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菲塔作为复兴社的领袖,又岂可随意把组织给卖了?

    她怎么也得好好考量一下紫微的实力。

    情报能力已经不必说了,非常恐怖,可光有情报能力还不够,经济实力呢?战斗能力呢?

    紫微这个势力,她真是一点也没听说过,粉丝值这么少,要么是新近崛起的势力,要么是黑暗星际里隐藏至深的大海贼决定洗白,走上台前。

    好在正是因为粉丝值少,妮菲塔想着自己还有时间考虑。

    “先不谈那个了,关于内鬼是怎么回事?这样,我要买光爆集团的详细内幕资料。”妮菲塔说道。

    黄极报价道:“十五亿三千万琅。”

    “嘶!你在开什么玩笑!要这么贵!”妮菲塔惊骇道,天心文明的一架‘九宫级星爆战云’的进口价也就这么多了。

    黄极说道:“你买一份就知道,为何要这么贵了。”

    妮菲塔无奈,她根本没这么多钱,沉吟片刻道:“你把内鬼告诉我就行了。”

    两人一番交易,妮菲塔用五十万买到了内鬼名单,看完之后不敢置信,小灯笼激动地乱颤。

    “怎么会有他……你胡说,他不可能是内鬼!”

    黄极说道:“光爆集团消灭了你们众多分舵,除了抵抗到死的,还有一些投降了。”

    “对此你一无所知,还邀请他们都来母星聚首,共商大义。”

    “这无异于引狼入室,给了敌人一波灭了你们的机会。”

    妮菲塔怔怔无语,反正黄极什么对他们了如指掌,她也不藏着掖着了,呢喃道:“但是雷瑟绝对不可能背叛复兴社……”

    “他是复兴社的元老,平日最讲义气,也对我极为照顾,当初共推总舵主时,本来应该是他当的。”

    “是他主动退让,说自己只会打打杀杀,将总舵主之位让给了我,说我认识很多商政界的上流人士,更适合当领袖。”

    “雷瑟一心为公,怎么可能背叛我们?”

    黄极平静地说道:“他让位给你,是因为总舵主要背负最大的责任,也几乎要为社团贡献所有的财产。你当上总舵主后,花了多少钱你心里没数吗?”

    “他正是因为内心里从来不认为复兴大业可以成功,所以才不想当那个总舵主。”

    “既如此不如让个人情给你,彰显贤者风范,做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冕之王。”

    妮菲塔还是不愿相信,但警惕之心还是得有的,她过了半晌说道:“紫微有雇佣业务吗?我需要一支武装力量保护会场。”

    黄极说道:“你的会场在母星上,这可是军政要地,往这调集舰队的话,你想和诺母军方打起来吗?”

    妮菲塔说道:“舰队?不不不,不用,你误会了,我不是指军事力量。”

    “我把会场安排在母星,就是避免与对方军事热战,只以格斗对抗。”

    “万一哈洛根亲临,我需要真正的高手,帮我对抗他。”

    黄极说道:“这生意还是太小了,你若只是这么小打小闹,还是买点情报自己去解决算了。”

    “呃……”妮菲塔一滞,随后说道:“攘外必先安内,你的情报还没有得到证实呢,若雷瑟真是内鬼,我一定倾尽所有,请你们干一番大事!”

    “但现在,就凭你空口白牙,我也不能把威望甚高的雷瑟抓起来审问。内鬼的事不搞清楚,我如何敢做大事?”

    黄极说道:“好,这是最后一次了,一百万琅,我保证你和你手下的安全。”

    “你?你到底是多少级?”妮菲塔问道。

    在妮菲塔眼里,黄极是紫微的接线员,或者一线员工,此刻黄极竟然想接这单,明显就是有把握独自搞定,所以不愿意把活让给别人。

    黄极笑道:“我的情报本来是非卖品,不过你若非想知道,我可以卖给你。”

    妮菲塔连忙道:“算了,我就不浪费钱了。”

    “我也听说过你只用二级的力量,就击败了对方的调查员……你真有把握对付哈洛根就行。”

    黄极说道:“好,你尽管开会就是,我自会帮你解决敌人。”

    ……

    第二日,黄极穿着一身赤红战甲,改变了一下相貌,变成了火鸟一族,来到了阿努纳奇的商城。

    其耸立在一片大海上,那是棵泛着金属光泽的巨树,无数奢华建筑虎踞龙盘其上,其主枝干分出九大平台,金光闪耀,还缀着晶体结构的奇异花卉果实。

    这‘太阳神树’正是阿努纳奇旗下典型的商城风格。

    内在从医院到药店,再到生物学院、奴隶种族市场、宠物商场、整容院、混基院等等,应有尽有。

    这棵巨树本身,其实也是生物,是碳硅混基体,防御极强,钙?级强者在上面拼尽全力,连树皮都擦不破。

    黄极没有去买任何东西,直奔人家管理层所在的第九枝桠。

    一名小灰人守卫瞥见他,只见黄极神色凝重,急匆匆地一挥手,闸门自动打开,他羽翼一振就飞进去。

    经过守卫身边时,黄极还冷喝道:“站好!”

    那守卫记住了他的脸,听了这声叱喝,吓了一跳,连忙看向前方,目不斜视道:“是!”

    他只是一名奴隶,阿努纳奇作为生物公司,最爱用奴隶。

    所以遇见这种火鸟族员工呵斥,他哪敢多想,老实站好。

    科技发达了,员工进出都不用实物证,而是数码验证。

    至于员工数据则是机密,密钥存在所有员工的计算机里,千变万化,连员工自己都不知道。

    并且防火墙极度敏感,任何异常数据都会警示。

    这有点类似‘大静默结界’以及星河银行的密码,有本事把所有终端都同时黑掉,否则不存在骇入解锁之类的概念。

    可这反而更方便了黄极,因为黄极都不用入侵了,直接输入正确的就是了……千变万化顶什么用?

    黄极进入之后,大门扫描他相貌,说了一句:“你好,焰华离。”

    “你好,天谕,雷阳主管在吗?我有急事找他。”黄极说道,真有焰华离这名员工,只不过他在休假。

    “雷阳主管正在办公室休息……”天谕系统说道。

    黄极在通道中快速穿梭,同时道:“请你唤醒他,我真有急事。”

    天谕系统说道:“好,请在四号会议厅等候。”

    黄极熟悉地飞行穿梭着,很快来到了四号会议厅。

    他要找的雷阳主管,实力极强,钾?级,其拥有的虚空生命,有三百一十四万吨质量,展开后能覆盖大半个日本岛。可以做到人还站在东京呢,就能制造闪电把大阪的人一个个劈死的程度。

    放眼整个银河,钙?级是一个坎,想超越这个级别,天赋才情、资源财富、秘法特训缺一不可。

    诺母文明,乃至大多数年轻的原子文明最强者,往往也就二十多级。

    只有一些老牌文明,或者特异种族,才会三十多级的强者比较多。

    在往上就不得了了,培养四十多级的强者,无一不是一片星区的霸主、特大集团,或是某派系领袖,譬如沙茶文明、光之文明、龙之文明,还有星河银行、雷霆阁这种地方。

    至于五十级以上,全银河只有一个特例,无敌亚克。

    当然,黄极找这位雷阳主管,与实力无关,而是因为他是另一位总管的老部下。

    “焰华离?你怎么有空来诺母文明看我了?”不多时,一名六米高的火鸟族飞了进来。

    两人是认识的,毕竟是老乡,只不过天各一方,工作地点隔着几百光年罢了。

    黄极行礼道:“麻烦大了!贝塞尔文明的光爆军火集团、灵竺药业、万瞳娱乐,甚至和沙茶文明的通天阁都已经联合起来,打算把我们公司赶出贝塞尔天区的市场。”

    雷阳一惊,低吼道:“什么?你确定吗?”

    黄极说道:“我不能确定,我休假时,无意间从万瞳娱乐的一名高管朋友那里打探到的。我不确定事情的真假,所以没有上报,先来提醒你一下,因为他们会从诺母文明入手。”

    雷阳不疑有他,如果黄极说消息确凿,那黄极不上报就有问题了。

    如今只是听了点风声,秉着同乡之情来提醒自己小心点,那就很正常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黄极说道。

    雷阳问道:“请说。”

    黄极凝重道:“咱们的老上司,恐怕被猜忌了……”

    雷阳苦笑道:“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不不不……这次不同,就几光年外的那个原始文明你知道吧?”

    “知道啊。”

    黄极低声道:“上个月出了大事,有一名火羽族,杀进星盟收费站,干掉了我们的看门狗,取走了大静默结界。”

    “什么!竟然能取走大静默结界?难道是我们内部高管?”雷阳嘀咕道。

    黄极叹道:“你看,连你都这么想,你说老板怎么想?”

    雷阳说道:“是咱们老上司幕后主使?”

    “我不知道,火羽大哥很久没有联系咱们了,但是这件事,你是不是一点风声都没有?”黄极问道。

    雷阳说道:“对啊,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丢了大静默结界,定然恶了星盟,这玩意儿可太值钱了,而且是禁卖品……后续如何了?星盟不让我们监督那个原始文明了?”

    黄极说道:“没有,公司果断从黑市买了一个,补了回去,又贿赂了一下有密钥的那名执法官,所以这事星盟整体是不知道的。”

    雷阳叹道:“这亏损大了。”

    “公司亏钱,也亏不到我们头上,钱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件事还是我从万瞳娱乐那里通过私人关系打听到的!基本上,咱们公司里的火鸟族,全都不知道!”黄极说道。

    “嘶!”雷阳细思恐极。

    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而且那个原始文明,就在天狼星系八点六光年外,也不远,硬是一点风声没传过来!

    内部没有一丁点的通报,还得‘焰华离’无意中从敌对娱乐公司获知此事!

    可想而知,就是内部故意封锁消息,而且尤其不准和火鸟族谈及。

    这是在针对公司里所有的火鸟族啊,老板这次是真猜忌他们了。

    黄极叹道:“是不是老上司干的,亦或者只是被冤枉,我不知道。如果真是老上司干的,我们必被牵连……”

    雷阳沉吟道:“我早就受够那老六的气了,火羽当年那么帮他,他成势之后过河拆桥。”

    黄极叹道:“可是老上司沉迷玩乐,赚的钱每次都挥洒出去,不用来发展势力。雷阳你每次想重新组织大家,都被老上司制止。我真不知道他是没有野心,还是韬光养晦啊……”

    “不过最近几年,他都在黑暗星际里谈生意,你说会不会在那里暗中组建的一支势力?”

    “不告诉我们,是因为我们都在明面上上班,怕我们聚起来引起六总猜忌?”

    雷阳眼睛放光道:“如果火羽大哥真的暗地里要报仇,我第一个跟从。混账老六,打压我们这么多年,天天受鸟气,我弄死他!”

    黄极说道:“你我天各一方,说实话,那边看着我很紧……我是偷跑出来,冒着生命危险来帮你的,我来了就没打算回去,咱们一起干!”

    “兄弟……你……”雷阳很感动。

    但他想了想,还是说道:“兄弟的心意我心领了,你赶紧回去吧,这边暂时不用你。等火羽大哥回来,我要问清楚,从长计议。”

    黄极叹道:“我那研究所看得很紧,真的很紧,连虚拟宇宙都被监察,这次我出来,是唯一的机会,再回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了……”

    “兄弟,你回去!这边我来处理,你不要掺和进来。”雷阳抱着他凝重道。

    黄极羽翼微颤,不甘道:“就让我在这共谋大事吧!你让我回去,也许我们再也见不到了啊!”

    雷阳咬牙,随后叹道:“会有机会的,一定会有机会的,这里不用你帮忙,你先回去!回去!”

    一个要帮,一个不要帮,两人抱作一团,兄弟情深。

    最终雷阳还是把黄极劝住,让他离开。

    黄极临走前,依依惜别道:“此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兄弟,何以赠我?使我睹物思人?”

    雷阳一听,从心窝子里掏出一柄血色羽毛刀。

    “这血羽金刀,是火羽大哥当年送我的兵器,他亲手锻造,我视若珍宝,与我基因绑定,今天我送给你!”

    “来日方长,我们肯定还有见面的机会。”

    “兄弟,拿着它!等我,有用得着你的时候!终有一天我们会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