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是单纯地赚钱,黄极有的是办法,但是光赚钱不解决问题。

    看看诺母文明就知道,人类的独立崛起之路,漫长而遥远,艰辛而困苦。

    在残酷的星际社会里,只有金钱的是肥羊,只有技术的是工具。

    单纯把地球从阿努纳奇公司手中解救出来,就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势力。

    而若要给地球的发展保驾护航,暗中撑腰,就更需要一个在整个银河都排的上号的派系。比如拥有若干盟友与其利益纠葛,在必要时声援和帮助。

    否则就会像诺母文明这样,被欺负到死。

    若要救己,先要救人,帮人就是帮己。

    黄极无中生有,摇身一变,把自己包装成了黑暗星际中的神秘破法者。

    所谓破法者,其实就是犯罪者。星际杀手、星际海盗、星际黑帮、星际逃犯都在这个行列。

    当然这里面有和地球罪犯不一样的概念,那就是破法者只是说明他破坏星盟法律,并不代表他也对自身母文明犯罪。

    破法者并不直接与坏蛋、邪恶划等号,这种概念一定要带上立场去看。

    很多破法者都对自己的母文明很好,甚至有些弱势种族的破法者反而是最爱国的一批人。

    既对其他文明犯罪,又对自己文明犯罪的,那叫残暴破法者,简称残暴者。

    星空中和地球上对残忍的定义是不一样的,毕竟宇宙是一个大社会,大家种族、文化皆不同,立场就不同,对残忍的感受就不同。

    一个人觉得把敌人脑袋割下来当酒壶很残忍,但其他种族却不这么觉得,心说不是很正常嘛?他反而觉得对方吃智慧生物很残忍,可对方估计也不服了,心说这不是很正常嘛?他们自古以来就有吃蛮夷的传统,而且还要笑谈地喝蛮夷血。如今到了星际时代,吃点蛮夷般的低等智慧生物,有什么好残忍的?又不是吃同胞。

    对异族犯罪,怎么做,在星际大标准下,都不算残忍。

    最后发现,想有一个统一的道德标准太难了,说来说去,只有一种标准,是整个星空都普世认同的残忍,那就是对自己同胞、母族、祖国的摧残。

    社会变大了,‘家’的范畴也就变大了。

    站在宏观角度上,所有种族都是利己的,都是热爱自身母族的。

    对个体同胞犯罪,那只是小残暴,对整个母族犯罪,就是大残暴。而污蔑玷污其英雄人物,就是一种对自己文明最大的犯罪,因为历史文化是一个文明的灵魂。

    为何星盟那么不在乎地球上的生命,却还要收录地球人类的历史文化,正在于此。这是一种对智慧生物最底线的尊重。

    不理解这一点的,谓之蛮夷。

    银河的文明众多,总有一些灭亡了,但是他们又没有彻底消亡。

    因为在恒星与恒星间的黑暗地带中,也许就有一名亡国的破法者,还保存记录着自身母族的历史文化,孤独延续着、演绎着文明的灵魂。

    “……所有参与此事的复兴社成员,都被处决,其中芭儿是最后被抓到的,她在死前高呼自己的名字,并且将变故内容疯狂广播,希望有诺母族收到信号,把情报传回来。”

    “可惜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知晓此事。”

    黄极将自己包装成了一名在黑暗星际里的诺母族破法者,神秘而传统,虽然是个罪犯,但又对母族抱有一定的热爱。

    一番说辞下来,酷乐当然是相信的。

    带死他也想不到,这是个亚文明土著杀了看门狗,伪装成诺母族偷渡出来的。

    “原来如此,若不是你,我恐怕会傻等好几年才会意识到他们死了……”酷乐唉声道。

    黄极收回飞羽道:“这个消息五百万可不贵,我基本上是半送了。”

    酷乐苦笑道:“我知道,光爆军火集团的人一定会封锁消息,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对此简直毫无察觉,不得不说你真是神通广大……”

    “医生,往往要了解所有种族,我自有我的情报网。”黄极说道。

    酷乐点点头,没有追问,立刻就把钱转给了黄极。

    浩荡星河,能人辈出,神秘的强者数不胜数,看到的样子未必就是真实情况。

    医生这个职业,星际文明也是有的,当然,不仅限于治病疗伤,其涵盖范围更广,进化、混血、改造、强化都是医生的领域。

    每一个星际医生都精通生命科学。搞学术研究的叫生命学家,而实践运用的就是医生。

    不过技术时代不同,医生的能力也就不同。纳米时代的医生,和原子时代的医生,那差别海了去了。

    若是技术水平很高级的医生,那在社会上是非常吃香的,关系网也往往不简单。

    黄极隐约展现出神秘关系网后便转身道:“好了,既然你是复兴社的,那我姑且相信你不可能出卖萨丁,因为我知道你们不会对同胞出手,哪怕是杀人不眨眼的萨丁。”

    “再送你一个消息,光爆军火集团的人,已经找到天狼星系来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罢,他就要走。

    酷乐连忙追上去道:“请……请等一下!”

    黄极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酷乐说道:“您说光爆军火集团派人来追查我们了,请问您能弄到他们的成员名单吗?”

    黄极沉默片刻后道:“哦?那么你们要付出什么呢?”

    酷乐发动嘴炮道:“你的内心,其实也还是热爱着昔日那徜徉大海的种族,希望它能够文明复兴的吧。”

    “是吗?”黄极幽幽地看向一旁,不置可否。

    酷乐一看有戏,连忙道:“从我第一次见你,我就感受到了你那古典的气质,现在很少人还穿着我们的传统服饰了。你相信你心中热血未凉,不愿意诺母一族这样沉沦下去的。”

    “……”黄极安静而典雅地站着。

    酷乐再接再厉道:“我还没付钱,你就把情报说出来了,其实我们即便没有钱,你也会把这个情报传给我们的吧?”

    黄极轻啐一声道:“哼,没钱就不要废话。”

    酷乐连忙道:“有有!我知道规矩,如果您能弄来他们的成员名单、位置,或者更详细的情报,钱不是问题。”

    黄极又不是复兴社的,不要钱,才奇怪,人家会怀疑她的目的。

    收了钱,人家才认可她是个破法者兼任情报贩子,这情报才有可信度。

    不过光贪钱也不行,在这个基础上,还要展现出‘我也想帮你们’的感觉。

    如此一来,又要钱又帮忙,表面冷淡,公事公办。实则其他细节上,处处隐约表现为一名‘心底对昔日传统的母族抱有热爱’的破法者。

    内外都有原则,才是最容易让复兴社信任的形象。

    黄极冷声道:“好,我会去打探那伙人的情报,你们准备好五十万琅。”

    “嘶!”酷乐面色凝重,这笔钱他可拿不出来,还得社长想办法去筹集。

    眼看黄极要走了,酷乐连忙追问道:“那我们怎么联系你啊?是你现在这个身份吗?”

    黄极说道:“你给我的那个空白身份球,我还没来得及给萨丁,现在是另一个人在用,就跟他联系吧。”

    酷乐查了一下,果然,他之前办理的那个身份球,已经填充了一个名为‘黄极’的雅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