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游山庄很大,两百平方公里的一片山地,足够他们战斗。

    一个氮级,一个氧级,战斗场面极其激烈。

    黄极来到附近,老远就看到空岛浓烟滚滚,时不时绽放爆炸,冲击波搅动上面尘浪四射,偶有冲天电光与恐怖蘑菇云,冷不丁还夹杂着急促而细密的激光射空。

    “唔……”黄极慢慢挪开脑袋。

    一秒后一道激光擦肩而过。

    虽说还没打完,但黄极已经知道结果。别看维塔比对面高一级,但能量强度与实际战斗是两码事。

    将氢级的全力一击定位成1点能量,氧级至少也有128点。

    维塔属于氧级里很强的那一种,实际有205。即全力释放能量,相当于两百零五吨TNT爆炸的恐怖威力。

    反观那名豆大人,全力释放也只有一百吨TNT爆炸的威力,被碾压了一倍多。

    但是,实战不是游戏,又不是各自站好,全力对轰,谁输谁死……

    贝塞尔人和诺母族人,都是身体素质极限为氮级的种族。

    也就是说,两人不做任何防御抵抗的话,硬吃2点能量的攻击就能杀死他们。

    这时候,技巧就很重要了,比如豆大人的偏光盾就可以防范激光,他还有其他很多技能、招数能增强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化解对手的高能攻击。

    豆大人最高可以抵抗‘62点’的攻击,维塔却只能硬抗‘40点’的,其他都得闪躲。

    两人的技巧差太多了,哪怕理论上维塔全力释放能量,豆大人绝对抵抗不住,但人家还可以躲。

    基本没人会一上来就丢大招,帝斯当初被黄极用拳头打残,也是最后才用上压箱底的绝招,抽光能量释放出激光眼。

    这玩意儿考试很厉害,但实战中被人躲了,就一点用没有!

    战斗往往是各显神通,使用低功率的技能,摸清对手路数,消磨对手能量,制造机会一击致命。

    说不定打着打着,低功率的技能都把对面打死了……

    “舵主!你一定要赢啊!”

    小契和众人在远处围观,低声加油。

    这时黄极驾驭麒麟降落下来,吓了小契一跳。

    “是谁!”小契瞬间提聚能级,冷喝道,同时打量着麒麟。

    黄极微笑道:“我是黄极。”

    听了这话,众人都楞了一下,毕竟黄极的形象大变,简直和之前不是一个种族。

    小契说道:“应该是他,这酷犄是黄极的坐骑。”

    酷乐验明了一下黄极的身份球,这才说道:“吓我一跳,还以为敌人有帮手……这是你的真身?”

    黄极摇头道:“不是,之前的形象是我最喜欢的样子,现在只是去除了伪装,但并不是雅人形态。”

    小契点头道:“原来如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怪癖,他还见过把自己的脸整成动物脑袋的奇葩呢。

    相比起来,黄极的新形象还挺符合诺母族的审美的。

    正想着,黄极突然走向战场。

    小契连忙拦住道:“你干什么!舵主正在战斗,你不要插手。”

    黄极笑道:“你们舵主想见我一面,我再不过去,他就见不着我了。”

    “你……”小契正要说什么,突然注意到庭院里激烈的战斗似乎停下了。

    里面的能量波动明显降低,爆炸声也消失,只剩下卷动的气流与升腾的尘埃。

    黄极一马当先,众人紧随其后进入庭院。

    尽管经历了堪比地球上一场小型战争般的打击,可这个庭院依旧屹立不倒。

    金属院墙略有破败,却大体完好,地上虽然坑坑洼洼,但岩石地表的下面还有合金地基,倒是丝毫无损。

    毫无疑问,人家的建筑可不是地球上的那点强度,在人人都很强大的星际社会,想打爆楼阁墙体也是一件难事。

    地球上的职业拳击手打不碎混凝土,这里的职业高手就也打不碎院墙。

    “呵呵呵……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在这种乡下地方,你也可以越级击败比你高一级甚至两级的对手吧……”

    豆大人看起来有些狼狈,捂着凹陷的胸腔,冲着地上的维塔说笑。

    反观维塔,已经不是狼狈了……而是凄惨!

    额头的小灯笼已经被炸没了,脸上血肉糜烂,被揍得已经看不出模样。

    浑身上下,都像是一团烂肉,四肢乃至胸腔的骨骼都暴突出来,内脏流了一地。

    维塔已经连一个指头都动不了,奄奄一息,脑袋不断抽搐。扭曲的面部器官,勉强还能看出有一只眼睛,在盯着豆大人。

    “大哥!”小契脑袋一嗡,哭腔地扑上去。

    他从来没见过维塔,被打得这么惨过,接下来敌人随便踢一脚,都能把他打死了啊。

    “怎么会……”酷乐等人都难以相信,可以越级胜利的维塔,败给了比他低一级的战士。

    冬菌仓皇道:“快!快找医生!”

    豆大人抬起下巴道:“哦喂……你们都要死在这了,还要叫什么医生啊……”

    死秃子见豆大人赢了,连忙从另一边屁颠颠跑过来,笑道:“还剩这个小契有点战力,干掉他,这群人都不足为虑。”

    小契红着眼,挡在众人身前道:“我能挡住他,你们快跑。”

    豆大人嗤笑着,突然看到黄极,歪头道:“咦?医生?”

    原来此刻黄极,已经毫不犹豫地来到维塔身边,为其处理伤势。

    他的掌心直接为维塔培植出‘瞬时凝血剂’,随后熟练地释放触手,维持其生机,并进行手术,为其重塑破败的身体。

    可以看到,维塔的伤势,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再生修复。

    黄极现在的身体,更加得心应手,尤其是奇异纳米蜂群,其实更适合救人。

    “嘁……乡下人,不知道当一名战士停下来说话时,敌人的生命已经在他手中了吗?”豆大人嗤笑道。

    说罢,他大手一挥,空气闪烁一阵细密的电花。

    “你已经死了!”

    豆大人笑道,他似乎也没做什么。

    对此,顶在前面防范的小契一脸不解。

    其实不光小契不解,豆大人见什么都没发生,自己也愣了一下,随后震惊地看着黄极从维塔体内,轻描淡写地取出了一团猩红气弹。

    气弹极不稳定,看起来就像是颗袖珍‘红矮星’,内部氤氲着恐怖的等离子态热能,外表包裹一层自带力场的气态分子云。

    此刻它整个都在扭曲、震颤,但在黄极手中,却硬生生稳定住了,安然取出。

    “什么……你……你是职业医师?”豆大人惊讶道。

    原来他击败维塔时,顺手制造了一颗‘延时爆裂弹’,打入维塔破开的体内,其蕴含相当于两吨TNT爆炸的能量,足以撕碎维塔的身体。

    十几分钟,或者他主动引爆后,这团能量就会成为不稳定的高能爆炸物,从内部毁灭敌人。

    尽管他百试百灵,但也不是不能解,他认识的几名1星医师就能解。

    此刻他见到黄极轻松化解这招,立刻意识到黄极也是职业级的医师,至于几星就不知道了。

    “唔,也是,复兴社要连个医生都没有,那也太差劲了。”豆大人笑道。

    这话说得,酷乐等人一脸羞愧,他们分舵还真没一个医生……

    “可不能让你这么救人啊……”

    豆大人说着,步步紧逼。

    小契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拦在前面:“你的对手是我!”

    “咚!”

    豆大人瞬间出手,掌心喷薄出爆裂的等离子冲击波,直接把小契炸飞了出去,浑身焦黑冒着烟。

    “你也配?若不是我的奇异纳米蜂群被这死秃子弄丢,临时换了一套便宜货……我干掉你们,根本不可能受伤。”豆大人不屑地说着,看他的动作,能明显感觉到胸口很不适。

    维塔最后一记出乎意料的头槌,还是重创了他,能在脑袋上附加高能攻击,着实有两把刷子。

    他现在只想赶紧解决这伙人,然后去修养。

    “哦?你就是死秃子?强者之林药业的老板?”黄极顺着豆大人刚才的视线看了一下死秃子说道。

    死秃子一愣,他和黄极是没见过面的,困惑道:“是又如何?”

    黄极初步处理好维塔的伤势,站了起来,走向他。

    “你干什么?豆大人!救命!”死秃子惊呼。

    豆大人随意出手,却见黄极咻得一下精妙地闪过了自己的一击。

    下一秒跨越十数米,一把抓住了死秃子的脖子。

    “嗯?”豆大人猛然回头,盯着黄极的背影。

    “滋滋啦!”只见一道电光闪烁破了殖装,死秃子直接被黄极电得冒烟。

    “喏!”黄极将死秃子扔到酷乐面前。

    “医生,你是来帮我们的嘛?”酷乐感激道。

    见黄极出手,酷乐等人犹如抓住救命稻草。

    怎料黄极说道:“毕竟大姐头收了定金啊……萨丁那蠢货的活,我顺手帮他做了吧。”

    “人交给你了,怎么处置,你看着办,记得把尾款付了。”

    酷乐这才想起来,他是邀请了来自黑暗星际的破法者萨丁,去暗杀死秃子的。

    那个神秘的女医生收了定金,结果萨丁被警察抓了。

    本来这事他们都懒得提了,毕竟还有更大的麻烦。

    没想到现在如此紧张的时刻,黄极竟然还记得这事,顺手抓来死秃子,完成委托。

    这算是不想砸招牌吗?

    “叮咚……”黄极的身份球一晃,到账了七十万琅!

    他看向维塔,这是维塔突然转给他的。

    “能动了?”黄极说道。

    维塔现在好很多了,支撑着靠在墙下,黯然道:“这是谈好的价钱,多出来的,请你略施援手……救救大家!”

    他打不赢调查员,这是黄极早就说过的,只是他一直不信,此刻遭到现实的毒打,终于意识到自己和真正的高手差距有多大。

    维塔只能期盼,黄极可以战胜对方。

    “求求你了!你大姐头也是诺母族的,她肯定想帮助我们的!”酷乐也连忙把黄极当做救命稻草。

    “但我不是杀手。”黄极说道。

    众人一滞,心说完蛋,黄极莫非就只是纯医生?

    “你……你多少级?”维塔问道。

    黄极老实道:“我没有考过……”

    众人无语,之前豆大人也是说懒得考,但起码人家考了个氢级做做样子。

    黄极倒好,连氢级都懒得考?

    “咻!”

    黄极猛地低头,向右螺旋,接连躲闪豆大人一拳一脚,同时脚下旋步连踏,竟然绕到豆大人的身后。

    “嗯?”豆大人没想到从背后袭击,黄极都能如此轻描淡写地闪避。

    黄极说道:“你别急,我还没答应他们。”

    豆大人气焰狂暴道:“哼,你少在这做样子了!到底多强?别藏着掖着了!你再不提聚能量,小心被我打死!”

    此刻的黄极太诡异了,并没有明显的能量外泄,意味着他没有提聚能级,刚才是纯靠身体反应,通过最小的闪躲幅度化解他的攻击。

    不,即便是反应能力,也没有多快,和自己是一样的,是正常氦级的反应速度。

    之所以能躲开自己用能量反冲加速的连击,显然有着预判的操作在里面。

    “我的能量打不动你,何必浪费?”黄极笑道。

    他现在虽然蜕变,可也就是氦级,对方的能量强度比他高了几十倍,随便用点小技巧,他的能量攻击就会被化解。

    所以黄极不是不想用大招,而是他的大招根本伤不了豆大人。

    不过理论上,豆大人如果没有任何防范和化解措施的话,黄极全力输出所有能量,可以杀死他。

    所以黄极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可豆大人哪知道他真这么弱?真要只有氦级,会这么气定神闲?

    “好好,你喜欢挨打,那就成全你!”豆大人身上萦绕一圈红色光晕,全身的细胞膨胀了起来!

    “轰!”他脚下猛地一踏,岩石如同爆破一般轰碎,震飞上天。

    现场瞬间形成狂暴的飓风,裹挟着无数碎石和尘埃,遮天蔽日。

    借助冲击波的遮掩,豆大人周身旋转飘荡着三颗猩红爆裂弹,朝着黄极射去。

    每射一颗,他身边就补充凝聚出一颗,如此接连不断,狂轰滥炸。

    然而即便看不到,黄极也闪躲自如。

    豆大人的确厉害,但可惜的是不会跟踪型的攻击,那就很抱歉了,对于黄极而言,就等于没有攻击……

    单纯地闪躲,黄极的速度其实是不够的,但是他预判一下,有个半秒钟的提前量,那就足够了。

    而现场,其实是有大量掩体的,庭院的墙体可以承受核打击,这点爆炸还不放在眼里。

    于是乎,只见黄极在狂风尘浪,爆裂火光之中,如鱼得水,飞舞腾挪。

    时而借助掩体,时而完美走位,先后化解了数十颗堪比一吨TNT爆炸的轰炸。

    “去死去死去死!”豆大人急了,他第一次见人纯靠身体素质,给他来了一场完美的走位秀。

    “轰轰轰轰轰!”

    现场除了坚硬的合金建材,其他土石结构的事物都被炸成粉碎。

    随着蘑菇云升腾上天的碎石块,成了黄极的踏天梯,凌空踩踏如灵巧的飞鸟。

    不运用额外的能量的话,黄极相当于只使出了氦级的实力。

    “难道他真的只有氦级?”豆大人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可恶,那就近身逼杀他!”

    豆大人是受了伤,胸腔凹裂不适合近战,这才远程轰炸。

    可显然,他的弹道不够快,对方每一次都能躲,那再打下去也是浪费能量。

    “嗡嗡嗡……轰!”豆大人周身汇聚狂风,形成厚实的气焰。

    气焰外层,是比地球上最大的闪电还要恐怖的高能爆电层。

    而在爆电层之外,是被强电磁力牵引的等离子态高温浆流。

    完成这一系列变化,豆大人如同一道会转弯的电浆炮束流,直取黄极。

    在他身后,是高压缩的涡旋气流,如同万千条尾巴横贯长空旋转摇晃。

    这令他的速度超越音速,挤压出一层接着一层的激波流。

    “你躲不掉的!”豆大人狂暴道。

    只见黄极预判式的闪躲开,豆大人见后,突然同步一个锐角转向!

    他侧面爆出井喷式的冲击波,活活把自己变换了攻击角度。

    尽管这样,让他的胸腔伤势加重,但他自信还能强忍很久。

    “咻!”黄极踩爆一颗腾空的石头,再度闪开。

    “嘭!”豆大人瞬间爆气,再次化作一道折线。

    两人的距离在不断拉进,黄极的躲闪角度越来越小,而豆大人的调整难度也越来越大,胸腔的伤势越来越重。

    “嗡嗡嗡嗡……轰隆隆隆隆隆!”豆大人的冲击之势犹如飞机坠落,恐怖的气压扑面而来。

    黄极落到地下,身后一地碎石如跳跳糖般震颤飞起。

    “我要还手了!”黄极笑道。

    下一秒,他在尘埃中化出一道身影闪开。

    豆大人死死盯着他,看到黄极的身影闪开,本能地又是一次折射。

    毕竟前面折射了四次,这第五次都快形成惯性了。

    “轰!”

    豆大人轰中黄极,直按在地上,掌心能量爆裂!

    “哈哈哈!乡下人!湮灭吧!”

    这一系列高能战,远处众人看的直捏冷汗。

    最后见到黄极被轰中,瞬间化为乌有,不禁绝望。

    “完了!”维塔神色黯然,他今日实在太过挫败。

    他看出来,黄极只用了氦级的实力,都能把豆大人逼成这样,而自己能量是豆大人的两倍,却被其血虐。

    若是他的能量能借给黄极,必能制胜,可惜没有这种事。

    “等一下,刚才好像是……”酷乐穿着机甲,倒是看出些门道,最后那一下黄极本人没闪出去。

    众人看去,只见豆大人吹开尘埃,脚下只是坚硬的合金,周围都是粉尘,黄极貌似死无全尸。

    “咳咳……”豆大人散去高能,咳嗽两声走向维塔等人。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万只眼睛全部张大!眼珠子震颤着发麻!

    猛地回头,只见黄极从天而降,手中汇聚能量,直接印在他的胸口。

    这是全场,黄极唯一一次还手,也是唯一一次提聚能级,输出高能。

    尽管这高能,只相当于两吨TNT爆炸,但是豆大人现在毫不设防,只以纯血肉之躯抵抗。

    “啊啊啊啊!”豆大人连忙想再汇聚能量格挡或化解,可是胸口剧痛。

    黄极从天而降时,就冲他眨了一下眼睛,闪烁出一道强电磁脉冲。

    完美而精妙地把握住了豆大人最大的一个破绽,瞬间截断了他的能量通道,使得他现在一丁点力量提不上来。

    甚至于影响了大脑,让豆大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头晕到好像昏厥过去。

    “不!”

    “轰!”

    他胸口的凹陷,被黄极轰了个正着。

    一掌就将其按在地基上,只把胸腔轰出一个大洞来。

    “呃……”

    尘埃渐渐落定,豆大人不可置信地躺在冰冷的合金地基上,眼神飘忽。

    他还活着,黄极这一掌,威力并不大,尽管将他打得濒死,但终究还是活下来了,只是此刻全身瘫痪,无法动弹。

    “氦级……他只用了氦级的……”

    “怎么……可能……”豆大人艰难地低语,一万颗眼睛,一齐流出泪水。

    他感受到了刚才维塔的那种绝望和世界观崩塌。

    维塔氧级,本身也能越级战斗,结果被他氮级轻松击败,不光人输了,连原本骄傲霸气的心态,也被打崩了。

    可同样的感受,仅仅几分钟,他就也体会到了。

    黄极只用氦级的力量,和一次能量输出,就把他击败了……他们两个足足差了五级!

    作为一个小高手,他很清楚能量强度并不是最重要的,他理论上确实可以被氦级击败,因为氦级全力输出的能量,是可以击杀不设防的他的。

    但这都是理论……他第一次见人,把理论打成了实践!

    豆大人感到恐惧,这是真正的超级强者!恐怕是那种在星际间千锤百炼的顶点级战斗大师。

    他胡思乱想着,却根本不知道,这是黄极的星空首胜。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