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手在门外焦急万分,死秃子在室内气定神闲。

    他乘坐飞椅,飘到一片透平的阳台上,俯瞰大地上的熙熙攘攘,语气沉稳地与通讯那头交谈。

    “我已屏退左右,医生,如何称呼啊?”

    通讯那头正是黄极,他轻笑一声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可知道,原初之水?”

    死秃子一万颗复眼同时发亮,说道:“可是阿努纳奇公司的主打服务:二元融合手术,所需要的必备生命源质?”

    “老板识货。”黄极笑道。

    死秃子飒然道:“这有何难,做医药行业,怎么能不了解一下各大同行的秘方?我虽然只在小地方做生意,但亦有宏图大志!”

    “终有一日,我要把生意做遍星空。我有全盘计划,先垄断惑灵市的市场……然后入驻诺母族的母星……”

    吹牛呗,谁不会?

    他作为医药行业的老板,自然是希望人才多多益善。而眼下有位职业医师主动找上自己,他当然要好好包装一下自己公司的竞争力。

    毕竟他的公司实在没什么竞争力,所以吹都只能吹自己的志向……

    然而黄极显然不是来面试的,他说道:“原初之水,可不是阿努纳奇公司独有,银河中数得着的势力都能造得出原初之水。”

    “比起纯度,阿努纳奇公司的都不算高。它确实是融合不同基态生命的必须品,号称生命源质。”

    “有了它,就可以实现把碳基生物、硅基生物、硫基生物、砷基生物、氨基生物等具有大分子结构的生命进行融合。”

    “阿努纳奇公司的二元融合手术,就是将碳基与硫基融合,让两个连生命基态都不一样的种族,诞生出碳硫二元混基后代。”

    浩荡星河,高等文明众多,科技的发展,已经让星空不再仅限于‘混血’,都有‘混基’了。

    无论是地球人,还是龙族、鸟人、小灰人、诺母族、贝塞尔人……通通都是碳基。

    碳基是普遍的,是主流的,因为它最容易诞生。不过宇宙浩瀚,还有其他很多形态的生命,除了常规‘五大基’,还有电磁场体气态生命、等离子体能量生命、暗物质体虚空生命……

    以及至今都没发现的,人工智能机械生命。

    当然,他们都太小众,其中虚空生命更是已知没有智慧,也无法交流,被各大文明直接当做装备……

    黄极继续说道:“但各大势力,都只提供‘混基’服务,却不出卖原初之水。因为只要没有原初之水,就算知道如何做融合手术,也没办法实现这个技术,如此形成垄断。”

    死秃子点头,这就是公开星球上,明明商业发达,高等文明的产品常常卖到低等文明去,低等文明跟着享用了几千几万年,却还是追赶不了的原因。

    若卖服务就不卖产品,卖产品就不卖技术,卖技术就关键技术留一手。

    靠着开放,诺母文明明明只是原子入门级,却已经全国都享用起了早期甚至盛期的技术成果。

    生活水平上去了,可也处处受制于人,谁让它全开放了呢?各大行业被其他文明垄断,这个文明已然陷入慢性死亡。

    死秃子本人,也是靠着一丁点的技术垄断,再加上一些渠道优势,直接制霸了惑灵市的医药行业,压得那什么本土的冬菌药业,一点脾气没有。

    “你说要谈的百万朗的生意,莫非就是原初之水?”死秃子惊异道。

    黄极说道:“是的,你感兴趣吗?”

    死秃子说道:“这东西市场上可买不着,你跟阿努纳奇公司是什么关系?”

    诺母文明肯定没有这东西,甚至连周边的几十个文明都没有。

    这附近几万个恒星系内,能弄到原初之水的地方,恐怕只有阿努纳奇公司的店面或基地。毕竟创造碳硫混基生物,是人家的主打产品。

    所以死秃子现在怀疑,对方莫不是阿努纳奇公司的员工,偷了原初之水想要赚外快?

    这恐怕是唯一可能了,若是外人偷得,背后肯定有大势力,那干脆自己用了。再不济也有自己的黑市销售渠道,不可能来惑灵市这种穷乡僻壤找自己兜售。

    死秃子怎么想,都只有阿努纳奇出了内鬼,有员工缺钱,借用职务之便偷了原初之水。

    再结合对方用的是临时医师资格证,定然就是随便搞的假身份,掩人耳目的。

    黄极笑道:“我的身份你不用管,你不感兴趣,就算了。”

    死秃子笑道:“行行行,我对你的身份也不感兴趣,我也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就是正常交易……”

    他怕肯定还是怕的,阿努纳奇公司可惹不起。

    但这原初之水,该买还是买。毕竟阿努纳奇公司自己内部出了问题,他不过是个买家,正常交易而已,阿努纳奇还不至于无能迁怒到他头上来。

    而且,死秃子还能反手又卖给阿努纳奇,把这情况一说,对方肯定会多出点钱把东西买回去。

    死秃子一寻思,自己赚一笔的同时,还能跟阿努纳奇公司搭上线,以后说不定能进口不少高端产品。

    他心里美滋滋,感觉最近真是鸿运当头。

    “这医生还真是钱迷了心窍,给阿努纳奇公司干活,就好好干,竟然还敢偷主家的东西。”

    “你若有渠道卖给黑市也就罢了,卖给我?想尽快套现?那就不要怪我出卖你了……”

    死秃子心里暗想着,嘴上对黄极说道:“说吧,你有多少克?想卖百万琅……莫非你有十吨?”

    黄极说道:“我1克也没有。”

    “呃……”死秃子一滞,怒道:“你耍我呢?”

    黄极笑道:“我卖的是制作工艺。”

    “什么!”死秃子骇然。

    “你……你有制作工艺?你怎么弄到的?”

    死秃子感觉不可置信,原初之水的配方竟然外泄到自己这来了?

    猎户旋臂多少次一等的医药大亨,都想要这项技术,在混基市场分一杯羹,打破技术垄断。

    这配方流传出去,足以掀起血雨腥风,绝对有渴望挑战阿努纳奇的大企业,开出几千万琅的价格买。

    甚至若有竞争,上亿都行。

    而现在竟然有人卖到他一个小小的惑灵市的乡村土豪头上来了?

    “我有,至于怎么弄到的,我量你也不敢知道。”黄极说道。

    死秃子嘴巴微动,最终不敢犟嘴,他确实不敢知道,生怕对方又说出点惊人内幕,把自己拖下水。

    好家伙,莫非是阿努纳奇内部高管妄图削弱自家势力?怎么配方都能外泄?

    “你没开玩笑?你怕不是骗子吧?你为什么卖给我?你随便找一家大亨,都能卖几千万琅!”死秃子狐疑道。

    黄极说道:“阿努纳奇在各大同行里都有内线,我只敢卖给你这种层次的。”

    死秃子心头冷笑,暗想对方说漏嘴了。

    乍一听这话没什么问题,可其实已经变相承认,这配方是从阿努纳奇公司偷出来的了,而且几乎一定是内鬼,否则怎么知道阿努纳奇在其他同行那里安插了间谍?

    内线不内线的,死秃子不知道,但他知道,只要这小偷后台不够稳,或者只是一个人的话,那这配方就是烫手山芋。

    偷是偷到了,但想卖出大价格却很难,很可能直接被大势力直接生吞活剥,人家一分钱不出,拿走配方。

    “可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啊……”死秃子心里纠结,这水也太深了。

    黄极不敢卖大公司,他难道就敢卖不成?

    勉强好一点的是,他认识光爆集团,可以把配方给这个军火公司,然后人家怎么利用这个博弈就不管了,反正他就赚个倒手费。

    “你就卖我一百万琅?”死秃子问道。

    “多了你拿得出来吗?”黄极笑道。

    死秃子沉吟道:“你怎么证明你的工艺是真的?”

    黄极说道:“寻常的1星医师都可以验证这个工艺模型,难点在于对生产设备的要求很高。你有工艺,但你没设备,一样造不出来。”

    “我没有公司,也急于脱手,一百万就卖你了,但我奉劝你买了之后,收藏起来。”

    “你不是胸怀大志吗?你可以等以后有了生活条件,再把它造出来。当年阿努纳奇靠它崛起和洗白,你说不定也可以。”

    死秃子听得很认真,他内心是很纠结的。

    一方面不敢接这淌浑水,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是个机会。

    一百万琅,买个价值几千万的尖端技术,纵然现在没用,但以后呢?说不定这就是自己做大做强的契机!

    谁没点梦想呢?

    “滴滴滴!”死秃子的飞椅有个提示器一直在闪,这是助手在紧急联络自己。

    但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原初之水配方的事,事关重大,很可能就是他人生命运的转折点。

    这个时候,助手还烦自己,顿时让他恼怒!

    能有什么事?就算有,能有这笔百万琅的交易重要吗?

    “都说了不要烦我,滚!”死秃子按了一下,骂了一句。

    黄极立马严厉道:“嗯?你旁边还有人?我说了,我只跟你一个人谈!”

    “没有没有……没人,是我的助手在呼我,现在没事了。”死秃子说着,就把紧急联络器关了。

    助手在屋外人都傻了:“老板出大事了!诶?老板!老板!喂?喂?”

    屋内,黄极冷声道:“算了,我觉得你有点不靠谱,我不想谈了……”

    “等一下!我身边真没人!”死秃子连忙叫住。

    他一咬牙,说道:“好!我想好了,一百万琅!我要了,但我要先验货。”

    黄极说道:“验货是肯定的,我把工艺模型发给你,你找个可信的1星药师,他就可以验证。”

    “钱你直接发到虚拟宇宙第三方交易平台,为防万一,我关键数据不会发给你,也会挂上去。”

    “等你验证完后,我会用关键数据去领钱,以妙尊智王佛的人工智能作为公正,你我钱货两清,没有问题吧?”

    死秃子点头道:“没问题。”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