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菲塔没有看出他的破绽。

    便继续说道:“当然有!此次遇袭,有些兄弟抵抗牺牲,但也有些人,背叛了种族,投降光爆集团,调转枪头,暴露且杀害了很多昔日的自己人。”

    “而这些内鬼,就在这会场内!”

    一时间,全场哗然。

    雷瑟问道:“总舵主,你知道是谁?”

    妮菲塔一挥手,投影再次一变,呈现出十几个内鬼的人像。

    此图像一出,那十几个内鬼全都站了起来,一脸激愤道:“妮菲塔!你为何污蔑我们!”

    “是啊!我们好不容易从敌人手中死里逃生,你竟然说我们是内鬼?”

    “舵主啊,是你派人接应的我啊,你怎么反说我是内鬼呢?”

    他们十几个一脸正派,或茫然,或激动,或愤怒。

    一旁的其他社员,都觉得不像内鬼,一时间也帮着说话,表示困惑。

    雷瑟也说话了:“不可能,这几位我看着长大的!他们忠心耿耿啊,还有这两位,我亲手救出来的兄弟!怎么可能是内鬼?”

    “总舵主,你是不是搞错了?”

    妮菲塔嘴角咕噜噜放气泡,有些紧张。

    她紧接着掏出证据,有各种虚拟宇宙的通讯记录,是这十几个内鬼向哈洛根交代其他分舵信息的对话。

    双方的对话中,还有提及某某杀死了自己人,纳投名状。

    除了这些聊天记录以外,这十几个内鬼都在同一时间,于星河银行注册了一个新账号,里面多了一大笔钱。

    其中汇款方也有真实记录,显现的是哈洛根。

    这些记录,几乎不可能弄到手的,一个没有妙尊智王佛的关系,或者银河顶级黑客大佬,根本不要想查到。另一个不是星河银行高管,也不要想查到。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证据。

    当然,因为都是些数据,虽然细节充沛,完全真实,但理论上还是可以造假的。

    这就是高科技社会的麻烦之处,生产力太高了,任何所谓的‘证据’,都有可能被人伪造。

    哪怕是实体证据,都能从原子层面打印……

    因此在星际法院中,往往会需要一些大佬级机构或人物,作为公证方。公证机构的力度无限大……

    一些公信力极高的人,基本可以决定一次审判的结果。

    这就是为何,会有一些公案,能拖几百年的原因。因为法律又倒退回去,或者说转了一圈,又发展成了半人治社会了……

    妮菲塔拿的这些个证据,如果有妙尊智王佛,或者他的弟子站出来公证,那就是铁证。

    如果星河银行某高官说这是真的,也行。

    可黄极明确告诉了妮菲塔,这些不可能出来作证,因为紫微是以不正当手段弄到的。

    这也是妮菲塔先不动威望极高的雷瑟的原因,不然内部非得先火并一场不可。

    “妮菲塔!你这是污蔑!”

    “你哪弄出来的这些东西?谁给你的!简直是胡来!”

    看到这些证据,十几个内鬼都慌了,因为他们知道是真事儿……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们做过的!

    可不能承认啊,死不承认还能狡辩。

    雷瑟皱眉道:“总舵主,这些绝对不是你自己查来的吧?是不是有谁交给你的?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兄弟啊,你会不会被人骗了?”

    妮菲塔看了眼黄极,雷瑟立刻捕捉这个目光。

    其实他早就注意黄极了,没见过,而且跟妮菲塔一块从包间出来的。

    不过也可能是隐秘身份的心腹之类的,所以雷瑟起初没在意。

    此刻见妮菲塔看了他一眼,立刻意识到黄极就是情报的提供者。

    “妮菲塔!我为复兴大业死不足惜!但我绝不愿意背负骂名去死!”

    “到底是谁给你的这些伪证?可是星河银行?”

    “总舵主,莫要受奸人挑拨!”

    十几名内鬼听了雷瑟的话,明白该怎么狡辩了,纷纷要求妮菲塔提供来历。

    妮菲塔当然不会说,因为紫微的粉丝太少了!他相信紫微的能力,因为这个组织太了解他们复兴社了,没有必要在内鬼之事上骗她。

    可是别人不会信,如果说出紫微之名,别人一查,得,垃圾骗子营销号。

    反而起反作用!

    她给了维塔一个眼神,旁边维塔立刻站了出来呵斥道:“少废话,在我们复兴社内部,总舵主就是最大的公信力!你们还在这狡辩什么!”

    理论上来说,一个秘密社团,要个屁的公证,又不是打官司。

    总舵主拿出来的证据,那就是铁证。总舵主就相当于社内的法官。

    妮菲塔顺势一挥手道:“来人,将叛徒拿下!”

    立刻有心腹杀出,将十几名内鬼拘束住,他们没有还手,因为没有意义,这几万人在场内,还手反而像内鬼了。

    他们只是一直在高呼:到底是谁给的伪证!

    妮菲塔凝重道:“你们还在这狡辩又有何用!你们已经把会场暴露,引光爆集团围剿,敌人马上就来了!”

    “大家做好战斗准备!不要乱!我们让敌人有来无回!到时候敌人一到,自然证明有内鬼。”

    “那也不是我啊!真冤枉,真冤枉!哪里来的伪证?为何不说?为何不说!”有内鬼激动道。

    开玩笑,马上调查团就要杀来,到时候这些人都会死,而他们内鬼能活。

    所以他要是死在这前面,那真是亏大发了。

    雷瑟在一旁也插了两句嘴,场面上帮内鬼说话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毕竟妮菲塔抵死不说证据来历,着实也可疑。

    一时间场上分为两帮人,吵闹起来。

    这时候小契没遮拦道:“你们懂个屁!黄极的情报绝对不会有错!若不是他,我们分舵就亡了!”

    维塔拉住他,心说我的傻老弟啊。

    雷瑟立马说道:“谁是黄极?”

    妮菲塔也只能道:“此人背后有大势力,是我请的外援,他的情报我相信,绝不会有问题!”

    内鬼们立刻叫嚷起来,表示不服,这是什么无名小卒!

    雷瑟眼睛盯着黄极,嘴上说道:“总舵主,此人可在现场?”

    黄极一笑,站了出来说道:“我就是黄极……”

    “这些证据都是你给的?”场中有人问道。

    黄极笑道:“没错,你们总舵主,花钱找我买的内鬼资料……”

    雷瑟插嘴道:“你不是我们社的!竟然能混进我们的大会?谁私带你进来的?万一走漏了风声,可怎么办!”

    他明知是妮菲塔带的,也装不知道,先把敌人会找到这里的锅,给甩出去。

    随后雷瑟朗声道:“依我看你来历不明,恐怕另有图谋!我们复兴社都是英雄,这一战,死了多少兄弟,都是宁死也不背叛种族的好孩子!”

    “这里哪有什么内鬼?”

    黄极突然喝道:“你就是内鬼,还敢在这插嘴!”

    雷瑟惊愕:“呃……呃啊?”

    刚才妮菲塔都没说他是内鬼,他还暗喜呢,突然被黄极点破,吓了一跳。

    妮菲塔见黄极点破,面色泛苦,她的公信力可压不住雷瑟。

    大敌将近,难道还要先内讧一场?

    一时间,全场死寂,所有人都看着雷瑟和妮菲塔。

    雷瑟本来在发楞,脸色很不对,见状立刻控制逆血冲脑,顿时身上几条经脉暴突,噗嗤一下飙出血来!

    他一副愤怒地爆血管般的样子说道:“胡说!我雷瑟一心为公,从未懈怠,为了复兴社,我命都可以不要!我怎么可能是内鬼!”

    “妮菲塔……妮菲塔!今天,我看明白了……你其实是想除了我……”

    “兄弟们,我雷瑟绝对不是内鬼!我就算死,也不会背叛组织!”

    雷瑟实力强大,说话气势雄浑,极有煽动力。

    这番话说出来,全场立刻站起过半的人!

    眼看一场大战就要来临,突然一股不可名状的精神压力袭来,众人仿佛置身于一片看不见的生命体内。

    紧随其后,是席卷全场的超高压静电网!

    “滋滋滋啦啦啦!”

    海水几乎沸腾,百万电蛇穿梭其中,一下子扫翻了数万人!

    唯独十几名内鬼和雷瑟,毫发无损,而压制内鬼的战士们,都被这股能量击倒,想要反抗,体内的能量运转通路竟然都被精妙地截断了!

    “咦?”雷瑟看着弥漫数平方公里的电舞银蛇,眼珠一转。

    妮菲塔见状,神色剧变,连忙收缩自己的虚空生命,调动能量与之对抗。

    然而,别看她十六级,但这是因为她是虚空生物学家,实际上她并不是战士,没有真正战斗过。

    修炼和培养虚空生命,她很擅长,但是战斗却几乎不懂。

    一时间两股虚空能量对抗,众人能感受到妮菲塔那熟悉的虚空场,很快败下阵来。

    复兴社总共就五个虚空战士,有三个被一个照面打晕了。

    妮菲塔的虚空生命大家很熟悉,就在这,还有一个是雷瑟,他明显没有任何出手的意图。

    “黄极快帮我!”妮菲塔喊道,她瞥见黄极浮在海底,自然飘着,也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睡着了……

    她真不知道这请来的保镖是怎么保护的?还没雇主坚持的久呢!

    打死她也想不到,会有先把雇主打残的保镖……

    “可恶!这就是大文明的高手吗?为何这么熟悉我的控制路线?”

    妮菲塔刚提聚的能量就被一种极其精妙方式驱散。

    紧急着一颗高温热弹凭空出现,裹挟着无数沸腾的海水与蒸汽,带着一条巨大的螺旋涡流,如陨石天降般击中了妮菲塔。

    “轰!”

    “噗!”

    这一炮,威震全场,直接把妮菲塔从台上轰下去,鲜血淋漓!

    “这就是复兴社的总舵主吗?也太弱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回荡全场,几万人连面都没见到,就倒了一片,无法动弹,心生恐惧。

    人还未到,声先到,声还未到,复兴社三万大军,就全军覆没了!

    “来了?我们全被秒了?怎么会这么强?”维塔惊恐道。

    可有些人,并不害怕,反而惊喜,正是那十几个内鬼。

    雷瑟听出来了,这声音不正是哈洛根的嘛?

    “原来是光爆调查团到了!”

    “哈哈哈!大人您总算来了!莫要误伤我等!”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