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西丝等诺母开荒者,短暂地当过一段时间古埃及人的统治者。

    当然,这不是多值得夸耀的事,要知道九千年前,那时候地球上都是一群蒙昧的石器时代的人。

    连高等智慧种族都不是,只算聪明的宠物。

    诺母族只是圈了一片很小的地方,而且诺母族并没有统治多长时间就离开了地球。

    因为他们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地球当时主要是鸟人和龙族的天下,且都是搞生物领域的,大片大片地圈试验场,而这批诺母开荒者是找地方开矿造房居住繁衍的,跟他们格格不入,再加上又弱小,所以很快就被鸟人们嫌弃。

    当时太阳系异族之间不能杀人,星盟会管。但是同族之间相杀,星盟不管,这属于诺母文明管的事,但太阳系又不是诺母文明的地盘……

    通常来说,一家人在‘公海’彼此相杀,是不会把事情闹给政府的。

    所以阿努纳奇的鸟人们刻意找茬,挑动内乱。

    由此诺母族出了一个叛徒,奈芙蒂斯。

    她是伊西丝的妹妹,常年去阿努纳奇公司联谊,还使用鸟人的装备,跟鸟人们关系很好,最终被同化。

    后来嫁给了奥西里斯的弟弟赛特,并唆使他肢解了亲哥哥奥西里斯。

    对此伊西丝没有气馁,她选择了隐忍。

    因为她知道赛特不是叛徒,他只是不喜欢奥西里斯退让的处事方式,被人利用。

    伊西丝及时将奥西里斯的残破身体回收,治好了他,但是奥西里斯虽然活下来,却永远的失去了生育能力,这显然又是鸟人的手笔。

    没关系,兄妹俩依旧忍了,因为他们的技术是可以人工繁殖的。

    伊西丝提取了奥西里斯的基因,打算独自挑起繁衍后代的重任。

    但是鸟人们知道后,又做了一个骚操作。

    他们在伊西丝培养后代时,对培育皿做了手脚,导致诞生的是一个鸟首人身的荷鲁斯,这是鸟人与诺母族的混血。

    这无疑是奇耻大辱,但是奥西里斯依旧忍了,还公开认可这是自己的孩子,允许他继承自己的位子,并且亲自教导他。

    这波操作,着实把鸟人们看傻了。

    可惜,退让只会助长他人气焰。

    鸟人们最后还是让赛特害死了奥西里斯,他忍得了,赛特反而忍不了。

    而当是荷鲁斯还小,又是伊西丝独自抚养,长大后也被鸟人文化影响和唆使,选择去报仇。

    伊西丝不让荷鲁斯报仇,结果被荷鲁斯一剑斩下了头颅。

    最后荷鲁斯大发神威,加入阿努纳奇公司,‘代表光明’,‘拨乱反正’,‘为父报仇’,杀了赛特、奈芙蒂斯和大量跟随赛特‘助纣为虐’的诺母族人。

    至此埃及进入荷鲁斯时代,直到绝地天通。

    当然,伊西丝没死,而是被一个叫透特的同族给治好了。

    透特是那批诺母开荒者中最聪明的人,也是唯一独善其身的人。

    他带着伊西丝,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去了火星。

    经此一系列内忧外乱,诺母族繁衍了几百年,却反而比来时的人数还少,只剩下了伊西丝和透特。

    两人在火星挖矿、造房、养殖、牧畜,过着自给自足,隐居般的生活。

    他们只是朋友关系,至少伊西丝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两人最终没有繁衍后代。

    后来绝地天通,所有外星人必须离开。透特要带伊西丝回母星,但是伊西丝不愿意再回到都市中生活,不愿意回到那可能早已不是家的母星。

    她已经习惯了田园般的隐居,最终选择了自杀。

    透特遵循遗愿,将她放入水晶棺中,而自己孤独且失落地返回了母星。

    至于地球上,他们的传说虽然流传下去,但是却早已被荷鲁斯改得面目全非,连他们的形象都成了人。

    不过荷鲁斯也一样,他被绝地天通后,又被后来的少昊遗族,篡改了一波神话,搞出了九柱神概念。

    莫名其妙,成了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太阳神拉的重孙子。

    黄极说道:“不出所料的话,几千年过去,纯种的诺母族没多少了。恐怕只有恒星上,还残留了一些。”

    “诺母族是真的惨,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虽然留名于我们的神话,但真实的他们早已被淡忘。”菲斯说道。

    黄极摇头道:“不,在地球上还有人记着他们。”

    “有一批非洲人继承了诺母族传授的天文知识,向西迁移,后来因为不信****,而被逼住在贫瘠悬崖上,至今保留着古老的习俗。哪怕还停留在石器时代,也拒绝接收外界的文化和信仰。”

    “他们连文字都没有,通过壁画,世代口口相传着诺母族的形象与来历,并奉他们为神。”

    菲斯想了一下,他好像听说过。

    非洲多贡人自古以来就知晓天狼星有三颗恒星,还知道其轨道运行周期和其他各种知识。这件事曝光时,科学家都还没观测到天狼星B,是在之后好几年才发现的。而直到现在,科学家也没有发现天狼星C。

    黄极笑道:“多贡人并非真的认为自己的神无所不能,甚至于这份信仰不仅没有带来好处,还让他们落后于时代。”

    “他们之所以不愿意抛弃这种信仰和各种传统习俗,只是因为他们恪守着诺母族的教诲:坚持自己的文化,绝不妥协。”

    了解完诺母族往事之后,菲斯觉得黄极独闯星际,简直是个蠢到头的主意。

    人家成为星际文明的诺母族,都混成这个鬼样子。

    一群正儿八经的星际公民,全家老小远离尘嚣,开荒隐居,结果都能被人害得绝种。

    宇宙之险恶,异族之叵测,哪里是他们这种人类土著玩得赢的?

    “帮你生孩子,然后让孩子长大用为你报仇的名义灭你全家……这种事都有,而且原因只是不喜欢你住在我旁边……黄极,我觉得你出了太阳系……就回不来了。”菲斯说道。

    黄极不置可否,平静地说道:“水晶棺里得到的这台随身电脑,虽然不是什么好货,但同时也是伊西丝的身份证。有了它,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离开太阳系,混进天狼星的都市社会。”

    菲斯说道:“你别无视我啊,我不是说混不混的进去的问题,而是连正经公民都会被人玩死,你去不就是送命?”

    黄极笑道:“你的意思是……你去?”

    “不不不!”菲斯连忙摆手道:“我的意思是,谁去都不管用啊。”

    黄极耸耸肩道:“管不管用,去了再说。”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飞船有了,身份也有了,就连虫洞的位置他也知道了,一切只差一个负压推进器。

    甚至连负压推进器的核心材料都有了,如今只需要等奥玛佐带着霍金回来,让黄极读取基础知识。

    ……

    时间过得很快,仅仅五天,黄极就带着菲斯挖到火星地幔深处,建立了一条一千八百公里的深井隧道。

    之后老王、罗言他们也带人乘坐巴蛇号赶到,接替这个工程,大家操控昆仑八井得到的家用电器们,以及它们生产出来的工程机器人,在地幔里造了采矿基地。

    除了神陆吾制造的各种车间以外,还有神犂开辟的农业园,占地一百平方公里。

    各种通过巴蛇号运送的植物、动物和水,都被部署在了里面。

    除此之外,水还可以通过氢氧合成,只要有能量就行。

    如此十五天的时间,就建立了完整的生态循环圈,足够支撑一千人很舒服的居住。

    不过主要功能,还是采矿。

    一颗行星,大部分矿藏一般都在深处,表面那都只是地壳运动或者陨石带来的。

    在地幔层和地核里,他们的矿物探测器,检测到极其丰富的金属资源,除了珍贵的铿元素以外,大部分是铁镍……火星简直就是一颗铁星。

    黄金也有很多,数以百亿吨,让老王等人头发晕。不过也因为各种金属太多,自转太慢,导致地核没有地球热。

    “说好的被外星人开采了几千年呢?竟然给我们留了这么多矿?”罗言也听说了火星的事,不禁感慨道。

    黄极笑道:“火星并不是富矿的行星,你觉得多,但人家觉得贫瘠,真来这挖的只有几个家庭为单位的开荒团。”

    “另外宇宙中真正适合采矿的不是行星,而是小行星带。”

    “直接一口把一颗小行星吞了,然后慢慢分解,将所有物质分类,不要的扔掉,要的留下来……”

    “这效率远比在大质量行星上打洞要方便得多!”

    “更高级的文明,甚至把这种普通的矿物开采业,直接变成了农业,以种植的方式获得。即调整维护恒星的结构、压力与温度,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引爆它!”

    “如此一口气收集的资源,抵得过太阳系八大行星所有矿物的全部总和还多。”

    “引爆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少量喷射,这样恒星还在,可以继续种,继续爆……直到把一颗巨星,爆成了矮星……”

    “一种是涸泽而渔,直接超新星爆炸,什么元素都有了。他们可以让所有重元素朝着一个方向喷射,这样便于收集。”

    众人咋舌,好嘛,这才是采矿,直接把恒星当做农田,普通的稀土资源当做韭菜一样地割种……

    罗言更是细思恐极,想到银河中那大量的红矮星和白矮星。

    尤其是太阳系周边,太阳算大的了,除了天狼星系以外,十光年内百分之九十的恒星都是红矮星!

    难道太阳系在一片矿区?若非太阳系有生命,恐怕太阳也不会如此明亮了。

    “可惜不适合我们,大哥你在火星开矿,是为了隐蔽性吧?”林立问道。

    黄极说道:“这个采矿点,深藏地底,又有我用烛龙的模组构建的屏蔽仪,你们不可能被发现的。”

    “但运输很麻烦,这个月可以疯狂往地球送矿,但等奥玛佐回来后……你们就只能用‘陨石撞击法’。”

    “即把铿元素混合其他贵金属矿,压缩成小行星,然后朝着地球发射!”

    这个方法足以骗过月球和小灰人,小行星坠落什么的,每年都有几次,只不过特别小而已。

    几吨、几十吨重的陨石,随便砸,只要不在人类居住区附近,连个新闻都不算。

    只需要精准的计算,确保陨石落到无人区,再由他们的人接收就行。

    而这个模型他们有,计算力也有。毕竟地球和火星距离不太远,且轨道稳定,以前往火星扔卫星,基本也是半砸上去的。

    当然,现在不必如此麻烦,两艘巴蛇号交替运输,铿元素数以百吨的往地球运。

    月球系统对此视若无睹,连个记录都没有。

    短短三十天下来,昆仑基地堆积了四千吨精炼过的铿锭,再加上未来每年至少一千吨的‘陨石快递’……

    这足够人类未来几十年改天换地了,具体该如何规划,如何交易给各国,黄极交给了阿姆、罗言他们去处理。

    如此,黄极算是排除了后顾之忧,接下来各个有责任的大国,就该努力憋发展了。

    至少各国能够正常发育,不会因为困居地球而缺少稀土资源。

    相当于人类还没有踏入太空,就因为昆仑墟这个组织的存在,而客观上得到了航天事业的资源回馈。

    七月六日,除了诺奇拉与波波留守火星,其他人都回到了地球。

    所有飞船,也都藏在了昆仑山脉中。

    黄极孤身一人,来到了月心深处。他提前十分钟准备好了密码,设定好了昆仑号自动传输的闹钟,精确到了飞秒级。

    输密码这事,不需要他的反应达到飞秒,电脑能达到就行了。而他只需要知道,在这一飞秒,密码是多少……

    “噌!”月心浩瀚的奇异原子云,骤然收缩!犹如超新星爆炸倒放。

    整个月球都在震动,一股引力波传荡而出,黄极知道这道引力波,将通过虫洞传输到遥远的星盟分部。

    不过太晚了,因为引力波的速度只是光速,从这里到达虫洞的位置,需要六个小时。

    黄极睁开眼,一伸手,一颗月白色的水晶球落到手上,当然并不是水晶做的,但是它晶莹剔透,可以看到里面氤氲闪耀如星河盘旋般的压缩态奇异原子云。

    美轮美奂,妙不可言。

    “嗷呜!”黄极直接将其塞入腹中。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