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谈话,外加一次举报,黄极就搞定了身份问题外加获得二十一万聚能币。

    到了下午,那萨丁被抓住,都还以为是自己行踪不秘,太过倒霉,被热心市民认出来了。

    至于‘味觉超新星’这个刺客组织,黄极没动,他的身份是这个组织帮忙搞得,若将其也给举报,伊西丝的身份就会被查。

    而且那个酷乐作为地头蛇,黄极还有用。

    黄极花了所有的钱,买了一台比佛骨还要高级数倍,至少在入侵能力上更强的光脑。

    然后,来到了某独栋民宅前。

    “嘭!”

    民宅的安全闸门被黄极直接输入密码打开,随后狂野地推门而入,扎进满屋子的海水里。

    正闭眼看新闻的酷乐,猛地睁眼回头。

    看到中午的那个女人找上门来,酷乐吓了一跳。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酷乐懵了,这可是他的秘密私宅!

    黄极气势汹汹,眼神狠厉地瞪着他道:“你竟然敢报警!”

    “啊?不是我报的警!”酷乐连忙道。

    他也是刚看的新闻,本想着他要杀的那个人会死,却不料等来了萨丁被抓的事。

    什么垃圾破法者!拽的跟什么一样,结果刚拿了订金,就被警察抓了。

    酷乐本来还懊恼,订金白给了,没想到萨丁的女助手找上门来了!

    看架势,来者不善!

    “不是你还能是谁?我们的位置我只告诉过你,你作为中介为何要问我萨丁在哪?”黄极周身飞舞着翼神号的几片羽翼,它们是可以单独拆下来当做念控兵器使用的。

    酷乐一边朝着一座水晶柜子靠近,一边说道:“我就随口一问!真不管我事,我绝对不可能泄露你们的行踪!”

    “我这人最讲信用,你们不也是认可我的信用,才与我合作的嘛?”

    黄极冷声道:“是吗?”

    说罢,簇簇簇数支飞羽来到酷乐身边,环绕着他转圈。

    酷乐哼了一声,突然身后的柜子展开,露出一副人首鱼身的机甲。

    “你最好让你的飞羽离我远点,不然我就把你轰成渣。”酷乐昂首道。

    然而下一秒,他自己的机甲,突然抬起手,指向他自己,掌心氤氲着高能弹,瞬间将周围的海水煮沸蒸发。

    置身于高温蒸馏中,酷乐连忙双手捂着胸前,这是投降动作。

    他一脸懵逼,这女人竟然还是个高级骇入者,这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机甲,他的系统一点反应没有。

    萨丁都被抓了,这个漂亮美鳞能逃脱警察的突击包围,果然不简单。

    “妹妹!有话好好说!”酷乐讪笑道。

    黄极笑道:“我九千岁。”

    “呃……姐姐,你相信我啊!你打听打听,我经营刺客组织这么多年……”酷乐说着。

    黄极打断道:“你可不止在经营刺客组织吧。”

    酷乐一愣。

    黄极继续说道:“我查过你,你只接杀异族的委托,你是诺母复兴社的吧?”

    酷乐反应迅速道:“怎么可能?复兴社?哈哈哈,我也杀过很多诺母族啊。”

    “不,一次也没有。”黄极说道。

    酷乐无语,这女人怎么回事?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自己接过多少委托,分别是谁,这都是秘密,连他自己手下的刺客们都不可能全知道。

    眼前的女子为何如此笃定?而且一眼就识别出自己是复兴社的……

    “我真不是复兴社的,姐姐你是不是和复兴社有仇?那我真是太冤了,我就是个小角色,订金我不要了,当我没找你们好不好?”酷乐说道。

    黄极摇了摇小肉灯笼道:“本来还以为找到了复兴社,有些情报卖给你们,现在看来还是白跑一趟了,甚至搭上一个萨丁。”

    酷乐沉思道:“你们接受我的委托,根本不是为了那三十万?”

    黄极笑道:“呵,萨丁的确想要帮你杀人,但我不是,三十万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酷乐瞪眼道:“你不是萨丁的助手?”

    “他还不配。”黄极平静道。

    酷乐顿时紧张,萨丁已经是杀人不眨眼的星际破法者了,他认识的都不会是什么正经人。

    眼前黄极竟然说萨丁不配,莫非是那种悬赏千万的大盗?

    但反正不管怎样,哪怕是死他都不能承认自己是复兴社的,天知道黄极是什么来路?

    酷乐一脸认真地说道:“大姐姐,放过我吧,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报警,我也不是复兴社的!我若说一句假话,叫我永绝后代……”

    “芭儿死了……”黄极突然说道。

    “什么!”酷乐悚然一惊,追问道:“哪个芭儿?”

    黄极说道:“复兴社派去贝塞尔行星参与‘圣师回归计划’的芭儿,死了。”

    酷乐猛地跪倒在地,像一条咸鱼般扭曲着,口中懊恼哀嚎:“啊啊啊啊?”

    他激动地绽放出强烈的电弧,身体迸发出气浪,搅动周围暗流呼啸,气泡滚滚。

    “死了?贝塞尔人把她杀了?”

    黄极说道:“不光是芭儿,此次你们所有去贝塞尔行星参与行动的同志,都牺牲了,你们是不是已经失联三十天了?因为他们三十天前就全部被杀了。”

    酷乐呆滞,随后悲痛地发出如鲸歌般的哀鸣,高亢而悠扬。

    芭儿是他的爱人,而他此刻的悠扬之音,则是诺母族祭奠伴侣死亡的古老哀鸣。

    “……”黄极给了他消化这噩耗的时间。

    过了一会儿,酷乐情绪稳定道:“怎么会这样?”

    黄极玩味地说道:“你还说你不是复兴社的?”

    酷乐低沉道:“好吧我是……”

    黄极笑道:“谢谢惠顾,五百万。”

    酷乐意兴阑珊道:“好的……我会支付的,可我想不通,这次我们已经打点好了所有渠道,一定可以把圣师救回来的。就算失败,也最多像以前一样,只带回来圣师新的科技成果,或者干脆空手回来,怎么也不至于被贝塞尔人的执法者抓到啊……难道是……”

    黄极说道:“没错,光爆军火集团里工作的那位诺母族高管被撤职了,你们诺母复兴会一直想把圣师偷偷带回诺母文明的行为,暴露了,芭儿如同自投罗网。”

    酷乐听了极为懊恼,沮丧消沉地发呆。

    原来那家餐厅,并不只是个刺客组织交易地点,它也是一个诺母复兴组织的据点。

    自从九千年前文明所有领土被开放,诺母族一步步沉沦,文化、经济、科学全面沦陷,如今连自己的母星都没多少诺母族人住得起了。

    天狼星系百分之九十九的诺母族,都是住在星系边缘的浮空大陆上,只有百分之一属于富豪阶层,住在昔日的母星上。

    整个天狼星系128个浮空大陆,超三千亿诺母族,社会底层居多。虽然吃喝不愁、娱乐兴盛,哪怕不工作也有最低生活保障。

    但凡事就怕对比,社会底层就是社会底层,米虫一般的生活,消磨了许多诺母人的意志,他们大多只活了几百年就死了,然后投身于佛家极乐世界,如六道轮回。

    只有少数诺母族想往上爬,渴望社会地位,他们拼命地找工作,想方设法地增强自己的职业能力,想尽各种手段赚钱,意图改变命运。

    可这一点上,隔壁的贝塞尔文明比他们厉害多了,诺母文明开放后,大量的贝塞尔人移民过来,还包括他们更发达的技术和更雄厚的资本。

    就拿惑灵市来说,百分之二十的人口是贝塞尔人,他们却掌握了惑灵市百分之八十的财富。

    可以说诺母文明经济上已经全面沦陷,星盟其他成员国,几乎垄断了这个文明所有产业,只有极个别产业还是诺母族的民族产业。

    大多数诺母族,都在给异族人打工。

    文化上,诺母族因为很多风俗需要海洋,而现在除了有钱人,或者在虚拟世界里,大多数诺母族都见不到大海,再加上异族文化的冲击,所以很多文化也渐渐消失了。

    现在诺母族的文化习惯,都是像银河最强大的那几个文明靠拢的。

    科学上,更不必说,经济文化全面落后的情况下,想要在科学领域有所成就,都必须往外跑,去发达的文明学习。

    往往就一去不回了,回来的也是歪瓜梨枣,或者心向外族。

    而不回来的,大部分是不想回来。少数想回来,却被人家扣留。

    所谓圣师,就是一名诺母族的天才科学家,在贝塞尔文明发展,却走到了人家表面的顶级科学家行列,这可谓是诺母族的骄傲,便被称为圣师。

    可惜现在的诺母的官方极其无能,完全没有振兴文明的想法,所以反倒是民间出现复兴社这样的组织,在做着各种努力。

    黄极闯荡星际,最大的优势就是情报。

    甚至于星空局势极其复杂,能人辈出,黄极都不需要为自己的情报找理由。

    复兴社精英尽丧,一大笔行动资金打水漂,人也没救回来,这事因为贝塞尔人消息封锁,酷乐还不知道。

    但是,黄极在虫洞里的时候就知道了……

    因为有一批贝塞尔战士通过虫洞也到了天狼星系,并且正在追查这个复兴社。

    对比一下通过虫洞去救人的那批成员的状态信息都是死亡,黄极也就都明白了。

    “竟然自投罗网了……”酷乐捂着脸,非常伤心。

    过了一会儿,他看着黄极:“那你呢?你是……”

    黄极微笑道:“我是一名医生。”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