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极,真是太感谢你了,没有你,我们要全军覆没!”

    复兴社众人,十分感激黄极的出手,尽管他们付了钱。

    但是救人,却是黄极主动救的。

    濒死的维塔,重创的小契,都在他的处理下痊愈,仅这一点就值得大家感激涕零了。

    而且他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值得大家尊敬。

    同时大家心里都感觉,这恐怕还不是黄极最强的状态,毕竟现在这整容模样,理论上应该会阻碍黄极的实力发挥,常理来说肯定是雅人族的本相最强啊。

    所以他们觉得,这依旧不是黄极的全部实力。

    “不必谢。”黄极不爱杀人,把死秃子和豆大人都全身瘫痪地交给了复兴社的人处置。

    其中豆大人身上的备用纳米蜂群也蛮好的,并且还能自动修复他的伤势,所以黄极顺带手,将其抽了出来。

    感觉到纳米蜂群被抽走,豆大人一脸绝望:“别杀我,我跟你们复兴社没仇没怨啊,我给钱,多少钱我都给……”

    “那位医生,你不是复兴社的吧?他们给你多少钱,我给双倍!”

    黄极抚摸着麒麟笑道:“我本来没答应出手,是你说我再不还手,就要打死我的啊。”

    豆大人一万颗眼睛泪流满面,他哪知道黄极有这么强?看不出来啊。

    他自认在同级别罕有敌手,也算是星际高手行列,当时就寻思:你今天能用2级的力量,把我7级秒了,我豆某人名字倒过来写。

    谁能想到黄极真的只还了一次手,就把他秒了啊。

    “别杀我,我刚要升职加薪啊!我有钱!我真有钱!”豆大人的求生欲望很强烈。

    酷乐上前,就要解决二人。

    维塔却拦住了他:“且慢,既然活捉了,不妨拷问一些情报。”

    众人点点头,酷乐很熟悉地上前没收了两人身上所有的通讯工具,毁得毁,拆得拆。

    冬菌提醒道:“他被击败前,可能就汇报了情况,泄露了这里……我家待不了了。”

    酷乐拍了拍冬菌的肩膀道:“你这宅子……不,可能你整个产业,都得放弃了,抱歉……”

    冬菌面露苦涩,但还是用飒然的语气说道:“大家不存,何有小家?钱财乃身外之物,能跟着兄弟几个做大事,我就知足了。”

    众人接下来收拾残局,抹掉了证据,随后放弃这座山庄,带着两名俘虏来到了酷乐家。

    经过一番审问,豆大人交代了一些小事,叽里呱啦说了很多,但关键的东西却一问三不知。

    毫无疑问,他在拖时间。

    “你再不老实,我就把你扔进焚化炉!”维塔怒道。

    “别,我真不知道,求你别杀我……”豆大人是一脸贪生怕死,该怂的话语是一点不少,可是有用的信息却也没多少。

    他把芭儿等人是怎么被抓,又怎么被杀,说得特别详细。但调查团的成员名单,却是除了几个名字以外,统统打马虎眼,可谓外软内刚。

    可惜,成员名单及其详细情报,黄极已经从他这里知道了。

    并且随之就转达给了维塔,毕竟人家之前付了钱。

    拿着黄极的情报,维塔一点点地抛出来,试探豆大人,同时也验证黄极的消息是否正确。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调查团一共三十人,二十九个都是氮⑦级,但团长哈洛根,是镁?级战士,对吧?最关键的他是2星指挥官,可同时操控十万架航天器作战,精通星际战法……诶咧,这么厉害?”维塔说着说着,自己都惊呆了。

    他只是照本宣科,想刺激豆大人,表示情报他们早就掌握了……好让对方心理防线崩塌。

    没想到,反而把自己心理防线说崩塌了。

    不过他这样子,倒也更加真实,豆大人一下子就看出来,这很明显是真的收到情报,读给自己听的。

    豆大人慌了,急忙道::“胡说八道,什么哈洛根,我不认识……”

    维塔继续说道:“哈洛根正在我们母星,陪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梭西亚的沙茶人。是你们调查团的副官,很早就过了1星指挥官考核,可同时操控九万架航天器作战。”

    “其他成员,都分布在各大金字塔区,分别是……”

    他很快,将调查团的所有人,以及所在位置,全部说了个遍。

    此刻豆大人再怎么装傻充愣,也招架不住了:“你们哪来的情报!”

    众人当然不会说,但是豆大人也能猜到,他立刻看向默默修行的黄极。

    这个医生绝对是星空中大势力培养出来的高手,复兴社没道理知道这么多事,情报肯定是他给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豆大人盯着黄极艰难道。

    黄极感慨道:“我只是一名医生。”

    豆大人先是茫然,他想问对方什么势力,对方却说自己是医生,简直没头没尾的。

    可随后一想,豆大人一万颗眼睛同时收缩:“您……您是阿努纳奇?”

    他忍不住这么想,首先实力这么强的医生,在这片地界,大部分是阿努纳奇公司的。

    其次,阿努纳奇也说过很多类似的话,比如在有人指摘他们是黑暗破法者集团时,他们的公关人员就会很正经地说……

    “请你们不要乱说话,我们一直尊重星盟法律,从来不做违法的事……”

    “阿努纳奇永远都是正规的医药公司。”

    诸如此类的话,臭名昭著的阿努纳奇说了无数回,豆大人听得太多了。

    而黄极一出手就是顶点级战斗大师,将他一通暴打,结果打完还救人,张嘴就说自己只是医生。

    这就给他一种阿努纳奇那味了。

    另外小契还在一旁助攻:“您果然是阿努纳奇的人?”

    小契之前,也有类似怀疑,毕竟他知道黄极绝对不止1、2星,起码是3星医师。

    这句‘果然’,有感而发,说得就很精髓。

    黄极笑道:“什么阿努纳奇,我怎么可能来自那种正经的医药公司,我是一名破法者!”

    豆大人头皮发麻,这简直把阿努纳奇的公关语,反过来说了!

    出来混谁不知道阿努纳奇不正经?黄极竟然能黑着心,厚着脸皮说它是正规公司?这肯定是阿努纳奇的人!

    再加上,豆大人最近刚好掺和了阿努纳奇的事,他们光爆集团正憋着坏,准备联合一帮势力搞阿努纳奇一手。

    人一心虚,就会疑神疑鬼,想对方什么时候察觉,什么时候反击自己。

    所以琢磨黄极身份时,就更往那个方向想了。

    没有黄极,这群复兴社的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纯粹是黄极的存在才坏了事,简直倒霉坏了。

    豆大人心里暗想:“我才刚收原初之水配方没多久,就被他针对……我真的只是倒霉吗?”

    “此人莫非就是阿努纳奇派来追查‘配方失窃案’的人?追着内鬼一路到了惑灵市,怀疑我光爆集团收了配方?”

    “惑灵市这穷地方,莫名其妙有我光爆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在,理论上只有我一家有资格收配方,他自然会怀疑……”

    “冤啊,我真的只是来查复兴社的事……不对,也不冤,我确实拿了原初之水配方……嘶……诶?”

    豆大人内心凝重,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倒霉,还是不倒霉了。

    他若不心虚,哪会想这么多,但显然,他的想法都被黄极尽在掌握了。

    黄极突然问道:“你们此次前来,只是对付复兴社吗?有没有其他计划?”

    “嘶!”豆大人心里暗惊:这话问的,果然,他要查我别的事!

    原初之水!肯定是原初之水!

    他连忙不动声色道:“嗯?我就是来对付复兴社的,上头有令,要将复兴社连根拔除,以保障我贝塞尔人在诺母国土上的利益。”

    这话说得,复兴社众人怒不可遏。

    黄极问道:“你之前说你要升职加薪,为什么?有什么大喜事吗?”

    豆大人内心紧张,暗骂自己之前说漏嘴了,同时表面不动声色道:“最近涨了一波粉,上头器重我,所以很开心。”

    黄极瞥向一旁颤抖的死秃子,问道:“是这样吗?秃子,他就没有做别的事吗?”

    死秃子心理素质明显差很多,黄极给予他极大的压力。

    再加上他知道自己和豆大人,八成是要死的,恐惧之下直接老实交代了:“不关我的事,原初之水配方他拿走了,我没有参与!”

    “你不要乱说!”豆大人死死盯着他,他现在感觉这个死秃子也有问题。

    死秃子还是竹筒倒豆子,将配方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不过他极力掩盖了自己对此事的参与度。

    本来是他把光爆集团拖入局的,如今在他口中,却成了豆大人来这跟某内鬼医师接头,买走了配方,而他只是提供了一个场所,跟此事毫无关系。

    死秃子当然得这么说,因为他知道自己恐怕活不了了,这么说不是为了摘除自己,而是为了摘除自己那个验货的儿子!

    他不能让阿努纳奇公司的人知道,还有别人看了配方。

    豆大人怒道:“他胡说八道!死秃子,你以为你这么乱说,就能活命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黄极的反应。

    只见在场所有人,都很惊讶:啥?这里面还有这么大的事呢?

    唯独黄极非常淡定,一副毫无兴趣地模样:“就这?瞎说的吧?没意思……诸位,你们自己处理吧,我不管了。”

    说罢,他直接进入房间休息去了。

    这下子,豆大人更觉得他是阿努纳奇的调查员了。

    表面黄极没兴趣,实际上却急着离开现场,这是为了独处赶紧上报消息。

    “麻烦了!他一定是阿努纳奇的人,我必须想办法把消息传给老大!”

    豆大人心中笃定黄极的身份,暗想这下子光爆集团恐怕真的跟阿努纳奇做过一场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