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生命看不见摸不着,构成它的暗物质既不参与电磁力,也不参与强、弱核力。

    已知它只参与引力,与一种可以细分为无数种现象的‘暗核力’。

    暗物质之间有暗核力约束,并且具有暗电磁场,可以释放暗能量。

    暗能量必然有很多作用,但明物质世界的生物,唯一能观测到的,就是其作用于时空,导致宇宙膨胀。

    正如同暗物质不参与明物质的相互作用力一样,明物质也不参与暗物质之间的各种相互作用力。

    两者仿佛共处同一片时空的两个物理世界,各自有一套基本力,除了扭曲时空以外毫无关联。

    但是这两套基本力迥异而又统一,惯性、相互作用法则依旧存在,引力就是其共享的桥梁。

    理论上科学界可以把两套基本力,都统合成一个‘大统一力’。

    只不过即便是银河的统一力文明,也还没做到,他们也只是统一了明物质世界的基本力罢了。

    这条路的研究非常困难,因为只要没有能接收‘暗辐射’,或者是其他任何感应暗核力、暗电磁场的工具,那么就基本没法研究。

    说白了,没有探测工具!

    正如同一个瞎子,怎么去研究颜料的调配?所以对暗物质的研究,各大文明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会一定程度的利用,但很多属于瞎猫撞到死耗子。所有模型,都是在漫长的时间里靠试错蒙出来的。

    但是,黄极不是瞎子。

    他额前的第三只眼,可以感应到暗物质压弯的时空。

    只要黄极身处于这个引力场内,就能感知其所有信息。

    整个宇宙,没有比这更好的探测器了。

    他是全银河唯一可以深入研究‘暗物质力学’的人。

    只见黄极带着八十个引力约束柜回到昆仑号,但是昆仑号放不下,黄极直接遗弃了仓库里的所有聚变燃料。

    然后他开着飞船离开了惑灵市,在浩瀚的小行星带中,找到一颗直径五十公里的小行星着陆。

    他将所有的约束柜搬出来,打开了其中七十六个,开始提炼虚空生命的‘生命材料’。

    这七十六个都是死透了的,其实就类似于,从尸体上提取生物质来制药一样。

    毕竟所有明物质药物都是没有意义的,只有虚空生命身上的东西,才能救虚空生命。

    至于提取方法很简单,就是局部引力撕裂。

    黄极之前就造好了‘微观引力场切割刃’。原理就是在分子大小的尺度上,以消耗大量能量为代价,制造微观引力场。

    这种引力场在一个‘点’压力极大,一刀下去如同热刀切黄油。

    这种技术如果发展下去,就是微观黑洞刃,只不过维持它哪怕一微秒所需的能量都大到恐怖,黄极还做不到。

    其实即便是现在的这把切割刃,黄极也造不出来,这还得益于那套抽奖得来的奇异纳米蜂群。

    一个个纳米尺度的机器人结合起来,本身就有这个功能。

    “虽然这具死透了,但即便是尸体,也会一定时间内具有活性。”

    “这里是它的反射区,估计叫做暗脑吧,我只要这个区段……”

    “体内的生命活动已经部分停止了,但是能量交换因子并没有彻底死掉,姑且叫做‘暗细胞’吧。”

    即便是人类,等所有的细胞死亡也是需要时间的,新鲜尸体往往大部分细胞都是活的。

    黄极直接以尸体取材,开始了‘闭着眼睛解剖’。

    现有科学对暗物质的探测,靠的是引力,而引力是压弯的时空,这相当于影子!

    再牛逼的医生,也不可能只看着影子,就给未知生物解剖,精确地取出心肝脾肺肾……

    但是,黄极可以……

    虽然是初次见面,可他已经精确地知道这只虚空生命的生理结构。

    只见他操控一把引力场切割刃,对着虚空一阵比划……取出他想要的暗细胞或器官。

    精准切割,一寸不多,一寸不少。

    取出的东西,都用引力束缚着,塞进虚空生命体内的一种‘囊’中,以免飘走了。

    这种囊是虚空生命死后最后失去活性的地方,往往可以存在上百年,其内部还具有保鲜效果,相当于暗物质世界最原始的保鲜冰箱。

    黄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得利用这种虚空囊来存放虚空器官。

    做完一切准备工作,黄极打开了剩下四个约束柜。

    这四只,都是活的!

    专家之所以认为它们死了,是因为探测工具落后,检测不到很多生命反应。

    就相当于在没有听测心跳的手段时,单纯凭借呼吸停止,就认定其死亡了。

    “接下来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了,用引力强击,进行生命功能复苏……”黄极拿出了另一套工具。

    他要做的,有点类似于心肺复苏,但是用的是引力场,并且力度、角度、受力分布、乃至时机,全部都很重要,错一点都不行,若不能妙到毫巅,就是添乱,就是反将情况恶化。

    在别人没有办法感知虚空生命具体情况时,黄极这招教都教不会别人,每个虚空生命都是不一样的。

    粗糙地进行这种复苏行为,会反把濒死的虚空生命,直接害死。

    “咚!”

    黄极瞬间制造一片引力场,又瞬间取消。

    一阵引力波涤荡开来,黄极知道,他刚才的操作堪称完美。

    不过同时,这引力波,也引来了拾荒者。

    惑灵市大部分人没工作,职业粉丝又竞争极为激烈,很多人连卖关注度都卖不出去。

    吃喝不愁,却没有货币,所以只能通过拾荒来换取。

    星系中有很多太空垃圾,捡到就算赚,若是发现违章停靠的小飞船,那更是跟发现宝藏一样。

    因为法律规定了,违章停靠的飞船,直接定性为太空垃圾。所以他们直接拆了人家飞船都不算犯法……

    此刻,黄极停靠点附近的一颗小行星,就住着一户拾荒者。

    从住在小行星上就看得出来,他算是整个社会的底层了,他连惑灵市这种贫民窟都住不了,没有房子……

    免费分配的保障房被他给卖了,这都是为了给他的女儿治病。一般的病,政府免费医疗,但是有些病例外,比如某些基因崩溃。

    基因崩溃的种类繁多,千变万化,并且在不断出现新型的基因崩溃,完全不是人类所了解的那一点。有些缺失相关数据,免费医疗机器人都治不了,必须要职业医师专门诊断,而这就需要钱了。

    这其实是星际文明种族,历代改造的后遗症。地球文明很少出现基因崩溃,是因为还没到那个时代……

    一饮一啄,有舍有得,再发达的社会也不会是完美的。科技的力量只是把代价压到最低,但永远都有。

    再完美的全民基因改造,也会有不适者。

    诺母文明的基因崩溃患者尤其多,因为在九千年前母星上的生态灾难,几乎摧毁了当时所有母星人的健康。超熵垃圾虽然后来解决了,但其影响郁结在基因里,代代相传。

    “老爸,老爸!电压降低了!”泡在混合药液的海水中,一条小人鱼焦急喊道。

    一名黑色鳞片的诺母人跑过来说道:“诺玛,没事没事,这台治疗仪太耗电了,我去附近的小行星挖点矿,你就在这休息不要跑,我马上回来。”

    “嗯嗯嗯。”小诺玛乖巧道。

    黑鳞诺母人没有飞船,他开着一架露天的核聚变推车,飞往一百九十公里外的一颗小行星。

    天狼星系内的大型矿藏早就被挖光了,剩下的都是稀疏的,散落的小矿,大型集团式挖掘连本钱都回不来,所以允许个人随意挖掘。

    他说家里没电了,去小行星挖点矿马上回来,这话说的,就好像地球上的山野村夫说:家里生不了火了,我去后山砍点柴,马上回来。

    “这颗小行星的冰块也不多了。”黑鳞诺母人挖了好一会儿,才攒了十吨的冰。

    冰块是他最需要的矿物,基本的能量来源。仅需通过氢氧制造机一次中转,就可以供应核反应炉。

    因为他不住在社区内,所以连免费额度的电都领不了,只能靠在无数的小行星中,找到一些微型冰矿,维持生活。

    “嗯?”黑鳞诺母人突然感应到一阵异常的引力波。

    很多诺母人的小灯笼几乎退化不敏感了,但他为生活所迫,总是使用,所以还是很敏感的。

    瞬间锁定来源,他朝着几十公里外的另一颗小行星飞去。

    飞到那里一看,果然是飞船!

    “总听说在行星带,运气好能遇到别人遗弃的废旧飞船,竟然真的有!”

    黑鳞诺母人乐开了花,当即就准备把它拖走,可仔细一看他却发现,这飞船几乎是新的。

    新的那就不像是遗弃的了,而是违章停泊。

    “谁这么冒失?外地人?外地人也应该知道不能在星际航道上停机啊。”

    “不管了,把门拆了进去看看。”

    黑鳞诺母人拿出工具,顶着能量盾直接开始切割甲板。

    刚切割,就出发了飞船的自动防御系统,强激光瞬间命中他。

    “威力还挺高……”黑鳞诺母人瞥了眼激光炮,盘算自己的盾耗不了多久,立刻飞开,躲到小行星上的一处凹谷中。

    他捣鼓自己的推车,很快,就制造了一颗氢弹!威力约为两万吨TNT当量。

    “走你!”他扔了一颗还不够,又扔一颗,跟扔炮竹似的,往飞船上炸。

    总算将两门激光炮给炸坏了,被核爆中心溶解。

    等中心超高温逸散,黑鳞顶着辐射走上去。

    这下没东西干扰他锯门了,几分钟后他就进入了这艘飞船。

    飞船很小,但五脏俱全,他到处摸索,找到了四十公斤的反物质电池。

    “有反物质电池!太棒了!”

    他带着反物质电池出来,想着先回去,再带更大的工具过来,把这艘飞船变成自己的。

    可就在他刚准备走时,一只酷犄飞了过来,身上迸发强光,冲他怒目而视。

    “咦?难道主人还在?”

    他好奇地绕过飞船,来到一处凹陷峡谷,顿时人傻了。

    只见这里堆积着八十个引力约束柜,有人正飞舞在空中,认真地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做着什么,虚空中还悬浮着十几根引力异常的矛,看起来跟在布阵似的。

    黑鳞诺母人大惊,原来飞船主人就在这,只是在忙没理他而已。

    这让他有点慌了,他也是第一次拆别人违章的飞船。

    他连忙心虚地无线广播道:“你先违章停泊的,我拆了不犯法,我拿的都是无主之物!”

    说着他就要跑,对方虽然没追,甚至都没理他。

    但是对方的宠物却一直跟着他,这让他心里一颤:不行,诺玛就在附近,我不能惹事……

    虽说这么做合法,但是明显会招惹飞船主人。

    这飞船虽然很普通,但是那个人却明显不是凡人,就拿一地的引力约束柜来说,也是他一辈子都买不起的东西了!

    “我……我还给你!电池我都放在地上,你不会让我赔门吧?是你先违章的……”

    黑鳞诺母人一边说一边把东西摆在地上,同时注意到对方好像在跟某种无形之物融合。

    “不……不会是虚空生命吧?”

    他突然意识到对方在做什么,悚然一惊。

    无形无色,没有辐射,不散发任何光热,不与任何物质交互,明物质能与其完全重叠。

    黑鳞诺母人往前多走了几步,瞬间感觉进入了某种不可名状之物的体内。

    这是一种心理压力,而非任何实质体验,因为除了小灯笼,他所有感官、探测器都无法检测到那个东西。

    即便是小灯笼,也只是感受到那个东西的‘影子’,它的‘存在’,以及它是活的。

    那是什么形状,什么成分,又在做什么,统统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有一团庞大的不可知的‘云’,压弯了这里的时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