,就有无数的塑料,这些塑料在土壤和大海中,无法消失,却被磨成小块、细粉,甚至是肉眼不可见的微塑料。”

    “其充斥大自然,随着生物链循环而进入各种动物的体内,包括人类。”

    “因为每天吃的鱼肉中就会有微塑料,积少成多,会给人类带来疾病与残疾,比如癌症、基因缺陷之类的,最后甚至是绝育,畸形儿或死胎的比例将随着微塑料进入人体的积累量而上升。”

    “每年都有大量的物种因为塑料而成为濒危,甚至灭绝。人类的生育能力也在以温水煮青蛙地形式下降。”

    “而四级纳米风暴所合成的超熵垃圾,更变态,除非人工清理或者改造适应,否则只能等到千万年后,生态环境自动适应它。”

    菲斯脸色铁青,呢喃道:“但是诺母文明,无法自己清理。它们太小了,仅有两纳米,还做了特殊的消磁处理。”

    “这种东西无处不在,漂浮在空气上、掺杂在土壤里、浸泡在海水中,顺着生态循环进入所有生物的体内。”

    “一点点没关系,甚至一代人也没大碍,可它对生理健康的妨碍会代代积累下去。”

    诺母文明与其说无法清理,不如说他们清理的成本太高,没有一口气将所有超熵垃圾吸走,瞬间净化一大片的技术。而只能通过显微镜,一粒一粒地摘除……成本大的还不如放弃母星。

    菲斯继续道:“最恶心的是,诺母文明都不知道敌人用了什么样的超熵处理。为了能独自解决这个问题,最后还是关注了人家的频道,然后又充了笔钱,看了敌人拍的收费视频才知道……”

    黄极补充道:“结果知道之后,还是无法解决。”

    “弱,真的就很绝望。”菲斯对这个诺母文明,真是越看越惨。

    诚然,那个播客被抓了,星网频道被封杀,且被全网谴责,并且最后赔偿了大量的赔款。

    但是那赔款来得太晚,已经于事无补。对超熵垃圾束手无策,再加上经济崩溃,诺母文明被迫选择了开放首都,请星盟的银旋涡救助会帮忙。

    毕竟封闭的国土是不归星盟管的,要他们救济,就得开放,让这星系面向全星盟,遵循星盟的公共秩序。

    所以在一系列明里暗里的威胁下,他们只能放弃母星。

    整个过程下来,沙茶文明和星盟都获得了好处。

    甚至就连那施暴者,也未必有惩罚。那赔款真是他自己给的吗?整个事件跟沙茶文明会没有一点关系?

    也许人家骂他是畜生,他还笑人家是穷鬼呢……

    最后只有受害者,还是受害者。

    不过,虽然屈辱地开放了首都,但是诺母文明也没有就此妥协。

    他们在恒星上建立了最后的保留地,将大量的文明精英迁入。

    那是近乎于戴森球的东西,但并没有完全包围恒星,相当于恒星上的岛屿。

    能源倒是不缺,但所有环境显然都在室内。

    如此生活在恒星站中,虽然什么都有,但终究没有大自然好。于是随着人口增长,很多诺母人选择离开恒星保留区,散落到宇宙各个开放星球。

    还有一些就喜欢大自然,便专门去往各个还处于蛮荒的乡下星系。

    太阳系就是个乡下星系,因为有生命,所以星盟不允许任何文明拥有它,理论上属于星盟,实际上就是共同开发。

    巅峰时有数十多股势力在太阳系,地球、火星、金星、土星、木星上全都有……

    在宇宙中,因为生产力的极大进步,经常有以个体或家庭为单位的开荒团,远离社会尘嚣,找一处荒芜的地方繁衍生息。

    地球当初就有很多开荒团到来。而一家子来自天狼星系的诺母族人,起初就是降落在地球的。

    他们影响了非洲北部的一些地球人,也就是古埃及的祖先。

    古埃及神话中的伊西丝与欧西里斯,便是诺母族。金字塔内部阶梯所指向的就是天狼星,而金字塔上的奔奔石就是他们造的,生命殖装也是他们遗留的。

    此刻眼前这具火星尸体,就是传说中的伊西丝!

    “嘶,她就是伊西丝?古埃及生育之神?”菲斯当然知道这女神,他没想到一位传说中的女神就躺尸在他面前……

    传说伊西丝是自然与魔法的守护者,奴隶、罪人、手工业者和受压迫者的朋友。与冥神欧西里斯是兄妹,也是夫妻。

    这一点和苏美尔神话很像,苏美尔的生育之神宁玛与智慧之神恩基既是兄妹,也是夫妻。

    “这人鱼会不会也是苏美尔的神,他们都是兄妹相亲……”菲斯说道。

    黄极笑道:“都是兄妹相亲不代表他们就是同一伙人,种族都不一样。你怎么不说古希腊的赫拉与宙斯也是姐弟呢?”

    “在宇宙中,凡是有性别的种族,那么既是兄妹又是夫妻的现象很普遍,因为技术发展到一定层次,这不会有任何隐患。”

    “你觉得荒谬,是因为你不适应。如同你告诉古人,现代可以同性恋结婚,古人也会觉得不合理。”

    “一件没有任何恶果的事情,一定会有人做,而做的人多了,就一定会形成普遍现象。”

    菲斯点点头,现代社会有后患以及道德压力,一些人都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更何况没有?

    科技的发展也会逐渐抹除很多禁忌,不要真以为单纯的道德可以约束智慧生物,有些事做的人多了,社会也就变得习以为常了。

    生命科学的强大,让星际文明几乎什么人都可以结婚,哪怕不是一个种族的也可以。

    菲斯感慨道:“难怪各路神话,一个个关系那么乱……”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