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两天,黄极都是在虚拟宇宙度过的。

    收获了大量信息,过得十分充实。

    不过‘紫微’网店,却是完全没有人咨询,即便那些花钱买来的职业粉,也只是简单浏览一二,并没有在这个才二十九万粉的网店上消费的兴趣。

    对此,黄极倒是很淡定,他看了一下虚拟竞技大会的赛程表,未来三天有两场顶级排位赛,都是实力相当,备受瞩目的厮杀比赛。

    他随手写下预测结果,一个3:0,一个2:3。挂在了紫微平台上,免费推送。

    顺带还写下了一篇分析文章,为何某某会输,又为何某某能让二追三,从人家的生活细节,最近的心情心态入手,再到某某选手前两天的训练情况,全都分析一遍,剥丝抽茧,推导出这样的比赛结果。

    说得好像那些选手他都认识,在现实里有关系,亲眼看了他们的训练似的。

    在星盟里,大家种族不同、文明程度不同,所擅长的体育运动自然也不同。地球上的足球,若拿到星际中,肯定无人欣赏,一群人争抢一个球,小短腿在地上扑腾,别人会寻思这怕不是有病?

    文化差异、生理差异让星盟很难有一项统一的运动规则。

    最终,在求同存异下,格斗厮杀便成了最风靡的运动,因为这是几乎所有的种族都会有的一项竞技。

    在地球所有民族、国家都有角斗、搏击方面的风俗。宇宙也一样,任何文明种族,都是从自然生物链中脱颖而出的,最自然最原始的生存搏杀所演化出来的东西,每个种族都有。

    星盟为此,统一了标准,建立了‘银河战斗大会’,在战斗细节上不设定任何规则。赢了就是强,败了就是弱。

    毕竟任何规则约束,都会有不合适的种族感觉不公平。

    事实上哪怕没有规则,光是环境差异,都会对有些种族有益,有些种族不利。

    不过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尽可能在所有种族都不适应的环境战斗,大家都戴着维生装置,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公平了。

    另外,凡是现实有的,虚拟世界都有,且能做得更好。

    现实里有银河战斗大会,以及各个文明的俱乐部、国家队比赛,虚拟宇宙也有,甚至更激烈。

    因为在虚拟宇宙死掉是没关系的,比赛里都是以直接打死对方作为胜负评判标准。

    再加上虚拟宇宙里可以不需要戴维生装置,比赛环境就能更加统一,有益于双方。

    不过,虚拟竞技大会,还是比不上现实里的比赛精彩。因为虚拟比赛不会‘爆种’,不会临场突破,所有人的比赛身体都是扫描的现实身体,然后参数是不会随便增长的。

    毕竟如果设计能随机因压力而爆发的话,总会有人认为是作弊了,有黑幕。

    相较而言,无论是荣誉感,还是紧张程度,亦或者逆转的惊喜……都是现实的比赛更加受人尊敬和追捧。

    至于虚拟比赛,哪怕也有文明与文明之间的荣誉对抗,也依旧被戏称为训练赛。

    经常发生虚拟比赛中A对B明明有百分百胜率的情况下,现实里却输给了B的爆冷。

    所以黄极尽管预测了比分,但虚拟比赛赔率都很低,就没有买。

    反而在博彩集团,买了一场诺母文明在现实举办的杯赛,花光了最后的十万,便一挥手退出了虚拟宇宙。

    “你好,我是黄极。”

    他一退出虚拟宇宙,就刚好有人联系他,正是酷乐。

    酷乐一愣,没想到黄极接的这么快,自己才刚拨通啊。

    “呃……你好,我叫酷乐,你的身份球是我办理的……”酷乐说着。

    黄极立刻道:“我知道,大姐头都跟我说了……你们的钱都准备好了吗?”

    酷乐连忙道:“快了,快了……我联系你,是有几个同志希望能跟你见一面,大家共进晚餐,聊一聊。”

    “我明白,说地点。”黄极说道。

    酷乐笑道:“惑灵战斗大会总部,地下十三楼,我会在大厅接你。”

    黄极答应道:“好。”

    他知道,五十万琅对酷乐来说是一笔巨款,这还得复兴社拿钱。

    酷乐把这事跟复兴社的兄弟们一说,人家当即就表示要探探底,哪有光凭空口白牙,就完成这么大笔交易的?

    既然伊西丝留了一个指定联络人黄极,那就正好见一面,交涉一下。

    惑灵战斗大会总部,是本地的正规竞技中心,相当于地球上的市体育局。

    这里每周都有联赛,以及大大小小各种小型赛事,甚至每天都有娱乐赛。

    黄极来到这里,随便就看到了一场激烈对决。

    在一间占地数平方公里的大厅里,有一座比足球场还大的室内海池。

    海池深两百米,底部是各种坚固的火山岩,包裹它的是厚实的透明墙壁。

    “就是这样,好!打得好!”

    “用力!用力啊!再快一点啊!”

    “不要跟他在海面纠缠,你忘记你的优势吗?拖进海底战啊!”

    “赢啊!我买了你五连胜啊!”

    数万观众在现场加油呐喊,两名诺母族男子,正在这海中激烈地搏杀。

    他们的战斗场面,与黄极大战帝斯时如出一辙,周身电弧飞转,强大的力量搅动海水暗流涌动,地底淤泥翻腾。

    时而在海底战斗,时而又冲上海面,游动时鱼身两侧掀起巨浪,仿佛快艇呼啸而过。

    他们就这样仿佛踩着浪花,在海面上带着两条白浪轨迹,疯狂交错、盘旋、碰撞。

    场面之激烈比黄极与帝斯在昆仑群山风雪冻土中搏杀,不逞多让。

    “可悲的帝斯,如果不是奴隶种族,在这星际社会中也能混得一席之地啊。”黄极心中感慨。

    眼前只是一场小比赛,对战双方和帝斯差不多,都是氢级战士。

    在诺母文明哪怕成为一名氢级战士,也算是很体面的身份,因为这已经是职业级了。

    虽说没有多厉害,但在惑灵市这种地方混口饭吃,收入还是不错的。

    帝斯纵然是奴隶,但却如古罗马的角斗士一样,受过卡布里专门的正规训练,在星盟考过了氢级战士证书。

    这里人人都有奥玛佐那么强,但却不是人人都有帝斯那么强的。

    帝斯的强度,在绝大多数文明的地界是可以打职业的。

    所以当初的帝斯,是打死也想不到,黄极一个土著能有那么强,竟然完虐自己。

    “黄极!”酷乐的声音突然传来。

    黄极看去,酷乐一左一右带着两名诺母族,前来迎接。

    “初次见面,我就是酷乐,这两位是我的兄弟。小契,惑灵市的明星选手,碳级哦!还有这位,冬菌,惑灵战斗大会的股东之一,是我们本地的医药大亨。”酷乐谈吐从容,同时也疯狂打量黄极。

    那名为冬菌的微胖诺母族笑道:“不要瞎说,我算什么大亨?给贝塞尔人的集团压得都抬不起头来。”

    小契则不爱说话,盯着黄极似乎想看穿他,奈何黄极穿着整套殖装,不显山不露水,肉眼是不可能看出实力的。

    黄极微笑自我介绍道:“你们叫我黄极就行了,第一次来天狼星系,没见过世面,以前住的地方,太偏远,就没几个星际公民去……”

    冬菌的小灯笼一颤,旁边的小契神色凝重。

    以前住的地方,没几个星际公民去?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指的黑暗星际的无法地带吗?

    果然,这家伙也是个破法者!只有破法者会长期住在星际空间中,正经人都是住在恒星系里的。

    他们先入为主,没想过黄极是来自原始文明,完全是没可能的事,所以脑子里就压根没往这个方向想。

    酷乐倒是笑容不变,在场就他有黑色背景,而且他早就料到黄极也是破法者了。

    “好好好,我还有几个兄弟在包间里等候呢,我们进去再说。”酷乐说道。

    他们领着黄极来到一间单独的园林房,因为黄极是雅人,所以这里没海水。

    一进门,黄极又看到几个诺母族,一番介绍下来,都是惑灵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旗下涉及能源、教育、机械、交通,乃至餐饮服务等行业。

    酷乐本人也是拥有好几栋房产和店面的贫民窟土豪,暗中还管着一帮刺客。

    这帮人都是惑灵市本地人,基本上复兴社在惑灵市的分舵势力,就大半集中在这屋子里了。

    可以说,这次会面是相当有诚意,人家并没有藏着掖着,或者考验黄极什么。

    “黄极,你知道我们都是什么人吧?”冬菌问道。

    黄极点头笑道:“除了你们舵主维塔在打杯赛,来不了……复兴社在惑灵市的人,基本来齐了啊。看来你们很重视这件事……我感受到你们的诚意了,我愿意跟你们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小灯笼乱抖!

    黄极一上来就点出他们的舵主是维塔,着实让他们吃惊,因为维塔是惑灵市最强的明星选手,粉丝三十多亿!

    作为公众人物,一旦被人知道是复兴社的舵主,是最容易被打击的。所以为了保护维塔,即便是分舵里的小弟,也不知道舵主就是维塔。

    知道这层身份的,都是复兴社的中层。

    没想到,黄极瞬间点破,这是怎么查出来的?社内高层的保密工作,哪里出了纰漏?

    当然,他们懂规矩,是不会问出来的,问了人家也不会说。

    星空藏龙卧虎,他们复兴社终究也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小势力,被人摸透几个高层倒也正常。

    也正是如此,他们才非常忌惮光爆军火集团的调查组,怕也被对方查出来,血流成河。

    酷乐坦然说道:“没错,舵主作为惑灵市最强者,代表惑灵市去参加‘金字塔杯’的比赛了。”

    “你既然了解的这么清楚,肯定也知道我们是拿的出五十万琅的,等舵主回来点头,这钱就一定能到位。”

    黄极笑道:“情报也是一样,我们的人这两天一直在帮你们查。说实话很有收获……基本已经全部摸透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意思是钱到位,情报马上也能到位。

    “你们就查了两天,光爆集团的调查组,你们就摸清楚了?我们不光要名单,情报越详细越好,若只有名字,你们这五十万琅也太好赚了。”小契说话很不客气。

    酷乐连忙道:“小契!”

    黄极微笑道:“没关系……看来你们还是不了解我们‘紫微’的情报网。”

    “五十万琅的生意,当然不会只有名字。我先给你一个情报吧,光爆军火集团的调查组,有一个人就在惑灵市。他就在查芭儿的社会关系,你们可得小心点……”

    酷乐连忙追问道:“是谁?”

    “他的名字,我说出来你也不认识,不过他就在你上次要杀的那个贝塞尔人的家中。”黄极说道。

    酷乐和冬菌都惊了,酷乐之所以找萨丁过来杀人,就是要干掉一个贝塞尔人富豪,那个富豪是惑灵市最大医药公司的老板,占据了这里过半的市场,面向的还是中高端客户。

    反观冬菌,根本就不是什么医药大亨,可谓处处被他压一头,作为民族产业却技术不如人,只能做一些穷人的生意。

    最近那个贝塞尔人富豪,要把冬菌的产业直接按死,连低端市场都不放过,所以酷乐打算暗杀掉对方。

    没想到,请来的高手萨丁,被警方瞬间抓获……

    反而牵扯进来另一个神秘的破法者势力。

    如今连光爆集团的调查人员都在那贝塞尔人富豪的家中,真可谓仇人凑一块了!

    “不好!以前有异族要垄断惑灵市的生意,也都被我安排人刺杀,虽然我们手尾做得漂亮,可光爆集团是知道我们复兴社的,我们复兴社专门刺杀异族,诸位都是受益者,他们肯定很快就能查到诸位身上。”酷乐急道。

    小契站起来,充满煞气道:“我去把他们做掉!”

    酷乐连忙按住他,随后问黄极道:“那个调查者什么实力?带了什么武器?放心,钱一定到位!”

    黄极平静道:“只是氮级而已,至于武器,都在他的飞船上。”

    小契脸色一僵,碳是六级,氮是七级,对方稳压他一头。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