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靠近城市中心,低空的路人就越来越多,至于地上,只有动物会去走。

    惑灵市的重力很低,比月球还差点,在这走路效率太差,飞翔是常态。

    其城市、花园、雕塑、街区紧凑连绵,整个惑灵市面积合起来堪比亚洲。

    整体四四方方,但街道是如旋涡的,四条主干道从中心开花,螺旋外扩,直达大陆边缘。

    俯瞰下去,很明显看得出这座城市被设计的像是银河系,艺术灵感来源于旋臂结构。

    越中心的建筑越发达,但与地球不同的是,所有楼牌、奇观、广告全部都是正面朝上,躺着设计的。

    无论是怎样的光影特效,也全部是朝着天外展现,逛街的人必须飞到六百米以上的高空,俯瞰大地,才算是逛街,若走到地上,或飞得低了点,都看不到建筑群的真正模样。

    低等文明的人若过来,在地上行走,会被人鄙视的,因为这简直就相当于钻下水道、爬阴沟小巷,鬼鬼祟祟,不知所以。

    这甚至可以上升到不文明现象的地步,就好像地球人走在街上,看到有人在地上爬,还钻到阴沟里,昂着个脸仰视别人。地球人也会觉得渗得慌,敏感的直接报警了。

    不过诸如此类的常识,黄极门儿清,自然不会犯任何低级错误。

    因为所有店面或者商场皆是将大门开在顶上的,所以黄极翱翔在空中,看到感兴趣的门店,就飞落下去,进入闲逛一二。

    没兴趣了,又腾空而起,其悠然模样,浑然不像是初次来到星际社会。

    “广告真多啊……”这个世界,给黄极最大的直观感受,就是广告轰炸。

    他每飞到一座建筑上方,这个建筑的商品资讯就会集中轰炸给他,若是换个普通地球人,还不穿装备过来,无数辐射就会摧毁他的健康。

    不过他只要一落下,进店里看一看,逛一逛,这期间就会没有任何广告。

    是的,进店之后反而不给人推送信息了,通讯频道一下子静谧下来。

    几乎每一家店都如此,仿佛是在照顾客人,也算是客人进他们商场的一种特权。

    黄极就看到很多社区等级不高的诺母人,起起落落,如同蜻蜓点水一般,以各个店面为平台跃动着逛街。

    “这位美鳞……您好漂亮啊……你的头饰怎么弄的?是不是……唔……是不是诺拉发晶啊?”

    来到一家大型商场,刚进门,就有一名身材娇小的诺母人突然搭讪黄极,一脸可爱好奇地模样。

    不过黄极瞥了她一眼,漠然走过,理都不理它,径直往商场深处飞。

    那可爱的诺母人也不在意,很快又去找到下一位顾客了,把对方从头到尾地夸赞一遍。

    这不是有人在商场钓凯子,而是商场方安排的,各层都有,只是个仿真机器人。

    这种机器人,真要理会它,跟它聊起来,那它能跟人聊到天荒地老。

    然后通过聊天,收集顾客信息,并且其话术高超,会竭尽全力地与顾客交朋友,甚至谈恋爱。

    它的形象以假乱真,且拥有非常高明的大数据模型,交往之下谈吐就会逐渐变成顾客心中喜欢、想要看到的样子。

    当然,这种AI虽然厉害,却没有创造力,一切智慧只是数据库足够庞大而营造的假象。

    但虚假的往往看起来都很美好。总有顾客不知道这是假人,自身微表情与言语中流露出了爱意,机器人发现后马上就进入了谈恋爱模式,最后那顾客陪它逛街,买了很多东西,心里都开始想结婚后孩子叫啥……才知道那只是个机器人服务员。

    这导致诺母族逛街,渐渐不接受任何人的搭讪了,人人皆很冷漠,几乎只会和同伴交流。毕竟除非携带非常高级的扫描器,否则连对方是不是人都不知道。

    地球上总说网络中不知道对面是人是鬼,其实到了诺母文明,这里连现实中也如此了……

    这也导致黄极虽然很漂亮,但却没人搭讪她,而她若主动搭讪陌生人,也大多会被无视。

    不得不说,这样的社会氛围,让外人很难融入。

    林立、罗言等人若来了,绝对两眼一抹黑。

    不过黄极心有定计,她穿着传统服饰,飘摇地从一条庞大的深井下去,飞到了商场底部。

    商场很大,犹如地球上一座城市,黄极左拐右绕,终于找到一家门可罗雀,清冷无人的餐厅,名为“味觉超新星”。

    走进去一个客人也看不到,里面全是海水,地上铺满了类似海带般的植物,所有装饰都是水晶制作的。

    一名稍显死板的仿真机器人,晃着小肉灯笼开始接待黄极道:“这位美鳞,请先品尝本店的特色点心……您可以把系统关闭哦,本店的环境绝对舒适。”

    诺母族终究是个水生种族,可惜时代发展到今天,开放星球后他们反而失去了自己喜爱的自然环境。

    绝大多数诺母族,只能住在没有环境可言的浮空大陆。

    当然,他们各自的家里还是浸满海水的,可出门之后就很难享受被海水包裹的滋味了。

    这家店显然是专门为诺母族提供餐饮的,所以内部环境直接是如同置身于海底一般。

    仅这一项布置,就拒绝了惑灵市所有的异族顾客,再加上这家店的食物味道不好,所以渐渐一点生意也没有了。

    不过黄极不是来吃饭的,他挂着神秘的笑容,在一块水晶上用高周波小刀,刮出一副奇异的图案。

    机器服务员扫视到后,凝滞了片刻,说道:“请问你有什么需要?”

    “我需要单独的房间,然后让你们新来的厨师,为我制作一份‘深海花子’。”

    深海花子对于诺母族而言,相当于地球上的一盘炒瓜子……

    黄极这番话,可谓说的没头没尾。通常请新来的厨师都是制作招牌菜,或者新菜品,深海花子这么普通的小菜哪还需要专门点?

    这在地球,相当于开个包厢,指定厨师炒一盘瓜子。

    不过机器服务员并不惊讶,反而说道:“没有问题,请随我来。”

    黄极随机器人来到一间私密包厢,没一会儿,一名同样穿着黑色传统半铠甲战裙,头上缠着无数玻璃制品的的诺母人,身旁漂浮着飞碟状的餐盒游了进来。

    黑衣诺母人打量了一下黄极,惊艳于她古典的美貌。

    现代诺母人虽然形象改变,但并不是说变丑了,而是九千年前伊西丝的美丽与现代不是同一款。

    那是一种古典、清雅,拥有特定时代感的魅力。

    当然,现代诺母人非要调整形体弄这种复古风也是可以的,所以也没人奇怪黄极的形象。

    “您好,我是这家店的主人,请问这位客人还有什么需求吗?”黑衣诺母人问道。

    黄极摇了摇小肉灯笼道:“酷乐,这里没有外人,就不要装腔作势了,萨丁让我来的,你知道的,他不方便露面。”

    果然,听到这个名字,那名为酷乐的诺母人也不废话了,直入主题道:“没想到萨丁来的这么快,他在哪?”

    黄极冷漠道:“海花子街,110号。”

    酷乐唔了一声说道:“我们头一回合作,订金只能给一成,这是三万。”

    对方拿出一台电脑,以及一口金属箱,里面是三万聚能币,相当于五十琅。

    黄极扫了一眼对方的电脑后说道:“杀贝塞尔人?”

    “怎么?有问题?”酷乐说道。

    黄极说道:“没问题,萨丁的实力你知道的。不过我和萨丁在天狼星系没有身份,这个图书馆第六层我们进不去。”

    酷乐笑道:“小意思,早就准备好了,这是空白身份球,找人正经办的,你到时候自己填一下身份,上传网络,然后随便给市政捐点钱,把社区贡献刷上去,就能进第六层了。”

    “不过我只准备了男人的,我没想到萨丁还带个女眷。”

    说完他又拿出一台星盟身份球。

    黄极正要接过,突然酷乐绽放出强烈的电弧,身体迸发出气浪,搅动周围暗流呼啸,气泡滚滚。

    “飒!”

    黄极轻松歪头躲过对方偷袭的一拳,拿走两颗身份球的同时,又接连躲闪酷乐的攻击。

    这家伙比奥玛佐还弱,只有S7,罗言都能干掉他。

    最后黄极在狂风骤雨般地攻击中,拿起了钱箱,冷声道:“你在干什么?”

    酷乐见对方连生物能都没用,反应速度就这么快,连忙摆手道:“没事没事,就是开个玩笑……那个,你们有几成把握?”

    他显然有点怀疑黄极的实力,萨丁来接活,怎么会带女眷?除非也是个强大的帮手。

    果然一番试探,他估计黄极的实力至少在氢级,便放下了疑惑。

    黄极冷漠地走开,淡淡道:“下午记得看新闻。”

    酷乐一惊道:“下午?”

    黄极没有理会,径直离开。就这样,黄极冒名顶替接了个活儿,带着钱和身份球走了。

    酷乐这家店,表面上是餐厅,实际上是个刺客组织

    当然,规模很小,小到杀一个异族富豪,都需要花钱请外援。

    基本上,这个组织只能在惑灵市以及周边的几个浮空大陆混一混,稍微大一些的单子,他们都只能外包给星空黑暗处游荡的破法者,比如萨丁这种被通缉的罪犯。

    黄极知道,萨丁已经到了惑灵市,只是还没来接单。

    他打了一个时间差,先帮那个叫萨丁的把订金拿了。

    这种交易都是用现金,而且还能借助这地头蛇势力,搞到一个身份球。

    只见黄极一边走,一边填充身份,他编写了名为黄极的身份,果然一上传之后就瞬间审核通过了。

    种族,用的是宇宙中生理上最接近地球人的‘雅人一族’,宇宙之大巧合很多。

    这个雅人母星的生态环境与地球极其相似,他们也是一种猿类进化的,只是比人类体型大得多,成年体基本都是三、四米,而且严格来说脸型和体态与人类差很远。

    不过不重要,因为星际文明的人形象千变万化,某个雅人把自己整容一番,除非见到同类,否则谁也不会多管闲事。

    搞定了这个身份球,黄极又拿着钱来到市政大厅,以作为开荒者回归的姿态,重新办理了伊西丝的身份球。

    至此,黄极拥有了两重身份,,一个是伊西丝的女诺母族,一个是可以用自己本尊身体的雅人。

    他还办理了网络套餐,从现在开始,他和他使用的飞船或其他器物,都可以直接联网了。

    网络信号是通过一个个微虫洞信号站进行超距交互的,微虫洞过不了人,甚至连分子都会被撕碎,但传输信号还是简单的很。

    所以这网络在任何开放星系都能使用,而一旦远离信号站,比如在遥远的星际空间里,那网络就会有巨大延迟。

    延迟多少秒,取决于那距离下光要走多少秒才能到达最近的虫洞信号站。

    “哦对了,差点忘了……”

    黄极随手报了个警,说道:“……是,我发现通缉犯了,在海花子街,110号。应该就是萨丁,我没有认错,我还上网仔细对照了一下通缉令,就是他本人!”

    “有十八万的赏金是吧?好的,你们抓到之后,把钱打在我的星河银行账户上,谢谢。”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