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塞尔天区,是以贝塞尔文明为中心,半径两百光年的一片区域,包含诺母文明在内的数个文明,至少数百万颗恒星。因为最大的文明就是贝塞尔,所以整个天区以此为名。

    这并不是阿努纳奇最看重的市场,所以管理它的大总管,正是昔日阿努纳奇公司的元老,当年的十大老总之一,处于末席,代号‘十’,人称‘火羽老十’。

    在昔日的公司内斗时代中,老六又强又聪明,因为千变万化,总是不以本尊种族示人,人称‘万花镜老六’。

    老六火并了老大帝俊,又拉一派打一派,陆续击败了所有老总。

    其中老八老九老十,曾经都是他的盟友,结果老六过河拆桥,反手又把老八收拾了,而老九逃到黑暗星际中,单干组建了一个星际海盗组织。

    至于这位老十,则比较怂,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跟老六掰腕子,就主动出卖股份,退位成了一名大总管,急流勇退,算是保存了一丝元气。

    就此,老六成为阿努纳奇唯一总裁,越做越大,并且完成洗白,涉及各种黑白行业,如今成了猎户旋臂一大势力。

    对于往日的争斗,火羽是没什么特殊想法的,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阿努纳奇公司在老六的带领下,赚了很多钱,他也跟着吃香的喝辣的,早就没脾气了。

    如今管着贝塞尔天区这一大片的分公司,也挺知足。

    可以说,是真心打算以后就这么跟着老六混了,没有野心。

    不过,他有没有野心,他说了不算……

    首先作为曾经的老大之一,谁知道他是不是怀恨在心?他可谓在决策层中颇受排挤,关键领域的事从不让他插手。

    其次,当初急流勇退,老六没动他,他因此保住了一大帮老伙计们,再加上他是火鸟族,属于少数族裔,公司里的火鸟族员工都抱起团来,很亲近他,隐隐以他为首。

    如此一来,火羽算是在公司里有个派系,哪怕只占一成。

    所以无论他自己是不是真有野心,至少他的势力底蕴都在那里,在忠于老六的那帮鸟人眼里,他算是一根刺扎在公司中。

    几千年过去了,他从来都是一副没有野心的模样,从来都是没有志气的混着,一点错误也没犯过,吃喝玩乐,实力、势力都没有扩展。

    但是,纵然没有一点把柄,很多老六提拔的人也依旧防着他。

    在黄极一番引导下,袭击月球基地的那件事,卡布里第一时间所怀疑的对象,就是火羽老十!

    上报之后,公司决定封锁消息,所有火鸟族都不知道此事。

    火羽还没心没肺地在黑暗星际里跟一群罪犯厮混呢,压根不晓得自己又被猜忌了。

    黄极离开后,雷阳通过虚拟宇宙,联络火羽。

    但是因为火羽在黑暗星际里,网络信号延迟大得很,没有几个月不要想连上。

    所以雷阳也只是留言了一通,请他速回。

    至于黄极,回家之后,换成本尊身体,穿上一套金色殖装,带上了赛法,前往海底某大会场。

    海底三千米深的地方,有一座巨大的贝壳型建筑。

    占地九平方公里,妮菲塔已经将其包了下来,成为私密空间,让复兴社聚首。

    “赛法,你不用进去……这边来了敌人之后,你直接去我告诉你的那几栋房子里,把他们的东西全部拿走。”黄极说道。

    赛法紧张道:“而且那几栋房子会有人看守,我还得干掉他们。”

    黄极笑道:“你怕杀人吗?”

    赛法咬牙道:“不怕!”

    黄极说道:“不想杀可以不杀,警告他们不要插手混基行业,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一定要提混基行业,其他关键词是‘光爆’、‘灵竺’、‘万瞳’三家老板的名字,以及‘心脏麻痹’。”

    “呼……”赛法还是很紧张。

    黄极给他分享了一部链接,笑道:“《破法帝国》……这部电影看过没有。”

    “看过!这个系列的全息电影,我全都刷过!”一提这个,赛法精神道。

    黄极笑道:“时间还早,再把这电影刷两遍,然后去玩‘破法者之王3’。”

    赛法表示很擅长这个游戏,开心道:“好好好……”

    “另外,我教你那几招你记住没有?”黄极说道。

    赛法点头道:“记住了,不过那真的能击败任何一名氮⑦级?”

    黄极笑道:“你不要紧张,你融合了虚空生命,经过我的教导,现在也有氮⑦级。”

    “可我没打过架啊,那些人一个个都是精英战士。”赛法说道。

    黄极说道:“没打过架就对了,你要懂格斗,这几招反而就威力大减了……”

    赛法无语,这是什么道理?但他相信黄极,只得照做。

    黄极又嘱咐了他几句,便独自进入了会场。

    会场里的人,都是复兴社的。

    妮菲塔打过招呼,黄极一进去,就被带到妮菲塔的包间。

    密密麻麻的一个个飞椅悬浮在空中,形成一个球状轮廓,而球心就是中心会台。

    “你来了,人还没到齐……”妮菲塔说着,挥手在海水中投影出会场的分布,以及哪里部署了心腹。

    黄极并不想看,他都知道,此刻目光凝视着会场中正在和各方舵主寒暄的一名充满豪气的强壮诺母人。

    妮菲塔说道:“那就是雷瑟,他正在安慰此次受损的各方分舵。”

    黄极笑道:“你为什么不去?”

    妮菲塔抿嘴道:“我不太会说话,雷瑟擅长演讲,能更好地鼓动士气。”

    黄极说道:“诚意更重要。”

    妮菲塔一笑,没说话。

    又等待了良久,人基本都到齐了,在座的至少也是中层干部,合起来也有两万人。

    其中大部分甚至还穿戴了伪容殖装,除了总舵主,基本没人知道复兴社的全体名单。

    不多时,妮菲塔带着黄极飞下去,黄极找两个椅子坐,妮菲塔则立在中央会台上。

    “总舵主!”众人齐呼。

    雷瑟基本上就是副总舵主的地位了,他让开位置,也微笑致敬。

    “妮菲塔,复兴社的兄弟们都在这了,你召集大家来,有什么事就吩咐吧。”

    妮菲塔点点头,凝视着现场众人,尤其是在几名内鬼身上多看了看。

    随后朗声道:“光爆集团垄断了我们文明的军火行业,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威逼我们文明向他们购买大量落后军火。他们的人,可以擅闯我们的军事重地,甚至无视我们的执法人员,肆意妄为。”

    “他们打压我们的军事研究院,乃至挟持了我们最好的科学家,为他们效力。”

    “甚至我本人,还曾经被强迫与他们一同庆贺感恩节……在这里我要为我的文明道歉,对不起。”

    九千年,能改变的事太多了。

    诺母整个文明的政治、经济、文化都被异族掌控。

    就拿文化来说,当地大部分过得是异族的节日。

    其中有个‘感恩节’,开放几百年后成了法定节日,以纪念当年的开放协议,感谢诺母文明开放自己的母星,才有今日的这繁华大都会。

    这节过的,简直能把诺母族恶心死,起初只有异族过这个节,但渐渐的,诺母族自己也过这个节,并且一起狂欢……

    不过还是有些顽固分子,誓死抵制这个节日,毫无疑问,加入复兴社的人,每个人都是厌恶这个节日的。

    妮菲塔每次露面,都要为此道歉,道歉之后,她说道:“为了阻止他们,我们暗杀、破坏,甚至散播谣言。做了些成绩,但还不够……”

    “相信很多人已经知道了,迎回圣师的计划失败了,不仅如此,过去我们对光爆集团所做的一切,也都暴露了。”

    “如今光爆集团视我们为眼中钉,要把我们连根拔除,此次几十个分舵遇袭,我们少了很多兄弟。”

    “名字,我全部都记着。”

    说罢,她一挥手,海水中投影出一个个人像,全都是此次牺牲的成员,一个没少。

    众人一齐默哀片刻后,妮菲塔声线一变道:“而凶手……我也一个都不会忘!”

    说罢,投影一换,全是贝塞尔人,正是光爆集团此次派来的调查团。

    除了人像以外,还有详细的实力和其他资料。

    在场的内鬼脸色一变,没想到妮菲塔这么有本事,竟然把敌人都调查清楚了!

    黄极卖情报的事,除了妮菲塔本人,就只有惑灵分舵知道。

    因此其他人见这么详细的资料后,议论纷纷。

    有的热血之辈拍案而起:总舵主!既然都知道了,敌在明我在暗,将他们消灭了便是!

    妮菲塔高亢道:“没错!此次召集大家,就是为了报仇。这些人竟然敢来我们的文明杀人,就不要想回去了!”

    台下,有内鬼冷笑,集结兵力报仇?调查团出不去天狼星系?

    很抱歉,复兴社这帮人,今天连这会场都出不去了!

    台上,雷瑟也激昂地插嘴道:“说得好!总舵主,你授权吧,我这就带人把他们一个个做掉,你说从谁开始?”

    妮菲塔看向他说道:“先从内鬼开始!”

    雷瑟脸色一变,随后瞬间转换成一副困惑的模样道:“内鬼?谁是内鬼?”

    “我们大复兴社怎么可能有内鬼呢?”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