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虚空生命的,当然是黄极。

    他悬浮在太空中,已经治好了四只虚空生命。

    那十几根浮在虚空的引力异常的矛,看似在摆阵,实则是在针灸……

    通过精准刺激虚空生命的能量节点,来激活它的某些机能,或抑制其某些不必要的反应。

    再加上虚空药物,黄极成功救活了四只。

    救活一只都赚翻了,更何况四只?简直是一本万利。

    虽然三只成色一般,都是价值三四百万琅的。

    但有一只比较高级,价值三千多万琅,黄极直接选择融合了。

    他的总质量,立刻增加了三千四百吨!

    这是一坨无形且活性的暗物质云,与他融为一体了,展开之后覆盖了大半个小行星。

    霎时间,没有大气层的小行星,突然布满了电荷!

    狂暴的雷霆,凭空出现,在虚空中闪烁。

    小行星上的一大片岩石山丘,突然如同吸收了庞大热量一般,融化成猩红色,不一会儿就升华成了等离子态!

    一颗百吨巨岩所化作的等离子火球,直径五十米!虚空飞舞。

    黄极闭着眼,悬浮在真空,静静感受着……倏忽间,他将等离子火球裂解成万千小光球,形成漫天球状闪电阵。

    接着又操控它们改变能级,时而变大时而缩小,红橙黄绿不断变换,甚至化作笔直束流,轰击小行星。

    黑鳞诺母人都看傻了,他完全检测不到这股热量从何而来的。真的是什么征兆都感受不到,热量如同凭空生成……

    上百吨重的巨大岩石块,自燃、自热,最后自己把自己升华了一样。

    各种能量弹、电浆炮飞舞轰炸,他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是他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虚空进化者。

    甚至电视上看到过的能量操控,都没有黄极这么熟练。

    “别杀我!别杀我!”

    “我认识你!我认识你!我是你的粉丝!”

    黑鳞诺母人吓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求饶命再说,生怕下一秒一颗能量弹轰到脸上来了。

    他甚至因为太穷,不知道用什么筹码来求饶,直接来了一句:我是你粉丝……

    这是星空典型的‘穷鬼式求饶’。

    虽说这个世道‘杀粉’行为并不少见,但毕竟不是什么好行为,偶尔也确实管用……

    在这社区之外的地方,法律的约束力没那么大,只要杀了人清理好痕迹,或证据链不充沛的话,超级有钱人可以把审判拖很久,正义直接旷工几百上千年的事都有。

    所以他真的很怕……他万万没想到,一个这么有钱的人,开这么普通的一艘飞船。

    此刻简直慌得要死,他不能死,不然他的女儿没人管了,会在小行星上活活困死。

    “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他不断求饶着,黄极已经降落到他面前。

    “你真是我粉丝?你叫什么名字?”黄极笑道,同时为了照顾这名拾荒者,以免他恐惧虚空生命带来的心理压力,他极大地展开了虚空生命,将其铺到半径三十公里的范围,进行稀释。

    这只虚空生命,状若一团不规则的云,扩散后密度极低,带着它行走一丁点负担都没有。

    除了黄极谁也看不到,并且一旦在空间上稀释开来,因为每立方米内的质量太小,引力波探测器都会检测不到!

    别人看他,还是1.9吨,都不知道他融合了虚空生命,继而也就没有精神压力,可以说完全不影响日常生活。

    这就是虚空进化,在不改变身体,不变化形象的基础上,增加了体积和体重。

    因为虚空身体压根碰不到,所以直接理解成领域、能量场也可以。

    不过稀释到极限,其生命反应也会压抑到极低,威力几乎没有了,越集中它,威力越大。

    “对不起……”黑鳞诺母人气色好了一些,抬起头看着黄极,犹豫半天还是说了实话:“我……我叫赛法,我其实不认识你。”

    黄极说道:“我知道,那你破坏了我的飞船,该怎么办呢?”

    赛法很想说这法理上是黄极活该,但他终究没敢说,只是道:“呃,我没钱赔,我关注你行吗?保证永远不取关,并且每天帮你宣传。”

    黄极笑道:“可以。”

    “真的?”赛法大喜,没想到这样就可以了,暗道自己遇到了好说话的大佬。

    想想也是,真正的大佬又怎会在乎这么点损失?

    黄极很快告诉了他自己的‘紫微’网店,接下来轮到赛法尴尬了:他没有妙尊智王佛宇宙的账号……

    “呃这……”赛法急坏了,他拿什么赔?

    赛法一边思考,一边搭话拖时间:“那个……这个……你这个网店是做什么的啊……”

    黄极笑道:“斡旋造化,转阴易阳,博古通今,回天逆命。”

    “哈?”赛法差点没听懂,大概好像就是他啥都知道,还能改变别人命运,拥有逆转生死的伟力。

    这不吹牛吗?就硬吹呗!他寻思大概就相当于算命的吧?

    占卜推演算命之类的并非地球独有的文化,很多文明都有。

    “啊……肯定很赚钱吧。”赛法嘀咕道。

    “快等到第一单客人了。”黄极笑道。

    赛法无语,合着一单生意都没有?

    黄极继续说道:“我的业务很多,至于改变命运,不收钱。”

    “啊?为什么?”赛法不解。

    黄极笑道:“因为有这需求的,往往没钱,甚至可能连能关注我的虚拟账号都没有。而有钱的人,恐怕也不需要我来改变他的命运。”

    “所以,关键还是看缘分。”

    赛法嘴角抽搐,没账号?这说得不就是自己吗?果然自己的窘迫被一眼看穿了啊,自己还在这装什么粉丝。

    “对不起,我就是连账号都没有的人……没法帮你刷一单,我一无所有,也没东西赔偿你。”赛法低沉道,既然被点破了,只得承认。

    黄极说道:“没关系,我没打算让你赔。你也不是一无所有,家里还有个宝贝女儿在等着你呢。”

    赛法悚然一惊:“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女儿?你算出来的?”

    黄极笑道:“查出来的!”

    “您还真是诚实啊……”赛法无语,他在网上也见过占卜系的明星,一个个神秘莫测,头回见到直接说情报是查出来的大师,该说难怪没生意啊。

    不过能这么快就查清了自己的资料,这显然是大佬啊。

    “那您恐怕也查到我女儿的病历了吧?您觉得她还有救吗?”赛法现在真把黄极当做算命的了,在这寻求安慰呢。

    黄极笑道:“当然有救……而且你一定会遇见能治愈她的医生。”

    赛法顿时露出笑容,他问那个问题,就只是想听这种好话而已。

    “谢谢……多谢你的祝福……如果真有这样的医生,我愿意做任何事……”赛法笑着笑着,都快哭了。

    他知道黄极只是安慰他,算命嘛,说点好话。

    不过一位这样的有钱大佬,愿意对他这种拾荒者说些祝福,已经让他很感动了。

    黄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说了,我还有事,要赶去你们的母星了。”

    赛法抹了抹已经凝结成珍珠的泪水,说道:“我帮你把门修好吧?”

    “不必了,你快回家看看你女儿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黄极说着,收拾东西上飞船。

    昆仑号虽然被挖了个洞,但没关系,就这么飞,只要不过虫洞,他承受得住。

    赛法飞起来舞动鱼尾,向黄极挥尾告别,目送其离去。

    昆仑号很快加速,化为一个小点。

    赛法没有多看,也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开着推车回家。

    这里距离他家就两百多公里,但架不住他的车慢,又拖着货,半个小时才到。

    等他降落时,就见自己的女儿诺玛,已经从屋里自己走出来了,正挥着尾巴朝着母星的方向,仿佛在给谁致意。

    “诶?诺玛!你怎么站起来了!”赛法惊讶道。

    他一边从车上跳下来,一边看向母星方向,因为那边有恒星的强光,所以他看不太真切,但好像有艘飞船刚走。

    诺玛回过身抱住他父亲,激动道:“我好了!老爸,我全好了!”

    “啊?什么啊?”赛法都懵了,思维几乎短路。

    哪跟哪就好了啊?怎么好的?

    诺玛很快解释,原来刚才一艘破漏的飞船降落,有人走出来,声称是她父亲赛法的朋友,并为她治好了基因崩溃。

    其医术神乎其神,只用了十分钟,原本半瘫痪,只能泡在药液里,器官持续衰竭的诺玛,就痊愈了。

    诺玛虽然病体残躯,但却拥有惊人的艺术细胞,十几秒钟就用一团泥土,捏塑出了那名医生的样子,赫然是黄极。

    “是他!”赛法大惊。

    好一个‘你一定会遇到治愈她的医生’,可不是吗!

    “您说的这个医生,就是您自己?”

    合着对方说完这话,就直接跑到他家,顺路帮他把女儿治好了。

    因为他的车比黄极的飞船慢,所以他回家时,黄极已经到过他家,救完人都走了。这过程从容自信,举重若轻。

    原来那祝福不是祝福,而是黄极提前三十分钟说了一个事实。

    原来自己不是没有资格照顾他生意,而是对方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这就是回天逆命?”

    一回家就看到女儿健康地站在门口,赛法欣喜若狂,震惊感动,五味杂陈,抱着女儿幸福地都快疯了。

    “不行,我得当面感谢他。诺玛,你就在家不要乱跑。”赛法连忙把车上的负重扔下,打算去追黄极的飞船。

    怎料诺玛直接也上了车,抱住赛法:“老爸,我真的都好了,他还给我注射了基因药剂,让我多运动呢。”

    “啊这!”赛法脑子嗡嗡的。

    他确实感觉到,诺玛的力气比他还大了。

    “老爸,像小时候一样,带我冲吧!”诺玛哭道。

    看着女儿如此激动,赛法一笑,眼神锐利起来,开启安全电磁网,立刻驾驶飞车,直追向母星的方向。

    他全速前进,驾轻就熟地轻松穿越小行星带。

    但是黄极的飞船,还是一点踪影也没有。

    “诺玛,把车上所有的杂物都扔掉,只保留燃料!”赛法冷静道。

    诺玛照做,随后问道:“老爸,我们能追上那位医生哥哥吗?”

    赛法说道:“速度上被完全碾压,不过任何飞船在临近母星一千万公里左右,会被要求限速。而我们这种小机动飞车不会,这是我们追上恩公的机会!”

    说着,他观察了一下天狼星系三颗恒星的分布,又道:“现在是单月份,母星会非常靠近恩美雅恒星。一会儿途中我们会经过那颗白矮星,通过它我可以进行引力加速。”

    “最后,我记得恩公的飞船是没有通行识别的,他应该是外地人,所以会在停靠母星时排队。”

    “如果我完美驾驶的话,理论上有机会追赶上恩公。”

    诺玛说道:“老爸你好厉害。”

    赛法笑道:“玩单机游戏练得……哈哈哈!”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