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星系是一个不明显的三星系统。

    由一颗两倍于太阳质量的蓝矮星,外加两颗白矮星构成。

    那蓝矮星就是地球夜空中最亮的星,天狼星A。另外两颗地球人只观察到了一颗,还有一颗看不到。

    看不到的那一颗白矮星,叫做恩美雅。

    而大部分时间环绕恩美雅的一颗海洋行星,叫做‘拿托罗’,正是昔日孕育诺母族的母星。

    只可惜,现在这颗行星几乎不属于诺母族了,上面居住了大量的异族。

    九千年前,诺母族最后的政府搬到了另一颗白矮星上,建了个超级金字塔,直接把那里当做保留地进行发展,称其为‘波托罗’,意为白色且小而重的母星。

    然而现在,这个政府也已经腐朽了,完全就是混日子,名存实亡,无能而又腐败。

    通常来说,诺母族口语里的‘去母星’,基本是指孕育他们的海洋行星拿托罗。

    此刻黄极前往的,也正是那里。

    在花了一个小时到达减速带后,昆仑号维持千分之一光速,慢悠悠地晃着。

    黄极盘坐在狭窄的走廊里,默默修行的同时,通过破漏的舱门,看着远处经过的恩美雅恒星,以及即将到达的拿托罗母星,浏览着信息。

    “房价还真是贵啊,强者也有很多。”黄极知道,自己这算是进入了诺母文明的腹地。

    权贵、强者、大明星基本都聚集在母星和其附近的星环城里。

    虽说放眼银河,诺母就是个不起眼的低等文明,可文明就是文明,诺母加入星盟一万来年,其实强者与大资本势力还是很多的。

    尤其因为全开放,这里吸引了各个文明的人才、势力参与建设,只能说诺母族不是很强,但住在这的异族强者却很多。

    此刻黄极所看的恩美雅星环,也是可以住人的,环境其实不怎么样,都是纯现代化的金属建筑。

    毕竟围绕白矮星建立的,能好到哪去?

    但是房价却贵的要死,因为距离母星近,有商家预测未来一千年,母星都会稳定环绕恩美雅公转,房价因此暴涨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还在涨。相比起来天狼星A那边的星环,因为离母星越来越远,就便宜很多。

    不过再怎么涨,也没有母星房价高,那里寸土寸金,全是大企业入驻。

    阿努纳奇公司,自然也在上面有产业。

    黄极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若要解决地球困局,必先要让阿努纳奇内忧外患,放弃地球利益。

    “您已接近拿托罗,请开启远程办理程序……”

    没多久,黄极来到拿托罗的卫星轨道上,它有两颗卫星,一颗纯黑色是军事重地,闲人免入。

    另一颗灰色就无所谓了,是停机区,所有的飞船都得停在灰色的卫星上。

    “黄极?是你吗?我是酷乐。”

    减速降落期间,昆仑号旁边一艘青色钟型飞船就突然从侧翼靠近,发来通讯。

    原来钟型飞船上正是复兴社那伙人,这一帮人放弃了酷乐家的安全屋,西躲东藏,甩脱调查员后联络总舵主。

    维塔把黄极提供的情报一交代,总舵主表示让他们来母星聚首。

    因为这不比以前了,之前是不知道敌人在哪,只能各自为战,以图自保。

    现在局势反转,敌在明我在暗,复兴社完全可以主动出手,集中人手把那些调查员一个个拔除。

    此刻维塔等人正在排队等待着登陆母星,黄极飞过来,正好在他们隔壁。

    本来他们也不认识黄极的飞船,可偏偏,黄极的飞船破了一个口,黄极本人就盘坐在那破门里。

    维塔等人看到了他,心说这不是黄极吗?便连忙打声招呼。

    “你飞船怎么了?”

    黄极笑道:“方便看风景。”

    “……”维塔等人无语了,这是什么爱好?装个透明墙不就好了?

    他们闲聊了一会儿,告诉黄极他们的来意,维塔顺势问道:“……这次各舵聚首,我们的总舵主想见你,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把你的虚拟宇宙频道告诉我们吗?”

    “没问题。”黄极让他们关注了一下。

    随后维塔又问道:“我们有通行识别,不用排队,要不要一起?”

    黄极笑道:“不劳烦了,我也有。”

    众人一怔,心说这破法者连身份都是酷乐弄的,竟然在母星有公司?

    维塔连忙说道:“那行,等我们开完会,就去找你……”

    黄极突然摇头道:“等你们开完会?我怕我等不到了。”

    “啊?”维塔一惊,又是这种话!他听两回了!

    上一次也是他说收拾完豆大人,就去找黄极,结果黄极说他打不赢豆大人,会死在对方手中,以后见不到面了。

    当时他还不信,最后被豆大人血虐,差点死掉,得亏黄极出手。

    此刻,他竟然又听到类似的话,当即不敢怠慢,问道:“黄极,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难道我会死?”

    黄极说道:“我估计你活不了。”

    维塔直接从飞船里跳出来,飞到昆仑号的破洞口。

    他当面问道:“黄极兄弟,我在母星还能被杀?你又知道了什么吗?还请明言!”

    黄极没有回答,把头转向飞船尾部的方向,在那里赛法和他的女儿已经快到了。

    维塔还以为他在顾左右装没听到,抿嘴低头道:“我现在没钱,但我的信用您应该明白,十万琅如何?”

    黄极说道:“你们总是这么小打小闹没有意思,人家要你们复兴社上下鸡犬不留啊,你们还在这十万八万的,要不是大姐头吩咐,我都不想做你们的生意。”

    维塔羞惭,他就七十万积蓄,全给黄极了,现在只能再想办法抽出十万琅,原来这样的生意还是小了吗?

    合着之前,都是看在伊西丝的面子上?

    “那请问您要……”维塔沉吟道。

    黄极摆手道:“让妮菲塔亲自跟我谈,你们的格局太小了。”

    维塔问道:“那您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的祸事吗?”

    黄极说道:“内鬼。”

    维塔悚然一惊,脱口而出道:“这不可能!”

    黄极没有理他,维塔顺着视线看去,只见远处一架核动力推车急速冲来。

    交通局立即警告减速,可是赛法还是在全速前进。

    “我没有燃料减速了!”赛法疯狂无线广播,为了能追上黄极,除了加速的燃料,其他全扔了,此刻没有减速的燃料了。

    好在,交通局的手段还是很多的,只见卫星上突然释放出一面红色力场墙。

    赛法的推车倏忽间撞了上去,但是却犹如陷入了粘稠的流质中,速度骤然降低,随着惯性前进了十几米后,彻底悬停。

    “恩公!”

    昆仑号是漏的,也没开电磁屏蔽,赛法轻松锁定黄极的方向追来的。

    眼下看到黄极,他把推车停到昆仑号旁,立刻带着女儿扑倒在走廊上。

    “这是干什么?”黄极问道。

    赛法说道:“您救了诺玛,这是我毕生的心愿,我一定要当面感谢您!”

    黄极说道:“你还挺厉害的,这都能追上我。”

    “我这不算什么,您才是真厉害,职业医师说要治疗十年的病,您十分钟就治好了!”赛法崇拜道。

    黄极摇头道:“你真以为那人卖你的治疗仪有用?只不过是维生装置改得,在里面躺十年,诺玛必死无疑。”

    “什么!”赛法大惊,没想到自己砸锅卖铁,好不容易凑钱看的医生,竟然用个维生装置骗他!

    随后他叹了一声,更加感激地说道:“谢谢您,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

    黄极笑道:“你的感谢我收到了,我还有事,你请便吧。”

    赛法牵着诺玛,飘在半空中,怔怔出神。

    眼看着黄极的飞船飘走,就要加速离开,他一咬牙,硬着头皮又扑上去,一把抓住破洞口,拉着诺玛钻了进去。

    此刻飞船已经加速,直接他把那架破推车抛在后面了。

    赛法再晚一步,就上不了这趟车了。

    “你干什么!”维塔刚才旁观了一下,知道这是一个被黄极顺手救了的拾荒者家庭。

    虽然大老远追上来,有两把刷子,但黄极已经表明送客了,此人竟然还厚着脸皮扒舱门爬上来。

    “请让我为您做事吧,什么都行。”赛法冲着黄极恳请道。

    维塔在一旁看的眉头直皱,说道:“你上黄极这找工作来了?”

    赛法有点脸红,他还确实有点这个心思。

    这年头工作多难找?他一个拾荒者,说什么报恩?反过来还不是人家给他个工作?这反而是人家又一次提携他。

    本来他确实是一腔热血,激情万丈地追上黄极,想感谢他。

    可人终究要跌落回现实,当他感谢完之后,蓦然回首,发现自己连燃料都没有了,身无分文,飘在太空中……竟然又绝境了。

    当然,天无绝人之路,他哪怕乞讨也能再飘回家。

    但是在看着昆仑号要飘走的那一刻,他选择厚着脸皮,上黄极的车,他要为女儿搏个未来。

    “我不过烂命一条,这条命与其送给别人,不如送给恩公,我愿意为您效死,请您收留我。”赛法硬着头皮说道。

    维塔无语道:“你可真够厚脸皮的……”

    “好哇!”黄极却瞬间答应。

    赛法听了维塔的话,羞愧欲死,听了黄极的这才如蒙大赦,眼泪都飙出来了。

    “真的?”赛法欣喜道,他感觉自己遇到了神。

    黄极笑道:“真正改变命运的,是在机会稍纵即逝的那一刻,把握住它。”

    赛法似懂非懂,貌似他之前再多犹豫半秒钟,就再也上不了这艘飞船了。

    命运的路线,便是这一念之间的事。

    一旁的维塔私聊道:“你为何要收留他?这种人一抓一大把,你要缺人跟我说,我手下有不少精明强健的小伙子。”

    黄极笑道:“他们能为我去死吗?”

    维塔困惑道:“你就这么相信他?一个拾荒者?拾荒者唯利是图,心中无义,皆不可信。”

    黄极摇头道:“你一句话,否定了诺母文明千亿拾荒者……就这还想举动大义,复兴文明?”

    维塔怔住,无言以对。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