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点格局的,都选用妙尊智王佛的虚拟宇宙?

    其实体验感、真实度什么的,普通佛的宇宙和人家的也不差多少。

    关键在于公正、秩序,不搞猫腻。

    为何这位佛公正?因为人家强!统一力文明啊!

    他不可能去贪微子文明、原子文明的技术。有些小佛的虚拟宇宙,时而还会爆出‘泄露客户隐私’、‘盗窃商业机密’等丑闻。

    但各路大佛却从来没这事,妙尊智王佛就更没有了。

    如此,公信力高才吸引更多文明、企业、大明星进驻,继而营造出更好的交易、交流的环境,形成良性循环。

    两人利用虚拟宇宙在秘密交易,毕竟不是实物,一边转钱,一边都是数据,交易可以很方便,都不用见面,黄极打得也是网络对话,号都是匿名的,彼此连对方身份都不知道。

    很快,死秃子就拿到了模型,交给了自己信任的1星医师。

    其实他的公司就一个,也没人可选了,不过绝对可信,因为那是他亲儿子!

    他亲儿子有两把刷子,三个小时就验完了,从数学计算,到虚拟实验,都验证了这工艺的可行性。

    “可行是可行,真是奇思妙想,但是关键数据呢?没有数据,我们要尝试不知道几百年才能造出原初之水……”

    死秃子听了笑道:“你别急嘛,儿子,数据会有的,我会拿一百万买了。”

    “什么?才一百万琅?”他儿子惊道。

    死秃子说道:“傻儿子,你就知道用钱,一点也不关心一下家里的财务。咱家就出得起一百万,这是占了大便宜了……”

    他儿子说道:“父亲,这哪是便宜……我们直接发了啊。”

    “没那么简单,傻儿子,背后的水深着呢,不过富贵险中求,风险与回报是成正比的。”死秃子说道。

    他儿子不管生意,反而嘀咕道:“发了财,那我是不是可以买虚空生命了?”

    “噗!”死秃子差点吐血,怒道:“你就知道虚空生命,咱家哪还有钱?凑一百万容易吗?就这还是我卖了不少不动产才有的!”

    他儿子想了想说道:“欠缺的关键数据,给我一百年,我试试把它破解了!钱就不用给了,直接说验证不成功,取消交易。”

    “哦?儿子!你能破解?”死秃子惊喜道。

    他儿子笑道:“有点把握!不过父亲,省下来的这一百万琅算我赚的吧?我要买虚空生命!”

    “……”死秃子无语,虚空生命哪是光有一百万琅就能买的?

    是,能买最便宜的,但养它哪有那么容易?学习相关课程,请相关教练,买相关技术知识,这都要钱。若养死了,血本无归。

    死秃子本来还有点意动,直接赖掉这一百万琅,但想想还是不靠谱。

    儿子说他有把握,就是有把握了?他虽然不懂,但也觉得儿子在吹牛。

    而且破解数据本身,也是需要一系列成本的,哪是光闭门造车能搞出来的?

    这些数据得来,不知道要做多少实验,花多少钱。

    死秃子有些纠结,儿子还一直劝。

    “让我试试嘛!这对我的职业水平也有帮助啊!”儿子这话是放大招了。

    死秃子听了叹气说道:“行了行了,给我好好搞研究啊!你说不定能靠研究这个晋升2星。”

    终究,他还是听信了这天才儿子的话。

    死秃子挂断之后,没有与黄极完成交易。

    “你这模型不对啊,完全不可行,你是不是弄得假的?我说怎么可能卖配方,你不是骗子吧?想想也是,阿努纳奇这种大公司,怎么可能被人轻易偷了配方……”死秃子直接跟黄极瞎扯道。

    “呵……”黄极没有废话,直接挂了。

    死秃子有点不祥的预感,但也没放在心上。

    如此不用付钱,白得模型,还能不惹麻烦。

    虽然钱因为黄极那边没有选择认定交易取消,而被冻结在第三方平台,以给另一边申诉的时间。

    但冻结都冻结吧,三十天后会自动解冻的,三十天而已,无伤大雅。

    至于申诉,他更不怕了,对方比自己还不敢见光。

    死秃子想着应该没什么问题,就走出了房间。

    可就在他这一系列的谈交易期间,外面都快急疯了。

    因为这么长时间下来,又有人中了一等奖……

    正常抽奖,总会有人中的,有了黄极的带头作用,有越来越多的人消费来搏这次机会。

    看着抽奖人数激增,感觉情况不对后,死秃子的助手,还算有点魄力,直接提前中止了活动。

    可中止归中止,已经消费过的人,得让人抽完啊。

    最后得知又抽出个一等奖,助手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也太倒霉了。

    现在好了,有人中奖,却没有奖品,商城已经闹开了,警察也来了。

    得亏他们公司当地有点势力,助手当机立断,表示货要调来,先稳住了局面。

    死秃子手下的管理团队,可谓绞尽脑汁,临时想了一大堆小活动、小福利,给围观民众找点事做,

    同时对那中奖者,好吃好喝招待着,拖延时间。

    “嘎吱……”

    等死秃子一脸云淡风轻,走出密话室的时候。

    他的助手已经生无可恋了,一万只复眼全部翻白。

    “老板……你终于出来了,我顶不住了!有人中奖了!他带着警察就等着我们的奖品呢!”

    “还有那位调查员刚才还问我,什么时候能去拿回他的奇异纳米蜂群,我都拖着呢!怎么办啊老板!”

    听了这话,死秃子的表情僵住,他脑子里还在想怎么利用到手的工艺模型呢,听了这话,思维都没转过弯来……

    “哎呀,最近鸿运当……你说什么?有外人中奖了?”死秃子惊愕。

    “是啊!”

    死秃子踉跄两步,连忙道:“没给出去是吧?好好好,你做的不错,拖住,对,先不给奖品,我想想办法。”

    奇异纳米蜂群不是他的,是光爆集团调查员的,人家是军火公司的人,这可惹不起。

    反倒是中奖者这边,还能想办法私了,比如折算成其他产品啊,再加上永久打六折的会员卡啊,明面上凑够一百万价值,实际上他只损失七八十万,而且还分期到以后了。

    他想得到挺美,助手却哭丧着脸道:“不是啊……奖品早给出去了,这是第二个中奖者……”

    “呃啊?什么?”死秃子懵了。

    助手很快把发生的事都说了,死秃子瘫坐在地上,差点昏厥过去!

    “啊啊……咦?呃!诶?咿呀咿呀……啊!”

    随着助手汇报,死秃子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

    “怎么不早告诉我!”死秃子吼道。

    助手委屈道:“我没法告诉你啊,我紧急联络您,您让我滚啊……”

    “啪!哎呀!”死秃子闭上复眼,一伸手把自己的山羊角都摘了下来,拼命挠头。

    原来他是先天没有角的贝塞尔人,用的是个假的,难怪被人叫做死秃子。

    此时此刻,他算是陷入绝境了。

    不光借来的奇异纳米蜂群没了,还倒欠了一套!

    这里外里就是两个一百万。最恐怖的是,他刚才又花一百万买了一份见不得光的配方残篇,耗尽了所有资金还抵押了各种不动产。

    虽然没有实际花出去,但是冻结在平台,要三十天解冻。

    此时此刻,他竟然连拆东墙补西墙的资本都没有了!

    等三十天自动解冻?哪有那个时间!

    光爆集团的调查员,还等着拿回他的纳米蜂群啊!

    “完了!”

    他都懵了,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就绝境了?

    几个小时前他还艳阳高照着,现在却抖若筛糠,面带阴云,如坠地狱。

    “秃子……”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

    “诶?诶诶诶!”死秃子连忙应答,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看到光爆集团的调查员站在自己身后。

    此人羊角冲天,每一颗复眼都氤氲着慑人的能量波动,身体还时刻绽放恐怖的强辐射。

    站在他面前,不穿殖装,一般人都能被瞪死。

    “豆大人,您别这么瞪着我,我怕!”死秃子现在心太虚了,直感觉身体彻骨的冰寒。

    所谓的豆大人,困惑地看着他说道:“你怕什么?我没瞪你,我只是失去了奇异纳米蜂群,对身体的控制力大大降低……”

    “你要借到什么时候?我差不多该去拿回来了吧?”

    没了奇异纳米蜂群,他实力真就只是普通的七级了,很多高端技巧用不出来,不然他越个一两级打这里的穷鬼,都没关系。

    死秃子抖若筛糠,但还是强打精神道:“马上!马上!请您再等一等……对了,关于复兴社的事,我有点眉目了……”

    “哦?你查完了芭儿的社会关系?”豆大人果然被岔开了注意力。

    死秃子连忙道:“冬菌!对,冬菌,他是个诺母族,也是搞医药行业的,被我打压……你懂得,复兴社往往就是吸纳这种人。”

    “嗯,把这个叫冬菌的资料给我。”豆大人说道。

    死秃子连忙指示助手:“快快快,去把冬菌的资料给豆大人……”

    助手无语,跟了老板这么多年,他一眼就看出来死秃子是瞎说了个仇家。

    同行不就是仇家吗?而且一时之间,哪里拿的出别人完备的资料?只有生意场上唯一的对手冬菌,他才会准备其一系列的资料,此刻正好拿出来交差。

    说别人,也没东西拿啊,只有说冬菌,才能往外掏详细资料,拖时间。

    “快!去把我们的分析说给豆大人听!我处理一下别的事!”死秃子说道。

    助手生无可恋,怎么分析?就瞎分析呗?

    他叹了口气,带着豆大人走了,心里都想辞职了。

    暂时稳住了豆大人,死秃子心急火燎。

    他吃了颗药,冷静下来,细细思索。

    还别说,刚才是因为太突然,如同走在路上突然就被小行星撞了,一时间六神无主。

    此刻冷静一下,他还有救。

    “原初之水!这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别说三十天等不及,就算立刻把钱拿出来,也救不了现在的局面。

    反过来,若把原初之水完整配方买下,他还有的救!

    因为这东西可不止一百万!献给豆大人以及其后的光爆集团,死局就盘活了。

    当然,代价就是,他彻底把自己拖下水,掺和这配方泄露的事里了。

    要么买了不声张,装没这事,偷摸留着自己用,以后可能发达。

    要么就回卖给阿努纳奇公司,说明情况,赚点倒手费,还能讨个好。

    可现在,这两条路都来不及了,只能铤而走险,入局了。

    “嘶,我刚才怎么不直接买了?我鬼迷心窍取消了交易……”

    他连忙再联络黄极,现在只能对方能救自己的命了!

    死秃子心里七上八下,看到对面接通之后,松了口气,他就怕联系不上了。

    “兄弟!我搞错了!之前是我的医师学艺不精,算错了……我寻思你也不可能这么简单的骗我啊,就让他又演算了一下,结果对了!”

    “我的错,我的错!我给你道歉,我们交易继续吧!”

    死秃子快速说着,然而黄极冷淡道:“我觉得你信不过,我不想卖你了,交易我不会结束,但也不会继续。”

    “我知道你算定我不会申诉,所以这亏我认了……你的钱就冻结着吧。”

    死秃子听了连忙道:“别啊!真是意外!您误会了!真的是意外啊!”

    “我那医生已经被我开除了,真的,太坑了!我承认错误,我真不是故意的!”

    黄极幽幽道:“你把你儿子开除了?”

    “呃……”死秃子当场自闭。

    他一下子没词了,不知道说什么了。

    黄极平静道:“我选择你,自然把你调查的清清楚楚,确定你与某些人,没有关系。”

    “我看中的是你的背景清白,又势力弱小,不怕你乱来……没想到,穷山恶水出刁民!”

    死秃子复眼直颤,突然意识到,人家把配方从阿努纳奇公司里偷出来,能没点本事?没点势力?

    就算见不得光,被阿努纳奇公司查得如丧家之犬,恐怕也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我错了,我真错了,您就当救我一命,卖给我吧。”

    死秃子现在是拿原初之水配方当救命稻草,指望这个能盘活死局。

    本来没有黄极找他卖这个,他也基本上要破产了,而且得罪了豆大人,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多亏了突然有人卖他如此珍贵的配方,这才让他还有死里求活的机会。

    “真的,我加点钱,你卖我吧。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死秃子哀求道。

    黄极平静道:“我本来就想卖给你,是你自己拒绝了,你为何突然又这么想要了?”

    死秃子哪能说真实原因?他要把配方献给光爆集团的,到时候光爆集团和阿努纳奇博弈,一切行动自然不能让外人知道。而且豆大人来这,本来就是机密的,他也不能说。

    他只得说道:“我刚才出了点事……唉,要命啊。”

    “哦?难道是……阿……”黄极突然语气警惕起来。

    死秃子连忙说道:“哦哦!不是!你放心,我出的事绝对跟你没关系!你不要猜疑,是我自己的问题!”

    黄极说道:“你自己的问题?”

    死秃子说道:“对,跟你没关系,交易结束,我就把你删号,我们都是匿名联络的,删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我就当没接触过你,我什么都不知道!”

    黄极沉吟,似乎在犹豫。

    死秃子说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求你了,卖我吧,一百二十万,我就只拿得出这么多了。”

    “好吧。”黄极答应了。

    死秃子连忙抵押自己最后的这座商城,弄得二十万,一共一百二十万琅,与黄极完成交易。

    真要出售资产,绝不止二十万琅,但事急从权,人家跟他这种秘密交易,要的就是快钱。

    他此刻也只能通过抵押来套取。

    至此,两人通过虚拟宇宙,迅速钱货两清。

    死秃子让儿子测试了一下数据,果然没问题。

    “呼!多亏你选我当买家,这位医生朋友,之前是我错了,你这配方能救我大命!”

    “废话不多说了!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也不想知道,我们后会无期!”

    说完,死秃子直接把联络点删了,又清空了通讯器内存,然后放进‘碎金机’里搅成了碎渣,又让人带走扔进熔炉。

    “唉!”

    死秃子戴好自己的山羊角,将数据拷了两份,虽然儿子那里有备份,但他还是单独拷了一份藏在公司里。

    之后手上拿着一份,去找豆大人交代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